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一章 国境边石头阵

第七十一章 国境边石头阵

更新时间:2018-06-25 9:14:30

  当噬心魔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从四面八方,传来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因为人员来源比较复杂,所以有人称之为“王上”,有人称之为“噬心魔大人”,有人称之为“主子”,有人称之为“吾皇”……

  而到了最后,所有的欢呼声,汇聚成了一句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重复不断的口号,有一种洗脑的效果,到了后来,所有的人都欢呼着同一句话,整个人也如同流入大海的水滴一样,完全融入了这个集体里面。

  他虽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特别之处来,气息也收敛得如同普通人一般,但却如同太阳一般耀眼。

  那就是最为特别的个人魅力。

  呼……

  在这样激动到了极点的环境之中,我很难去保持单纯的独立,只有不断通过呼吸,来调整自己的心态,但是到了后来,为了防止旁边思想极端、情绪激动的人们感觉到我是异类,也不得不高声呼喊起来。

  没想到这么一喊还挺带感的,不知不觉间,我竟然不觉得尴尬,痛快自在地呼喊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噬心魔的身上,而当他走到我们的视线之中,缓缓地将手高高举起来,又果断落下的时候,欢呼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停住了欢呼,等待着噬心魔的吩咐。

  整个村子,仿佛一人,全部都陷入了一种死一样的沉寂之中去。

  人们也仿佛死物一般,静静等待着他们的王。

  噬心魔开口了,他的声音充满了中性的语调,有一种莫名的魔力在其中:“各位,我的子民、我的仆人们,本来我想要等到太阳升起之时,才会前往北方,但是,就在刚才,我们北方的敌人,朝着你们倾泻了大量的炮火,将我的计划给打断了。从刚才炮火的密度里,我可以感受得到,他们对我、以及你们的恐惧,既然如此,那么让这一刻早点来临吧,我,噬心魔,爱新觉罗·溥倛,将带着你们,去夺取最为荣耀的一切……”

  “从今日开始,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将会刻上丰碑,成为新纪元的英雄,你们的所作所为,将会得到世界的关注,许多年之后,你们的后代回忆起今天,都会用上最为崇敬的语调,与旁人分享你们的故事、荣耀、以及辉煌……”

  “跟着我走吧,只要夺取了龙脉,我将能够用我百年的感悟和知识,将你们每一个人,都变得如同我一般强大,而到了那个时候,我将带领着你们挣脱所有束缚,前往一个未知的世界去……”

  “孩子们,我要带你们去洪荒时代的远古大能们,所碰触到的世界……”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下下来,看向了旁边的一个男子。

  那个男子,是黄泉引内廷的福临贝勒。

  他大声嘶吼道:“皇帝起驾。”

  一套八抬大轿从后面移了过来,轿夫是八个身处于大妖巅峰状态的夜行者,分别是子鼠、丑牛、寅虎、卯兔、午马、未羊、戌狗、亥猪,八种不同本相的夜行者,他们每个人都穿着黄马褂,露出满是肌肉的胳膊来,目不斜视,仿佛木头人一般。

  那皇家八抬大轿非常宽大,四柱上绘有金色云龙,周遭有青缎太常旗十二面,旗面上分别绣各有日月五星、二十八星宿,旗下垂有五彩流苏,华贵雍容。

  它仿佛一个移动的房间似的,噬心魔踩着福临贝勒的后背,走上了八抬大轿之中去。

  帘子垂下,再也没有瞧见人。

  福临贝勒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极为尖厉的声音大声叫道:“起驾。”

  八抬大轿起来,立刻有仪仗前导,导盖、拂尘、仪刀、豹尾枪、五色华盖、双龙扇、五色金龙纛、钺、星、卧瓜、立瓜、吾杖、御杖、引杖等等,各有人持,皆是内廷之中,身穿黄马褂之人,这些都是噬心魔多年的老家当,而又有前导乐,分别是两根戏竹,接着是六根乐管、四根七孔笛、两根笙、两面云锣、一面导迎鼓和一副拍板。

