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九章 道可道,驱神大圣临终托

第七十九章 道可道,驱神大圣临终托

更新时间:2018-06-29 20:35:16

  这,便是驱神大圣的神通么?
  
  我瞧见眼前这至少三位数以上、一模一样脸孔、手中点钢枪散发寒光的驱神大圣,顿时就有点儿头皮发麻。
  
  一个驱神大圣我都难以对付,这上百个的禺狨王,我又该如何战而胜之呢?
  
  倘若是平日里的我,面对着这样的场面,已然弃棍投降了,然而当那毛脸和尚浮现在我的身后时,我更多的战斗意志和技巧,都是源于它,而我个体的意识,却仿佛局外人一般,所以即便驱神大圣显露出了压倒性的优势时,我却还是没有太多的后退。
  
  不但如此,而且还步步紧逼,仿佛面前这上百位,都不过是普通的申猴夜行者,而并非是驱神大圣禺狨王一样。
  
  绊、劈、缠、戳、挑、引、封、转……
  
  我面无表情,毫无畏惧,一棒又一棒,九路翻云棒法,在我的周遭不断翻滚着,每一击都有千钧之力,举重若轻,势大力沉,挥舞之间,却有风云之势。
  
  而随着我的腾挪跳跃,原本看上去气势汹汹的驱神大圣们,变得不再那么恐怖。
  
  九路翻云棒法,最不怕的,就是群殴,此为其一。
  
  而分身无数之后的驱神大圣,在某一时刻,似乎变得没有那么强力了,偶尔几个力量磅礴,但也有的人,水平甚至都还达不到大妖境界,只是平妖巅峰,这样参差不齐的感觉,虽然给我带来了一定的困扰,但也给予了我足够的反应时间。
  
  与驱神大圣这样的顶尖强者相斗,最怕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敌人太过于强力,直接一力降十会,以力压人,一个照面就被撂倒,其次则是怕敌人太过于神秘,完全把握不到他的踪迹。
  
  但是此时此刻,我虽然如同波涛怒海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随地都有倾覆的可能,但最终却还是坚持了下来。
  
  我不但没有翻船,反而学会了冲浪。
  
  我的双目,在发光。
  
  火眼金睛。
  
  渐渐地,渐渐的,无数的身影在我的眼中消失了,出现在我身边的,是一团又一团的气息,以及无数的能量集合。
  
  这些能量的总和,方才是我此刻的对手,也就是驱神大圣。
  
  等等,我明白了妖王的本质了。
  
  能量,又或者说,物质与能量之间的关系。
  
  入微。
  
  掌控精细入微的能量,从而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又或者获取更多的力量。
  
  因为血脉的缘故,每一个人与周遭物质与能量的亲和性都不同,或者将其称之为“元素”,正因为如此,使得每一个成长到一定境界、领悟神通的夜行者,理解和运用的神通都并不相同,有人能够呼风唤雨、掌控雷电,有人强化自己、变得恐怖,有人能够控冰放火,有人能够迷幻世人,有人有无穷之变化……
  
  不管如何,其实本质都是差不多的。
  
  那就是入微的能量操控。
  
  到底是六天王之一,驱神大圣给我的感觉,与其他的妖王截然不同。
  
  无数的信息,仿佛爆炸一样涌入了我的脑海里面来,我感觉呼吸都变得炙热了,眼前的驱神大圣,也变得不再是那么凶悍,戾气十足。
  
  一定有解决办法的。
  
  一定有办法。
  
  怎么办?
  
  我手中的金箍棒越舞越快,越舞越疾,到了后来,仿佛一道又一道的幻影那般,而即便如此,在这种高强度的对抗之中,我还是时不时地被击中,身上受了大大小小的伤痕,与此对应的,是我的棒下,也倒下了一二十个驱神大圣的分身幻影。
  
  突然之间,我的脑海里划过了一道闪电。
  
  金箍棒被我猛然抡起,然后以自己为中心,猛然旋转,而且越转越快,那金箍棒变粗变长,带着无数烈焰。
  
  自然有人冲上来阻挡,但还是被那强大的惯性给直接拍飞了去。
  
  而且不是一个两个,陆陆续续。
  
  就在这时,那些化身开始不断地往一个地方涌去,叠罗汉一样,你挨着我,我挨着他,到了最后,却是堆成了一个十几米高的人堆来,紧接着,那些人堆开始不断融合,头、胳膊、身体和腿,有如熔炼的塑料一样,化作了一团,最后却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猿猴来。
  
  它拿起了一根十几米长的点钢枪,朝着我猛然戳来。
  
  铛!
  
