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五章 白玉的雕像

第三十五章 白玉的雕像

更新时间:2018-03-24 1:19:35

  瞧见这空旷的山中洞穴,还有那一地的尸体,基本上就能够确定了这儿就是那白虎秘境了,马一岙左右打量着,小心防备,而我则问小和尚:“既然有这种本事,为什么不早点儿拿出来呢?”

  我对小和尚刚才那神奇的手段十分钦佩,相比于耍枪弄棒这种硬桥硬马的手段,我对于类似于真言、符咒和神打之类的东西,更加向往一些。

  毕竟这些是我所没有,并且十分难以理解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才是真正修行者的本事,是力量表现的终极奥义。

  当然,这个也牵涉到一个千古不变的哲学问题,那就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

  科学的尽头,就是神学。

  小和尚揉了揉脑袋,然后说道:“如果我说这些事情,我先前也不懂,是突然间想起来的,你们会不会觉得我没有说真话,在撒谎呢?”

  马一岙平静地说道:“世间万物,一切皆有可能。”

  他的态度让小和尚十分舒服,然后跟我们解释道:“刚才我其实也说过了,我真的是触景生情,好像有一个开关一样,瞧见了这场景,脑子里就自动浮现出了我师父教给我的种种手段,而在此之前,我甚至完全都没有什么记忆……”

  听到他的话语,我和马一岙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皆感觉到有些心惊。

  如果小和尚没有撒谎,那么这事儿可就有意思了。

  他极有可能是被自己的师父给催了眠,不到特定时刻,是没有办法觉醒这样的法门。

  只不过,小和尚的师父,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将会碰到这样的情形呢?

  仔细想一想,那个老和尚,还真的是深不可测。

  我现在开始有些相信小和尚的话了,那所谓的“昆仑山第一高手”的名头,或许并不只是雪峰寺闭门自嗨。

  它极有可能是真的。

  现在的情况本来就一团乱麻,而再加上一个雪峰寺的老和尚,事情越发的复杂,不过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去深入探索了,因为我们已经走进了这洞府之中,来到了那一堆死尸的跟前来。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死尸。

  从场面上看,这些人应该没有死去多久,地上的鲜血都还在流淌着,我甚至都还能够感觉到死尸身上散发的余温。

  不过因为先前的经验,我们并没有第一时间靠近,而是在边缘处打量着,小心翼翼,防备着旁边有可能的危机,免得再次被人伏击。

  不过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瞧见任何的动静。

  而这段时间里,我已经将这些人都大概地瞧了一个大概,发现地上的尸体,有一小半是刚才追杀我们的那帮黑衣人,而另外一些身穿麻衣、兽皮的家伙,则从来都没有瞧见过。

  至于科考队的成员,则是一个都没有。

  马一岙走在最前面,来到边缘,用脚挑开了其中一人的帽子,我一下子就将那人给认了出来。

  这个人叫做猛甯,是回声谷,也就是罗南村的夜行者,他曾经被我所擒获,用来与敌人换过俘虏,所以对于这个家伙,我的印象还是挺深刻的。

  而此刻,他躺倒在了地上,胸口有着血淋淋的伤口,仿佛是某种野兽的抓伤,表情无比痛苦。

  他的双目还没有合拢,我打量了一下他凸起的眼球,知晓他死之前,是处于极度惊恐之中的。

  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马一岙又检查了一下其他人的伤口,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两帮人一开始应该在交战,而后来突然闯入了什么东西,将均衡的局势给一下子打破了,这些人死在了这里,其余的同党,则匆匆撤离……”

  他说着话,而旁边的小和尚则发出了一声低呼。

  我扭头过去,瞧见他用鞋底擦了一下地上的某一处粘稠浆液,结果鞋底冒出腾腾黑烟来,将他的鞋底给腐蚀了一小块去。

  马一岙走过来,问道:“没事吧?”

  小和尚摇头,说没事,不过大家小心点,这里极可能有凶狠暴戾的妖兽。

  我眉头一挑,说什么叫做妖兽?

  小和尚这才想起我夜行者的身份,赶忙解释道:“我说的不是夜行者,而是……怎么讲呢,这种东西也有人称之为‘冥兽’,就是长年累月被地煞之气腐蚀,却并没有死去的兽类,这种生物不管是身体,还是心志,都已经严重扭曲、变异,受到了心魔意志的支配,成为了邪恶地煞的奴隶,近乎于魔,但又没有魔头那般庞大的力量,所以便称之为妖兽、冥兽,或者无心者。”

  马一岙点头,说我听说过这个,以前我师父在西北边疆的时候遇到过一头,是一头花豹变异的,一头妖兽,便将整整一个村庄都给吞噬一空,十分恐怖。

  我有些惊骇,说这里也有么?

