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八章 另有隐情中

第三十八章 另有隐情中

更新时间:2018-03-24 4:25:00

  张洁死了?
  
  满怀怒气过来,准备找着娘们儿算账的我和马一岙顿时就没有了脾气,我走上前两步,用手中的金箍棒捅了那老女人一下,以为她只不过是在装样子而已,没想到棒子碰到的一瞬间,她整个人便是一歪,朝着旁边倒了下去,没有一点儿生命的迹象,显然早就已经死透了。
  
  什么情况?
  
  马一岙回头过来,一把揪住了黄学而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她死了?谁干的?”
  
  黄学而这个时候却露出了疯狂的笑容来,嘿然说道:“你觉得呢?”
  
  我说我不管,你是她的学生,你懂得解开困住众人的法阵么?你跟我们去,若是能解开,那就罢了,若是解不开,信不信我把你给推进了熔岩池子里面去,让你洗个热水澡?
  
  黄学而平静地说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我说啥意思?
  
  黄学而有些鄙视地看着我,说道:“你觉得用死亡来威胁一个曾经死过一次的人,有用么?”
  
  “死过一次?”
  
  马一岙在旁边听着,突然间豁然开朗,说道:“我懂了,我懂了,她没有死,对吧?”
  
  想起黄学而的死而复生,我也感觉到了这里面的猫腻,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过来,将金箍棒递出,用棒头按住了躺在地板上那具没有任何生命征兆的身体,死死压住,然后说道:“也就是说,她还会重新恢复生命,对吧?”
  
  黄学而冷笑起来,而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哪儿涌来一股子的力气,突然间挣脱了我的钳制,跪倒在地,然后口中高声喊道:“臣,拜见白虎娘娘。”
  
  他说话的时候,那些垂落在地上的无数丝绸和宫幔朝着两边退开,露出了里面的一处贵妃椅来。
  
  这贵妃椅是用极品楠木雕刻的,手法精湛,百鸟朝凤,而上面铺着许多颜色艳丽多彩的丝巾,还有一张巨大的白狐皮,而有一个身穿宫装,却裸露出大长腿的美人儿,半躺在了贵妃椅上。
  
  她的头发没有挽起,随意披在肩上,斜斜的刘海适中的刚好从眼皮上划过,长长的睫毛眨巴着,泛着水的眼睛仿佛在说话,小巧的鼻子高度适中,粉色的小脸,湿润的嘴唇让人好想咬一口,那黄色宫装简洁高雅,并不繁复,也没有任何的修饰,但穿在她的身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平凡,反而增添出了高不可攀的美丽和淡雅。
  
  仿佛午后的慵懒美人,她斜躺在那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懒腰,缓缓地坐直身子,站起来,平静地看着我们,然后说道:“他一个守门的,有什么用,你们不如放开他?”
  
  我打量着这女人,心中一阵惊骇。
  
  因为她与我们之前在大殿中瞧见的那白玉雕像,几乎是一模一样。
  
  年轻版的白洁,哦,错了,张洁。
  
  这美人儿,当如此真实的她出现在眼前时,我发现,比那白玉雕塑,简直要美上十倍、百倍,当真是一祸国殃民的模样。
  
  她说话也好听,像是清脆的黄鹂鸟,又仿佛流淌进人心中的甘冽清泉,让人觉得,听她说话,真的是一种享受。
  
  我心志不够坚定,瞧见那女人的一瞬间,心神有些恍惚,而马一岙却开口说道:“张洁?”
  
  女人微笑以对,淡淡说道:“曾用名而已,你可以叫我‘白虎’。”
  
  白虎大圣。
  
  在对方表明身份的一瞬间,我的心猛然一动,终于明白了,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跟朱雀,却是同一时代的妖族大圣。
  
  只不过,那么多年岁月流逝,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朱雀是陷入沉眠,而她呢?
  
  马一岙显然是已经想到了,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意外,而是倒提着剑,然后说道:“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安排好了的,对吧?”
  
  那白虎看了一眼马一岙,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愤怒,摇头说道:“是,也不是。这里面发生了很多事情,是我所不能掌控到的,毕竟我离开这里已经太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我其实也是没办法的……”
  
  马一岙冷笑,说呵呵,你说得倒是轻巧,不过我问你,科考队那些人的死,你难道不应该为此负责么?
  
