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五章 乱战中,是敌是友难分清

第七十五章 乱战中,是敌是友难分清

更新时间:2018-06-29 12:22:34

  性命受制于人,我也不会跳脱,只有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没想到那福临贝勒抬手过来,对着我就是一皮鞭。

  我没想到这家伙会如此对我,下意识地使出那贪狼擒拿手,一把抓住了他的皮鞭,猛然一拽,然后冷冷盯着他说道:“你干嘛呢?”

  噬心魔可以对我随意打骂,你算什么东西?

  一个死太监而已。

  福临贝勒没想到我会反抗,当下也是恼怒了,他瞪着我,道:“你想造反么?是不是逼着我念紧箍咒?”

  我听到,愣了一下,缓缓地放开了鞭子,但还是说道:“有话可以好好说,你这样子乱来,我也可以告诉噬心魔大人,你这是在公报私仇……”

  福临贝勒笑了,脸色越发冰冷,用鞭梢指着我,然后说道:“公报私仇?你当我眼瞎么?刚才接敌的时候,你为什么留手?让你冲在第一线,是想要让你交出投名状,建功立业的,结果你畏畏缩缩,完全发挥不了作用,要你何用?”

  我指着周遭的一片狼藉,毫不客气地说道:“造成这样的场面,好像跟我无关吧?大总管,你看看,光这么一下,咱们死的就已经有数十人、伤者上百,继续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损伤?与其如此,不如回返,咱们绕路?”

  福临贝勒怒声骂道:“你觉得你能够左右大军行进的决策?”

  我说那其他人走开,又是为什么?

  福临贝勒指着我的鼻子说道:“用不着你管,你且记住,别人管不了你,我能管,你现在,立刻马上,往前进发,给大军探路。”

  面对着这实力已然不如我的家伙,我终究还是没有爆发,而是低下了头,朝前走去。

  这个时候周围的火焰已经被扑灭,死者被堆积一起,伤者则相互搀扶,有人过来与这些人治伤,而我却不得不来到了队伍最前方,继续往前闯阵。

  出发前,我特意打量了一眼后方的位置,却没有瞧见銮驾的影子,也不知道是落到了哪儿。

  霍京说的话,可能是真的,噬心魔很有可能在这关键的时候,去了别的地方。

  为什么呢?

  我弄不清楚,这会儿也来不及多想,周围一片混乱,一些妖王跟福临贝勒的意见有分歧,开始朝着别处的阵眼闯去——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人员太多了,分散开来,比挤作一团要更合理一些。

  我找不到霍京的影子了,跟在我旁边的,是两个日本浪人,和一个身高只及我肩部、全身包裹严实的忍者。

  这几人走路的时候,除了看向前方和周围,还盯着我。

  很显然,这是在监视我呢。

  这会儿是在一处山坡夹缝处,到处都是石头林立,稍微往前走一些,后面的景象就瞧得不清楚,我持棒而行,小心翼翼,又走了几分钟,来到了山脚下处,突然间,我听到有喊杀声传来,紧接着头顶上却有落石砸下。

  我身后好几人都左闪右躲,却还是有一个倒霉鬼给石头砸中,一言不发,就变成了一滩肉泥。

  紧接着,有人趁着山势,从上而下地冲杀而来。

  刹那间,杀声震天,箭矢密集,铺天盖地,与此同时,空间之中却有剑气纵横,浮动周遭。

  这戮仙剑阵之中,果然是有点东西的。

  守阵之人冲锋无数,一时间乱作一团,迷雾中刀剑无数,我也看不清来人到底是谁,唯有提着枪棒,奋力拼杀,如此来回冲杀十几回,我被人监督,不敢太过于放水,只有将人给挑飞去,不让人近身,一时之间,却也有些犀利,所向披靡。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有人喊道:“这有高手,过来应敌。”

  话音刚落,浓雾之中,却有两个身影朝着我扑来,我感觉对方气势汹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瞧见迎面而来的,是一把奇形兵器三尖两刃刀。

  而紧接着,我瞧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我的跟前。

  那刀手,却是小狗。

  而随后,浓雾中飞起一个身影,八根利爪于半空浮动,我身边的那个矮个儿忍者拔刀而上,却被三两下给直接钉住,挟持在手。

  我往那忍者的身后望去,瞧见来人却是半蜘蛛形态的小虎。

  他们,怎么来了?

  就在我认出了小狗和小虎的同时,他们也瞧见了手持金箍棒的我,两人很是惊喜,小狗直接喊道:“侯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沙场重逢,刀兵相向,面对着小狗的问候,我有点儿无言以对,扬起的金箍棒显得沉重无比,宛如千斤一般,难以挥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日本忍者痛苦嘶吼道:“救我……”

  噗……

  这家伙的呼救并没有让他获得自由,而是提醒了发愣的小虎,直接一下刺穿了他的心脏,让其再也没办法发出声音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福临贝勒尖锐的呵斥声:“侯漠,碰到熟人了,对吧?是你表现的时候了,杀了他们,交出投名状,否则就是你死……”

  我回过头去,发现一片混战之中,福临贝勒站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冲着我怒声嘶吼着。

  在他的身边,有四个光头和尚,手持铁棍,结阵之后,朝他厮杀。

  我愣了一下,还是没有狠心下手。

  无论是小狗,还是小虎,他们都是我无法放下的朋友。

  我怎么能够杀了他们?

