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六章 盖亚假说是与非

第三十六章 盖亚假说是与非

更新时间:2018-04-08 8:33:13

  我先前还说这世间之人之所以怕死,是因为惧怕死后的寒冷与虚无,因为没有人能够从死亡的另外一端回来,未知的神秘感加重了恐惧,所以才会对“永生”这件事情如此的执着疯狂,从秦始皇,到后来的无数王侯将相,都是如此,然而这厢边,霍二郎却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他从地狱来。

  这件事儿,还真的是有点儿打人的脸,肿的不行。

  不过我瞧见他那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却莫名地信了,觉得他并没有在开玩笑。

  马一岙也信了,他认真地问道:“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关于死后的世界,各种宗教都有描述,佛教讲的是“六道轮回”、“十八层地狱”,道教讲的是“鬼城酆都”,基督徒说的是“地狱、天堂”……不过为了劝人向善,故而死后的世界两极分化,作恶之人下“地狱”,行善积德的人,则去往“天堂”,不管称呼如何,总之所有的宗教都是有两极论的。

  但是在现代科学的眼中,人死之后,不过是一抔黄土,身体消解,意识消亡,永远都不会有别的一切。

  这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正因为如此,使得人们更愿意拥有信仰,获得死后的寄托。

  而这时,霍京的话语,则让我们为之期待。

  瞧见我和马一岙都一脸热切地朝着他看来,霍京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确定,那是不是所有人死后的状态,所以也没有办法给你们来作参考——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已经死去了,然后汇入了无数的光点之中,沉入地底之下的某处,一直坠落,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了无数光芒的海洋,我感受到了无数的意识在流动,当我沉浸在那海洋之中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物的庞大与辽阔,就仿佛整个世界的意志一样……”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太明了。

  而霍京继续说道:“怎么讲呢,我感觉我经历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但对于我来讲,这好像又只是一个梦,在那里的我绝对不是什么独立的个体,也并不以肉身而存在,我感觉到了无时不刻的冰冷,也感受到周围的意识在努力地吞噬着我,只要我稍微有一些懈怠,就仿佛被吞噬,随后再无意志——这情况让我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放松,而长时间的僵持,又让我仿佛受到了佛教地狱里面的折磨一般……”

  “最后,当我一直咬牙坚持下来的时候,终于瞧见了一些不同于身边同类的光芒,它们显得更加闪耀、卓著和特别,让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又不至于畏惧,它们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些光点在那光之海洋中,仿佛拥有着某种职责和权限,懂得更多,看得更远,我小心翼翼地跟它们接触着,而它们也似乎把我当做了同类,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你的阳寿未尽,回去吧……”

  “下一秒,我就发现自己躺倒在了海底的淤泥之中,我爬出了淤泥,浮上了水面来,发现时光飞逝,自己居然在海底待了太久太久的时间。”

  听到霍京说完这些,我忍不住说道:“你是幸运的,总算是活着回来了。”

  霍京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觉得我幸运么?”

  他说完,将衣领打开,露出了里面青色的皮肤来,而上面呈现出来的暗红色到暗紫红色斑痕,有的云雾状、条块状,它们汇聚于一处,形成了片状斑纹来。

  “尸斑?”

  马一岙瞧见,脱口而出,我则是一脸懵逼,错愕地说道:“你身上,怎么会有尸斑呢?”

  霍京没有解释,而是伸出了十指来。

  他那纤细的十指如春笋一般,然而指甲却又黑又长,尽管看到有修剪的痕迹,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的尖锐,而且我还有一种错觉,那就是霍京整个人,都没有这指甲有生机。

  那指甲,仿佛肉眼都能够瞧见在生长一样。

  马一岙抬起头来,看着霍京,缓缓问道:“你,不是人?”