  听到这话儿,白虎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大的敌意了,原来如此。这么说吧,此行虽然是我一力主张的,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用谋害别人的性命,来成全自己。那些人的死,其实只是一个意外。”
  
  马一岙并没有放过她,而是眯眼说道:“意外,好一个轻飘飘的意外。”
  
  白虎说道:“你对我既然有了成见,那么我现在说的所有话你都不会相信。不过我再次申明一下,我对科考队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敌意,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会将人给全部送出去——包括你,侯漠,我曾经答应过朱雀,会给你一份乌金,让你能够顺利冲破经脉,完成觉醒过程……”
  
  啊?
  
  听到白虎的话语,我顿时就为之一愣,随后我焦急地问答:“你见过朱雀了?”
  
  白虎点头,说对,我见过她,也跟她达成了协议,所以你们得相信我。
  
  我问道:“她现在在哪儿?”
  
  白虎有些诧异,说你不知道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她当时走得匆忙,后来更是不见了踪影。
  
  白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她既然不告诉你,那么她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她一直认为你就是当年齐天大圣的转世,但我与你相处了一段日子,却并不这么认为。不过不管如何,这都是你与她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掺和其中的。”
  
  她的话语让我颇为惊疑,而马一岙却说道:“你既然说不会与我们为敌,那么就先将我们的人放了,如何?”
  
  白虎果断拒绝:“时机不到。”
  
  马一岙没有半分退缩,争锋相对地说道:“什么叫做时机不到?你需要等待什么样的时机?”
  
  白虎伸开双臂,上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随后,她说道:“你想要质疑我什么?”
  
  马一岙冷冷说道:“我想说的是,你根本就不想将任何一个人放出去,因为有人离开,就会将白虎秘境的秘密暴露出去,而到了那个时候,你这儿将会迎来源源不断的不速之客,这显然不是你愿意看到的,所以你最希望的,是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如此一来,白虎秘境的消息,也将随着这些人们的死去,而再一次消失在历史的尘雾之中,对吧?”
  
  听到马一岙的猜测,白虎长长叹了一口气,双目之中浮现出了哀怨的表情来,然后说道:“看来骗人的成本还真的是太高了,你居然会这么想我。”
  
  瞧见她脸上的悲容,被我死死按在地上的黄学而大声喊道:“娘娘,凭您的大法力,何必跟他们解释,直接将人给擒住不就行了?”
  
  白虎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刚刚移形换影,恢复真身,对于现在的这具身体,暂时还有些不太熟悉,想要恢复巅峰,还需数年、甚至十几年的历练与磨合,而我之前留下的一些布置,却有些失控了。在处理完这些东西之前,我是没办法掌控所有,所以我暂时不能将人给放出来,否则会害了他们——这么说,你们能够懂么?”
  
  她自曝弱点,并且耐着性子跟我们解释,不过我和马一岙却依旧听得模糊,模棱两可的样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的宫门被人猛然一下推开,紧接着两个铁塔一样高大的汉子,还有一位个子不高,长着三角眼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们本来想要下拜,然而瞧见场中情况,立刻就围将上来,随后那三角眼的男人开口问道:“娘娘,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说话的声音很刺耳,就像是砂纸摩擦玻璃的声响,让人心头发麻,而白虎对他们显然也不是很喜欢,不过还得耐心说道:“百眼魔君,我在会客,你先退下。”
  
  听到白虎的说法,那三角眼男人不但没有遵命,反而有些狐疑地打量了我们这边一样,然后说道:“那为何黄风大将会这样?”
  
  黄学而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百眼怪,娘娘让你退下,你就退下,啰嗦什么?”
  
  那三角眼男子听到,脸色阴沉,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看来娘娘对我们这些人,不是很信任啊。也罢,我们不打扰了,不过多嘴提一句,百虫魔窟里面的那些人,他们有人逃出来了,并且打开了魔井封印,魔潮在一刻钟之后,即将来临——我们这些人,常年在八重寒界中待着,无所畏惧,不过其他人,可就不同了……”
  
  说罢,他拱手说道:“娘娘,告辞了。对了,百盛将军让我跟您说一句,别忘记了您的承诺,他希望婚期越近越好,最好是今日,就能洞房。”

823 823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