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四章 落阵歌,二一高杆与宝镜

第七十四章 落阵歌,二一高杆与宝镜

更新时间:2018-06-29 10:20:11

  “什么?”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霍京的话语并非是传音入密,而是直接开口,忍不住回了一句。

  霍京走近了一些,对我说道:“噬心魔不在那銮驾之内,又或者说,它的神识,并没有在这里,所以这儿的指挥权,才落到了福临的手中。”

  听到他的话语,我终于明白了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奇怪。

  噬心魔不在。

  这件事情乍一听好像很奇怪,但我们都知晓,噬心魔它并非是一个人,甚至都不是一个实体,必要之时,它能够化作一阵狂风、一股黑雾、一团黑云,所以瞬息万里,对它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这大战在即,它为什么会突然间扔下大部队呢?

  而它若是离开,又是跑到哪儿去呢?

  难不成,它声东击西,跑到了京城去,直捣黄龙府?

  这,未免也太扯了吧?

  我不是噬心魔,无法理解它的思维模式,但面对着当前局面,忍不住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是之前的话,我听到这消息,说不定直接转身就跑了,管他三七二十一,但脑袋上戴上了那紧箍儿,我的生死,只不过噬心魔的一念之间,而且都用不着噬心魔出手,如果福临贝勒说得没错的话,那么就连那老太监,也能够决定我的生死。

  所以逃跑这事,可以想,却只是白费劲儿。

  除非我能够破解脑袋上的紧箍。

  自己弄是不可能的,这玩意与噬心魔息息相关,任何异动,噬心魔都会注意到,而那个时候,紧箍儿没取下来,我的脑袋就已经炸裂开了。

  我看着霍京,然而他却没有再理我,而是朝着前方走去。

  我瞧见后面陆续有人挤来,知晓人多眼杂,霍京谨慎,不敢再与我多作交谈。

  不过在此之前,他却将那八卦袋,交还在了我的手中。

  跟着进阵的,是二十多名黄马褂,而随后,却并非銮驾,而是那一帮日本武士和忍者,这儿虽然空间宽阔,但随着人越来越多,逐渐变得拥挤,我们不得不朝着旁边靠去,而当牛魔王以前统领的那帮魔门手下挤入场中来的时候,我们身处的这一片浅坡,故垒而堆,都显得有一些挤了。

  这时有一个黄马褂走来,冲着我喊道:“大总管吩咐了,让你往前探路。”

  我受制于人,不敢不从,于是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又走入一处狭窄山道中,突然间,头顶上传来一阵歌声。

  歌曰:“兵戈剑戈,怎脱诛仙祸;情魔意魔,反起无明火。今日难过,死生在我。玉虚宫招灾惹祸,穿心宝锁,回头才知往事讹。咫尺起风波。这番怎逃躲。自倚方能,早晚遭折挫!”

  我听着一阵迷糊,却听有人忍不住笑了,说道:“呵呵,前方十绝阵,此番又来一个诛仙阵,别的手段没有,故弄玄虚的本事倒是一个接着一个……”

  我转过头去,却瞧见一黄眉长者,赶忙问道:“这位长者有礼了,这诛仙阵,又是什么?”

  那黄眉长者开口说道:“这诛仙阵乃洪荒天地第一杀阵,由‘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四剑,以及诛仙阵图组成,正所谓‘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到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乃通天截教的立教至宝,内中玄妙诡变、杀机无限、凶险万重,非天道圣人,纵然是大罗金仙,一入此阵顷刻飞灰烟灭……”

  我忍不住深吸一口凉气,心生畏惧,说道:“这般厉害?”

  我口中说着,心中却忍不住想起了一个人,那便是游侠联盟九人团中的通天教主孙传方。

  这诛仙阵,想必就是此老所设吧?

  那黄眉长者冷笑说道:“真有这般厉害,早已天下无敌,又哪有我等施展的空间?这玩意,不过是拾人牙慧、故弄玄虚的手段而已……”

  我拱手,说道:“领教了,敢问尊者名号。”

  那人见我恭谨,倒也没有端着,开口说道:“我便是噬心魔大人座下,黄泉引元老,朴可汗。”

  我赶忙恭敬地说道:“原来是天神下凡,失敬失敬。”

  那人哈哈一笑,伸手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许多人不喜欢你,觉得你是个后脑勺生反骨的二五仔,但我觉得吧,主要还是因为你不知晓大人的实力,等过段时间,你就明白,老老实实地待在噬心魔大人麾下,才是你这辈子最好的选择。小伙子,好好干,我看好你哟……”

