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八十一章 守国门,江湖人慷慨赴死

第八十一章 守国门,江湖人慷慨赴死

更新时间:2018-06-30 5:09:26

  琅琊王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在猜测到石阵的阵心即将被攻破,国境线的防线就要全线失守的时候,没有再多言语,转身就跑。
  
  我此刻也不知道该干嘛,所以就跟在他后面一阵狂奔疾走。
  
  因为琅琊王对于这大阵十分熟悉,所以一路上倒也十分平顺,我们连着翻越了好几个山头,路上瞧见伏尸无数,流血漂橹,零零星星的厮杀到处都在,但我们却都没有理会,径直往前走。
  
  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山岗跟前。
  
  这儿的石林密布,到处堆积,而在山头之上,却立起了近百杆的大旗,上面人影憧憧,烽火翻滚,却已经是进入了最白热化的战斗中。
  
  厮杀声直冲云霄。
  
  山岗之上,旌旗无数,守阵者奋力防守,而山岗之下,分作数股洪流,无数面露狰狞、模样古怪的变异夜行者,显露出了种种妖魔鬼怪的模样来,如扑火飞蛾,在十数位妖王的带领下,源源不断地朝着高岗发动了最为凶猛的进攻。
  
  在这里,我仿佛瞧见了一处蚂蚁窝那般,人命如草芥,任何的个体在这样的黑色洪流跟前,都变得格外的渺小。
  
  所有人都在拼尽全力厮杀,用手中的兵器,用爪子、牙齿以及一切可以杀敌的东西,扑向了敌人。
  
  我在那高岗的边缘,瞧见了许多据点,还瞧见不少的军装人员,震天的嘶吼声中,还听到有零散的枪声传来,很显然,这儿先前的时候,曾经有极为强大的火力防守,然而在那些变异夜行者的魔影狂潮面前,终究还是被挨个儿击破,最终惨死了去。
  
  我们赶到的时候,那高岗已经有了好几个缺口,黑色洪流涌入,防守者拿人命来填,最前面的战场处,仿佛人命磨盘,鲜血从上而下的流淌,许多往上冲锋、如同野兽一般的变异夜行者,倘若是一个不小心,就会滑倒在地去。
  
  疯了,疯了。
  
  我瞧见这般激烈、恐怖的战场,心中震撼,而在山岗的外围处,厮杀也处处可见,许多分散各处的守阵者在瞧见阵心处危急之后,紧急回援而来,正好与噬心魔大军撞上,双方见面,仇人眼红,一瞬间就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来。
  
  而半空之中,还有许多挥舞翅膀的猛禽夜行者在飞舞着。
  
  这些家伙阵营各有不同,此刻也是杀红了眼,捉对厮杀,那叫一个凶狠。
  
  天上地下,乱成一团。
  
  琅琊王瞧见这场面,已然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提起了手中的狼牙棒,如旋风一般冲杀了下去。
  
  我瞧见他急速远去的身影,感觉仿佛一头奔涌而出的凶狼。
  
  杀、杀、杀……
  
  身处于这样的一个战场,我整个人都有些迷茫了,体内的热血却在不断的飙射,这是力量与速度的拼斗,是生与死的交火,无数人在刀尖上跳舞,与死神擦肩而过。
  
  有的死去,有的活着,却又义无反顾地奔赴了死亡之路去。
  
  所有人,都疯了。
  
  我感觉周遭洪流涌动,?到处都是厮杀,越往前走,越是一片混乱,不断有人朝着我袭击而来,我几乎是机械的防守,不管敌我,一律挑飞。
  
  我的目光,至始至终瞧向了高岗之上那些完好的、破损的、干净的、污秽的,迎风飘扬的旌旗。
  
  那些旌旗制作得并不精致,材质也各不相同。
  
  它们有的是专业的绸布制作,有的则直接用床单来弄成,还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材质,而上面的字迹也十分简陋,就用黑色的墨汁、绿色的植物浆液或者红色的鲜血书写。
  
  旌旗上,有写门派名的,譬如“少林”、“武当”、“崆峒”、“天山”、“无量”、“铁掌”、“青城”、“点苍”、“峨眉”、“华山”……
  
  上面举例的,是我听过的、耳熟能详的,还有许多小宗门,比如“黔阳自然门”、“春城自然门”、“郴州灵宝门”、“青霞慧剑门”、“沧州赵家”等等地域性比较强的、名声比较小的,更是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仿佛整个江湖,都跑到这儿来守国门,慷慨赴死一般。
  
  江湖之中,无热血?
  
  不存在。
  
  而除了门派名,还有许多小家族的名字,“马”、“萧”、“黄”、“李”诸家,各种道观、寺庙和尼姑庵,也都有人过来。
  
  豁出去了。
  
  不要命了。
  
  瞧见这些,我的心脏咚咚作响,感觉一股热血,仿佛要冲出头颅了去。
  
  大场面。
  
  铛!
  
