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三章 马与侯公然亮相

第四十三章 马与侯公然亮相

更新时间:2018-04-11 9:01:43

  这是一个仅仅凭借着作品,就影响了几代人的伟大演员,我和马一岙给予了他足够的尊重,不过对于某些细节的问题,却还是没有办法给出比较深入的回答。

  毕竟大家身处的,是一个不同的圈子和世界。

  相较于马一岙而言,这位演员出身的导演对我更加感兴趣一些,他问了我好多的问题,发现没有得到答案之后,便认真地问起了我,对于音乐的体验。

  特别是对于那一首《小刀会序曲》的感受。

  当初在营救秦梨落的时候,马一岙以《小刀会序曲》作为了我的出场,慷慨激昂、一往无前的唢呐声,将我整个人的热血都给吹得沸腾,也使得我的实力凭空拔高到了一定的高度去,音乐的力量,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对于这种不需要透露太多、解释什么的问题,我很认真地作出了回答。

  答案是肯定的。

  导演得到答案之后,十分高兴,甚至有点儿激动,他告诉我,他好多次做梦的时候,都会梦到一个人——毛脸、暗黑,性格暴烈,与世间的规矩抗争,拥有着超出一切的勇气,又并非完人……他最近在思索着,自从那日瞧见了我之后,就直接将我的形象代入其中去。

  他有一个想法,等到时机成熟了,特别是电影工业技术得到了一个长足发展的时候,他会拍一部片子,就叫做降魔传,不按照我们认知的、电视剧的架构来讲述,而是尊重原著,尽力还原事物原本的样子。

  孙悟空,也是吃人的。

  这世界,也是吃人的。

  聊起这个内核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一个对于世间如此敏感,对于万物都有敏锐观察力的人,其实我们所作的隐瞒,并没有太多的意义。

  他什么都知道,即便他不是行内人。

  一路的闲聊十分愉悦,其间偶尔会闯入一些其他人,大部分也是冲着导演来的,也有一些小嫩模、女演员之类的,我反正是认不出名字来,但大抵长得都漂亮,通常也比较奔放,有一种张开双腿求潜规则的架势,不过都被我们打发走了。

  一直到船快靠近码头的时候,导演突然间谈起了一个话题来。

  他说他见过一种唢呐,一种具有魔音的唢呐。

  有人把它称之为“法器”。

  据说此物是用古代云梦泽特有的云梦犀犀角制成的,又有历代名家在上面施加禁制,当它吹奏起来的时候,让人有一种头皮发麻,浑身血液沸腾的感觉,此物在古代,是一种战略性的资源,据说对于鼓舞士兵的士气,有着奇效。

  它在近代,被发现于敦煌莫高窟,后来落到了一个叫做三羊道人的手中,那是一个疯疯癫癫的汉子,他之所以知道此事,是因为他几年前在宁夏北堡拍戏的时候,此人有事没事,会过来蹭饭吃,讨酒喝,而讨要东西嘛,就得有点儿手艺,这人就吹唢呐,那唢呐一吹,当真叫人寒毛之竖,感觉音符仿佛化作了利刃和战刀,拥有了感动心神的力量。

  他问过三羊道人,被告知了此事,那道人还得意洋洋地告诉他这唢呐的名字。

  魔音唢呐。

  他曾经极力主张,叫人来帮这位三羊道人的唢呐声进行录制,然后将其放进电影片中去,以求达到一种动人心魄的效果,只可惜当时的拍摄时间有限,又分作了三组,人员和设备的调配很是不合理,等到时间空出来之后,那个三羊道人,却再也没有见过了。

  对于这件事情,他一直引以为憾。

  这是一个小插曲,但是我和马一岙却都将此事给记住了。

  抵达了岛屿之后,自有侍者引领我们前往沙滩,因为不是一个圈子的,所以我们与这位导演告别,然后踩着柔软的沙滩前行。

  走了五十几米,前面迎来了几人,却有李安安、马思凡等人,李洪军也提前抵达了这里。

  在更远处,偌大的沙滩上,摆放着巨大的长条桌子,现场已经来了半数以上的人,高高堆叠的高脚玻璃杯,还有一些任人取食的甜点之类的,另外就是会场的布置十分用心,到处张灯结彩,一片热闹景象。

