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四章 上当了

第六十四章 上当了

更新时间:2018-06-21 23:26:58

  看着跟前这个正在步步紧逼的霍二郎,我有点儿恍惚。

  如果是之前的话,我或许就直接信他了,毕竟从认识他以来,霍京都一直给了我一种很可靠的感觉,觉得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

  但后来通过神户结衣之事,他的刻意回避,让我又认识到了霍京的不同之处。

  看待这个人,不能太片面了,否则就会深陷泥潭之中。

  不过,他有一句话说得对,那就是神户大川对我,应该是志在必得的。

  他但凡有点儿放我离开的心思,就不会直接斩断后路,把神户一族定下的继承人神户浩二给弄死去。

  所以,我其实是没得选的。

  这般想着,我手中的金箍棒却越发激烈,棒影舞动,宛如漫天笼罩,而霍二郎的手段也变得更加凶狠起来,特别是他周身黑雾浮动,金剑之上,蕴含着某种银亮色的光芒,时不时有剑气蔓延,落在地上,便是一大片的寒冰集结,显得格外刺眼。

  没多时,我们两人拼斗的地方,到处都是一片寒冰雪域,走路都要打滑。

  很明显,霍二郎使出的这手段,绝对是从地狱回返而来的收获。

  两人继续激斗,而周遭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围观者散落各处,却隐隐将我们给围住,不给我有任何抽身离去的机会。

  我虽然全神贯注地集中在了与霍二郎的战斗中,但偶尔的余光处,还是瞧见来了不少高手。

  有这些人在,我就算是想要脱离战斗,狂奔而走,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被重重包围,最终落败而已。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毁约呢?

  我开始一点一点地铺垫败局,然而明面上,我却显得越发凶狠,因为我知道神户大川此人狡猾如狐,他既然让我来跟霍二郎拼斗,自然是很有深意的,我若是装模作样,被他瞧出来的话,恐怕就会直接崩盘了。

  而霍二郎不知道是不是与我达成了默契,所以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频频使出了多种强力手段来。

  什么剑气跌宕,寒冰如狱,八锁寒龙……真的是让我为之惊讶。

  这样强悍的霍京,就算我不放水,只怕也很难赢他吧?

  难怪神户大川信心十足。

  感觉到了霍二郎的强势之后,我终于不再纠结,将手中的金箍棒猛然一举,想要强拼一波,结果却是身子一歪,往旁边倒了下去,尽管我迅速“反应”过来,想要弥补,却还是给霍二郎瞧见了破绽,刷刷几剑,先是刺到了空处,却将整个场面给控制住。

  而随后,他怒声一吼,手中的金剑宛如游龙一般,在我的周身掠过,我就感觉浑身一阵僵硬,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我的双臂都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寒冰。

  我很是“惊讶”地后退,紧接着用那烛阴之火将身体点燃,想要将这坚冰融化,却不料霍二郎手中金剑天马行空地在我身前点着,宛如画符一般,勾勒出了几个古怪的符文来。

  那符文一现,有若实质一般地将我给包裹住,紧接着那寒冰不断累积,却是将我身体里的烛阴之火给压制,随后把我整个人都给冻住了去。

  我身下的那一片地方,本来就被霍二郎弄成了冰域,此刻我也化作冰坨,直接钉在了原地。

  弄完这些,霍二郎将长剑定在了我的胸口,随后平静地说道:“承让。”

  话音一落,他用那金剑朝着我的右手猛然一拨,那金箍棒便落在了地上去,顺着冰地滚落一旁。

  啪、啪、啪……

  周围传来了掌声和喝彩声,而神户大川则走到了我的面前来,说道:“怎么样?”

  我表现得极为恼怒,但面对着这样的情形,却不得不低头,低声说道:“愿赌服输,我认栽了。”

  说这话儿的时候,我的脸上都挂满了冰霜。

  神户大川瞧见我低了头,笑了起来,对旁边的人吩咐道:“给他扎针,上研究院新出的镇定剂,并且用缚妖链将他捆上,限制行动……”

  说完,他转过身,朝着不远处的金箍棒走去。

  他对于那玩意,一直都有着很强烈的兴趣,现如今我落了败,他自然要将那东西给收起来,仔细研究。

  神户大川转身过去,俯身去研究金箍棒,他的手下则蜂拥而来,有人拿了一个黑铁盒子,打开之后,拿出两管针剂来,在我的脖子左右两侧各扎了一针,我顿时就感觉力量如同炸裂的气球一样,迅速消解而去,头昏眼花,感觉连站立都有些困难。

  而这时旁边的霍二郎也解开了我身上的冰霜,那几人如狼似虎一般地围上来,用一种特殊的锁链将我给捆了,随后推倒在地去。

  这帮人怀着愤恨,手段粗暴得很,我的脸直接挨宰了地上,因为失去了力量的保护,很是疼痛难耐,而这个时候,旁边又冲出一人来。

  那人手中,有一根浸了油的皮鞭子,猛然一抖落,发出炸响,随后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身上。

  啪……

  这一鞭子下来,我感觉半条命都快抽没了,紧接着连着好几遍,差点儿就将我抽得魂飞魄散了去。

  那人一边打,一边痛骂道:“ばか やろう……”

  八格牙路?