  銮驾之后,一众高手随行,排位越是站前,越是受到器重,而到了最后面,则是无数变异夜行者附尾,其间又有骑着虎豹的御者在中间穿梭,维持秩序。

  大军出行,浩浩荡荡,卷起尘烟无数。

  我身处于队伍中段,与牛魔王一起,两人缓步前行,周遭有人不断地朝着我们看来。

  由驱神大圣统领的那一票人,却都是牛魔王曾经的属下,也就是先前我知晓的夜复会“魔门”一脉,此刻牛魔王被噬心魔教训打败,他的手下便由驱神大圣所统领,但我感觉牛魔王这家伙的威望挺高的,那帮人时不时地朝着他望了过来,并且还毕恭毕敬地行礼。

  就连驱神大圣,对牛魔王的态度也是十分恭谨。

  我甚至还看到了百眼魔君。

  不过想想也正常,在这样的环境中,弱肉强食,才是唯一的生存法则,牛魔王一出山,就拿平天大圣来开刀,显示出了超卓的强悍实力来,虽然他此刻被噬心魔压制着,但山水轮流转,谁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又将放出来,忌惮于此,有几人胆敢得罪他?

  但对于我,那些人的目光就不是那么友好了。

  倘若是寻常夜行者,或许忌惮于我的名声,多多少少,也会有几分敬意,又或者好奇,但这帮魔门中人,个个性格乖张偏激,凶狠恶毒,杀人如麻,哪里会有这般的想法?

  他们对我,可是一向都视为假想敌和叛徒的。

  所以我身处于行伍之间,却是能够感受到无所不知的敌意和仇视。

  不过面对这些,我却并不慌张。

  我在人群之中缓步前行着,不去管别人的目光,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来。

  队伍之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噬心魔的銮驾和仪仗,那是一种莫名的威严,也是队伍的中心,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莫名感觉到一阵滑稽和可笑。

  尽管抬轿子的,是八个处于大妖巅峰状态的夜行者,身轻如燕,脚步如飞,但这帮走过去,得有多久,才能够抵达边境?

  噬心魔这样子,是为什么呢?

  凡事都是有目的的,他先前采用那蛙跳战术,千里穿行,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而现在却放弃了那种极有效率的方式,采用现在这种迟缓的行动,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一直没有想明白,所以只有在人群之中按照惯性前行着。

  而除了瞧见那銮驾之外,我的目光,偶尔还会落到那个叫做福临贝勒的男人身上来。

  与之前的时候相比,现如今的福临贝勒,缺少了许多的阳刚之气,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无限度地趋向于太监的感觉。

  要知道,原来的他,可是堂堂正正的贝勒爷啊。

  难道,因为上次的任务失败,他给阉了?

  可怕。

  说句实在的,先前噬心魔跟我谈话的时候,我的确在某一时刻,被他描述的伟大理想而感动,觉得这是一个有着大气度、大气魄的男人,而他之所以能够有今日之成就,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现在回想起来,这个人用了太多的光芒去包裹自己,使得内中隐藏的黑暗,也越发让人胆寒。

  他的所作所为,可配不上他口中的理想。

  又或者,在他的眼中,一切除了他的生灵之外,都是蝼蚁而已。

  牺牲一些蝼蚁,来完成他的任务,这都是理所应当的。

  无所谓。

  但对于我来说,一个对生命都失去敬畏之心的人,不管高举着多么伟大的理论和旗帜,都不过是一个恐怖的魔头而已。

  大队出行,因为都是修为高深之人,所以速度很快,行走如飞。

  很快我们就穿过了山林,来到了大路上。

  这儿时不时有车行驶而来,面对着这些障碍,前行探路的大军前哨处理方式十分简单,那就是直接掀翻在路边,然后将司机给全部斩杀了去。

  大军宛如一道洪流,所过之处,吞噬生命无数。

  不知不觉间,我们路过了一座城镇。

  这镇子与先前我们藏身的镇子很像,并没有什么不同,而队伍的主体并没有保持不变,继续行进,但那些变异夜行者们,却如同群狼一般,直接散开了去,没多久,那镇子里就传来了无数的悲鸣与惨叫声,紧接着大火熊熊燃起,映照了半个天空。

  恐惧,如同瘟疫一般,开始朝着四处蔓延而去。

  队伍之中,人们面无表情,急步前行着,而我忍不住朝着銮驾方向望去,发现那边的帘子垂落,噬心魔不再出现,仿佛睡着了一般。

  又过了几个小时,天色蒙蒙亮,而我们来到了国境线边缘。

  往前走,突然间,一座又一座的石阵,出现在了队伍的前方,连绵不绝。

  这是……

1061 106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