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三章 山路口坐尸

第三十三章 山路口坐尸

更新时间:2018-03-23 23:11:29

  白虎秘境,就在这裂如红莲地狱之中。

  这是彭队长亲口告诉我们的,对于这件事情,我深信不疑,因为到了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必要再作什么隐瞒。

  只不过,地狱八重寒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裂如红莲地狱也是如此,这白茫茫的一片冰原,一直蔓延到了远处的山坡之上去,而那白虎秘境到底在哪里呢?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彭队长只告诉了我们这些,更具体的核心内容,却是只有他知道。

  哦,不对,应该是他、谢宁督察和张洁老师这三人组。

  其余普通的科考队成员,全部都不知晓。

  不过,我们心里也并不慌张,因为会有人帮助我们找到白虎秘境的。

  那就是长戟妖姬一行人。

  这女人既然筹划好了一切,赶到了这儿来,自然是有一定信息的,只要我们跟着她,找到白虎秘境,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

  难就难在我们如何能够在这重重危机之中,达到我们想要的目的。

  而小和尚则有另外一个担心。

  他是科考队特地从雪峰寺请来的,科考队想要凭借着他手中的燃灯古佛舍利子,驱邪辟魔,抵消一切的负面伤害,但是现如今,他却没有跟着科考队的大部队,而是待在了我和马一岙身边。

  对于此事,他先前还不觉得,此番艰难行走,越发觉得不对劲儿。

  倘若此番遇难,大家栽在了此处,没有生还可能,那事情或许就罢了,但如果能够活着回去,他师父可能就会追究他的责任。

  这事儿对于从小就在佛寺之中成长,一直把师父当做自己长辈的小和尚来说,着实是有一些严重。

  对于这件事情,我和马一岙只有安慰他。

  毕竟小和尚对我们,是有救命之恩的,要不是他将那白骨巨兽给镇住,只怕我已经成为了一滩肉泥。

  说起来,都是我的过错。

  而我之所以身陷危险,又是主动帮队伍分担压力。

  这么一说,有点儿混乱。

  说也说不清。

  小和尚听着我们安慰的话语,然后对我们说道:“我师父这个人,很怪的,他慈祥的时候,连踩了只蚂蚁,都会念三天三夜的经,不吃饭不睡觉,而认真起来的时候,一点儿情面都不会留,我好多师兄,就因为犯了一点儿芝麻大的小错误,就给他逐出山门去了……”

  马一岙突然问道:“对了,你师父的修为,有多高,你知道么?”

  小和尚一愣,想了许久,说道:“不知道啊,但是别人都说,我师父是昆仑山第一高手。”

  我忍不住笑了,说笑话,你可拉倒吧,离你们雪峰寺半日不到,就有一昆仑回声谷,那里面的大当家叫做移山大圣,人家可是成名已久的妖王级别,顶厉害的大人物,你师父跟他有交过手没?

  小和尚摇头,说你说的这人,我听都没有听过……

  我们在那冰原上前行,走了没多久,就瞧见了脚印。

  这脚印很模糊,毕竟那冰层很坚硬,轻易是留不下痕迹的,不过越往前走,脚印便越发明显,而我们也下意识地打量脚下,发现原本坚硬如钢铁的冰层,似乎变得软了一些。

  我抬脚,用力跺了两下,居然留下了一个厚厚的印子来。

  瞧见这个,马一岙揉搓了一下脸,说道:“哎呀,怎么感觉没有那么冷了?”

  我因为身具烛阴之火,对于温度的敏感性不强,毕竟从极热到极冷,我都不会受到太多的伤害。

  而马一岙和小和尚却不一样,不管修为有多高,对于温度,还是比较敏感的。

  我看向了小和尚,他也点头说道:“对,这边的确要暖和一些,刚才那边,感觉血液都停止流动了一样。”

  听到他这般说,我忍不住想起了科考队来。

  修行者尚且如此,那些普通成员,又该多么的难过啊。

  我们沿着脚印,一路前行,大概走了十多分钟的样子,前面的石柱稀疏了许多,却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山丘。

  这山丘有点儿像是广南桂林的那种山,并不连绵,而是一个又一个,仿佛天外飞石一样,大大小小,不一而足,将整个冰原分割成了无数的石林,和狭小区域。

  我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以前的昆仑诸仙,为什么会在这里开辟洞府了。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假如那些上古传说中的昆仑诸仙真的存在,这种地方,远比这儿的别处要更有景致一些,而所谓的洞府,或许就藏于这些耸立的飞来峰内。