  原本高贵的长泽雅杏破口大骂着,用最为粗俗的语言,痛骂着我这个杀害了她儿子的人,而她手上的鞭子,则仿佛沾了某种毒液一般,即便是我铜皮铁骨的体质,都有点儿扛不住,而最让我有些心惊的,是旁边的霍二郎看着,脸上却挂着淡淡的微笑,表现得事不关己,冷漠以待。

  我的八卦袋,也落在了他的手上。

  长泽雅杏很是疯狂,我如果被这样继续抽下去的话,很有可能就要挂掉了。

  但霍二郎却并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反而是往后面退了开去,让长泽雅杏有更多的发挥空间。

  我,被骗了么?

  就在我脑子乱哄哄的时候,终于有人出手阻拦了这个疯婆娘,而那人,却是神户大川。

  两人用日语一通交流,长泽雅杏的情绪显得十分激动,几度都差点儿要跟神户大川打起来了,不过最终她还是没有爆发,而是将皮鞭往地上恨恨一摔,转头离去。

  神户大川骂走了长泽雅杏之后,居然还跑过来将我扶起来,并且给我道歉:“对不起,内子承受着丧子之痛,所以才会做出这等偏激之事,还请原谅。”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不得不说道:“可以理解。”

  神户大川温言说道:“我们对你的措施,只是为了防止你见到我们王上之前这段时间,出现什么差错,还请理解。不过我会安排人给你治伤的,用不着担心……”

  他抬手,让人带着我退下,而随后走向了霍京,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励几句。

  而霍京也显得很谦虚,说道:“他之前就受了些伤,说起来,我还是占了些便宜的……”

  我被结结实实地打了几鞭子,整个人都垮了,只有被人抬着下去。

  这会儿村子里的大火熄灭了许多,我左右打量,尝试着观察周围,结果旁边有一个人脱下一件满是汗臭味的衣服,直接将我的脸给盖住了去。

  如此走了差不多十分钟,我脸上的衣服被揭开了,随后我被扔进了一个房间里去。

  这个房间三面是墙,一面则是铁栅栏,有人在铁栅栏外守着,而房间里除了一张草席之外,什么也没有。

  那帮人说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语言,我也听不懂是缅语还是泰语,总之是一头雾水,便一点一点地爬向了草席上,然后翻身躺下。

  我知道自己麻烦大了,但并不是没有逃脱的机会。

  我得隐忍。

  一番大战之后,我的身体受了伤,又处于极度疲惫之中,故而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却瞧见来了一个医生,那家伙是个土郎中,给我简单检查一番之后,在我的身上敷上了一层厚厚的草药,那药是用好几种的草药叶子,用嘴嚼出来的,黏糊糊一团,看着恶心,但敷在身上,却有一股清凉的感觉,原本火辣辣的伤口处,也开始降温了下来。

  上过药之后,我又睡了过去,其间陆陆续续有人过来,我睁开眼睛,瞧见来的都是敌营之人,大概是听说过我,所以过来打量一眼,其中不乏妖王级别的强者。

  不过他们瞧见如同咸鱼烂泥一般躺在草席之上的我,都显得有一些失望。

  在这其中,还来了一个很特殊的人。

  金阳。

  作为老金和惜阴神婆最小的弟弟,他居然也在这里,瞧见我之后,一顿破口大骂,语言之恶毒,让我无言以对。

  我也懒得跟他解释什么,只是在心中叹息不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睡梦中,又一次被人给推醒过来,随后被人掐住了嘴巴,让我张开嘴来。

  那人的手指力道很大,我不得不配合着张开,给人瞧了一下牙齿,又让我睁开双眼,给他看瞳孔,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站在我面前的,却是寻常状态下的牛魔王。

  也就是曾经的百盛魔君。

  我顿时就是一激灵,而随后,那家伙居然掏出了一把刀来,对准了我的脖子。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家伙居然就朝着我的脖子猛然扎来。

1054 1054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