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三章 江湖亲友来相会

第三十三章 江湖亲友来相会

更新时间:2018-04-07 7:18:30

  霍二郎自从当初在禺疆秘境之中消失不见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听到过他的消息,事后我们找过他,另外李洪军和霍英雄也曾经将整个海域都搜了一个遍,但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在我的主观印象里面,他估计已经葬身于茫茫大海之中了。
  
  有的时候,我和马一岙谈及霍二郎来,都感觉到有一些难舍,毕竟相比较于他那个混账老子来说,这位从小就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二少爷还是挺让人喜欢的,也懂得与人相处的门道,即便是某方面的取向与常人不同,但温文尔雅的内敛性格,也没有让人反感。
  
  当然,这是对于我而言的,至于马一岙,难免会有一些古怪的感觉。
  
  毕竟霍二郎曾经是觊觎过他的美色。
  
  所以当听到霍二郎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并且还要与人完婚的时候,我着实给吓了一跳。
  
  随后,我很敏感地问起了一个问题:“他,和谁结婚?”
  
  上一次与霍二郎订婚的人,是秦梨落。
  
  我与马一岙千里迢迢跑过去抢亲,最终将人给带走。
  
  而这一次,又是谁呢?
  
  联想起跟在黄学而身边的秦梨落,我的心中莫名就有了几分担忧,而马一岙则摇头说道:“传达到我这儿的消息,就只有他大婚,至于新娘是谁,我也不知道,刚才跟阿水聊过了,让他帮忙去打听一下。”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霍二郎怎么又出现了,他不是葬身于禺疆秘境下方的茫茫大海里了么?
  
  马一岙耸了耸肩膀,苦笑着说道:“我哪里知道?不过我听阿水说过,霍二郎这几天公然亮过几次相,应该不是假的。”
  
  我想了想,说你怎么想的,要去么?
  
  马一岙说道:“去肯定是要去的,不管怎么说,我们与霍二郎的交情摆在那里,如果连这事儿都藏头露尾,不敢参加的话,那我们以后还如何面对别人呢?”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说这话儿,听起来有点不像是你说出来的。
  
  马一岙笑了,说你也这么觉得?
  
  我说你这是想要借势立威?
  
  我与马一岙十分熟悉,对他的思路也是能够把握得住的,自从那天听到了我的两条建议之后,他就一直都在思索着,等待机会。
  
  科普的事情,兵分两路,一路由天机处那边来散播,破除流言,而另外一路,则由阿水等一众相熟的江湖朋友来帮忙宣传。
  
  总之一句话,那就是将这谣言给破除掉,让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们,少一点儿贪欲和野心。
  
  当然,这么做,虽然是釜底抽薪,但见效缓慢。
  
  它需要配合“立威”,方才行之有效。
  
  如何立威呢?
  
  马一岙思索良久,终于在接到邀请的时候,作出了决定来。
  
  上一次霍二郎订婚的时候,那阵势,我们是瞧见了的,论起霍家在南国的影响力,诸多世家,能比得上的实在是屈指可数,毕竟除了最基本的江湖势力之外,霍家最主要的根基,是在商界。
  
  钱,在二十一世纪,似乎变成了最核心的竞争力。
  
  经济结构决定上层基础。
  
  我想了好一会儿,问道:“你安排好了没有?”
  
  马一岙点头,说差不多了,基本上不会有太多的意外。
  
  我又问:“太阿剑,你祭炼到了第几层?”
  
  马一岙说道:“第四层。”
  
  太阿剑之上,被加了九层禁制,每层禁制解开,都会拥有与之匹配的恐怖力量诞生,而传说中九层全开,便能化作一团黑云,席卷而过,最精锐的军队在它面前,都如同薄纸一般,锐气直冲云霄之上。
  
  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马一岙却是将其解开了四层,可见他本人对于剑道的见解与修养,已然到达了极致。
  
  这也多亏了吕祖的传授,否则他不可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完成这样的成就。
  
  而马一岙之前也与我聊过,四层之上,每一层的解开,都需要天大的机缘,已经不再是人力所能及的了。
  
  这个时候的马一岙,方才有真正立威的资格。
  
  当然,除此之外,还需要诸多的谋划。
  
  我点头,说走吧,下山。
  
  两人离开了莽山深处的孤峰,回到了那个小村子里,与小钟黄、王虎与两位老前辈见过之后,简单弄了一些吃食,然后两人晚上睡在一块儿,马一岙跟我聊起了这段时间以来的变化。
  
  近一段时间来,发生了许多的事情,譬如京城申奥成功,获得了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譬如张学良将军的逝世,再譬如在新疆、青海交界处的昆仑山中(北纬36.2度,东经90.9度)发生了8.1级地震等等……
  
