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八章 怕不是疯了

第四十八章 怕不是疯了

更新时间:2018-03-24 14:49:24

  主席的诗词奇幻瑰丽,大气磅礴,让人读了,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情绪宣泄,而这首《《七律·和郭沫若同志》,更是如此。

  我这般大声喝念着,心中顿时就是一阵莫名豪迈,最后一句念完,顿时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白虎虽然是老古董,但她的前身却是张洁,作为一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级人才,自然是知晓这首诗词的来历,她冷冷说了一声“疯子”,然后就消失不见。

  她离开之后,我闭上了眼睛,躺倒在地上,将四肢伸开。

  她觉得我在这儿是度日如年,认为她提什么要求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选择妥协,但事实恰恰相反,我在这儿,心灵获得了短暂的平静,对于修为和人生的认识,也越发地深刻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已经适应了这儿的状态,甚至对于离开,还有一点儿排斥感……

  好吧,我承认我有病。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禁闭,我已经变得享受孤独,骤然离开,反而有一种下意识的抗拒。

  我躺下了,身边有一个声音响起:“你为什么不答应她?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不是很好的么?”

  我毫不犹豫地反驳,高声喝道:“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那人笑了,说你跟叶挺有得比么?又不是让你叛变革命。

  我说还不是一样?她让我叛变爱情。

  那人说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别人的话?她说让你远离朱雀,而不是让你离开你的正牌女友秦梨落。你想也不想就拒绝,到底是因为什么?难不成,你还喜欢上朱雀了,想要通吃?”

  我听闻,大惊,骂道:“呸!我……”

  听到它的话语,我方才反应过来——对呀,白虎让我跟朱雀保持距离,这事儿对我来说,其实并不算多为难啊?

  毕竟秦梨落才是我的正牌女友,如果朱雀能够离开她的身躯,对我而言,反倒是一件好事情。

  不过……

  我说道:“这还不是一样的?现如今朱雀寄身于秦梨落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离开,对我而言,让我离开朱雀,就是让我离开秦梨落。”

  它说:“你自己坦白,你到底是不是喜欢那个朱雀了?”

  我恼羞成怒,说:“放屁,我怎么可能对一小萝莉动心思?我又不是变态!”

  它说:“你可拉倒吧,小萝莉?人家活了快一千年了,你见过这么老的小萝莉么?”

  我说它是妖,跟人的生长周期不一样……

  两人争吵着,渐渐地我都忘却了白虎来过的事情,生活又重新进入到了习惯的轨迹之中去。

  吃饭睡觉打豆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听到旁边的石块传来一阵松动,紧接着左边的那一堆石头开始往下掉落,裂出了一条缝来,随后我听到有人在叫我:“侯子,侯子,你在里面么?回答我一声……”

  听到这久违的声音,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下意识地说道:“师父——师父是你么?”

  那边的声音沉默了一下,方才忍不住地笑骂道:“师父个屁啊,我特么的是马一岙,你家马哥!”

  说话间,那边的石头越发松动,紧接着有人开始搬动着,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却听到轰隆隆一声响,那石堆垮塌,露出了一条小道来,有一个人惊喜地喊道:“师哥,通了,通了……呃,好臭啊……”

  来人却是小钟黄,他刚刚爬进来,就开始呕吐起来,往地上吐了一地的酸水。

  当瞧见许久未见的故人时,我顿时就有点儿手足无措起来,下意识地站起来,想去拉他,伸出手又停住了,有些犹豫。

  而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马一岙的声音:“侯子,你还能坚持住吧?我们几个在维持通道,进不来,你能不能爬过来?”

  小钟黄也差不多吐完了,抬头对我说道:“对,侯哥,我师哥和师父都来了,还有好几个顶厉害的大师,他们都在外面呢,你得救了,我们走吧?”

  得救了?

