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七章 白虎与侯漠问答录

第四十七章 白虎与侯漠问答录

更新时间:2018-03-24 13:47:48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而《西游记》,我则读了一遍又一遍,除了那波澜壮阔的剧情和仙佛世界外,最让我为之倾倒的,是孙悟空这位极具魅力的人物塑造,它的聪明、活泼、忠诚和嫉恶如仇,种种品质,都让我为之喜爱。

  随着剧情的推动,我与它一起经历着,从仙石孕育、花果山美猴王、拜师菩提老祖、学得一身本事,再到大闹龙宫与地府,天庭招安弼马温,花果山作乱,托塔天王征讨再招安,大闹天宫,被压五行山下,随后观音点化,护送唐僧,一路九九八十一难……

  受困地下的我,与当年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猴子一样,越发让我感同身受。

  不知不觉间,我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多出了一个声音来。

  我与它对话,与它聊天,与它分享我心中的苦寂与悲欢,与它交流我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对于未来的迷茫,我将心底里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了出来,而它却并不在意,反而笑话我,说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我说我听不懂,它说总结起来一句话,想那么多干嘛?

  我说人活着,不就是应该思考么?

  它说放屁,人活着是为了生存,全凭本能,想那么多的事情,有个屁用?

  我说可是我现在没有活路了,在这儿苟且偷生,终究逃不过一死。

  它又说了,人嘛,从生下来,就是奔着死去的——这世间,有谁能够不死呢?而且你这里也不是没有活路啊,无非就是等待嘛,当年我在五行山下压了五百年,脑袋都长草了,还不照样乐呵呵地过活着,你这儿算个几把蛋?

  我说大圣,你那五百年来,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么?要是撒了的话,排泄物的问题,怎么解决……

  它:……

  我脑海里的那个声音,一开始还很模糊,到了后来,我越来越真切地感受到了它的存在,特别是我在念诵《西游记》话本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明显,而即便是我停歇下来,它就好像在我对面一样,我可以与它聊天,说话,扯淡,甚至还可以跟它讨论修行,这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是碰到了当初马一岙请神上身时的事情一样。

  我难道,是碰到了灵。

  只不过他遇见的,是吕洞宾吕祖,而我碰到的,是齐天大圣。

  然而当我从那种状态中挣脱出来的时候,仔细回忆,发现它跟我说的这些,仿佛只不过是我内心中的另外一个想法而已,就连指点我的修为,也都是我自己所学范围之内的。

  至于别的,其实一点儿都没有提到。

  所以这个时候的我,突然感觉到,我极有可能是精神分裂了。

  换句话说,我得了精神病。

  也就是疯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试图停止阅读《西游记》,让自己恢复正常的状态,不进入那种痴迷之中去,然而过不了多久,各种负面情绪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变得十分痛苦,不断地用头撞墙,甚至试图轻生,来了结这一切。

  而当我浑身伤痕,躺在地上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与其这般痛苦而亡,不如享受有人陪伴的快乐。

  即便那个人,是另外一个我。

  一个分裂人格的我。

  在认清这现实之后,我开始彻底放飞自我,而脑海里面的那声音,开始慢慢地具象化,居然真的就浮现出了模样来,不过这猴头猴脑的模样,跟82年版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居然是一模一样,就连那简陋的化妆,和没有粘牢靠的猴毛,都是复制的。

  但我却认为它是真的,可能真实存在。

  它就是齐天大圣的灵。

  而这灵,它附在了我的身上来……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过了多久呢?我不知道,因为地狱八重寒界这儿的时间概念非常模糊,而且所有的计时器都会因为磁场的缘故变得不准,所以过了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几个月,我完全都不清楚,甚至都没有任何的概念。

  但对于我来说,这段时间,其实并不难熬。

  最主要的,是因为我多了一个朋友。

  我有时候与它交谈,有时候与它争执,有的时候,我甚至交出了自己的身体掌控权,让它来指导我的修行……

  这种感觉好极了,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我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越发的精湛,烛阴之火和癸水之力,也被我掌控自如,徜徉在修行的海洋中,我拥有着简单的幸福快乐,以及内心的安宁,而这些,是在别处找不到的。

