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三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更新时间:2018-04-05 20:07:38

  三年的时光匆匆,我已经从江湖的无名小辈,变成了炙手可热的“齐天大圣”,而阿水则从当初老歪的小跟班,成长为了华南地区知名的消息掮客,并且将发财张和郑勇都给一一解决,接收了老歪所有的渠道和人手。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叫作阿水了。
  
  因为注重信誉,并且屡屡立威,现在人们已经叫他“水爷”了。
  
  与阿水重新取得联系,是在我被压昆仑山下时的事情,马一岙通过一个朋友,意外得知了此事,与他打过几次电话,毕竟我们跟这个有些沉默寡言的男子是有过交集的,而且彼此的交情也都还算不错。
  
  事实上,当我得知阿水继承了老歪所有的政治遗产时,我也有些惊讶。
  
  我实在有一些不太明白,一个拙于表达、性情暴烈的男子,是如何能够从事这长袖善舞的掮客行业的。
  
  不过,人终究是会变的。
  
  在潭州一处江边的茶馆里,我们与阿水见了面,这个时候的阿水留起了胡须,戴上了眼镜,眼睛里已经完全没有当初三箭定生死的锐气,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仿佛一个十分合格的情报贩子。
  
  不过在与我们见面之后,却还是表现出了少有的情绪流露。
  
  毕竟我们曾经同生共死过,交情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的。
  
  简单的寒暄之后,大家各自坐下,茶楼小妹过来,给我们冲好了茶之后,退出了包厢去。
  
  我们坐在江边的茶馆二楼,窗户打开,外面是缓缓流淌的大河,简单聊了几句之后,马一岙直接进入了正题,说道:“你说有人可以治离魂之事,电话里说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阿水说道:“在韶关仁化的丹霞山,有一个叫做惜阴的神婆,此人据说是去过地府的人物,能够作法还人,将人走散来的魂勾兑回来。”
  
  马一岙问道:“准么?”
  
  阿水点头,说道:“准,要是不准,我哪里敢跟你们提——我一个客人亲自去验证过,说是很准,不过有点儿小贵。”
  
  马一岙问道:“多贵?”
  
  阿水比划了一下手势,说道:“十五到五十不等,看事情的难度。”
  
  马一岙吸了一口气,说这个的确是有点儿贵了。
  
  那会儿,这些钱都能够在一线城市买套不错的房子了,不过如果能够将王虎失去的神魂给召回来,让他重新恢复从前模样,对马一岙来说,才是真正期待的。
  
  所以就算是贵,也得去看。
  
  又聊了几句,我们敲定了一同出发,前往丹霞山找寻那位惜阴神婆之事后,马一岙又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关于肥花的下落。
  
  阿水告诉我们,肥花的下落他听过一些,据说她现在加入了黄泉引,有人在泰国清迈一带见过她。
  
  清迈……
  
  马一岙的表情有些落寞,事实上,我们也知道肥花跟了长戟妖姬,是那女人的御用厨娘,只不过我们并不清楚她到底是清醒着的,还是失去了记忆。
  
  倘若我们现在不是麻烦缠身的话,或许会想着前往清迈去,看看能不能将她给解救出来。
  
  但此时此刻,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与阿水敲定了相关事宜之后,马一岙在这儿陪着阿水,并且等待小钟黄将王虎给带过来,而我则抽空回了一趟家。
  
  因为提前打了电话,所以忙得跟国家领导人一样的父母已经在家里等着了。
  
  而且还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饭菜。
  
  对于我这个一年到头都不着家的儿子,我父母嘴上说不关心,但心里还是挺在乎的,特别是我被压在山下,大半年都没有一点儿音讯,更是着急得不行,后来恢复了联系之后,几次都劝我,说要不然就别在外面晃荡了,回家来,家里面的饭店生意火得很,子承父业,在家里帮点儿忙,总比在外面跑着轻松一些。
  
  而且他们也能够见到人,不然养个儿子,跟没养一样。
  
  我好几次都是推脱过去,并不接茬,不过到了现在,我可能有些瞒不住了。
  
  这个世界说大很大,说小其实也很小。
  
  特别是我在青城山上,将鲁大脚这位妖王给一举击败,名声瞬间攀升至了巅峰,而名气大了,自然也会有人对我进行深入的调查,我以前的种种过往,已经有些瞒不住了。
  
  我在前两天的路途中,与父亲通了一次电话,得知他跟家里的亲戚联系了,说我老家附近,来了几批人,都是在打听我的。
  
  这些人里,有的高深莫测,有的凶相毕露,总之都不像是什么简单角色。
  
  对于此事,我警觉性很高,所以才会临时赶回来。
  
  除了与阿水见面,我还得跟父母做一次深入的交谈,而最终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规劝他们一句,这一段时间,想办法出去一趟,避避风头。
  
