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一章 长戟妖姬的条件

第四十一章 长戟妖姬的条件

更新时间:2018-04-10 8:26:21

  如果说楚中天教授的来访,还算是比较正常的话,那么长戟妖姬的到来,着实是让人吓了一大跳。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听到此人声音的一瞬间,我的手就想要摸向了怀里,准备将金箍棒掏出了,并且已经开始估算着如果在这地方打闹起来的话,于凤超会不会赔得倾家荡产。

  然而这个时候,马一岙却伸手,拦住了我。

  深吸了一口气,他走到了门口,将门打开,随后对走廊里面的那个女人说道:“这儿呢。”

  我站在马一岙的身后,瞧见那个脸色僵硬的短发女人走到了门口来,她打量了一眼房间里面的情形,然后问道:“方便聊几句么?”

  马一岙点头,说当然。

  长戟妖姬就仿佛朋友串门一样,径直走进了屋子里来,而我并没有在她身后,瞧见其他的人。

  走廊里也没有别的脚步声。

  马一岙将门关了,随后跟着长戟妖姬走进了客厅里,长戟妖姬坐在了刚才楚中天的位置,打量了一眼茶几上的两个酒杯,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露出诡异的笑容来,说道:“挺有闲情逸致的,大晚上的,两个男人对饮?”

  马一岙也不解释什么,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对面,然后说道:“聊天之前,能不能将你那张吓人的面具摘下来?”

  长戟妖姬愣了一下,也没有言语,而是将手往脸上一抹,露出了那清水出芙蓉的清秀面容来。

  我默不作声地走到了马一岙身后,盯着这个模样其实挺漂亮的敌营女子,说道:“喝什么?可乐、雪碧、矿泉水……”

  长戟妖姬开口说道:“矿泉水吧。”

  我过去,从冰箱里掏出了一瓶产自瑞典的高端矿泉水,放在了她面前的茶几上,然后笑着说道:“外面是不是有五百刀斧手在埋伏着,随时都有可能杀进来,夺了我们的狗命?”

  这个笑话让长戟妖姬有些绷住的脸忍不住抖动起来,随后她眉头一挑,对我说道:“你这水里,有没有下毒?”

  我挑衅地笑道:“你尝一下,不就知道了?”

  那女人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狠厉角色,伸手过来,拧开瓶盖,然后“咕嘟嘟”喝了一口,这才将那水放下,然后对我们说道:“你们放心,我这一次过来,是以我个人的名义,父神是不知道的。”

  马一岙不动声色地说道:“父神?你们是这么称呼噬心魔的啊?”

  长戟妖姬避而不答,认真地说道:“我是带着足够诚意过来的,因为如果我真的对你们有太多恶意的话,就不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知道么?”

  我往后退开,坐在了斜侧面的沙发上,而马一岙则将双手枕在头上,很是轻松地说道:“当然,我们见过黄泉引倾巢而出时的场景。”

  长戟妖姬笑了笑,说所以,我们可以好好聊一下了么?

  马一岙说当然,你单枪匹马过来,必然是准备了许多说辞的,如果不让你说完,后果只怕会很严重的,对吧?

  长戟妖姬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道:“黄泉引和夜复会,虽然保持着合作的关系,但两者之间的诉求是截然不同的,夜复会想要争取的,是大部分夜行者的独立权益,但黄泉引从始至终,都是需要满足父神大人一个人的权力和欲望,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之间,其实是有合作基础的……”

  马一岙抬起手来,开口说道:“稍等,我想知道,你说你这次过来,是代表你个人的立场,而你现在,又谈夜复会和黄泉引……我想知道,你现在的立场,到底是站在那个角度?”

  长戟妖姬问我们:“我表达得还不够明显么?”

  我与马一岙同时摇头,说道:“当然。”

  长戟妖姬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所思考的,当然是大部分夜行者需要的利益。”

  马一岙说道:“也就是说,你准备背叛噬心魔?”

  长戟妖姬冷脸说道:“当然不是,只不过如果是父神的意愿,那么无论是你,还是侯漠,都得死掉,这么说,你懂了么?”

  马一岙说道:“噬心魔入魔之后,为了维持自己身体的稳定,就得不断地吞噬妖元,保持修为,正因为如此,使得它对于洪荒大妖的妖元如此渴求,而如果能够得到我,将我的身体作为药引,它或许能够找到一劳永逸的方案——它对我的渴求程度,胜过一切。所以如果它知道我在的话,会不顾一切地赶过来,将我拿下。但现在你却如此平和地出现,只能表示一点——它身上的伤势,已经影响到了它的统治力,使得自己手下的众人都开始离心离德了,对吧?”