  这位来自大宇宙国的老者,对中国文化却有着相当深刻的了解,我表现得如同无害的小白兔,向他拱手,随后缓步向前。

  越过狭长甬道,头上却有一处牌坊般的建筑,顶端之上,挂着一把石剑。

  石剑长约两米,打磨粗粝,剑身之上,刻着两个字。

  戮仙。

  我拔出了金箍棒来,贯注妖力,如寻常模样,随后缓步向前。

  在我的带领下,二三十人的先锋队伍,逐步往着前方行进,我走了五十几米,发现内中无风,周遭安静,没有任何的危险,心中不由得诧异,而当我继续往前行进的时候,突然间,浓雾之中,有红光浮动,紧接着在我们的四周处,却有二十一根高杆挑起,上方有二十一面宝镜。

  这一杆配一镜,那镜中有红云翻滚,光芒落在地上,便化作无边烈焰,若是落在人身,便做作火团。

  此物一出,我的周遭顿时就是一阵痛苦的尖叫与哀嚎,许多人猝不及防之下,却被那火焰点燃,化作活生生的火人,在高温的燃烧下,这帮人有的往前冲,有的往后逃,有的扑在了同伴身上,也有的人原地打滚,场面顿时间就是一片混乱。

  终于,开始了么?

  我心中震撼,却发现有三四面镜子,径直朝着最前方的我照了过来,烈焰奔袭,锁定周遭,我无法躲闪,却也不慌张,当下也是激发体内的烛阴之火,又将六甲神将化身成甲,如此火甲一套,相互排斥,那邪火却没有办法落在我的身上来。

  我这边守住攻势,而身后也并非没有高手,短暂的混乱之后,有人嘴中狂喷一口寒气,宛如隆冬腊月,风雪飘摇,却将许多同伴身上的火焰给浇灭了去,还挂着无数寒霜。

  不过林立场中的高杆,顶上那宝镜转动,却源源不断地喷射火焰来,混乱依然存在着,而且愈演愈烈。

  我听到福临贝勒高声喊道:“斩旗夺镜,斩旗夺镜!”

  众人听了,纷纷上前,掏出各自兵器,朝着那高杆斩去,然而那根高约数丈的杆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木质,极其坚韧,刀剑斩落其上,不但没有效果,反而被直接弹开,有力弱者,甚至被这力道弹得直接飞了起来。

  就在这时,却有一人突出,手握金丝大环刀,手起刀落,却将边缘处的一根高杆直接斩断了去。

  那杆子跌落下来,宝镜落地,宛如油桶炸裂一般,发出了巨大的轰鸣,炸裂一大片,火焰无数,周遭十余人全身大火,惨叫连连。

  不过那人却越发兴奋,连着又斩两根。

  我打量那人,发现他头生弯曲双角,下巴一截山羊胡,双目凶狠锐利,一股羊膻味儿飘散数十米外去。

  羊王德福特。

  这黄泉引的老牌元老一出手,顿时就是力挽狂澜,不过就在此时,周遭浓雾之中,却有人扑将而出,朝着他冲去,厮杀声也从四面八方浮现而出,我瞧见周遭陷入了一片混战之中,有些惊骇,正在我无所适从的时候,迷雾之中,突然间有人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抬起手来,朝着我猛然一刀斩下去。

  我横棒来挡,那人手中的长刀却是直接断裂了去。

  啊?

  那人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愣了一下,慌忙撤退,还瞧了我一眼。

  我也看向那人,发现这汉子却是西北来客,先前在滇南集合的时候,我在饭堂外面,曾经与他打过照面。

  只不过他并不认识真面目的我。

  那人刀断之后,仓皇后撤,我并不追击,而是回过头来,却瞧见周围一片混乱,但随着噬心魔大军的陆续涌入,守阵者的进攻变得疲软,随着更多人的到来,以及陆陆续续有强力妖王站了出来,那二十一根高杆全部被斩断了去,现场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火焰。

  因为这空间有限,所以那宝镜爆炸之后,伤了许多人,一时之间,却有呻吟无数。

  而守阵人,则在简单的试探之后,匆匆退去,留下了二十几具尸体。

  场中暂时回归平静,我行走其间,并没有发现熟悉的面孔,但还是有些难过。

  这些人,死得默默无闻,宛如蝼蚁。

  我也会是这样么?

  就在我黯然神伤的时候,不远处突然爆发了剧烈的争吵声,我绕过一团又一团的熊熊烈火,走到跟前,却发现竟然是朴可汗、德福特与驱神大圣等人,在与那福临贝勒争吵着。

  我走上前去的时候,争吵已经进入了尾声阶段,我瞧见那一堆妖王怒气冲冲地离开,居然朝着别的方向离去。

  这是……闹翻了?

  我有些诧异,而就在这个时候,福临贝勒那死太监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风,居然瞧见了我,大声喊道:“你给我过来……”

1065 1065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