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六章 冲冠怒,侯漠怒敲羊王头

第七十六章 冲冠怒,侯漠怒敲羊王头

更新时间:2018-06-29 14:24:39

  乱战丛中,谁人是敌谁是友,又有几人能分清?

  我身陷重围,又刚被福临贝勒用那紧箍咒控住,脑袋快要炸裂,实力处于最低潮之时,难以恢复,整个人都快要死掉,面对着赵鹏组织起来的围堵,一时之间,竟然难以抵御,眼看着那一把快刀袭来,感觉自己真的可能就要在阴沟里翻船了,除了叫一声“吾命休矣”,别无他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人闯入其中,将那把快刀挡住了。

  铛!

  兵刃交击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耳边,让脑子晕晕乎乎的我恢复一丝神志,而随后我听到了赵鹏的怒吼声:“谭云峰,你这是要干嘛?”

  我睁开眼睛来,瞧见帮我挡住这一刀的,竟然是庐山谭云峰,这位民国奇人修剑痴的传人,提着一根铁扁担,挡在了我的跟前,面对着赵鹏的质问,老爷子横着铁扁担,拦在我的跟前,冲着赵鹏说道:“你别骂骂咧咧,别的我不知道,就他,我知道是好人。”

  随后,他看向了朝着我围来的这一大帮人,骂道:“你们眼睛瞎了么?没看到他是受胁迫的吗?”

  我这会儿恢复了一些气力,而谭云峰在这些人里面还算有些威望,所以那帮人都下意识地停住了,只有赵鹏挥动双锏,冲上前来,大声吼道:“诸位,危急关头,哪敢放松?倘若是耽误了大事,让敌人冲出此阵,我们身后的万里河山,十几亿的同胞,可都要遭秧——想想这些,你们还在等着什么?”

  他愤怒地嘶吼着,而这个时候,那点苍掌门封于修却犹豫了:“我听鲁东大侠崔蒹侠说,是他舍命救了众人。”

  一个脸上有着青色胎记的男人也说道:“对,我听中州大侠邹国栋也这般说起……”

  瞧见局势这般发展,那赵鹏气得火冒三丈,冲着远处喊道:“监管队,快过来!”

  说完,他挥舞铁锏,朝着我这边扑来。

  谭云峰毫不犹豫地冲前阻挡,他手中的铁扁担猛然挥出——曾几何时,我还有些遗憾,没有瞧见过谭师父的铁扁担手段,却不料在这样的地方,看到了传承自民国奇人修剑痴的法门。

  他的修为显然是及不上天机处创始元老赵鹏的,特别是在赵鹏拿上了那雷电双锏之后。

  他拼斗几下,头发都竖了起来,却回头冲着我喊道:“走,我拦住他,你快走。”

  我瞧了这位老者,心中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给他添麻烦,更不想去解释什么,而是转身就跑。

  因为退路被堵住,我没有往回突围,而是朝着侧边的方向冲了出去。

  我跑了几分钟,身后一直有人在追,我只有绕着走,跑过好几个石堆,前方突然一转,周遭的环境居然又有不同,我抬头往上看,瞧见一盏宫灯高高悬挂,上面写着三个字,却正是“红沙阵”三字。

  原来我又闯到了那十绝阵中来。

  这儿显然是经历过了一场大战的,地上到处都是红色沙粒,这种沙粒有点儿像海沙,十分细腻,但闻着又有一股硫磺味儿。

  除了这些,远处还有拼斗之声,我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许多,紧箍咒带给我的影响,除了颅骨隐隐作痛之外,几乎不存在了,所以快步赶上去,却瞧见地上倒下了许多人,外围的地方,大多都是奇形怪状的夜行者,而往里走去,就发现了许多的修行者,而且看打扮,应该就是先前各地赶来守国门的江湖联军。

  再往前走,我瞧见了拼斗的双方。

  这一边,是十几个和尚,再加上好几个老道士,而另外一边,则是三大妖王。

  羊王德福特、凶鳄噬灭普,以及蒙眼僧人花无神。

  声名赫赫。

  这些人是噬心魔在黄泉引的部下,也是老牌班底,跟鼠王普锐斯齐名的角色,虽然我对他们不熟悉,但他们的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让人瞧一眼都忘不掉。

  羊王德福特在刚才的戮仙阵中,一把金丝大环刀,不知道斩断多少旗杆,他那特有的羊膻味,以及脑袋上的一对弯曲羊角,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得到;而凶鳄噬灭普也是如此,这家伙战到此刻,显露出了鳄鱼的脑袋来,双手各抓着一把廓尔喀弯刀一般的奇形兵器,双目赤红,口涎飞溅……

  最后那蒙眼僧人花无神,人如其名,双眼用那红布蒙着,浑身漆黑,上面满是白色的古怪符文纹身,一双满是老茧的大脚,在人群之中穿来穿去,堪称恐怖。

  除了这三人之外,还有七八个大妖境界的夜行者,个个凶悍,其中一人我似乎认得,仿佛是东兴十八罗汉之中的成员。

  黄泉引这一次,算得上是倾巢而出。

  双方一阵乱战,瞧这情况,本来是依托着法阵的守阵人一方占尽上风,然而三大妖王的出现,使得胜利天平朝着另外一边扭转,当我赶到战圈边缘的时候,却瞧见一个眼熟的光头和尚被猛然抛到了半空之中,紧接着,那羊王德福特手中的大刀猛然一劈,却是将那人斩成了两半去。

