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四十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更新时间:2018-04-09 20:21:51

  望着门口的兔子头,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问道:“楚老师,您这是?”
  
  老头儿抬头仰望着我,眯缝着眼睛,问道:“怎么,这是打算将我拒之门外,让我在走廊上跟你说话呢?”
  
  我听到他略带讽刺的话语,赶忙让开身子来,将人请进来。
  
  我们这套房是于凤超定的,所谓豪华商务套房,有客厅有卧室还有书房,装修也往土豪风走,故而楚教授踩着厚厚的地毯往里走时,调侃地说道:“资本主义,果然是奢华啊,你在这儿住上一个晚上,得多少钱来着?”
  
  我朝着走廊外面打量了一眼,发现没有人之后,将门关上,然后跟着他走进客厅里来,随后说道:“都是别人帮忙定的,我也不太清楚。”
  
  我请他坐在客厅沙发上,老头儿倒也不客气,大咧咧地坐着,然后打量着我,说道:“你现在是名声大振,主动巴结你的人也多了,现在出个门,住的都是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啧啧……”
  
  我听出了他话语里面的酸味儿,连忙求饶着说道:“楚老师,您有事儿就说事,别这样夹枪带棒的,我有点儿懵。”
  
  楚教授看着我,说你还当我是你老师呢?
  
  我双手合十,连忙作揖,说道:“楚老师,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师——不是,您过来到底是要干嘛啊?还有,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楚教授双手一摊,说你这孙猴子再跳,能够逃得过人民群众的眼睛?我想找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我口渴了,有水喝没?
  
  我赶忙跑去冰箱跟前,打开柜门,发现酒店里面放了各种饮料在里面,问道:“你喝什么?雪碧可乐啤酒,还是矿泉水……”
  
  楚教授问:“除了啤酒,还有别的酒么?”
  
  我瞧了一眼里面一瓶半人马商标的茶色洋酒,想着这一瓶人头马开了,不知道多少钱,帮我们订酒店的于凤超,会不会打我?
  
  犹豫了一下,我将那瓶子拿了出来,朝他举了举,说道:“这酒可以么?”
  
  楚教授咧嘴笑了,说也行,尝一尝帝国主义的酒。
  
  我拿着酒瓶,又在吧台上洗了两个方形酒杯,走到了楚教授跟前来,说道:“喝酒之前,想跟您说一句——您要是找马一岙的话,他在隔壁。”
  
  我知道马一岙这几天在跟天机处有些联系,所以才会这么说。
  
  楚教授瞪了我一眼,说我就找你。
  
  我耸了耸肩膀,将酒瓶打开,然后给他倒上,倒了一半,我问道:“要冰块么?冰箱里面好像有,我去给您拿点儿?”
  
  楚教授摆了摆手,说要个屁冰块啊,喝个酒还唧唧歪歪的,你也赶紧倒满。
  
  我苦笑,说我明天还有事儿呢。
  
  楚教授瞪了我一眼,说陪我喝点儿不行么?
  
  我弄不清楚这老头儿跑过来是干嘛的,出于“尊师重道”的逻辑,也不敢得罪,只有赔笑称是,然后给自己倒上。
  
  “倒满!”老头子有点儿蛮横地说道。
  
  我无语,将杯子刚刚倒满,结果他就将杯子举了起来,对我说道:“来,齐天大圣,你现在出名了,多少人都将你视之为偶像,老师敬你一杯酒,祝你能够成功地度过五劫,成为这千年以来的第一人。”
  
  老头儿说完,一口就将那酒杯里酒液给喝下了去,我瞧见他这么拼,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硬着头皮,将那杯中酒喝了下去。
  
  啊……
  
  我以前也喝过一些洋酒,不过都是兑冰块、兑绿茶喝的,这硬生生地喝,却是头一回,感觉那酒液辣得吓人,就仿佛一条火线,从喉咙一直往胃里面流淌过去,整个人就像着火了一样。
  
  呃……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脸色滚烫,抬起头来,瞧见喝过酒之后的楚中天教授也是满脸通红,那兔子脑袋的一对耳朵都竖了起来,表皮通红,双目如同流血一般吓人。
  
  我有些慌,说您没事吧?
  
  楚教授摆了摆手,自个儿抢过了那酒瓶子来,将酒杯给再一次倒满,随后又端起杯子来。
  
  我瞧见他有些不胜酒力的样子,赶忙劝道:“咱们慢慢喝,没人跟你抢,喝完了里面还有呢,实在不行,咱们再去隔壁的马一岙那里拿……”
  
  楚教授将杯子举起来,也打了一个酒嗝,然后盯着我,说道:“侯漠,侯——唉,我现在叫你侯漠合适么?”
  
  我苦笑,说您叫啥都成。
  
  楚教授说:“好,我还是叫你侯漠——我问你,楚小兔到底哪一点配不上,你要这么对待她?”
  
