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八章 游侠令重现人间

第三十八章 游侠令重现人间

更新时间:2018-04-08 22:13:09

  呃……
  
  瞧见刚才还在一本正经地跟我们探讨着学术问题的老教授,转眼之间,就点破了我的身份,而且还跟我聊起了另外一个话题来,让我顿时就愣住了。
  
  回过神来的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语,而是很警惕地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你是谁?”
  
  老头儿高深莫测地一笑,然后说道:“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我说我是菩提老祖,这话儿你信么?”
  
  我盯着他,好一会儿,这才平静地说道:“不信。”
  
  他有些诧异,说道:“为什么?”
  
  我说因为你不是女的。
  
  老头儿愣了一下神,突然间爆笑起来,好一会儿之后,大概是感受到不远处旁人的怨念和鄙视眼神,方才收敛起来,随后对我说道:“好吧,你这没头没脑的解释,我也是服了——相逢即是有缘,不问来往,无问西东,你叫我斜月就是了。”
  
  我看着这位斜月老人,张了张嘴,还待再问,他却举起了手来,说道:“有些话只有你我两人,才方便说,金蝉子很快就要回来了,关于六耳猕猴,你确定不想了解一下?”
  
  我瞧见他这般说,又仿佛没有什么恶意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讲,我听。
  
  老头儿笑了,然后说道:“峨眉金顶,齐天大圣横空出世,江湖一片哗然,无数人都认为‘时隔一千四百年,人间再现孙悟空’,觉得你这位举世瞩目的灵明石猴血脉继承者,很有可能改变整个夜行者世界的格局,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这天底下,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昆。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类之中,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非鳞非毛非羽非昆……”
  
  我熟读西游,张口应和:“这四猴子,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类之种,不达两间之名。”
  
  老头儿点头,说然也,而四猴之中,有两者天生对立,宛如阴阳、如乾坤,如天地、如神魔。
  
  我说:“便是灵明石猴,与六耳猕猴?”
  
  老头儿称是,那齐天大圣,名声巨大,故而如同聚焦一般,世人皆只在意那灵明石猴血脉的传承者,却不知六耳猕猴,也总会在灵明石猴出现之后诞生,而且两者天生对立,这是宿敌之人,从古至今,一直如此——我查过许多的资料,盘点出了八位极有可能是六耳猕猴的人物,皆是十恶不赦之辈,而最有名头的那人,便是晚唐年间的秦宗权,你可知晓?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理科出身,不太懂。”
  
  老头儿说道:“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一点书的——朱温你知道么?”
  
  我点头,说这个倒是知道一些,后唐时期著名的杀人魔王,最开始好像是农民起义首领黄巢的部将,后来变成了五代时后梁的开国皇帝,对吧?我听说他的军队在缺粮的时候,会以人肉为食,将百姓投入石磨之中,磨成肉糜,士兵吃过之后,凶性大发,战斗力十分勇猛,对吧?
  
  老头儿说道:“倒也不是一点儿都不懂。你说得对,这个秦宗权也是同一时期的人物,他本来是蔡州地区的一个牙将,中层军官而已,后来黄巢起义,肆虐晚唐,他趁势崛起,最终成为了蔡州的节度使,割据一方——你说朱温吃人,那是在军粮不足的情况下,而这位秦宗权,由始至终都没有囤积军粮的打算,行军打仗,从来都是以人为食。史书评价此人,‘西至关内,东极青齐,南出江淮,北至卫滑,鱼烂鸟散,人烟断绝,荆榛蔽野’,也就是说,中原之地,方圆两千里都被他弄成了无人区……”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这……
  
  老头儿眯眼说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有那么一丝熟悉的影子?”
  
  我说夜行者大军?
  