  又有一人朝着我冲来,口中还喊着叽里呱啦的话语。
  
  我扭过头去,瞧见一个全身蒙在黑布之中的男子,抓着一把日本太刀,朝着我猛然斩来。
  
  那人身形踉跄,显然也是受了重伤,杀红了眼,我瞧见,心中一动,没有任何犹豫,冲了过去,一棒子将他直接撂倒,随后又一拳,将他的脑壳都给砸碎了去。
  
  紧急关头,我也顾不得太多的讲究,确定那人死了之后,一把扯下了他包裹在脑袋上的头罩来,顾不得上面的脑浆水和黏糊糊的鲜血,直接套到了头上去。
  
  这是一个脸色惨白的男子,模样普通,死前十分痛苦,一颗眼球都掉了下来。
  
  我不但扯去了他的头套,而且还将对方的衣服也给换了过来。
  
  弄完这些,我感觉后背有些发凉,回过头去,瞧见有个日本浪人在看着我。
  
  那家伙的手中,没有寻常可见的日本长刀,而是一根长达七尺的长枪,这枪尖并非直的,而是有点儿弯曲,仿佛鸟喙一般,却是日本古兵器之中的千鸟形,而仔细打量,那千鸟形长枪之上有浓密的黑色裹覆,显然是一杆杀人无数的凶兵。
  
  我们两人对视了两秒钟,随后不约而同地向对方冲去。
  
  那家伙朝我厮杀而来,是因为我杀了他的同伴,而我冲向了对方,则是因为要杀人灭口去。
  
  铛、铛、铛……
  
  两人交错而过,我一记画地为牢,随后风云动,金箍棒避开了那千鸟形,从此人肋下划过,猛然一下,将其脑袋砸碎了去,随后我将那容易暴露身份的金箍棒收起,夺过了那人手中的千鸟形长枪,猛然一戳,将其直接毙命。
  
  弄完这些,我长舒一口气,然后朝着前方冲杀。
  
  高岗之下,林深茂密,密林中,到处都在厮杀,兵器碰撞的声音仿佛音乐一般,我身穿黑色忍者服,浑身皆是鲜血,并没有引人注意,而我也借助着这样的便利,连续冲进了好几个战团,用偷袭的方式,将噬心魔大军中的高手一一击杀,给那些人解围。
  
  如此来回了几分钟,我前方突然一空,回头望去,有十几人跟在了我的身后。
  
  这些人都是从各处过来的守阵人,刚才被重重围困,此刻被我解围,周遭一片混乱,自然而然地跟在了我的身边。
  
  而这个时候,从上方冲下来几人,认出了我身后的人,喊道:“年大当家的,情况如何?”
  
  一个中年汉子走出来,他的左臂断了,用衣服草草包裹,听到喊话之后,说道:“多亏这兄弟,捡了条小命,没有死,上面如何?”
  
  那人说道:“有点难,大悲寺的玄华大师说,若是不能将那个神户大川手中那能够号令这些妖魔的万魔旗夺下,阵心失守,阵图被夺只是时间长短的事情……”
  
  年大当家问道:“神户大川?人在哪里?”
  
  那人指着远处的一个山头,说在那。
  
  我顺着那人手指望去,却瞧见那山头上集结了无数高手,重兵把守,气息直冲云霄,众人叹了一口气,说这过去,是送死啊……
  
  话音未落,我已经转身,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众人错愕。
  
  快,快,快……
  
  我对自己说着,整个人宛如出笼猛虎。
  
  战况进行到了这个时候,任何的一点儿变化,都有可能左右战局,我不确定自己的身份何时会曝光,但想着在死去之前,做点儿能够左右大局的事情。
  
  我这样做,不是为了所谓的大义,或者别的什么,而是为了……
  
  这宛如磨盘的战场中,那些我在意的朋友,和陌生但是可爱的人们。
  
  中国不能亡!
  
  江湖不能亡!
  
  侠义精神,不能亡!
  
  杀!
  
  我在人群之中逆流而上,因为我的装扮,不少人都忽视了我,也有人瞧出了不对劲,朝着我发动攻击。
  
  我挥舞着夺来的千鸟形,用最为暴戾和简单的方式,直接将人给撂翻,所过之处,一片人仰马翻,而当我冲到了那阵前之时,瞧见那神户大川站在一处高约一丈的大石之上,挥舞着手中大旗,冲着前方不断嘶吼着。
  
  从后面密林之中涌出来的无数变异夜行者,宛如黑色洪流,不断地朝着山岗之上涌去。
  
  向前,?向前……
  
  我能够感受到那高岗之上的阵地在这冲击中摇摇欲坠,于是越发地焦急,眼看着我就要冲到了神户大川的百米之内,能够骤然发动攻击的时候,突然间从斜刺里冲出一人来,朝着我的后背斩来一刀。
  
  这一下十分突然,让我完全没有预料到,下意识地往地上一阵翻滚。
  
  血泊之中,不知怎么回事,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了我的头套。
  
  我赶忙挣脱,随后伸手过去,将那手给直接拧断,然而当我爬起来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尖厉的叫喊声:“是侯漠,是侯漠——他反水了,背叛了主上。”
  
  我爬起来,瞧了一眼不远处高声喊叫的长泽雅杏,然后伸手往脸上摸去。
  
  我脑袋上的头罩,脱落了。
  
  糟糕。

1072 1072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