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二章 上将拥旄西出征

第七十二章 上将拥旄西出征

更新时间:2018-06-25 20:14:09

  我敢肯定,在此之前,这个地方,绝对没有这样的石头阵。

  因为我们之前越境而来的时候,走的正是这个方向,就算是相差一段距离,但这样规模宏大、连绵十几里的的石林,还是能够发现的。

  这些彼此错落林立、宛如石林一般的石头阵,难道是凭空而生的?

  我跻身于人群之中,瞧见前方,能够感觉到那些高低错落、散落分布的石头阵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力量在其中。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的气息,即便被石林遮挡,也还是隐隐约约地浮现出来。

  难道,这就是游侠联盟九人团的布置么?

  我看着这宛如奇迹一般的石林,心中除了赞叹之外,剩下的就是疑惑了。

  若说布阵,历史上最为出名的,恐怕是三国蜀汉丞相诸葛孔明的八阵图,对于此阵的评价,唐代诗圣杜甫曾作诗赞叹,曰“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那是实打实的功绩,在阻止吴魏进攻的时候,也的确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但众所周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八阵图只有在狭窄地形之下,方才能有最强的功效,而这国境线连绵不知几百里,你在这儿守株待兔,我直接绕过去,不就得了?

  就如同二战时期法国耗资巨亿的马奇诺防线,听上去好像是安全感爆棚,结果人德国人完全不理会,直接通过阿登山脉,从马奇诺防线左翼迂回,在蒙梅迪附近突破达拉弟防线,紧接着占领了法国北部,从而使得马奇诺防线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同样的道理,面对着这种守株待兔的行为,噬心魔大军只要横移十几里路,从侧面迂回,这个看上去防守严密的石头阵,完全就是一个摆设了。

  曾经名震天下的马奇诺防线,现在一部分成了旅游景点,一部分租给民用,来种蘑菇,而我们面前的这石头阵,想必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吧?

  然而就在我以为队伍就要转移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听上去有点儿难以置信的命令。

  继续向前。

  什么鬼?

  我的立场即便是站在了游侠联盟和国内联军之上,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也忍不住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觉得这命令煞笔无比。

  噬心魔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真的是觉得自己天下无敌,所以面对着一切都可以平趟么?

  你这是得有多张狂,才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啊?

  我忍不住想起了二战的重大转折点敦刻尔克大撤退,原本德军可以直接怼上去,将英法联军给戳死的,结果希特勒偏偏当了猪队友,态度含含糊糊,给了敌人充分的反应时间,从而让英军撤离了三十多万主力部队,并且奠定了二战最终的胜利基调。

  难道,噬心魔也将走上这样的宿命么?

  我的信心,在这个时候,不知不觉间,也开始抬起了头来。

  我这种“人在曹营心在汉”的家伙,听到这个命令,自然是庆幸不已,觉得这有可能是噬心魔大军折戟的转折点,而我身边的这帮人,却个个都将性命赌在了这么一场大战上,“赢了会所嫩模,输了搬砖跳河”,心态自然更加着急一些,所以当命令传达过来的时候,那些领头的大佬们,纷纷表示不解,并且吵着要去拜见噬心魔大人。

  传命令的,是内廷的人,也就是福临贝勒的手下,他黑着脸,对牛魔王说道:“主子在休息,吩咐了,不许任何人打扰它。”

  休息?

  都这个时候了,噬心魔居然还在休息?

  那么这个狗屁命令,到底是谁发布的呢?

  牛魔王更是不解,而旁边也有人吵着要去拜见噬心魔,听取解释,或者进谏,所以他也跟着大佬们往前走去,完全不理会那个使者。

  我在这噬心魔大军之中的身份十分尴尬,按道理说,作为阶下囚的我,应该关押在后方牢笼里,又或者直接把我给弄死,就算不是,也得给我弄上手铐脚镣,让我没办法逃脱,但噬心魔对我的处理让人跌破眼镜——他不但让我获得了自由,而且还将金箍棒,从他的副手神户大川手中要了回来,交还给我。

