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章 我不再孤独

第五十章 我不再孤独

更新时间:2018-03-24 16:44:04

  牛魔王!

  《西游记》中,牛魔王的名号,也叫做“平天大圣”,当初听彭队长与马一岙聊天的时候说起“六大天王”的时候,就曾经提起过这位平天大圣,是几十年前就踏上巅峰的顶尖妖王,名气极大,而且十分神秘,隐世不出,是夜行者之中的拔尖人物。

  却不曾想竟然因为一个“外号”,他就被那百盛魔君给盯上,并且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从这一点,可以瞧见那位“新晋牛魔王”,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从此之后,江湖上恐怕不会再风平浪静。

  风波起,天下难安。

  我们走出了白虎秘境,往外一打量,我终于明白了马一岙所说的变化,原本空旷如荒野、座座飞来峰的地方,此刻却是一片狭窄,山峦崩塌,一片废墟,而前路则被封锁,空间也有走移,不复当初模样,让人为之惊骇。

  马一岙告诉我,说这个地方的空间本来就不稳定,白虎秘境本是源头之处,那边一崩塌,立刻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空间都差点儿颠覆了。

  不但如此,当初我们从山外进来的入口,也发生了改变,当初他带人,想要原路折返回来,却发现已经被封堵上了。

  这才耽搁了小半年的时间。

  这期间马一岙一直都在努力,最终在多方帮助下,终于确定了另外的一条道路,最终才确定了路线、方案与人手,过来将我救出来。

  当然,在出发之前,除了马一岙依旧心怀期望之外,其余的人,只不过是过来缅怀一下,顺便帮我收尸而已。

  正因为空间颠倒,所以回程的路并不复杂,走了没多一会儿,前面就出现了跨空的石桥。

  不过这石桥比之先前,竟然缩短了一半以上,而且并无罡风吹来。

  就连宽度,也都大了一倍多。

  很明显,这并不是之前我们来时的路。

  这一次大家没有再身绑绳索,只需彼此照应,随后安然度过。

  如此向前,又走了一段时间,却是进入了山体之中去,在一条狭窄的山缝之中行进了大半个小时,前方风呼呼地吹着,再往前走,眼前顿时就是一片雪白。

  当我从山缝中走出,入目处是遍地的积雪,还有呼呼吹来的山风。

  我们居然抵达了峰顶上方来。

  路径果然不太相同。

  这一次的搜救计划,显然比上一次的行动要严谨许多,山口依旧有人守着,等待我们出来之后,立刻就有人开始将出口封闭,并且贴上多张纸符,施法念咒,将此地给封印住,不让人出入其中。

  这儿是孤峰之上,下山没有路径,完全靠绳索和其他的辅助攀登物,那位青云雕夜行者显化本相,直接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巡视,为我们保驾护航。

  而彭队长在确认了我的身体状况无碍之后,便开始组织大家顺着绳索往下攀去。

  这过程不提,如此忙忙碌碌,终于在天黑之前下了山。

  到了这个时候,整个搜救工作就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了,彭队长询问我们的意见,说是跟着他们直接前往迪化,还是自行安排行程。

  王朝安前辈向彭队长以及众人表达了感谢,然后说我们就不去迪化了,正好他与雪峰寺的方丈有旧,而我的身体还需要恢复,就先带着我去雪峰寺休养几日。

  彭队长别看他之前对王朝安和自己老大的事情有些情绪,但当面的时候,却显得十分尊敬,客客气气的。

  王朝安这般一表示,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与我们告别之后,准备带着众人离开。

  而在临走之前,马一岙拜托了一下彭队长,以及参与此事的诸位一件事情。

  那就是让他们隐瞒住我从昆仑之中活着回来的消息。

  他让所有人对此保密,不要张扬出去。

  彭队长表示理解,告诉我们,他会控制保密级别的,不会扩散得太开。

  他的承诺很实在,而我们也肯定不指望他能够为了我们,对上面的大佬作隐瞒,只需要在底层层面上有一定的控制就行了。

  毕竟马一岙的目的,是让那些仇视我们的势力,掉以轻心。

  天机处的人离开之后,我们继续前行,同行的只有我、马一岙、王朝安、小钟黄和原本就是雪峰寺的小和尚墨言。

  这回人顿时就少了许多,而我也终于问出了一个憋了许久的问题。

  唐道呢?

