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一章 相逢对面不相识

第三十一章 相逢对面不相识

更新时间:2018-04-06 8:19:55

  秦梨落,还是朱雀?
  
  望着那张我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庞,我在某一刹那陷入了沉思之中,而一直等到了黄学而带着人就要走出堂中,我方才反应过来,快步而上,冲到了门口,将两人拦住,开口说道:“站住。”
  
  我因为做了一些简单的装扮,所以一直到了我开口,黄学而才反应过来:“侯漠?”
  
  我拦住他,冷冷说道:“你走开,我要跟她谈两句话。”
  
  秦梨落一脸茫然,有些惊慌失措,像个小女孩子一样躲在了黄学而的身后,那小模样,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这是十分反常的,因为无论是秦梨落,还是朱雀,对我的声音都应该是很熟悉的,即便是我脸上有了一些简单的装扮,也能够在出声的一瞬间,听出是我来。
  
  然而黄学而都听出来了,她却一副茫然不知的模样,着实让我有些心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一岙瞧见这情况,也围了过来,黄学而瞧见我们几个都围了上来,赶忙出声说道:“哎,你们别过来啊,不然……我……”
  
  他很是紧张,而更紧张的,是他身后的那个女孩。
  
  她被我们给围住,像个小女孩一样惊慌无措,面露惊容,双目不断移动,然后紧紧抱着黄学而的胳膊,仿佛面前这人,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一样。
  
  她的身上,完全没有了我所熟悉的感觉。
  
  既不像是温婉大方的秦梨落,也不像是精灵古怪的朱雀。
  
  她什么都不像,就像个彷徨无助的孩子。
  
  我们这边的冲突,引起了院中等待人员的侧目,而随后,房子的主人派了一个年长的老婆子出来,询问我们什么情况,让我们不要在这里发生冲突,否则惜阴神婆是不会给闹事方做任何事情的。
  
  我们告诉那老婆子,说这个女孩是我们的朋友,而她离奇不见了,现在却跟这个人在一起,所以我们才会质疑。
  
  老婆子很奇怪,说你们跟这个离魂之人是朋友?
  
  离魂之人?
  
  她点头,说对,她的神魂,因为一场变故突然间就离失了,因为某种原因,并不存在于天地,或者冥间,故而就算是惜阴神婆,也没有办法将其召回,只能够维持她此刻的记忆,而她现在,却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
  
  我听到,整个人就懵了,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而这个时候,那老婆子却挥手,对我们说道:“你们有什么争端,出外面去说,不要在这里干扰到我们的生意。”
  
  我点头,说好。
  
  随后,马一岙对我说道:“我跟你一起出去?”
  
  我摇头,说不用,我一个人就好。
  
  为了不让打断王虎的治疗过程,我没有让其他人跟着,而我则与黄学而一前一后,走出了这一套大院子,来到了外面来。
  
  黄学而出了院子,远处一辆黑色奥迪车亮起了双闪,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走出了驾驶位,朝着我们这边望来,而黄学而却朝着他摆了摆手,随后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情况你想必也是了解的,她现在不认识你。”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黄学而却说道:“我听说了你在峨眉金顶,迎战鲁妖王,并且战而胜之的消息,自认为打不过你,不过咱们之间,能不能讲道理?”
  
  我说可以,只要你给我足够满意的解释。
  
  黄学而点头,说好,没问题。
  
  我说:“她现在,到底是谁?”
  
  黄学而答:“秦梨落。”
  
  “朱雀呢?”
  
  “因为白虎帝君跟噬心魔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噬心魔将朱雀的身体送回来了,所以她就离开了秦梨落的身体,回到了自己原来的身体里,只不过因为长时间的脱离,她与那具洪荒大妖的身体已经有了不契合,所以现在在闭关,希望尽快能够融合成功。”
  
  “那这个呢?”
  
  “就是秦梨落啊!不过……她与朱雀帝君融合的时候,神魂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差点儿魂飞魄散。朱雀帝君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保留了她一部分的意识,没有将其吞噬,而即便如此,她也还是遭受重创,现在只能保留十岁之前的记忆,其余的,则消散一空。”
  
  “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朱雀帝君在闭关沉眠之前,特意交代过,说尽可能帮她找回记忆,因为这是她欠这位秦梨落小姐的,而等秦小姐得到了完整的神魂之后,让我们尊重她的选择,无论是选择离开,还是干嘛,都由她自己。我们听说了这边惜阴神婆的名声,知晓她是有真本事的,所以特地过来找到她,寻求帮助。”
  
  “那神婆怎么说?”
  