  霍京用哭一般地笑容回应:“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管多热的天,我都会感觉到无比的寒冷,晚上睡觉的时候,盖了七八层被子,都会冻得直哆嗦,没有能够睡一个安稳觉,然而当我躺进家里冷藏食物的冷库去,却感觉到了无比的平静,一觉能够睡到天明;至于食物,我刚才说了,除了这些顶级的茶叶,能够如常之外,寻常吃食,我吃了,仿佛在咀嚼屎一样的恶心……”

  马一岙陷入了沉默之中,良久之后,他对霍京说道:“禺疆大妖的妖元,被你吞服了,对吧?”

  霍京并不隐瞒,点头说道:“对,但我不是有意的。”

  马一岙想了想,说道:“这,也许就是其中的一些副作用吧……”

  两边没有再多说话,饮茶,倒茶,又过了一会儿,霍京说道:“很感谢你们能够来参加我的婚礼,你们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尽管这并不是一场以我的意愿为主导的仪式,但是能够得到你们的见证,对我而言,还是很重要的。”

  马一岙说道:“分内之事。”

  霍京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说道:“我变了很多,但这颗心,是一直不会变的,所以,我一直都会把你们当做朋友,今天叫你们过来,我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一点。”

  马一岙和我都齐声说道:“我们也一样。”

  双方见面,简单了解了一下对方之后,没有继续深入地聊,而是又聊了一些江湖轶事,差不多到了时间之后,我们起身,提出了告辞,而霍京则走出来,送了我们一段路,这才折返了去。

  两人回程的路上,都没有怎么说话,一直到登船,离开了离岛的时候,马一岙方才对我说道:“霍二郎的话,你信么?”

  我脑袋都快要爆炸了,因为这一次的会面,信息量实在太大,所以我到现在,都还有点儿懵。

  我说我有点儿听不太懂。

  马一岙说道:“其实他讲得玄乎,但并不难理解,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的时候,英国科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通过多项的调查研究之后,就提出了‘盖亚假说’,即地球生命体和非生命体形成了一个可互相作用的复杂系统,这个系统在漫长的生命进化过程中,拥有了独立的意志,它可以通过宏观调控来影响万物,有人将其称之为‘世界意志’,也有人将其称之为‘道’,又或者是‘长生天’、‘唯一真神’……”

  我十分震撼,吃惊地说道:“盖亚假说?”

  马一岙说道:“如果你想要深入了解的话,回头我推荐几本专业的书籍给你了解,而霍二郎刚才说的呢,其实很像盖亚假说,而其实我一直也挺信奉这个结实的,包括我们的请神,以及我之前遇到的吕祖,还有我们崇拜的祖先,其实都是融入到盖亚之中的灵,只不过某些灵身前的境界比较高,所以会在世界意志面前,保持足够的独立和清醒……”

  我终于理解了:“而这些灵,其实就是我们神话系统里面,所说的神灵,对吧?”

  马一岙点头,说的确可以这么解释,但我觉得,霍二郎说这些的时候,其实是有所保留的,他当时的眼睛在往下看,仿佛是准备许久的说辞,而且下意识地不敢看我,仿佛怕被我揭穿一样。

  啊?

  我都快要信了,结果马一岙却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让我更加迷糊了。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信了他说的话呢。

  马一岙摇头,说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霍二郎应该是融合了禺疆妖元,虽然有一些副作用,但大部分的结果还是完美的,如此说来,他其实已经拥有了很强的修为,那么两天之后的权力交接,应该是很平稳的,只可惜了那个与他结婚的小姑娘了……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笑了,说你还挺怜香惜玉的。

  马一岙说道:“你呀你,倘若那日本小姑娘换成了秦梨落的话,你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我瞧了他一眼,没有再调侃。

  的确,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是秦梨落的话,我可能会暴跳如雷,但是别人,我还真的做不到感同身受。

  马一岙抬头,望向了远处的离岛,喃喃说道:“虽然这么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两天之后,恐怕还会有大事发生呢……”

874 874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