  小和尚点头,说从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应该是有。

  我左右打量,发现这个大厅内除了尸体和一堆乱七八糟的石头之外,什么也没有,而左边和右边,分别有一条通道,便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走哪里呢?左,或者右。”

  马一岙指着左边,说走这里吧。

  小和尚有些不解,说为什么呢,两边都有痕迹,看样子当时很是分散,我们为什么要走左边?

  马一岙笑了,说习惯而已,我师父跟我说过一句话,叫做路左吉祥,路右凶险。

  呃……

  好吧,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再深思,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那通道不宽不宰,能容三人前行,周遭都是山岩,有开凿过的痕迹,中间倒伏着一具尸体,我们确定死透了之后,方才走过。

  差不多走了五十多米之后,前方豁然开朗,却又是一个宽敞的空间,而这山洞很宽阔,差不多有两个篮球场那般的面积,高度也有两三丈不等,边缘矮一些,中间最高,那山壁边缘,居然点了油灯,暗黄色的火焰不大不小,跳动不定,显示着这里面的空气是流通的。

  我们走进这儿来,抬头第一眼瞧见的,却是一尊差不多有两丈高的白玉石像。

  那石像矗立在最重要的位置,下方有一个半米高的基座,而白玉石像是一个身穿宫装的美女,有着少妇的妩媚和少女的清纯,明眸皓齿,发髻高耸,有点儿像是我以前上学时在书上瞧见的敦煌飞天,但雕塑技法更加写实,感觉好像是活生生的真人,矗立跟前一样。

  不但如此,我打量那座白玉石像,发现眉目之间,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而这个时候,小和尚却开口说道:“这个,好像是年轻时候的张洁老师。”

  啊?

  小和尚的话语就好像一道闪电,将我脑子里的混沌一下子就给撕裂,我再打量一下,发现那眉目,那脸孔,特别是双目之中的神态,居然跟张洁老师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

  马一岙朝着我看过来,沉声说道:“我说张洁为什么会这般熟悉此地呢,原来这儿,本就是她的家。”

  我忍不住问道:“既然如此,她为什么又会变成张洁呢?”

  马一岙摇头,说这个很难讲,无论是从佛家,还是道家,又或者巫门手段,都有太多太多转移意识的说法,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

  话音刚落,小和尚突然说道:“这里。”

  他指着那白玉雕像手指的方向,说道:“我感应到了,他们在这里。”

  他率先向前,来到了山壁边缘,这儿有一个隐藏的山缝,很窄,只能容一人侧身行走,而走了十几步,前方一转,却发现来到了一处炙热的空间,红光大放,居然是一处熔浆涌动的池子,而池子上空,悬浮着一颗直径七八米的圆形石球。

  圆球的两边是吊桥,连接山壁,而上面,居然有一群人。

  我瞧见了彭队长,还有唐道,以及与我们失散的其他人。

  “彭队!”

  这地方翻滚着炙热的气息,想必正是白虎秘境温暖如春的奥秘所在,而且除了我们,也没有其他人,所以马一岙直接开口喊道。

  我们相距,差不多只有十来米,但是那石球上或蹲或趴的众人,却仿佛隔得很远一样,完全听不到。

  小和尚有些着急,走上了木板吊桥,准备过去接人,而这个时候唐道转头,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然后一边挥手,一边焦急地大声吼道:“别过来,别过来……”

  他仿佛用尽全力在吼,而我却只能听蚊子嗡嗡一样的响声。

  很显然,我们之间仿佛布置了某种隔音法阵。

  不过这时小和尚的脚已经踩在了那连接石球的吊桥木板上,还没有等他继续往前,那原本处于平衡的石球却突然晃荡起来,上面的一众人等纷纷大叫起来,而原本半蹲着的彭队长,也下意识地趴倒在了地上去。

  那石球往下垂落,差点儿就要沉浸在了那翻滚不定的岩浆之中去。

  而即将触底的一瞬间,那两边的吊桥却又一蹦,一众人等,也随着石球弹了起来,发出一阵惊叫声:“啊……”

820 820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