  长戟妖姬面对着马一岙的这一番推理,脸色冷若冰霜,缓缓说道:“它的确是受了伤,但对于这世间的大部分人而言,父神依旧是他们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峰,所以你不要抱着轻视之心,否则你会很快就为此付出代价的。”

  马一岙有些不耐烦了,说道:“你直接说出你的条件吧。”

  长戟妖姬开口说道:“我过来,想与你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你随时提供一部分活体样本给我,供我作实验,而我给你的承诺,就是协议期间,无论是夜复会,还是黄泉引,都不会对你进行围杀,保持心照不宣的和平。”

  马一岙笑了,说你们这是打算放弃暴力追杀,与我达成协议,将我给豢养起来,对吧?

  长戟妖姬说你别说得这么难听,这是我帮你争取到的,最好的条件了。

  马一岙没有回答,而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长戟妖姬并没有催促马一岙,而是看向了我,然后说道:“候漠,许多夜行者对你的好感都很强,他们视你为偶像,认为你有可能是未来引领他们的人,对我而言,也并不想与你为敌,如果你愿意的话,夜复会之中,一直都会保留着你的一席之地。”

  我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对我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让我十分意外。

  我开口说道:“我们之间,可是有仇怨的。”

  长戟妖姬说道:“凡事都得向前看,如果你愿意加入夜复会的话,我可以承诺你,我们将调集一切的资源,帮你找寻到叵木的下落,并且助你顺利渡过劫难,完成最终的觉醒……”

  我眉头一跳,问道:“所以,你们手上有叵木的下落,对么?”

  长戟妖姬高深莫测地笑了:“不是下落,是消息。”

  面对敌人打来的糖衣炮弹,我有些犹豫了,脑子里开始想着如何撕掉敌人的糖衣,然后将那炮弹给还回去。

  如果能够顺利渡劫,完成真正觉醒的话,我不介意虚与委蛇一番。

  我陷入了沉默之中去,而这个时候,那长戟妖姬却妩媚一笑,站起了身来,说道:“你们好好想一想吧,不过需要尽快给我答复,毕竟现在夜复会很大一部分的主导权,并不在我这里,我能够影响到的力量不多,还需要去说服不少人——夜复会中,有一个人,对你侯漠,可是非常仇视的……”

  我抬起头来,问道:“谁?”

  长戟妖姬并不回答,而是摸出了一张名片来,说道:“三天之内,随时联系我,过期不候。”

  她说完,转身离开,而马一岙则站了起来,开口说道:“我送你。”

  他给我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起身去送长戟妖姬,我还在思索着长戟妖姬的话语,没有起身,而等了一会儿,那门“砰”的一声关上时,我才回过神来,却听到一声如同猫叫一般的哼响,妩媚动人。

  我侧耳倾听,却意外地发现长戟妖姬并没有及时离开。

  马一岙居然出卖了自己的色相,将那个带刺的女郎给壁咚在走廊的墙上,随后,两人开始……

  一刻钟之后,马一岙回答了房间里来,我指了指他的脖子,他抹了一下,说有口红么?

  我说口红倒不是,只不过这吻痕的淤青太重了,这得有多狠啊?

  马一岙讪笑,说我只是想要套套话……

  我说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马一岙耸了耸肩膀,没有多聊,而是说道:“套出一个有用的消息来,想听么?”

  我说你讲嘛。

  我知道这消息并不是关于肥花的,毕竟出于保护她的目的,我和马一岙都不会主动跟长戟妖姬提,否则会被她当做把柄要挟的。

  果然,马一岙说道:“胡车加入了夜复会,并且与白虎达成了重要共识,现如今成为了夜复会之中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他联合几个妖王,与白虎联手排斥黄泉引,使得长戟妖姬的日子很不好过,毕竟……黄泉引派驻夜复会的代表,就是她。”

  “胡车?”

  我念着这名字,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小子果然不让人省心啊……”

  马一岙说道:“黄泉引的想法很奇葩,居然打算走个逆向思维,拉拢你,利用齐天大圣的名声,来压制那帮人的气焰……”

  我问道:“你是怎么想的,准备与她合作么?”

  马一岙用衣袖擦了一下有些红肿的嘴唇,说道:“合作?妈的,先搬家吧,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这鬼地方,太招风了……”

879 879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