  当然,总体的布置,还是偏向于西化的。

  毕竟是国际都市,港岛受到的影响还是十分重的。

  我大概瞧了一眼,发现这一次过来的政要并不多,即便是有,其实也都去了远处的联排小屋里去,那里有专门的贵宾厅,与婚礼的主会场遥遥相对,既能够观礼,又能够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

  而此次会场的安保力量也相当充足,除了上船前的码头有过安检之外,抵达码头这边,以及进入婚礼的沙滩会场,都会有一些安检手段,另外这边的安保力量还分作三部分,一部分是一帮穿着黑色西服的安保人员,这些是请了国际著名的安保公司黑水,他们提供主要的安保方案,而另外港岛政府也派驻了要员保卫人员,除此之外,霍家还倾尽全力,调集了大量的旗下力量过来,随时策应和补充安保工作。

  毕竟上一次订婚仪式发生的事情让人印象深刻,所以这些准备都还是十分充足的。

  既然是权力更迭,自然少不了社团力量,我瞧见于凤超的身影,他正在和好几位一样出身背景的社团人员在角落里闲聊着,瞧见我们过来,不动声色地举杯,遥遥相敬。

  我们与李安安等人碰面之后,简单寒暄一番,对于我们的本色出现,无论是李安安,还是马思凡,都有些震惊。

  马思凡对我们有了一些敬畏,不敢直说,而李安安则没有什么顾忌,直接问答:“你们这是准备又闹一次会场?”

  我忍不住笑了,说若真如此,霍家会不会跟我们变成真正的死仇?

  李安安说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在这风口浪尖,大摇大摆地出现呢?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都是要出来的,总不能跟个羞答答的小娘子一样,一辈子都见不得人,你说对吧?”

  马一岙接过了我的话茬,对他们问道:“对了,你们有没有瞧见新娘新郎?”

  马思凡说道:“刚才还在呢,在门口迎接宾客,这会儿……可能是去那边,招待政要和贵重宾客去了。”

  我有些八卦地问道:“新娘子呢,新娘子漂亮么?”

  李安安说道:“倘若漂亮,你是不是准备再抢一回?”

  我摆手,说不来了,不来了。

  马思凡回答我,说还行吧,挺漂亮的,不过看着年纪不大,像是个女高中生一样,我听说是个日本人,中国话都讲不利索……

  我们收到了很多的消息,但马思凡却没有,信息不对称,所以他知道得也不多。

  我们边走边聊,来到了会场的一处角落,各自取了一杯酒端着,然后开始聊天,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认出了我们来,有人在不远处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我们,一边窃窃私语,也有的人毫无顾忌,对着我们指指点点,当然,也有的人会端着酒杯过来,与我们打招呼,介绍自己,混个脸熟。

  这些人里,有的是冲着马一岙来的,跟他攀各种关系,也有的人是冲着我来的。

  特别是许多年轻的夜行者,过来的时候都特别激动,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就当了偶像的感觉。

  我耐着性子应付着,因为我心里清楚,这些人之所以会如此,并不是对我又多么的崇拜,而是对于我身上的这个光环。

  齐天大圣,这可是多少人童年的梦想。

  如此忙碌一阵,等到身边空了一些,我忍不住长舒一口气,对马一岙说道:“早知道这样,还是戴一块面具来好些,光应付这帮人,我都快要累死了。”

  马一岙举杯,与我说道:“必要的应酬还是要有的,毕竟咱们现在,已经算是公众人物了。”

  我举杯,饮了一小口,而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喧闹,紧接着我听到有人喊道:“开始了。”

  霍家请来的西洋乐队在卖力演奏,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声音,两位新人走入了会场,霍二郎高大英俊,温文尔雅,穿着一套白色西服,显得格外俊朗帅气,而在他旁边的女士,则是小巧玲珑,清纯动人,她穿着一身象征着纯洁的白色婚纱出现,却如同皎月一般,着实是让无数女子为之黯然。

  我看了一眼,感觉有些熟悉,再认真打量,顿时错愕不已,还特意推了一把马一岙。

  这新娘,可不就是我们那天在图书馆里,与马一岙搭讪的日本姑娘么?

  怎么会是她?

881 88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