  漫天的鲜血喷洒而出,那光头和尚被腰斩之后,身子落下,而上半身,却落到了我的跟前来。

  我低头望去,瞧见这人我却是认识的。

  释小隆,嵩山少林寺残叶大师的关门弟子。

  我与他曾经在少林寺那一次比武大会的守擂赛中打过照面,我用高超的棒法,逼得他弃棍认输,最终让我获得了场中无数人的敬意,与此同时,释小隆也在那一场比斗中顿悟,感悟到了新的东西。

  对于禅宗而言,顿悟之后,修为就会飞速增长,甚至达到一个难以企及的境界。

  当初的时候,作为少林寺种子选手的释小隆,就有着很厉害的修为和境界,顿悟之后,自然会更强,而这样的他,前途一片光明,定然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但此时此刻,他却被黄泉引的妖王一刀斩断了腰身,上半身落到了我的面前来。

  惨遭腰斩的释小隆已然是活不成了,但此刻却并没有死去,他的上半身趴在地上,断口处满是肠子和内脏,痛苦地翻滚着,然后他瞧见了我。

  释小隆显然是认识我的,他抬起头来,看着我,带着哭腔喊道:“大圣,帮帮忙,杀了我。”

  我愣了一下,浑身都在颤抖。

  这世间有太多大无畏的英雄,但英雄也有痛苦难过之时。

  而此刻的释小隆,经历了这人世间,最为惨烈的痛苦,瞧见他这将死未死的悲惨模样,我心中无比纠结,而释小隆口吐血沫,拼尽全力,满是期盼地嘶吼道:“大圣,帮帮我……”

  咚!

  我一棒子下去,终结了释小隆的痛苦,而这个时候,一刀腰斩了释小隆的羊王也瞧见了我,他咧嘴大笑道:“嘿,斗战胜佛,来,帮我们干掉这秃驴……”

  我抬头望去,瞧见羊王口中的秃驴,一个长眉僧人,却正是少林寺达摩院的首座德远大师。

  在这儿缠战的人,不但有少林寺的德远大师,而且还有武当山的天蚕道人、浮空道长以及李安安的小爷爷李廷卫。

  可以知道,为了应对这一次的噬心魔北上,天机处,包括与其相关的各个部门,动员了整个江湖的高手前来。

  这少林、武当,两大泰山北斗,都派了高手前来。

  齐赴国难。

  局势有点儿陷入僵局,所以羊王瞧见我,便高声招呼,叫我过来帮忙。

  我将惨遭腰斩的释小隆给棒杀之后,紧紧捏着金箍棒,缓步上前。

  我面无表情,闯入了阵中。

  大概是因为我脑袋上紧箍儿的关系,羊王那帮人对我几乎没有什么防备,因为只要我有任何的异动,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闯入战团之中的我,倾尽全力,挥出的那金箍棒,却最终落到了羊王德福特的脑袋上。

  Duang!

  我这一棒子下去,敲得羊王德福特有点儿懵。

  他实在没有想到,我这一棒子,居然是冲着他来的,而且一看这力道,就知道是要下死手的意思。

  不过羊王德福特到底是妖王境界的夜行者,而且还是久经杀阵、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狠角色,这一棒子砸下去,虽然很伤,但并不致命。

  他往后退了几步,一脸错愕地看着我,然后怒声喝骂道:“狗日的,吃错药了?”

  Duang!

  又一下,鲜血就顺着羊王德福特的脑门子往下流,将他整张脸都给弄得满是血污,坚韧如钢铁一般的羊角也有点儿折断了。

  周围一片混乱,战斗还在继续,凶鳄噬灭普和花无神虽然瞧见了,但却并没有能够立刻赶过来。

  德远大师和武当七老中的三位大佬,并不是摆设。

  羊王瞧见双目凶戾,杀气腾腾的我,终于慌了,一边后退,一边问道:“你不怕死么?这要是被噬心魔大人知道了,一个响指,你就死了……”

  我缓步上前,一步一步,指着那金箍棒的顶端说道:“知道上面挂着的脑浆子,是谁的么?”

  羊王很无辜地说道:“我不知道啊?”

  我说道:“那是我朋友。”

  羊王有点儿慌了,濒死边缘,他居然结结巴巴地说道:“对、对不起……”

  道歉有用的话,世界早就和平了。

  我再一次扬起了金箍棒,而这个时候,那妖王也激发了血性,怒吼一声,一对羊角陡然暴涨,宛如毒刺一般,朝着我的胸口扎来。

  濒死之时,他还有如此恐怖手段,不愧是妖王级别的强者。

  但……

  Duang、Duang、Duang……

  我手中那饱含愤怒与暴戾情绪的棒子,一下又一下,准确地敲在了羊王德福特的脑袋上,直至那颅骨断裂,鲜血飞溅,白花花的脑浆子,与原本的血痕交叠在一起,直到那一代妖王大半个脑袋都轰碎了,颓然倒地去……

1067 1067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