  就在我犹豫的片刻,突然间,我感觉到了一阵头疼欲裂,紧接着,我的颅骨一阵喀嚓响,那根箍在我脑袋上的骨头,已经开始疯狂地收缩起来,我感觉自己脑子即刻就要炸掉一般,痛苦让我思维陷入停滞,一片空白……

  我双手抓着那骨箍儿,抬头望去,瞧见福临贝勒在游刃有余地应付着身边敌人,然后朝着我投来恶狠狠的笑容,口中念念有词着。

  极致的疼痛中,无数细微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来,有刀兵碰撞,有战斗厮杀,有痛苦嘶吼,有狂笑恣意,也有呢喃的妖语符咒,以及小狗惊讶的喊声:“侯大哥、侯大哥,你怎么了……”

  ……

  鲜血迷住了我的双眼,让我眼前的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这个时候,我终于忍受不住了,抬起了金箍棒来,朝着前方怒吼,随后挥棒而上。

  轰!

  这一棒子砸在了小狗跟前,他慌忙提着三尖两刃刀阻挡,却因为猝不及防,顶不住这巨力,整个人腾然而起,落到了十几米外的雾气之中去,而随后,我猛然一挥,又朝着小虎砸来,小虎要比小狗聪明太多,他一个纵身飞起,顺手将怀里的忍者尸体,朝着我扔了过来。

  砰……

  我这一棒子,将那尸体给砸成肉酱,尸块与浆液飞溅而起。

  在紧箍咒的加持下,我变得无比疯狂,一阵左冲右突,却是将混乱的局面给平息了许多,原本因为长驱直入而陷入重重埋伏的前军,终于有了喘息的余地来。

  而这个时候,脑袋近乎炸裂的我也发现了战况全貌,瞧见在这狭小的地形之内,守阵一方集中了超出前军数倍的力量,将前行的队伍分成了数段,配合了法阵的威力,给予了雷霆万钧的进攻,无数的符箓和机关砸下,一时之间,到处都是混乱状况。

  贸然前突的福临贝勒吃了大亏,开始集结身边的力量往回突围,想要回到中军去,而他瞧见我开始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来时,也没有再继续念那紧箍咒,给了我一丝生机。

  当那骨箍儿重新松开一些的时候,我松了一大口气,但那紧箍咒带来的后果,还是让我头昏眼花,感觉自己处于极度的低迷状态。

  不但如此,因为福临贝勒带队撤离,也使得我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

  我提着沉重的金箍棒,尝试着向他们靠拢,却有一个人拦在了我的面前。

  赵鹏。

  这家伙手中拿着一双铁锏,这玩意属于古代鞭类,就是门神秦琼用的那种武器,长而无刃,有四棱,上端略小,下端有柄,此刻拿在手中,双锏碰撞,却有雷光乍现,凶悍不已,显然是此番出征之时,从国库之中拿出来的顶尖法器。

  那家伙缠住我,大声吼道:“诸位助我,拿住这叛徒!”

  他一声令下,却有数人响应:“点苍掌门封于修在此,必擒此獠。”

  “黔阳自然门李书吾在此,敢不从命。”

  “郴州灵宝门马融道人在此,我断他后路。”

  “青霞慧剑门散人毕威领命。”

  ……

  赵鹏一声令下,却有七八人应声,我粗略打量一眼,发现个个都是好手,并非寻常角色,而在这些人的围困之下,身上还有紧箍咒后遗症、实力大打折扣的我脚步轻浮,一时之间,居然节节败退了去。

  而一众高手都朝着我这边围困而来,使得福临贝勒那边压力大减,他快速朝着后方退却而去。

  我看他就要跑了,忍不住大声喊道:“救我。”

  福临贝勒却并不理会,带着人狂奔而退。

  我在骤然之间,身陷重围,面对着这帮家伙,勉力维持,头却越发疼痛,赶忙喊道:“住手,我有话要说……”

  此刻一片混战,到处都是生死一瞬,这些人与我并不相熟,哪里会听我一个陌生人的话语,而赵鹏这个唯一熟悉的人,却是步步相逼,恨声骂道:“叶主任早就说过,你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你居然还真的投靠了噬心魔,吃我一锏!”

  混战丛中,我躲闪不及,被那一锏打中,强电遍布全身,我感觉一阵僵直,浑身发麻,顿时就是一阵眼前发黑。

  而这时,却有一人从侧面过来,朝着我的脖子,猛然一刀斩来。

  我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阴沟里翻船,忍不住叫道:“吾命休矣……”

1066 1066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