  一声巨响,毛脸和尚接过了那金箍棒,与驱神大圣交起了手来,发出了一声恐怖之声。
  
  周围的石林居然被这样的涌动和波纹,给直接震垮不少去。
  
  而紧接着,那毛脸和尚却是抓着金箍棒,跃出了我的身体,脱离联系,开始与这巨猿争斗起来。
  
  我的本体,站在原地,僵直不动。
  
  我直勾勾地望着那毛脸和尚。
  
  它居然显化了模样,宛如实体一般,瞧见它手中的金箍棒,挥舞之间,竟有毁天灭地之能,我的脑海里一阵嗡嗡嗡地响动。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不是灵,不是幻影,不是我脑海里的第二人格。
  
  它真实存在,如同另外的一个我。
  
  两个猴子,一枪一棒。
  
  我们身处的整个空间都在轰鸣,大地在颤栗,死去的尸体被反复踩踏,化作了血肉,鲜血流过了草地和泥土,化作了一道又一道的沟渠,我整个人都被眼前那眼花缭乱的战斗给吸引了注意力,那毛脸和尚的每一招每一式,对我都有着莫大的启发。
  
  而最让我为之动容的,是它身上散发出来的张狂与傲然,以及天下无敌的强烈自信。
  
  我脑子嗡嗡嗡作响,却在陡然之间,听到了一声惊雷:“呔,吃俺老孙一棒。”
  
  好家伙,那金箍棒挥下,棒头之处,炙热无比,又有滚滚浓烟,驱神大圣伸出来的点钢枪应声而断,紧接着,金箍棒长驱直入,一棒敲在了对方左肩,将其撂翻倒地。
  
  紧接着又一棒子下去,打在了后脑勺上,驱神大圣应声而倒了去。
  
  而这个时候,那毛脸和尚转过头来,对着我说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你,可懂了?”
  
  我听到,整个人都为之一震。
  
  毛脸和尚一直以来,跟我沟通的时候,用的都是汉语,又或者,我们的心灵对话,其实都是内心明了的,显示在脑海中的,一样是汉语,然而此时此刻,他跟我说的这一段对话,却是妖言。
  
  朱雀教过我的妖言。
  
  他念的这一段,其实很大众,就是春秋老子所著的《道德经》开篇,讲述了“道”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至简至易、至精至微、至玄至妙的自然之始祖、万殊之大宗,是造成宇宙万物的源头根本。
  
  或者,他就是盖亚,是世界意志,是唯一的唯一。
  
  是它……
  
  我之所以浑身震撼,内心炸裂,是因为当毛脸和尚用那古老的妖言念起这么一段话来的时候,冥冥之中,仿佛咒文一般,搭建起了一座长桥来,而我突然间也感觉到了自己与“道”的联系。
  
  它跨越时间,跨越空间,跨越过去与未来,存在于某一个地方,然后与我,有着最为深刻的联系。
  
  我……
  
  我停在了原地,一句话都没有说,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人叹了一口气,反复说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唉,我或许做错了。”
  
  我扭过头去,瞧见尸山血海之中,躺倒着一个人。
  
  那个人曾经意气风发、睥睨天下,而此刻却仅仅维持着一缕生机。
  
  他看着我跟前的毛脸和尚,又看着它身后的我,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也许,我可能错了。”
  
  我整个人还沉浸在毛脸和尚用那复杂的妖言,开辟出来的意境里,甚至明显地把握到了某种东西,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让我很痛苦,而他的话,则让我从这种痛苦之中挣脱出来,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那毛脸和尚已经不见,它终究支持不了太久,这一回,已然是大爆发了。
  
  我走上前一步,问道:“你说什么?”
  
  驱神大圣半躺在地上,苦笑着说道:“噬心魔曾经告诉我,想要带着我们,冲出这个狭隘的世界,去到外面大千世界看一看——我曾经为此震撼,为此热血,为此激动不已,辗转难眠,然而就在刚才,就在临近死亡的那一刻,我方才明白,在那万族林立的恐怖天地里,这或许是一种保护,而不是约束,强者有强者的野心,弱者有弱者的幸福,这就是道,是天地运转、自然法则,想要去贸然打破,终究会受到惩罚的……”
  
  他说到这里,感觉到生命力正在迅速流逝,突然间抬起了头来,看着我,说道:“齐天大圣……啊,不,侯漠……”
  
  我看着他,问道:“怎么?”
  
  驱神大圣居然从地上缓缓地爬了起来,朝着我一步一步地走来,然后对我说道:“我也曾经有过热血,也有着抱负和理想,甚至曾经想要扛下一切,但我最终还是失败了。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所以,如果有可能,请你日后,能够善待那些新生的夜行者,别让他们,成为奴隶与畜生,可以么?”
  
  我瞧见此刻的驱神大圣,双目发直,表情执着,有点儿意外,后退了一步,说道:“我……”
  
  而这个时候,驱神大圣将手花开了左边的脸颊,往脑袋里面里一摸,掏出了一颗乒乓球般大小的血珠子来,递到了我的手中,随后那人轰然倒下。
  
  他倒下的一瞬间,我听到了他最后的一句话。
  
  “拜托了。”

1070 1070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