  我们越往里走,越感觉温度稍微回升一些,虽然依旧寒冷,却感觉常人都能够承受了。

  而走入这峰峦耸立的石林之中,越发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曲折和意境。

  脚下的冰原,也变成了冻实的泥土和岩石层。

  脚印渐渐消散了,不见踪影。

  我们只能够凭借着隐约的气息感应,而且这种感应,也因为层峦叠嶂的山石给屏蔽不少,越发的淡薄。

  我跟马一岙说起此事,他对我说道:“长戟妖姬生性多疑,必然会有所防备,在路上设置埋伏,所以大家多小心一些,随时抽身撤离,不要中招。”

  我们点头,而小和尚则关注另外的地方。

  他说这儿的黑色气息,越发浓郁。

  事实上,这些肉眼几乎难以察觉的黑色气息,从我们踏入地狱八重寒界以来,就一直存在,就如同虎视眈眈的猛兽,随时都想要扑来,但因为辟魔符和舍利子的缘故,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所以我们才没有太多在意。

  而此刻经过小和尚这般一说,我们抬头望去,发现远处瞧见的红莲不见了,那天空之上,却浮现出了一张张宛如鬼魅的脸。

  这些脸,其实都是由那游离不定的黑色气息组成,不断的变化、扭曲,有时看着像脸,又是看着又不像。

  它十分抽象,但猛然打量一下,却着实是吓人一跳。

  因为忌讳,所以我们行走得越发小心翼翼。

  如此在那石林之中行走了一会儿,这里时而宽,可容三四辆车并行,时而狭窄,只能容一人侧身而过,若是有人守在此处,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没多久,我们走到了一处篮球场大的空地前来,周遭都是耸立的山峰,而前方有一个相对比较高耸一些的,矗立跟前。

  上山有一条路,路有一丈多宽,但路口处,却坐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很眼熟的军装,端坐在地,脑袋低垂,仿佛在看着自己的手掌,又好像是走累了,在那儿歇着。

  是猛虎班的一位战士。

  至于是谁,因为隔得比较远,所以我也分辨不出来。

  小和尚担心了一路,此刻瞧见科考队的成员,顿时就有些激动,也忘记了马一岙的交代,快步向前,一边走,一边呼唤道:“哎,同志,同志你怎么在这里,其他人呢?”

  我打量了一眼,就感觉不对劲儿了,赶忙上前拉住他,说小心,人已经没了。

  小和尚浑身一震,停下了脚步,眯眼打量了一番,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唉……

  他懂得望人的死气,自然晓得,那仅仅是一具尸体。

  到底怎么回事?

  瞧见有人死在了这里,无论是我,还是马一岙,又或者小和尚,心情都有些低沉,不过马一岙是个务实的人,低声说道:“既然人在这儿,说明科考队的其他人,应该也来到了这里,我们并没有找错地方。”

  小和尚有些难过,说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马一岙看向了我,我左右打量,然后说道:“没有瞧见。”

  他松了一口气,说去看看。

  马一岙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交代我们:“要是碰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走,别犹豫。”

  我们缓步朝着前方走去,很快就来到了那山道脚下,瞧见这位战士是八号,他是是队伍里面的狙击手,背着一把85式狙击枪,这把仿制自前苏联德拉贡诺夫SVD的狙击枪有着很高的精度,在前两天的时候,给我们提供了不少的火力支援。

  他是一个很沉默的小伙子,这一路过来,几乎就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事实上,他跟自己的战友,也几乎没有什么话。

  他的世界,仿佛就只是手中的枪。

  只不过,他此刻却死在了这里,手中的枪不知踪影。

  而在他身后的山路,却有着凌乱的脚印。

  马一岙小心翼翼地靠近八号,确定没有什么陷阱之后,先是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发现已经再无声息之后,捏了捏他的脸和肩膀,发现一片僵硬,又翻找了一会儿,却发现他的胸口处,有一个伤口,直通心脏。

  这是一击毙命。

  他伤口处已经凝固,鲜血都冻成了冰坨,马一岙比划了一下伤口,对我说道:“是他们自己携带的格斗匕首。”

  自己人的凶器?

  我打量了他的脖子处,发现那根辟魔符被扯了下来。

  之所以说是扯,是因为他的脖子处有一道勒痕,显然不是正常情况下脱的。

  到底怎么回事?

  我满心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山峰之上,突然传来一声雷鸣般的轰响,紧接着有碎石,从六七十米的山峰之声落了下来。

  随后却是一阵爆豆般的枪击声。

  哒哒哒、哒哒哒!

818 818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