  “神婆说哪里失去的,就去哪里找回来——我负责帮助秦梨落小姐恢复记忆,大概清楚,她是在京城西郊某一处医院里面与朱雀帝君融合的,所以需要去那里找回。刚才我与惜阴神婆约了时间,一周之后,她会去京城,而我会带着她交代的所有东西,与秦小姐一同前往……”
  
  我问,黄学而答,他并没有作太多的隐瞒,所以在这一问一答之中,我基本上已经将整体的脉络给理清楚了。
  
  原来,秦梨落的人格,早就在当初与朱雀融合的时候,就已经丢失了。
  
  也就是说,后来的一切,都是朱雀在骗我。
  
  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除了最开始时秦梨落的人格露过几次面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朱雀的意志在主导。
  
  还骗我说秦梨落在修炼什么法门,根本就是因为她已经不在了。
  
  这个朱雀……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恶狠狠地疼了一下,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浮现心头来。
  
  我被当做傻子一样耍了,却还不自知。
  
  我甚至无比热切地以为,朱雀都是在为了我而着想,不想让我陷入情情爱爱里面,所以才没有让秦梨落的人格出来。
  
  现在知道了,因为她的出现,使得秦梨落差点儿真的死去。
  
  ……
  
  “侯漠,侯漠……你问完了的话,我们先走了?”
  
  黄学而的话语让我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抬起头,我面带恶相地说道:“你觉得,我会放心将她留在你们手上么?”
  
  黄学而有些慌了,说你想干嘛?
  
  我还待说些恶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秦梨落却挺身而出,伸手过来,将黄学而拦在了身后,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你要干什么,冲着我来吧,不许伤害黄叔叔……”
  
  黄……叔叔?
  
  我被秦梨落对待坏人一样恶狠狠地注视着,小女孩子那种爱憎分明的模样,让我刚刚提起来的劲儿,一瞬间就泄了下去。
  
  很明显,失忆之后的秦梨落,对白虎、黄学而这帮人的认同感更多一些,对于我的印象,更多的,不过是一个陌生路人而已,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强行将她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算了吧,算了吧……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留在黄学而一帮人那里,等秦梨落找回了记忆,到时候她心里,会有自己的选择的。
  
  我觉得,刚才的一切,黄学而很诚恳,并没有在骗我。
  
  秦梨落的眼神让我在那一瞬间,有些心灰意冷,挥了挥手,对黄学而说道:“走吧。”
  
  黄学而听到我的话,宛如天籁一般,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说道:“好,好……”
  
  他怕我返回,拉着秦梨落的手就往车边靠去,而随后,我却出声叫住了他:“等等!”
  
  “啊?”
  
  黄学而不敢怠慢,下意识地停了下来,一脸苦相地看着我,说又怎么了?
  
  我说道:“我饶了你一命,是看在白虎的面子,毕竟不管怎么说,我能出来,她有一些原因;不过如果你将我们的行踪给透露出去的话,下一次见到你,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知道么?”
  
  黄学而被我敲打一番,慌忙点头,说好,好的,我知道了,没问题。
  
  他与秦梨落转身上车,随后离去。
  
  望着那一路灰尘,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空空荡荡的,显得特别的失落。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走了?”
  
  这时马一岙出现在了我的身边,看着远去的车子,然后开口说道:“为什么要放她离开?”
  
  我叹了一口气,将刚才黄学而的回答说出,然后说道:“我信不过白虎,但朱雀,还是值得信任的。从目前来看,黄学而也不敢怠慢什么,也许秦梨落在他们那儿,能够尽快找回记忆吧。”
  
  马一岙说可是现在闹成这般模样,这里面恐怕会有太多的变数……
  
  我说不,我相信朱雀。
  
  马一岙瞧见我如此执拗的表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好吧,希望如此。”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不管黄学而到底能不能遵守他的承诺,但既然我们的行踪暴露了,那就得赶紧离开,准备一下,王虎这边一结束,我们就走……”

869 869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