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六耳

六耳

更新时间:2018-07-05 0:23:41

  当看到小月潭里面几个洗澡的姑娘,以及白花花的影子时,那时的我才八岁,但往后的十几年里,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当时的情形。

  那里面有一个姑娘我认得,她叫做周晓月,村子里的人都叫她阿月。

  阿月是村子里,唯一一个不歧视我的人。

  当村子里的小孩对我又打又骂,朝着我吐口水,一脸嫌弃地看着我,叫我“鬼崽子”的时候,只有她看向我的目光,充满了温柔、同情和可怜,有的小孩子拿泥巴扔我,有的人拿石头,有一次将我的脑袋砸出了血,那帮人一哄而散之后,是她带着我去溪水里面洗伤口,还将身上的衣服扯下皮条来,给我包扎,一点儿也不嫌弃我的这鬼病。

  当时我理她是那么的近,近得我让我闻到了她身上那很好闻的香味。

  她还好几次偷偷给我好吃的。

  有包子、煮鸡蛋和韭菜鸡蛋馅的饺子。

  都很好吃。

  在后面的许多日子里,我只要是一想起她,鼻腔里仿佛都充满了那种十分好闻的气味。

  我曾经以为那是阿月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香。

  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香皂的味道,而且还是很便宜、很普通的那种。

  只不过因为我家里穷,用不起香皂,所以我完全不知道。

  后来的时候,我去买了整整一箱子的香皂,放在房间里,却完全找回了当初的感觉。

  曾几何时,我对自己的父母,有着说不出来的憎恶。

  尽管他们对我千依百顺,力图将自己能够给的,全部都给我,但我对他们还是恨,我恨他们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明明知道自己这个鬼样子,却还是让我来还承受这一切,承受村子里那些人的歧视和谩骂。

  后来我们搬了家,离那村子远远的,就再也没有人来欺负我了。

  不过,我还是会跑回村子里去,不敢露面,就远远的,远远的看着月儿,不管我受了多大的痛苦和折磨,只要能够瞧见她一眼,我就感觉到心满意足了,就算再冷的天,也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最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够天天看到她,后来她去镇子里读了初中,我就只能在星期六、星期天看到了她了。

  后来,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了,憋了很久,我忍不住找了一个跟月儿常常在一起玩的姐姐问,结果她告诉我,说月儿去南方打工去了,那个地方,叫做珠市,在一家什么电子厂,可赚钱了,总往家里寄钱来……

  她告诉了我,然后开始嘲笑我。

  她嘲笑我也不撒一泡尿照照自己的脸,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月儿以后是要嫁大老板的,你这个满身癞痢的鬼崽子,想都不要想。

  其实,我父母很久之前就知道了我的想法,父亲抽着旱烟不说话,但母亲却一边叹气一边哭,让我认命。

  认命?

  我的命,真的就这么贱么?

  为什么?

  凭什么?

  我恨啊!

  后来的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在我父母死去的那一夜,我经历了巨变,而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鬼样子了。

  当我逃出来的第一时间里,我什么都没做,直接去了村子里,找到了月儿的父母,问起了月儿的住址。

  我想要去那个叫做珠市的地方,想要进那个电子厂去,跟月儿一起打工。

  我想要跟她一起打工赚钱,然后到时候娶了她。

  我已经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我有能力了。

  我不再是鬼崽子了。

  所以我想娶她。

  然而,月儿父母告诉我,月儿早就不在珠市了,也没有在那个电子厂打工了。

  她……

  被拐卖了。

  已经有三年多了,音讯全无。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崩溃了。

  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问了月儿父母好多,他们对我很害怕,所以没有敢任何的隐瞒,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我最终确定,月儿真的被拐卖了。

  去了哪里?

  没有人知道,因为如果知道了,人早就找回来了。

  我离开了村子,在一片洪水中行尸走肉地度过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有一天,我突然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来。

  茫茫人海,神州大地,想要知道月儿在哪里,这件事情或许真的难如登天。

  但我也许可以。

  如果我能够觉醒神通的话,我就能够找到她。

  我的神通,书上是这么说的。

  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我必须找到她。

  她是我存在于这个世间唯一的指望,没有她的世界,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一点儿趣味。

