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七章 终极杀,手中无棒心中有

第七十七章 终极杀,手中无棒心中有

更新时间:2018-06-29 16:56:12

  一个妖王有多厉害,施展神通之时,仿佛吞食天地,移山倒海。
  
  一个妖王有多脆弱,阴沟翻船之时,一块板砖下去,直接撂倒。
  
  夜行者虽然因为遗传基因的缘故,占了一些优势,但不管如何,终究还是人,并没有能够超脱身体而存在,到底还是有弱点的,而只要把握住,一切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强者,都将有落败的那一刻。
  
  羊王德福特有多强,许多人都知道,闻风丧胆,然而却被我用偷袭的方式,“卑鄙”地斩杀了。
  
  这件事情,对于一些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对于死亡,这帮人自然是有所准备的,但羊王德福特此刻的下场,却还是让他的同伴难以接受,那凶鳄噬灭普双刀一挥,将面前的德远大师,和他身边残余的十八铜人给击退之后,厉喝一声,骤然朝着我扑杀而来。
  
  蒙眼僧人花无神也从人群头顶一跃而至,朝着我飞来一脚。
  
  人们之所以恨“叛徒”,是因为觉得对方辜负了自己的信任——死于敌手,那是技不如人,咬牙忍了;但死于“自己人”之手,却是一件让人死不瞑目的事情。
  
  无论如何,都难接受。
  
  我在一瞬间,面临着两大妖王的夹击,而面对着这样的攻势,我不但没有紧张,反而如同得了失心疯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事实上,在我选择出手对付羊王德福特的时候,就已经看淡了生死。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男儿若是不能快意恩仇,活在这个世界上,跟他妈的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个是杀,两个是宰,既然跨出了这一步,我就已经跨进了死亡,只要噬心魔知道了此事,我就没有活下来的希望,既然如此,为何不玩一票大的,多拖点替死鬼下水呢?
  
  来吧,来吧,让你侯爷爷教教你们,什么叫做真正的技术。
  
  铛、铛、铛!
  
  金箍棒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来,九路翻云不愧是从死亡和鲜血之中历练出来的棒法,九重境界,都有着最为恐怖的战斗力,也凝聚了“南华大师”对于搏击之技近乎于“道”的理解,所以即便是面对着凶鳄噬灭普与花无神的夹攻,我都毫无畏惧。
  
  不但如此,我趁着敲杀了羊王的凶威,一打二还打得如此激进暴躁,不像是身处于夹击之地,反而如同包围了对方一样。
  
  猛虎出笼,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
  
  此刻的我,气势十足。
  
  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的加入,使得战场之中的战况陡然变化,一开始德远大师等人还以为我是来帮这三大妖王的,结果陡然之间,那羊王德福特暴毙,我又与剩余两大妖王龙腾虎跃,捉对厮杀,顿时就明白过来局势。
  
  他们的主要人物都是认识我的,当下也很是默契地加入其中,参与了对这帮人的围杀之中来。
  
  先前之时,三大妖王,以及其余手下在对战中占了上风,此刻局势陡转之后,德远大师与武当三老便步步为营,虽然没有对凶鳄噬灭普和花无神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对于他们身边的手下,却挨个儿撂倒在地,完成击杀。
  
  真正的生死之战,没有谁会留手,能将其击杀,绝对不会留下一点儿祸患。
  
  两大妖王对我展开了暴风骤雨的攻击,然而几十个回合下来,不但没有能够将恢复全盛状态下的我击倒,反而是身边的手下一个又一个地倒下,终于明白此地不宜久留,两人对视一眼,决定不与我多做纠缠,转身就想要逃。
  
  这个时候的他们终于明白过来,想要杀我,不一定要急于一时。
  
  只要将消息传给噬心魔那儿,这事儿就只是一瞬间。
  
  不过他们想逃,还得问我同不同意。
  
  还得问人家少林和武当。
  
  无人同意。
  
  在我过来之前,这边已经发生过了一场大战,我瞧见地上倒下的光头和道士,以及一些身穿常服的男女,就知道武当少林承受了巨大的损失,在这样激烈的血战之中,就算是心境平淡如水的出家人,都已经杀红了眼,哪里能让他们离开?
  
  我瞧见德远大师旁边的那十几个武僧,他们大部分光着胳膊,身上金光闪闪,显然是著名的十八铜人。
  
  只可惜十八铜人已经不再完整,这会儿数下来,刨除穿着僧袍的几位,剩下的就只有九个。
  
  死了一半。
  
  想走,留下命来。
  
  战斗不断持续,越发激烈,那凶鳄噬灭普手抓双刀,舞出如皎月一般雪亮的大片刀光,却被我与德远大师双双压制,感觉不支,陡然间怒吼一声,身上冒出了灼热的滚滚蒸汽来,紧接着他的身体开始迅速膨胀,直接化身为一身高两丈的人形巨鳄,肌肤覆盖了钢铁一般的黑亮鳞甲,尾巴如棱刺,猛然一甩,却将一个铜人扎中。
  
