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章 坐地起价田老七

第三章 坐地起价田老七

更新时间:2018-03-24 20:53:32

  时过境迁,我与楚小兔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瓜葛,然而本应该平淡如水的心情,在瞧见她,以及她身边那几个如同蜜蜂一样纠缠的男子时,心里面,多少还是有一些波澜。
  
  我终究,做不到绝情和忘情,到底还是俗人一个。
  
  不过话说回来,倘若是人人都能够做到绝情无念,那岂不是都能立地成佛了?
  
  马一岙瞧见我愣在一旁,推了我一把,然后将我给拉到了一旁去,而在远处,有一个男人正在朝着我们招手。
  
  那人却是绵阳肖家的肖克轩。
  
  我这段时间都在闭关修行,前期的联络工作则是由马一岙在处理的,我相信他,所以也没有问得太详细,倒不知道这中间人是他。
  
  不过我与肖克轩也不算陌生, 当初在花老太的寿宴上大家不打不相识,后来还喝过一顿酒,彼此也有交情,倒也不算唐突。
  
  马一岙带着我走到了那边的卡座上,肖克轩起身来迎,等我们坐下之后,说道:“你们这打扮,如果不是提前沟通,我还真的认不出来呢。”
  
  马一岙笑了,说毕竟是非常时期,还是得小心一些的——对了,那位三当家,还没有来呢?
  
  肖克轩耸了耸肩膀,说人是来了,不过去了洗手间办事儿……
  
  我眉头一挑,说办事儿?什么事?
  
  肖克轩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鼻子,说这个家伙嘛,别的都不错,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小兄弟,个人生活比较混乱一些,刚刚勾搭上了一个小姑娘,就急匆匆地跑去洗手间了……所以,两位可能要等一等。
  
  马一岙有些不满,说这个家伙,到底靠不靠谱啊,你确定他真的是黄风寨的三当家,巫山独狼田老七?
  
  肖克轩说道:“我跟他认识,也有三四年的时间了,人确实是没错的。”
  
  我忍不住笑了,说当真是个色狼胚子——对了,肖兄,最近忙什么呢?
  
  肖克轩说道:“怎么讲呢?最近的西川江湖吧,有一股邪气,暗流涌动,所以我父亲和家里面的一些人,都在考虑要不要离开绵阳,去北方,或者到东南一带去。”
  
  马一岙有些不解,说这是为何?
  
  肖克轩说你们听说过“夜行者复兴会”这个组织没有?
  
  我们都摇头,说最近这段日子以来,都在备战,对于外界的变化,倒是不怎么了解——什么时候蹦出这么一个组织来了?
  
  肖克轩说道:“这个夜行者复兴会呢,简称为‘夜复会’,据说是一帮妖王级别的强人联合而成,我收到可靠情报,说这帮人呢,准备效仿当年的游侠联盟,组建一个类似于西方黑暗议会的组织,统一夜行者江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重新构建出夜行者的权力架构来。这里面不但有几大妖王的影子,甚至还有臭名昭着的黄泉引在其中,而有那么一帮颇有野心的夜行者呢,也搀和其中,越发张狂——这巫山黄风寨和二郎山的花家,则是川西最为积极的参与者……”
  
  听到肖克轩的话语,马一岙忍不住叹道:“多事之秋啊。”
  
  肖克轩点头说道:“对啊,且不说这夜复会到底想要干些什么,而官方会不会允许这样的组织出现,光这么一帮人搅和在一起,对我们这种有些小影响力的修行家族来说,威胁还是挺大的,说不定哪天就发神经,弄点儿什么破事,所以我父亲和家里面的几个长辈,都在商量此事,实在不行,就避其锋芒……“
  
  我说这帮人平日里个个都桀骜不驯,谁也不服谁,怎么突然间又要联合到一起来了?如果没有什么理由的话,恐怕很难呢。
  
  肖克轩有些头疼,揉了揉脑袋,说其实吧,和平稳定的环境,才是真正的硬道理,没事儿搞东搞西,鬼知道这帮人到底想要干什么……难不成还能将人类给灭绝了不成?
  
  马一岙说道:“说到这个,也不一定啊,要真的研制出什么病毒啊瘟疫之类的,那就恐怖了……”
  
  肖克轩睁大眼睛,说不可能吧?
  