  他给了我相对的自由,唯一的约束,就是将自己的肋骨,箍在了我的脑袋上,然后吩咐我不要做出格的事情。

  什么是“出格”,这事儿很值得玩味。

  但我可以确定一点,像噬心魔这种视人命如蝼蚁、喜怒无常的家伙,绝对不会有太多的情感在,如果我真的乱来,他必然不会手软。

  我的存在,只是装点他高高在上的背景板而已,对于我这种锦上添花、可有可无的东西,他绝对不会在乎什么。

  所以我一旦违背了他的心意,下场绝对是死。

  不过跟随着牛魔王等随军大佬一起过銮驾那边去讨要说法,似乎并不会触怒他。

  我并不需要露面,当个小透明,应该没问题。

  所以我跟着牛魔王一起过去。

  没有人来拦我,也没有人来拦牛魔王、驱神大圣等一帮人,使得我们很顺利地就来到了队伍最前方的銮驾之处。

  銮驾周遭的五十米之内,都是内廷的人。

  内廷,是噬心魔最核心的班底,以前是谁负责我不知道,但现如今的掌事人,却是声音变尖、疑似太监的福临贝勒,他拦在了我们的面前,面无表情地对前来讨要说法的一众大佬说道:“使者没有跟你们说清楚呢,还是你们对主子的命令,有什么别的想法?”

  他原先的时候,是个野蛮而粗鲁之人,但是现在却凭空生出了几分阴狠之气,双目锐利,仿佛扎人的尖刀,在一众妖王的脸上来回巡视着,脸色说不出来的阴冷。

  前来讨要说法的一众妖王,哪一个不是顶天立地之人,然而在这个奴才的跟前,却莫名地心虚几分,下意识地低下头去。

  并不是福临贝勒有多么强大,而是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让人恐惧的男人。

  跟噬心魔接触越久,越能够感受得到这个家伙的恐怖。

  哪怕是它面前的一条狗,大家都有些惶恐。

  自然而然的,不少人都将目光,朝着牛魔王望了过来。

  这个男人出道以来,也一直都是风头强劲之辈,宛如神话一般的恐怖战绩,是他最为强悍的资本,而狂傲凶悍的作风,也赢得了以强者为尊的夜行者们心中的敬仰,正因为这样的资历和脾气,使得他胆敢挑战噬心魔的权威,而即便是失败了,在许多人的眼里,他也是这一支队伍里面,除了噬心魔之外,实力最强的人之一。

  他若是能够出头,大家就有了主心骨。

  而且这家伙一向鲁莽,跳出来质疑,也比较符合他的脾气。

  但面对着众人的期待,牛魔王却一动也不动。

  别人都以为牛魔王是个鲁莽性子,但只有一少部分的人才知晓,这个家伙的城府,远比看上去要深太多了。

  最大的刺头一言不发,众人都有些诧异,不少人看向牛魔王的目光,多多少少也带着几分鄙夷,觉得他给套上了牛鼻环,顿时就蔫了。

  不过在场诸位,大部分都是妖王级别的强者,即便怯于噬心魔的威严,但也没有个个都是怂包,一个满身白色纹身的黑瘦男子站了出来,用颇为结巴的汉语问道:“我们不是有别的想法,只是觉得没有必要直接踩进北人的陷阱里去……”

  有人出头,原本沉寂的人群立刻就发出了声音来:“对,为什么不绕路啊?”

  “虽然我们不怕什么,但硬着头皮闯阵的话,只怕要损失不少的兄弟呢……”

  “是的,是的……”

  “能让王上出来,跟我们解释一下么?”

  ……

  无数的声音响起,福临贝勒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起来,他眯着眼睛,打量着众人。

  他的目光,就像一瓢冰水一样,我被他瞧了一眼,感觉从头到脚透心凉,并且如同毒蛇在身上游动一样,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

  在他的打量之下,场中众人声音渐渐变小了。

  当满场变得寂静的时候,福临贝勒一字一句地说道:“主子的吩咐,我已经传达了,他现在在休息,你们谁若是不要命,只管去吵他,我不拦着你们,不然的话,你们就照着做就是了……”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阴恻恻地笑道:“诸位,此番北上,也是主子考验各位的过程,谁出了力,谁划了水,谁拼死拼活,谁碌碌无为,主子都看在眼里,你们倘若是觉得可以凭借着过往功绩,或者那张老脸,就能够坐上高位的话,那么趁早离开——新的皇朝,不养吃白饭的老狗!”

  说完这些,他转身离开了去。

  众人听着福临贝勒的话语,忍不住地吸了口凉气,随后大家互看一眼,却都散开,往回退去了。

  我过来一趟,感觉噬心魔的举动越发高深莫测,心中发凉,也准备跟着众人离开,没想到有一个黄马褂走了过来,对我说道:“大总管让我过来叫你去伴驾。”

  我愣了一下,而周围的人也纷纷朝着我望了过来。

  那黄马褂的脸色有些阴冷,催促了一声:“愣着干嘛,走啊?”

  我不敢违命,跟着他往前走,越过了銮驾护卫,刚走了十几步,我发现旁边的不远处,还有一个被叫来伴驾的人。

  霍京。

1062 1062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