  那铜人和尚自小就练了横练功夫,一棒子敲上去,有如钢铁,寻常刀枪都不入,方才能够入选铜人之列。
  
  然而面对着噬灭普恐怖的冲击,他却给直接扎透,随后猛然一甩,飞到了几十米远的半空中,最终砸落到了一堆石头上去,脑浆迸射而亡。
  
  凶。
  
  面对着图穷匕见的噬灭普,强如德远大师,都不得不往后退去,随后口中念起了经文持咒来。
  
  然而我面对宛如怪兽一般的凶鳄妖王,却没有任何的畏惧,反而大笑一声:“好。”
  
  凭着个儿大就能够横行无忌,天下无敌的话,恐龙就不会灭亡了。
  
  这个宛如“侏罗纪公园”里走出来的妖王凭借着恐怖到极点的强健身体,连着击杀了好几人,尾巴一扫,却将周遭石阵都给毁去,随后猛然回头,朝着我怒声一吼,猛然扑来。
  
  我毫不犹豫地将妖力灌注在了金箍棒上,将这玩意给直接弄数倍,最终化作一根大柱子,轰然往下,砸在了他的脑门子上。
  
  此时此刻的凶鳄噬灭普,已经展现出了妖王的恐怖形态来,我自然也没有再多遮掩。
  
  那毛脸和尚在金箍棒陡然增幅的瞬间,也从我的身后浮现。
  
  它接手了变得巨大无比的金箍棒,陡然下砸。
  
  轰……
  
  冒着数米火焰的巨大棒子,最终被一对门板大的厚背刀给挡住了。
  
  金箍棒有这等奇效,但别人也不是没有杀手锏。
  
  凶鳄噬灭普双刀架住我的金箍棒,红得如一片血海的双眸先是望了一眼半空中毛脸和尚的虚影,又看向了地上我这小不点儿,它张开嘴巴,露出交错密布、灰白腥臭的牙齿,奋力向上。
  
  他想顶开我的金箍棒,然后将面前的一切敌人,都给斩杀于他的刀下。
  
  那两把比门板还要恐怖的大刀,仿佛无一人能够抵挡得住。
  
  这就是妖王的硬实力。
  
  然而……
  
  老子杀过的妖王,还算少么?你又算老几?
  
  “啊……”
  
  我满脸狰狞,与那毛脸和尚一般模样,力量在骤然之间生出,源源不绝。
  
  我凭着一己之力,直接压得凶鳄难以喘息,然而就在这时,那蒙眼僧人却突破了天蚕道人、浮空道长和李廷卫的联手围剿,飞起一脚,直接踹到了我的腰间来。
  
  我这边拼尽全力,却横生枝节,整个人直接腾空而起,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移动,一口老血,已然喷出。
  
  我这架势一散,那毛脸和尚也跟着歪了,金箍棒朝着一边倒去,虽然花无神立刻被人拦住,那凶鳄却得了机会,门板大的弯刀,就朝着我猛然斩来。
  
  眼看着我就要落败,却有一道金光,从德远大师手中飞出,拍到了我的身上来。
  
  金光入体,我感觉遍地佛音禅唱,口鼻生香,体内原本扭曲的脏腑也归了位,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来了精神,面对着那迎面而来的大刀,毛脸和尚横棍来挡,却听到“铛”的一声巨响,火花四溅。
  
  凶鳄居高临下,腥臭无比的口涎滴落到了我的脑袋上来,黏糊糊的,一大团,他温热而腥臭的呼吸气息也扑面而来。
  
  他怒声吼道:“去死,去死,叛徒去死!”
  
  那家伙猛然下压,宛如泰山压顶。
  
  我给浇了一头一脸的口涎,熏臭欲死,然而在那极致的恶心之中,突然间抬起了头来。
  
  我看出了破绽,转瞬即逝。
  
  九路翻云。
  
  无棍。
  
  金箍棒依旧横于双刀之上,然而我的双手,却陡然往前,猛然一戳。
  
  我的手中无棍,但心中有棍。
  
  棒意绝杀。
  
  噗……
  
  身高两丈、魁梧如野兽一般的妖王凶鳄,胸口处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孔洞,而位置却正处于心脏处。
  
  呼……
  
  凶鳄噬灭普缓缓地低下了头,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胸口。
  
  他的喉咙里含含糊糊地呢喃了一句,却最终没有说出口来,轰然倒下。
  
  我凝聚精神使出这终极棒意,全身都为之一滞,感觉眼前发黑,不过还是扭过头来,看向了场中唯一剩下的蒙眼僧人花无神——杀了此人,就没有人知道我倒戈了。
  
  这家伙,必须死。
  
  我伸手过去,接过了棒子,准备朝着花无神发动最终一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后背被猛敲一下,紧接着一大股的电流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浑身狂颤,而耳边则传来了赵鹏恨意凛然的声音:“还想跑?看你往哪里跑……”
  
  艹!
  
  给你脸了吗?阴魂不散了还……
  
  ********
  
  小佛说:第几更了?兄弟姐妹们,读者老爷们,给不给力?

1068 1068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