  我时而沉寂,古井不波,宛如得道高僧;时而高深莫测,心中灵动,如同江湖骗子;时而性情狠戾,肆意张狂,如同那占据山头的山大王;时而又嘻嘻哈哈,欢呼雀跃,归来如同少年郎……

  我彻底地放飞了自我,却获得了真正的快乐。

  而这些快乐,是我之前在江湖上浪荡飘零、挣扎求生而感受不到的,因为那个时候,我需要压抑住自己的天性,唯唯诺诺,谨小慎微,不敢有任何的差池。

  我需要考虑各种各样的情况,生怕出现一点儿纰漏。

  但是现在却不用。

  因为这个世界不算大,只有我,与他。

  或者是另外的一个我。

  然而当我以为这种境况,仿佛要延续到地老天荒的时候,却突然间有第三个声音加入到了我的世界里来。

  有一个女人沉声对我说道:“想不到,你还活着,我都以为你死了呢。”

  我睁开了眼睛,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

  那声音很是飘忽,仿佛从虚无之中传来,又仿佛来自于四面八方。

  它在我的耳边停留了几秒钟,随后我判定出这并非是错觉,不但如此,我还确认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我开口说道:“白虎。”

  那女人笑了,说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没有疯——没想到在这个鬼地方窝了四个月,你居然还能够保持这样的状态,当真是让我对你刮目相看啊……

  我对面的那猴子笑了,我也跟着笑了。

  我伸手一抹,那猴子消失不见,随后我说道:“你过来,是准备带我离开的么?”

  白虎说道:“我可以带你离开,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我说请讲。

  白虎说道:“这秘境是我亲手构建的,每一处的空间,都花费了我所有的心血,所以想要将你救出去,并不难。经过这么久的时间恢复,我也的确可以将你现在就带走,但是你得答应我,从今往后,你不要再缠着朱雀了,也不要再见她,就算是她找你,你也要视作陌路——如果你能够答应我,并且立下血誓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出去。”

  我偏头,呵呵笑了,说你是白虎,不是王母娘娘。

  白虎没有想到我居然还会笑,她大概是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没错,我就是要当一回王母娘娘——我与朱雀,都是有自己的历史使命,你并不是那个传说中的人,她实在没有必要花精力在你的身上来。你若是不答应我,就待在这里等死吧。”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人?

  白虎冷笑,说你若是那人,又怎么会被困在这里呢?

  我哈哈大笑,说老孙我在五行山下压了五百年,那又如何?时机一到,我还不是一飞冲天?知道我是谁不?花果山十三太保知道不?我就是老大!想当年,我手拿着两把西瓜刀,从南天门一直砍到蓬莱东路。来回砍了三天三夜,是血流成河。可我就是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一眼都没眨过……

  白虎哈哈大笑,说疯了,疯了,果然是疯了。

  我说我没疯,我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我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人……

  白虎却冷然说道:“不,我们等的那个人,并不是齐天大圣,而是一个能够带领着我们夜行者摆脱黑夜束缚,走向光明,将人类一举压在身下,重建世界格局的人。你,不是;即便是当年的齐天大圣来了,也不是……”

  我平静地说道:“原来,你的野心在这里。”

  白虎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理解不了远古洪荒,百花齐放的辉煌,也没有经历过万宗捉妖、赶尽杀绝的痛苦,你只不过是一个被人类同化了的夜行者,或许你自己,都觉得你不过是特别一点儿的人类。这样的你,又如何能够给无数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夜行者们,带来希望呢?最后问你一句话,刚才我的要求,你到底是答应不答应……”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嘻嘻地对她说道:“滚!”

  白虎气急败坏,怒声骂道:“你就在这儿等死,等着化作烂泥一堆吧!”

  我却哈哈大笑,开口念诵道:“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钓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赖有睛空霹雳雷,不教白骨聚成堆。

  九天四海澄迷雾,八十一番弭大灾。

  僧受折磨知悔恨,猪期振奋报涓埃。

  金睛火眼无容赦,哪怕妖精亿度来。”

833 833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