  ********

  没有人知道我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经历过多少的生死。

  没有人知道,她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

  我也会亲口告诉她。

  是的,我要告诉她,为了找寻到她,我受过多少苦,流过多少泪,曾经死去又活来……

  我要将我经历的这些,统统告诉她。

  然后我还要对她说出那句话。

  我爱你。

  我爱你,在见到你的第一面,就爱上了你。

  我爱你的肉体,也爱你的灵魂。

  我爱你的一切。

  你必须属于我,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爱你爱得那么深沉。

  你是天上的仙女,是公主,是不可亵渎的鲜花……

  原谅我没有读过书,也不会那些花里胡哨的形容词,所以我的形容,没有说出你十分之一的美丽。

  你是圣洁的、美好的、纯洁无瑕的。

  我爱你。

  所以我能够为你忍受一切。

  ********

  当我觉醒了伪神通的事实,第一时间确定了你的方位。

  原来你在南边的那个海岛。

  你在一个人迹罕至,几乎没有外人去过的山村里面。

  当我循迹而至,来到了这个黑乎乎的棚子前面时,我的心脏,激动得几乎都要跳出来。

  门上有一把锁。

  一把黑乎乎的锁,它是如此的大,就好像是一个铁将军。

  有人看到了我,开始大声地叫喊起来。

  我回过头去,是一个老妇人,她身边有一个脏兮兮的小丫头,而那个老妇人张开嘴的时候,露出了被槟榔汁给染得漆黑的牙齿来,显得无比丑恶。

  她讲的是土话,我似乎没听懂,似乎又听懂了。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伸手,将那把巨大的锁给拧断了去。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根木棒,恶狠狠地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来。

  哐……

  我没有避开,那棒子应声而断。

  我回过头来,一个没穿上衣,满脸横肉的男人在冲着我大声叫喊着。

  我去推门,结果那男人又冲过来拦我。

  我一巴掌,将他给甩飞了去。

  小丫头哭着跑过去,喊“爸爸”。

  我往棚子里面走。

  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这里面比猪圈、牛圈还要臭很多,但是比茅厕要好一点。

  我看到了里面堆集的干草,黑乎乎的锁链,以及……

  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女人躺在干草上,左脚上面被锁链捆着。

  她的肚子高高隆起。

  她的头发乱糟糟,跟以前我扒过的鸟窝一个样子。

  我能够看到跳蚤和虱子。

  她嘿嘿嘿地笑。

  她身上有四十九道伤疤,分布在前胸、臀部、后背和胳膊上,女性特征的周围,有好多个烟头烫痕,左胸往下那里有一道伤口还没有愈合,上面已经开始流脓了。

  她的右手有四根手指,尾指断了。

  左手三根,中指和无名指断了半截。

  她的左膝盖受创过,好像直不起来。

  她脸色枯黄,整个人瘦得不成样子,只有肚子有些突出、隆起。

  她的双目暗淡无光。

  但抛开这些,我还是认出了她来。

  周晓月。

  月儿……

  我曾经在山里面的小月潭偷看过她洗澡,那个时候的她,美得就像天上皎洁的月亮。

  而这个时候的她,除了眉眼之间的依稀模样,我已经找不到半点儿影子。

  我走到了她的面前,喊了一声:“月儿姐。”

  她当年给我包子、煮鸡蛋和韭菜鸡蛋馅的饺子时,我就是这么叫她的。

  此刻她的眼神呆滞,游离不定,显然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她说不定已经疯了。

  而这个时候的我,已经跟当年的小鬼崽子,截然不同了。

  但是当我叫出口的时候,她却笑了。

  她嘻嘻地一笑,说道:“小车?”

  她居然认得我?

  嘻、嘻、嘻……

  她到底还是疯了,除了叫出这一声之后,一直都在傻笑。

  她笑得像个傻子。

  我也笑得像个傻子,而这个时候,那个汉子,又冲进了黑乎乎、跟猪圈一样的黑棚子里面来。

  我回身,抓住了他的脖子。

  就在这个时候,月儿突然间开口说话了。

  她用一种很肯定的语气,对我说。

  杀了他。

  ********

  我终究还是没有杀了他,而是将他也变成了我当年的模样。

  然后我杀了她。

  这是她的要求,哭着求我。

  我受不了她哭。

  我宁愿为她做任何的事情。

  包括杀了她。

  我将她葬在了最高的山坡上。

  我编了最美的花环,放在了她的坟头。

  那墓碑是我亲自雕刻的。

  我没上过学,但识字。

  我在墓碑上面刻下了“先室周晓月夫人之灵”,落款处,我沉思了许久,郑重其事地写下了两个字。

  “六耳。”

  从此之后,这世间再也没有“胡车”此人。

  只有六耳。

  六耳猕猴, 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1087 1087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