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五章 求生的意志

第四十五章 求生的意志

更新时间:2018-03-24 11:41:13

  一碗热腾腾的加料泡面下肚,就连残汤都给喝得干干净净之后,我满足地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求生欲突然之间就变得旺盛了起来。
  
  因为我的八卦袋之中,满打满算,差不多有两个月的补给。
  
  对的,光是那压缩饼干,我就有一大堆,这玩意别的不行,但是忒能扛饿,只不过水可能不会太多,再怎么节省,恐怕也就能扛两个月。
  
  而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说不定会有无数的变化,或许生机就出现了。
  
  这么一想,我的求生欲莫名就强了许多,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赫然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氧气居然是充足的。
  
  我居然没有一点儿缺氧的感觉,这代表了,这儿与外界,应该是相通的。
  
  这个发现让我惊喜莫名,觉得自己逃脱升天的希望,又多了一分。
  
  希望这东西,有的时候虚无缥缈,觉得十分不靠谱,然而在有的时候,特别是身处绝境之时,却又特别的管用——譬如说此时此刻,我感觉到生还有望之后,开始思索起了如何面对当前困境来。
  
  首当其冲的,并不是我那被卡住的右脚,而是右手的毒。
  
  这玩意将我的右手手掌弄得无比疼痛,而我先前的自暴自弃,也使得它越发恶化,已然麻木发黑。
  
  我刚才冲泡面的时候,其实已经十分不便了,但饥饿让我忘记了一切,现在当我发现希望仍在的时候,就不得不认真面对起这玩意来。
  
  我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这应该就是毒,而且与百眼魔君的本相有关。
  
  蜈蚣,这玩意的毒性一直以来大名鼎鼎,而延伸到夜行者这儿来,也是能够理解的,所以我甚至都有些庆幸——时值如今,我的右手还能够动,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当然,这也与我的身体素质有一定的关系。
  
  不过即便身体强健,抵抗力强,也并不能够解开我中的毒,只是相对延缓了一些而已。
  
  如果这毒真的爆发出来,直入心肺,只怕我就没有什么办法了。
  
  等等,直入心肺?
  
  我突然间想了起来,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他中了鼠王的剧毒,然后也是入了心肺之中,不得不需要后土灵珠来引导,将毒素排出。
  
  但当时我们获得的,是癸水灵珠,起不到后土灵珠的神奇功效,只有通过缓缓推行,将那毒素给控制住。
  
  也就是说,癸水灵珠,对于解毒,其实也是有功效的。
  
  而那癸水灵珠,已经融入了我的身体里来。
  
  这么讲,是不是也代表着,我或许能够通过癸水灵珠的功效,将这蜈蚣剧毒给慢慢地逼出来呢?
  
  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我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死,并不是我的身体有多么的强健,而是癸水灵珠的功效。
  
  天无绝人之路。
  
  当一个人绝望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暗无天日,而当心生希望之时,却发现面前的种种艰难险阻,却仿佛没有那么可怕。
  
  一切皆有解法,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意志。
  
  而我此刻,简直就是否极泰来。
  
  我开始尝试着行气,当我激发出了手掌心处的癸水之力,通过右手的手掌,以及前臂的时候,一种麻麻痒痒的感觉传递到了我的脑海之中来。
  
  果然,这是有效果的。
  
  简单的好转,让我信心倍增,即便是这种感觉十分微弱,并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对于我来说,无异于曙光乍现。
  
  虽然这是水滴石穿的苦功夫,但我必须咬牙坚持。
  
  我开始不断地用癸水之力来冲刷右手,一遍又一遍,让它从我的经脉之中,从我的血肉肌理,从所有被剧毒感染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掠过。
  
  我通过时间的累积,将被攻城略地的感染区,一点一点地压迫缩小。
  
  这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需要足够的耐心,所以我尽量地不动弹,全心全意地行气,并且控制饮食。
  