  此番前来搜救,彭队长都来了,而唐道却没有出现,这件事情让我挺奇怪的。

  倒不是说我介意唐道没来这件事儿,而是他的缺席,让我隐隐感觉不太对劲。

  果然,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马一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告诉我,唐道在那天逃散的过程中,失踪了。

  这个回答让我有些错愕,问道:“他当时不是跟大部队在一起的么,怎么突然就失踪了呢?”

  马一岙说道:“也没有突然,当时我与他,还有彭队长等人,一起护送大部队离开,不过那会儿的情况十分混乱,而唐道又负责在前探路,担当斥候的职责,所以会与大部队保持距离,等到我们意识到他可能出事的时候,整个秘境都开始发生空间变化,我们来不及等待,彭队长在无奈之下,只好下令先行离开,而到了后来,就再也没有瞧见过他的人影。”

  我说后来出来之后,也没有再见到他么?有没有可能他自己逃出来了,然后去了天机处报到,而你却并不知道呢?

  马一岙摇头,指着他师父说道:“没有,我师父曾经去找田主任打听过唐道的下落,天机处也不知道唐道的生死——来这儿之前,我也跟彭队长聊起过唐道,天机处对于唐道的期待其实非常高,却不曾想他竟然就这般毫无声息地失踪不见了……”

  听到他的话,我的脑海里,却想起了白虎两个月前的话语,心中一动,问道:“当时白虎在哪里?”

  马一岙没想到我居然会问这个,回忆了一下,方才说道:“她也在队伍之中啊,带着我们离开,抵达山外之后,就与我们分道扬镳了。”

  此刻只有眼前几人,我也不再隐瞒,将两个月前白虎拜访我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我的话,无论是马一岙,还是王朝安,都惊讶万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早在两个月前,白虎就已经重新回来了,并且打通了地底废墟的通道。

  处于谨慎,马一岙问道:“你确定,那不是你的幻觉么?”

  我知晓他对我先前的表现有些担忧,所以并没有生气,而是平静地说道:“不会。”

  王朝安说道:“应该不是幻觉——我们这次之所以能够过来,主要也是因为白玉兰提供了主要路线图,不是么?”

  马一岙有些愤愤不平,说没想到那娘们居然如此阴险,既然早就确定了你没有死,为什么不把你放出去呢?还要耽搁了两个月的时间,要是这期间里,你出了事的话,我定然要想尽办法找到她,不管有多少人罩着,我都要将她弄死!

  “一岙,戒嗔!”

  王朝安瞪了性子变得暴躁起来的马一岙一眼,然后对我说道:“你当时为什么不选择跟她离开么?”

  我淡淡地说道:“人嘛,总是得有点儿傲气的,不然拿什么脊梁,来行走天地呢?”

  王朝安听了,抚须而笑,说道:“不错,不错,侯漠,你变了,变得让老夫,都有些敬佩了……”

  我拱手,说前辈过奖。

  王朝安说道:“能够在生死面前,还能如此冷静,你当得起。”

  我们继续前行,在小和尚墨言的带领下,我们前往雪峰山。

  经过一段长途跋涉,我们终于抵达了雪峰山,王朝安老前辈带着我们去拜山门,他与方丈是旧识,自然受到了最为热烈的招待。

  我因为身体原因,所以并没有在前面叙话,而是由小和尚墨言带着,先行前往客房歇息。

  在雪峰寺的客房稍歇一会儿,我去了寺庙的沐浴间,热腾腾的洗澡水,我好好地错了一下身上的泥垢,洗完之后,又找小和尚拿了一把剃刀,脸上的胡子刮了干净,还顺便剃了一个短寸头,人顿时就变得精神许多。

  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我回到房间,小和尚为了让我保持足够的休息时间,先离开了。

  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我坐在床榻边缘,对着旁边的那个“毛脸和尚”笑了,拱手说道:“大圣,我先行休息了。”

  大圣也笑了,说同睡,同睡。

  我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脸上满是笑容。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高兴的,不是逃脱升天,离开了那地底的夹缝,而是它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尽管无人能够瞧见它,尽管它极有可能是我的人格分裂,尽管我极有可能变成了一个精神病人,但我还是很开心。

  因为这世间,我不再孤独。

836 836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