  所以吃完了饭,一家三口坐在沙发前来的时候,我开始跟他们聊起了我的事情来。
  
  事实上,尽管之前或多或少有过透露,但终究没有细聊。
  
  但这一次,我需要从头到尾,跟他们仔细地坦白,让他们知晓目前的形势。
  
  我本以为需要费尽力气,才能够说服他们,但让我意外的,是他们仿佛早就猜到了一些,当我彻底坦白之后,我母亲率先做了决定,告诉我,说她和我爸最近准备去京城考察项目,会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决定明天就买车票出发。
  
  我有些感动,问店里面的事情怎么办,忙得过来不?
  
  父亲笑了,说厨房里面他都安排好了,而且马一岙的那朋友还帮忙请了几个懂行的管理过来,现在他和我母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么忙碌了。
  
  他们其实也想好了,年纪大了,就不用那么操劳,该放松的时候,还是得去放松的。
  
  听到了他们的话语,我很欣慰。
  
  不管在外面如何漂泊,家人才是我一直的牵挂。
  
  也是我心灵的港湾。
  
  我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赶到了火车站,与马一岙汇合,同行的还有小钟黄与王虎,以及领路人阿水。
  
  小钟黄和王虎,是得到马一岙的消息之后,从京城赶过来的。
  
  现在的王虎,已经没有最初的暴戾,只不过也没有太多的好转,就像个大傻子一样,动不动就傻笑,双目呆滞无神。
  
  如果能够让他好转过来,那么我们这一趟就值了。
  
  我们坐车前往韶关,当天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抵达了市区,暂歇一晚,次日又前往丹霞山去。
  
  在潭州的时候,马一岙就去银行里取了五十万,放在了我的八卦袋中。
  
  这是给王虎看病的费用,至于阿水的酬金,他不肯收。
  
  他说我们的关系不一样,那是过命的交情,收钱不合适,不如留着,以后有什么事儿,让我们多加照应便是了。
  
  我们也不跟他客气,简单提过一次之后,就没有再多说。
  
  惜阴神婆住在丹霞山下的一处小村庄里,虽然这儿属于经济发达的南方省,但粤北地区的经济却并不发达,一路过来,都看不到几栋好房子,破破烂烂的,一直到接近了惜阴神婆的住处,方才瞧见古色古香的明清大院子,而在外面的平地前,则停着好几台豪车。
  
  我们上门,有一个眼睛很亮的小孩儿负责接待,得知了我们的来意之后,告诉我们,说今天很忙,如果没有预约的话,那就请明天再来。
  
  阿水报上了名字,那小男孩听到之后,进去问了一声,出来告诉我们,说我们前面,还有两个客人,让我们先进去坐一下。
  
  我们跟着往里走,发现院子里人挺多的,打量一下,发现差不多有四拨客人。
  
  那小孩儿让我们找地方坐,随后离开。
  
  我瞧见周围这情况,有些担心地说道:“这个人,准不准啊?”
  
  门庭若市,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真的很灵,而另外一种,是名气都是吹出来的,本身其实没有什么实力。
  
  王虎这事儿已经很久了,为了能够让他恢复,无论是马一岙,还是王朝安,都找了许多人,不过一直都没有什么效果。
  
  这个神婆,真的能够管用么?
  
  我充满怀疑,而马一岙则说道:“来都来了,就试一试吧,我们算是半个行家,管不管用,一看就知道了。”
  
  我想了想,没有继续说,而是耐心等待着。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里面结束了,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我起先不注意,只是用余光瞥了一眼,随后我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那人我却是认识的,张洁研究员的博士生,黄学而。
  
  哦,错了,那个女人,现在叫做白玉兰。
  
  这个我以为已经死了的黄学而,此时此刻出现在了这里,让我如临大敌,毕竟双方的关系有些微妙,他现在估计是跟着白虎的,而白虎则是夜复会的创始人之一,这么算来,我们其实应该是敌对关系。
  
  然而随后,我却瞧见了另外一个让我震惊不已的人,也跟着走了出来。
  
  秦梨落。

868 868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