  而即便如此,期间我还是进了四次食,而且还进行过两次的排泄。
  
  换算成时间,我觉得至少应该有了三天时间。
  
  终于,经过反复冲刷之后,我的右手老皮脱尽,乌黑发紫的状态不见,重获了新生,那毒素也随之排出了体外去。
  
  不但如此,经过这几日的耐心行气,我发现经过癸水之力反复冲刷的右手,变得比左手要粗壮了一些,力量也随之增强许多。
  
  当全部的毒素排除之后,我使劲儿捏着拳头,能够感觉到拳骨在咔嚓作响。
  
  我往地上猛然一砸,却听到地板都在颤动着。
  
  力量十足。
  
  解决了右手的毒素之后,我开始尝试着解决被卡住的右脚。
  
  倘若我学过缩骨功之类的手段,这事儿恐怕是难不倒我的,但遗憾的是我对于这法门完全不懂。
  
  好在这几日我在用癸水之力洗刷右手之时,也行气全身,将全身经脉给疏通了去,使得麻木的右脚也舒缓了许多,不至于血液流通不畅,导致右腿坏死。
  
  我开始尝试着将右脚往回收,不过它死死地卡在了石块里面,而那石块则与上方成千上万吨的积石连接在了一起。
  
  凭借着我的力量,是完全扛不住的。
  
  我摸向了支撑这狭小空间的金箍棒,想要将其收缩,然后往右脚的空隙伸进去,凭借着妖力的膨胀,挣脱出一片空间,让我得以挣脱。
  
  但我好几次摸过去,却又撤了回来。
  
  我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金箍棒的支撑,让那一整块石板没办法压下来。
  
  如果我将金箍棒给撤走的话,那千钧之力,会不会垮塌,直接施加在我的身上来?
  
  可能那石块的空间结构已经形成,完全无碍。
  
  也有可能金箍棒一撤,造成二次轰塌。
  
  我此时此刻,不敢去赌。
  
  犹豫了许久,我决定进行另外的一种尝试,那就是借助烛阴之火的力量,用高温将压住我右腿的局部石块给融化掉,然后将右腿给扯出来——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手段看上去收效缓慢,但因为不是骤然间改变当前结构,所以安全性会更大一些。
  
  唯一的难题,是烛阴之火的热度,未必能够熔解岩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存在于我体内的烛阴之火虽然能够制造出强烈的高温效果,甚至可以灼烧许多实物,但想要达到将石头给熔化的效果,其实还是十分勉力的。
  
  毕竟烛阴之火又不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
  
  不过有的事情,总是需要去尝试一下的,不然又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确定了方案之后,我开始耐着性子集聚起烛阴之火来。
  
  先前的时候,即便是有时间,我也没有认真地尝试过这种事情,毕竟修行于我而言,有太多的选择,所以无论是烛阴之火,还是癸水之力,我都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才会用到。
  
  其它的时间,则被遗忘到了角落里去。
  
  现如今我却能够集中全部的心思,开始研究起这玩意来。
  
  烛阴之火被我集中放在了右腿上,开始灼烧着那冰凉的石头来,经过持续不断的加温,那周遭的石头开始局部发红,变得滚烫,甚至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然而即便是这般,那石头还是坚硬如精钢的状态,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
  
  一开始我还觉得是时间太短,持续地灼烧着,但是过了许久许久,依旧是一般模样,让我顿时就有些泄气了。
  
  石头的熔点,根据材质的不同,从一千两百摄氏度到两千度不等。
  
  但烛阴之火的力量,却完全达不到那样的温度。
  
  这使得我之前的计划,全部都泡汤。
  
  仔细想一想,这事儿也着实是有些太想当然了。
  
  我毕竟不是朱雀,没有那洪荒大圣的修为,哪里能够熔石为浆呢?
  
  自不量力了。
  
  我有些心灰意冷,觉得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恐怕是完不成这任务。
  
  然而过了没多一会儿,我突然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来,那就是如果修为达不到的话,会不会有一些别的办法来解决呢?
  
  比如头脑、比如知识……
  
  我可是中专生,九十年代的中专生,可是很值钱的,而且后来我还做过一段时间的化学药水供应商。
  
  随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最简单的原理,那就是热胀冷缩。
  
  我这段时间以来,将右腿周遭的岩石弄得滚烫发热,如果浇上冷水的话,那坚硬的石头特性就会发生变化,变得酥脆,甚至裂开,而如此一来,我或许就能够脱困了。
  
  我想到之后,立刻执行,顾不得浪费,弄了一罐冰冷的矿泉水,浇到了滚烫发红的岩石上。
  
  那灼热的岩石散发出了大量的水汽来,与此同时,我听到了石头碎裂的声音。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推论是正确的。
  
  事实上,古代的时候,人们开山修路,也用过这样类似的办法。
  
  经过漫长的斗争,我终于将右脚,从山石之中扯了出来,勉强恢复了自由。
  
  当然,这并不能够让我脱困。
  
  它最大的好处,在于我上大号的时候,用不着太多羞以言齿的别扭动作了。
  
  至少可以蹲。

831 83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