  啊?
  
  关于楚教授半夜来访,我想到了各种可能性,但就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愣了好一会儿,我方才说道:“您认识楚小兔?”
  
  楚教授问道:“我跟你说话儿呢,你回答问题就是了,别扯什么几把淡。”
  
  我苦笑着说道:“不是,我总得知道您这是为什么吧?要不然,你让我回答什么呢?”
  
  楚教授又一口,直接将第二杯酒给喝完,然后将杯子往茶几上猛然一顿,随后拍着胸脯,大声喊道:“凭着我是她爹,这资格够不够格?”
  
  爹?
  
  我当时就直接懵住了,好久方才喃喃说道:“不能把,您多大,她多大?”
  
  楚教授不知道是喝多了酒,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道:“你管那么多呢,老子老来得女不行么?”
  
  我说那楚小兔如果是你女儿的话,你为什么又把她扔在横塘老妖那个鬼地方呢?
  
  楚教授被我给问住了,哑口无言,过了几秒钟之后,大声嚷嚷道:“你懂不懂礼貌啊,我们在说你的事情呢,你别扯东扯西的好不好?我就问你了,楚小兔到底哪一点配不上你?”
  
  我瞧见他急赤白脸的样子,脑子里转了好一会儿,方才回味过来。
  
  私生女。
  
  是啦是啦,这两人都是卯兔,而且还都姓楚,当然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我之所以恍然大悟,是想起了在第二次高研班的时候,楚教授几次都表现出神不守舍的样子,很显然,在那个时候,他就认出了楚小兔,极有可能就是他的骨血。
  
  这世间还真的是很奇妙啊,楚教授居庙堂之高,而楚小兔则退江湖之远,两人却都能够联系到一块儿来,真的是让人感慨。
  
  只不过……
  
  我瞧见表面上气势汹汹,但不得不借助酒精力量来支撑勇气的楚教授,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是她配不上我,又或者我配不上她,而是两个人已经结束了,就没有在一起的理由。”
  
  我跟这位便宜父亲聊起了我与楚小兔之间的纠葛来,说起了两人从认识到分开的经过,种种过往,事无巨细地讲起。
  
  最后,我告诉他,说我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跟楚小兔,恐怕是有缘无分了。
  
  楚教授憋红了脸,气呼呼地说道:“你既然不喜欢她,那为什么还要跟她做那种事情……”
  
  他说不出来,眼睛里却满是怒火,我赶忙解释道:“你别乱说啊,我跟她什么都没有。”
  
  楚教授愤怒地说道:“可她跟我讲,她的处子之身,是被你夺走的。”
  
  呃……
  
  楚教授的话语让我直接就懵了,想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回忆起了,当初在湘西小虎家里的时候,莫非……不对啊,那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如果是真的,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使劲儿摇了摇头,对楚教授认真地说道:“老师,我不知道楚小兔都跟你说了什么,不过我与她之间的事情,我刚才也跟你说完了,大致如此,我可以对天发誓,我问心无愧,跟她也从来没有在一起过。我现在心里面也有喜欢的人了,有的事情,强扭的瓜也不甜……”
  
  我感觉楚教授心里有些情绪,不敢刺激他,只有好言相劝。
  
  他听我认真地解释着,也不言语,过了一会儿,他倒了第三杯酒,再一口喝下之后,晃荡了酒瓶里那一点儿酒液,对我说道:“你还喝不?不喝我就带走了?”
  
  我摇头,说不喝了。
  
  老头子提起那酒瓶,起身往外走,我赶忙去送,他挥了挥手,说别了,你歇吧,这两天有你忙的,不用管我了。
  
  他朝着外面走去,瞧那背影,却是有些落寞。
  
  我跟着出去,楚教授走到门口的时候,从兜里摸出了一个面具来,往脑袋上一套,却是变成了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
  
  这手段,着实有些新鲜。
  
  我将他送到了电梯口,等电梯往下走的时候,我回过头来,瞧见马一岙站在旁边。
  
  他问我道:“什么情况?”
  
  我苦笑着说道:“没什么,可怜天下父母心而已。”
  
  两人回到了我的房间,我将刚才楚教授的拜访,与马一岙说起,他听完之后,似笑非笑地对我说道:“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把那个小兔妹子给上了?”
  
  我瞪了他一眼,说我是那种人么?
  
  马一岙笑了,说你真的是禽兽不如呢……
  
  就在这时,我听到走廊那边,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马一岙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我和马一岙没有说话,彼此看了一眼,都有些惊讶。
  
  到底什么情况,这大半夜的,怎么这么热闹?
  
  就在我们两人都陷入沉默之中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一个让我们为之惊骇的声音:“马一岙先生么?我是长戟妖姬,能跟你谈一谈么?”

878 878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