  马一岙哈哈一笑,说开玩笑的,你当这帮人真的有那么神啊……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一个怪异的声音插入我们的聊天之中来,我抬头望去,瞧见一个长相猥琐,头发油腻,皮肤黝黑的中年人朝着我们这边走来,随后直接坐在了肖克轩的旁边,一副很熟络的样子。
  
  而肖克轩马上停下刚才的话题,给我们介绍道:“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的田老七;七哥,这两位是我之前跟你联系的客人。”
  
  马一岙站起来,伸手过去,说道:“幸会,幸会,鄙人贾鸣……”
  
  他表现得很是客气,然而那猥琐中年人却将脚架在了小桌台上,身子斜斜躺着,也不起身,懒洋洋地说道:“编个谎话那么难么?还‘假名’,你旁边这胖子,是不是叫做‘假姓’?”
  
  马一岙瞧见他如此无礼,不由得笑了,收回了手,坐了下来,然后说道:“相互理解吧,毕竟我们不太方便表明身份。”
  
  田老七很随意地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两位,我对你们的姓名不感兴趣,对你们的身份同样也不感兴趣,我这人呢,只对钱感兴趣;所以呢,咱们别来那些乱七八糟的繁文缛节,简单点,直接点,你们说吧,给多少钱。”
  
  马一岙有些意外,看了旁边的肖克轩一眼,说道:“克轩没跟你聊过么?我们出二十万,就买你一个消息,难道不是么?”
  
  二十万,这一笔钱在当时,能够在锦官城买一套很不错的房子,或者让一家人,过上舒舒坦坦的日子。
  
  相比当时的物价,算是一笔巨款了。
  
  没想到田老七却冷笑着说道:“二十万?你们打发叫花子呢?”
  
  旁边的中间人肖克轩有些挂不住脸了,对田老七说道:“七哥,不带这样的啊?之前我们不是谈好了的么?”
  
  田老七弯腰过来,拿起了桌子上的一瓶洋酒,给旁边的空杯子咕嘟嘟倒满,然后一口喝下,脸一下子就变得红了起来,酒糟鼻也开始出现,随后他满足地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这才说道:“你们真的以为我是乡下人,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我不管你们两个谁是侯漠,又或者你们是侯漠的什么人,我的这个消息,能够让那家伙在三天之后的峨眉金顶决斗中,起到最为关键的作用,就凭着,我为什么不能坐地起价?”
  
  喝过酒之后,他满脸红光,而双目则变得格外犀利起来,盯着我和马一岙,试图从我们脸上,找到一些他期待的反应来。
  
  只不过我心情平静,又戴着人皮面具,所以基本上是面无表情。
  
  而马一岙则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来,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嗯,那你开一个价吧,我倒是想听听你的心理预期,看看我们能不能够满足你。”
  
  田老七听到,得意地笑了,缓缓伸出了右手的两个指头来。
  
  马一岙淡定地说道:“所以……”
  
  田老七果断开口道:“两百万,到账之后,我立刻将消息跟你们说,一手交钱,一手交消息,如何?”
  
  旁边的肖克轩听到,顿时就是一阵心惊肉跳,忍不住开口说道:“田老七,你这是狮子大张口啊!”
  
  他先前还叫“七哥”,这会儿瞧见此人如此离谱,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叫出了那家伙的名字来。
  
  而田老七显然是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个消息,有可能救了那侯漠一条性命——那名满江湖的妖族新秀,他一条性命,难道不值两百万么?”
  
  马一岙不动声色地说道:“值,你这般说,的确值,不过我们没有准备这么多钱,不如这样,先给你二十万定金,你把消息给我们,等三天后的比斗结束之后,侯漠倘若是赢了,我们把尾款交给你,如何?”
  
  田老七哈哈一笑,说空手套白狼?想多了吧?我还是那句话,一手交钱,一手交消息,这是原则,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
  
  马一岙看着他,说道:“你就这么吃定我们?”
  
  田老七自信地说道:“鲁大脚那家伙一生谨慎,这世间除了我之外,见过他神通的人,都已经死了。所以你们若是想要知道他的神通是什么,除了我之外,找谁都没用。两位,两百万,换一条性命,很划算的生意好不好?行了,我去那边一趟,给你们十分钟的考虑时间——十分钟之后我回来,到底怎么决定,你们给句准话就成……哎呀,我经常在零点混啊,怎么没有瞧见过这般火辣的小妞儿?“
  
  他说完,站了起来,朝着不远处的吧台摩拳擦掌地走去。
  
  这家伙一离开,肖克轩立刻跟我们道歉,说道:“对不住两位,我真的不知道这家伙会如此大胆,居然漫天喊价……”
  
  马一岙摇头,说不,跟你没关系。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田老七的背影,而我也是一样,用余光打量着。
  
  因为那家伙却是朝着吧台那儿的楚小兔,径直走去。

840 840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