  倘若是之前听到这句话,我或许会欣喜若狂,然而此时此刻,我却有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不过我并没有太多的矫情,而是站了起来,对外面说道:“稍等一下。”

  我从八卦袋里将所剩不多的存水都拿了出来,喝了一大口之后,我掏出牙刷牙膏,还有毛巾和香皂来,洗脸刷牙,快速地整理了一下个人卫生,随后沐浴更衣。

  除了冰丝蚕衣之外,我将身上发臭的一堆衣服全部都脱下,堵在了存放排泄物灰尘的出口。

  随后我走过去,拍了拍目瞪口呆的小钟黄,说道:“辛苦了。”

  小钟黄瞧见我的这举动,愣了老半天,直到我拍了他的肩膀,方才回过神来,慌忙说道:“不,不,不辛苦,侯哥你才是真正辛苦,被困在这里大半年,我们都以为你不行了呢……”

  通道里面传来了马一岙的声音:“你这熊孩子会不会说话呢?我就说侯子一定还活着的嘛,他吉人自有天相,福大命大呢!”

  小钟黄在前面带路,而我则在后面跟着,这通道狭窄,小钟黄能够来去自如,但我这样的大人,就有些勉力了,刚刚换上的衣服也蹭得满是灰尘,不过我并不在乎。

  如此向前,爬了七八米,通道稍微开阔了一下,有手电筒照了过来,落到我的脸上,我的眼睛有点儿适应不了,下意识地避开。

  那手电赶忙往旁边移开,紧接着一个身影冲了过来,随后将我给紧紧抱住。

  是马一岙。

  他用尽全力,半蹲着身子,将我给紧紧抱住,那力气搂得我差点儿喘不过气来。

  马一岙却并不管,一边紧紧抱着我,一边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是我的错,我们离开之后,我一直尝试着再次回来,但是这里面有太多麻烦了。我一直在尝试和奔走,并且想要找到白虎,都没有成功,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给他搂得很不自在,推了他一把,说老马,别这样,我又不搞基……

  砰!

  马一岙听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过终于放开了我,往我胸口捶了一拳,随后赶忙收起了,有些担忧地望着我,说对不起,没事吧?

  我说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马一岙说道:“你怎么变得这么瘦了啊,皮包骨头……”

  这时旁边走来一人,说道:“侯漠在这个地方待了整整半年时间,就算有点儿补给,也不多,肯定是饿的呗,难不成还能长膘么?”

  我瞧见那人,往后退了一步,随后躬身说道:“王前辈,没想到还劳烦你过来了。”

  说话这人却是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他此刻已经离开了轮椅,红光满面,精神抖擞,仿佛是焕发了第二春,那仙风道骨的样子,与之前截然不同,修为显然是全数恢复,甚至更上了一层楼。

  王朝安摆手,说道:“用不着这么客气,当初大厦将倾,你却力挽狂澜,救下众人,马一岙这小子却独自逃生,丢下你一个人在这儿受苦,我得代他,向你道歉。”

  我摇头,刚要说些什么,旁边又来一人,说道:“这件事情与小马无关,他当时是为了护送我们离开,所以才如此选择的。”

  我抬头一看,发现来人不是别个,却正是科考队的队长彭剑雄。

  没想到他也跟过来了。

  瞧见众人千里迢迢地赶来,将我救出,我心中满是感激,余光处瞧见一人,对大家伙儿说道:“其实我在这儿,也没有吃多少苦头,主要是我这儿碰到了一位好朋友,这些时间来,一直都是它陪着我,方才让我能够坚持下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你们可以叫它——大圣!”

  我客客气气地说着,然而众人的脸上,却是一阵惊诧的表情。

  这是……被大圣吓到了么?

  我有些意外,而过了好一会儿,小钟黄忍不住说道:“哪儿有人啊?侯哥,你怕不是疯了吧?”

  马一岙也走上前来,再一次抱住我,轻声说道:“侯子,你太累了,跟我们离开,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834 834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