  老头儿说道:“算不得大军吧,但里面肯定是有一帮思想极端的夜行者——这才只是其中一人,而明末开封、清末南京,皆出现过六耳猕猴的影子,它每一次的出现,都会伴随着残酷的杀人、吃人惨案……”
  
  听到他这般认真地说起,我的心中不由得沉重了几分。
  
  老头儿说得差不多了,然后对我说道:“跟你讲了这么多,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我说六耳猕猴残暴无度,杀人为乐,每一次的出现,都代表着灾祸和恐怖,你是想让我接下这事情,了结那一直以来的夙怨,对吧?
  
  老头儿摇头,又点头,说对,也不对。事实上,灵明石猴,与六耳猕猴,一直都是相生相伴的,基本上,只要灵明石猴一出世,六耳猕猴必然伴随,我这一次找到你,最主要的当然是将此恩怨情仇,与你知晓,而另外的,则是想要问问你,你的心中,有没有一个人选,有可能是那六耳猕猴……
  
  我说为什么会这么问?
  
  老头儿并不回答,而是看着我,再一次地问道:“你仔细想想,到底有没有这么一个人?”
  
  我点头,说道:“的确有,那人叫做胡车,他本是一个可怜的麻风病人……”
  
  我瞧出这老头儿并非坏人,所以便将自己与胡车认识的经过,以及后面的种种事迹,都与他说起。
  
  大概聊到了禺疆秘境时那家伙的离奇失踪之后,我开口说道:“这人我至今不知道是死是活,但总感觉他的种种行为,很符合‘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这一评语……”
  
  那老头儿听完,沉吟一番,然后说道:“果然是你出现之后,他就出现了——如此说来,那个叫做胡车的少年郎,十有八九,便是六耳了。”
  
  我说应是如此,要不然那么多的机密之事,对于一个初出江湖不久的少年郎而言,实在是太遥远了。
  
  老头得到了最想知道的信息,没有再多停留,站起身来,对我说道:“你的消息对我们很重要,这也许关系到许多人的生死,所以,在这里,我代表一部分人,向你表示感谢。对了,这里有一个令符,如果你遇到了危险,催动里面的禁制,会有人过来帮你的——这机会,只有一次,所以你要慎用……”
  
  我接过令符,那是一块非金非铁非玉非木、手掌一般大小的令符,正面刻着一个提枪跃马的骑士形象,简短几笔,勾勒得十分有神。
  
  而背部,则是一个字。
  
  侠。
  
  他起身离开,我瞧见他走远的背影,忍不住喊道:“你们,是……”
  
  老头儿转过头来,咧嘴一笑,然后说道:“虽然这个名字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说起过了,但你可以叫我们为——游、侠、联、盟!”
  
  说完这话,他的身子居然化作了一团灰色雾气。
  
  下一秒,烟消云散,人影无踪。
  
  我站在原地,整个人都愣住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
  
  游侠联盟?
  
  如果是其它的名号,我听了,或许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当这个叫做斜月的老头子说出“游侠联盟”四个字来的时候,我着实是有点儿震惊。
  
  民国十大家,那是游侠联盟最为辉煌的时代,而黄金时代之后,则是一片黑暗。
  
  噬心魔的离间计,使得游侠联盟内部勾心斗角,再加上大时代的风云卷涌,某些不可描述的二元对抗,历史大潮的冲击,使得游侠联盟已经成为了过去的历史,尘封不知道多少年,尽管我和马一岙曾经有打过这个名头,但最终还是知晓,消亡的,终究已经消亡,再也回不去了。
  
  而现如今,却有一个高深莫测的老头子陡然出现,然后告诉我他们便是游侠联盟,这让我如何能够不震惊?
  
  就在我心中震动之时,马一岙进来了,他左右打量一番,问我道:“那老伯呢,人走了?”
  
  我回过神来,将刚才他与我的对话,一五一十地跟马一岙说起,然后说道:“你觉得他说的这些,是真的么?”
  
  马一岙说道:“那令符在哪儿,给我看一下。”
  
  我递给了马一岙,马一岙接过来,低头一看,突然间脸色剧变。
  
  我瞧见他脸色有些不对劲,问道:“怎么了?”
  
  马一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想不到啊,时隔七十余年,游侠令,又重现人间了……”

876 876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