  就江湖而言,最大的变故,莫过于夜复会的成立。
  
  尽管在峨眉金顶,夜复会曾经高调亮相,抛出了“活捉马一岙,齐吃唐僧肉”的口号来,并且纠集一众妖魔鬼怪,想要将与会众人给留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举震慑天下,却不料黄大仙却早有预料,直接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将一众人等全部撤走,让夜复会的计划落空,出师不利。
  
  而夜复会在第一次的亮相之后,并没有继续高调出现,而是转入地下,四处游说各地著名的夜行者家族,以及独行侠,试图让这帮人加入夜复会。
  
  然而这行为并没有他们预想之中的一呼百应,过惯了太平日子的夜行者们,显然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去折腾,所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事儿,也没有了下文。
  
  说到底,这些人都不是什么郁郁不得志的落魄客,他们有着自己的既得利益,已经没有了太多的“革命热情”。
  
  不过夜复会也不是省油的灯,在规劝无果之后,开始使出了杀手锏,接连一段时间,酿造了多起惨案。
  
  这些惨案,有的是夜行者家族被屠戮,也有的是修行者世家被攻击,总之就是一片生灵涂炭。
  
  不少绝不屈从的夜行者失去性命,又有一部分夜行者蒙上了冤屈。
  
  这里面的故事颇多,卷宗都堆满了一丈高。
  
  马一岙对此的评价,是此事的主导者,肯定是《水浒传》的忠实粉丝,如何将人给逼上梁山,种种手段,运用得简直是炉火纯青。
  
  然而老人家有一句话说得很有意思。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不管夜复会跳得如何欢实,都抵不过人民铁拳,在随后的时间里,由天机处为主导,诸多相关部门联合行动,一举捣毁了包括黄风寨、二郎山以及沱江野牛水寨等西川夜复会窝点,抓捕了大量的夜行者,其中不乏一些夜复会的骨干分子,就连在黄风寨中养伤的鲁妖王,都受伤被擒住。
  
  一时之间,西南境地风声鹤唳,夜复会嚣张的气焰瞬间消失,所有的活动都转入地下去,惶惶不可终日。
  
  紧接着,上面颁布了相关的法规,将夜复会标定为非法组织,一旦发现,将会坚决予以取缔。
  
  随后好几次多部门、大型的专项整治运动,将夜复会表面上的相关窝点一一拔除,使得夜复会一时之间,消失一空。
  
  然而这只是表面的现象,无论是上面的人,还是江湖上的有识之士,都知晓此时此刻的夜复会,就如同一头受了伤、潜伏起来的野兽,它在暗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然后等待着有朝一日,陡然暴起,再弄出一次大事件来。
  
  事实上,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江湖上风起云涌,发生了多起的暴力事件。
  
  而这背后,或多或少,都有夜复会的影子在其中。
  
  而除了夜复会之外,那一天的峨眉金顶,还有两个震惊江湖的消息,第一就是马一岙的金蝉子之身,而另外一个,则是我灵明石猴的血脉,都遭受到了热议。
  
  随着关于金蝉子体质的科普,这个话题已经渐渐有些落势,而关于我的话题,则日渐提升。
  
  这千百年来,虽然陆陆续续,也涌现出了拥有“灵明石猴”血脉的夜行者,但是因为诅咒的缘故,几乎没有人能够活到三十,基本上都如同流星一样划过,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来。
  
  而我却不同,不少人都知道,我已经度过了四重天劫,而只要再过一重关口,就能够彻底觉醒,成为“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的灵明石猴,而这成就,除了当年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之外,再无人能够抵达过。
  
  这个侯漠,是否能够成就前人所不能够抵达的境界呢?
  
  无人知晓,但却有无数人在期待着。
  
  当听到马一岙说起我很有可能拥有了无数崇拜者和追随者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这是来搞笑的吧?
  
  两天之后,我和马一岙出现在了罗湖关口处,而等待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有一个人出现,那人便是刚与我们分别不久的阿水,他带来了过关的相关证件,带着我和马一岙过了口岸,抵达了对面。
  
  而顺着人潮往前走,来到了港岛这边的出口时,却有一辆百万级别的黑色奔驰,摇下了车窗。
  
  司机位上,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在冲着我们挥手。
  
  铁头鱼,于凤超。
  
  他实现了自己当初的承诺,又重新打回了港岛。

871 87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