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二章 公平的赌斗

第六十二章 公平的赌斗

更新时间:2018-06-21 8:09:46

  李洪军愣了一下,问我道:“你确定?”

  他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如果我真的选择留下来,可能就是选择了死亡,没得跑了。

  因为长泽雅杏并不会是第一个赶过来的人。

  敌人将会源源不断地赶到,并且在搞清楚情况之后,将高手全部调集于此处,而到了那个时候,那可就真的是插翅难飞了。

  但我却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说:“走!”

  这个时候,如果我不选择留下来,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

  留下别人,也没有阻拦这些人的实力。

  只有我,才有着足够的能力,以及特立独行之处,将这帮人的仇恨拉到这儿来,不让他们去分心追人。

  在那一瞬间,我居然有了一种“舍我其谁”的壮志豪情。

  谁能横刀立马,唯我漠大将军。

  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就会推辞一下,但李洪军却是不会,他是一个理智高过于情感的人,也知晓我的这个方案,是当下之时唯一的生路,但凡有任何的黏糊和迟缓,那么我用性命创造出来的机会,就会离大家远去,所以他将神户浩二推到了我的怀里之后,带着其他人迅速撤离。

  我看了一眼在前面开路的李安安和小虎,叹了一口气。

  人生路漫漫,没有能够和你们这些可爱的人一起走下去,真的很遗憾啊。

  只不过,有的时候,宿命这种事情,还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我生下来,就注定不凡。

  呼……

  我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瞧见头顶漫天的乌鸦,将神户浩二嘴里的布条扯出来,推倒在地,随后抽出了金箍棒来,将那棍棒顶在了神户浩二的脖子上,烛阴之火激发,那家伙立刻就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叫声来。

  “啊……”

  这火焰并不只是温度高而已,还有一种让人为之恐惧的特性。

  而神户浩二的嗓音条件也还算是不错,绝对的男高音,如此一番尖叫下来,将已经要朝着我身后远去的鸦群,又给逼了回来。

  哗……

  一声古怪的响动,紧接着有无数黑云从天空垂落,最终化成了一个身穿黑纱的妇人。

  长泽雅杏。

  那女人与之前的打扮截然不同,此刻显得无比的高贵,就好像童话故事里面的黑皇后,雍容典雅,只不过看那脸色有些不太好,而这一身黑纱长裙也有了几分烟火气息,边边角角处,还有些破破烂烂的,一看就知道经受了许多的坎坷,来得匆忙。

  不过她还是保持了贵妇人的状态,落在了我面前的十米之外,指着我,用一口古怪腔调的普通话,对我说道:“放开他。”

  我微微一笑,说道:“夫人,又见面了。”

  我嘴里说着话,金箍棒上的烛阴之火越发旺盛,那神户浩二疼得直抽抽,口中哇啦啦地叫着,我听不太懂,但感觉意思,还像是要长泽雅杏救他。

  这家伙叫唤得太厉害了,听得长泽雅杏都有些耐不住了,冲着我怒声吼道:“我让你放开她!”

  我仿佛刚刚听到一般,将棒子稍微抬起一点儿,然后问道:“这样?”

  长泽雅杏摇头,说我让你将他放开。

  我点头,说可以,不过……

  我走上前一步,一脚踩在了神户浩二的脑袋上,然后将棒子一挥,指向了那些越过了我、朝着村外林子里追去的人,说道:“让他们停下了。”

  长泽雅杏愣了一下,显得有些犹豫,而我则又将金箍棒垂落下来,按在了神户浩二的右臂之上。

  这一回,我不再是吓唬而已,金箍棒上的烛阴之火陡然激发,将他右臂给烤炙起来,他身上的衣服瞬间燃烧,手臂也烧糊,闻到了一股子的肉香来。

  剧痛让神户浩二放声惨叫着,随后拼命挣扎,却因为全身被捆住,又被我用脚踩着脑袋,难以挣脱。

  “呜哇哇……”

  他嗓音都破了,就像一个孩子那般哭泣,无助而可怜。

  倘若我没有瞧见他在地牢里对我们的人刑讯逼供时的残暴手段,说不定都有点儿心软了。

  连我这样的施加者都有些动容,更何况是长泽雅杏?

  看得出来,她对我脚下的浩二还是十分在乎的,在我的逼迫下,她终于妥协了,朝着远处的人挥手,并且还有火鸦腾空而起,朝着前方传递了消息去。

  没一会儿,追出村外去的人,都折返回来。

  不过这个时候,我的身边已经围着超过三五十人,虽然因为到处混乱的缘故,那些妖王级别的高手还没有现身,但光这些人,都不是我能够对付的了。

  但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我不但没有恐惧,反而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来吧。

  我斗志昂扬,而瞧见周围的人多了一些,长泽雅杏的胆气越发旺盛,走上前来,对着我说道:“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办到了,放开他吧。”

  我笑了,说道:“我放开他,然后让你杀了我?”

  长泽雅杏顿时就恼了,说道:“你不守信?”

  我摇头,说我可没这么说。

  长泽雅杏盯着我,认真地说道:“我可以不让人去追那些逃犯,但如果你想挟持着他,然后离开,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这不可能——就算我选择了屈服,但他们也不会让我这么去做的……”

  我说那当然,这世界,谁也别把谁当傻瓜,而且我也不指望凭借着这小子脱险。不过呢,我的确也不喜欢被围殴而死——不如这样,我们来打一个赌,君子协定。

  长泽雅杏说道:“你说。”

  我将金箍棒缓缓前指,对着长泽雅杏说道:“我要与你单打独斗,若是赢了,任何人都不能阻拦我,而若是输了……”

  长泽雅杏说道:“你若输了,就没有了以后。”

  我说:“如何?”

  长泽雅杏说道:“你聪明,聪明得可怕,刚才地牢那边的爆炸,也是你的手笔吧?差点儿将我给炸死,很厉害——你杀了我儿子,还屡次将我给逼到绝境,我不可能放走你,而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有一道剑光,从我的头顶上陡然落了下来。

  唰!

  那剑芒凌厉,让我心头一阵狂跳,下意识地往身后猛然一滚,避开了这一下。

  不过我避开了,被我踩在脚下的神户浩二,连同着他身下的泥土,都给直接斩成了两半,留下了一道长约两丈的剑痕来。

  神户浩二突遭腰斩,人必死无疑,但却还留有意识,嚎啕大哭着。

  他大声叫道:“伯伯,你为什么要杀我?”

  他双手被绑,然后腰部被斩断了,在这个时候,却迸发出了强大的生命力来,如同半截蛆虫,不停地向前挪动着,并且质问那个将他斩杀的人。

  我也看向了那人。

  打断了我与长泽雅杏谈话的人,却是一个老熟人。

  神户大川。

  这位与我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风度翩翩,相比于他老婆的模样,此刻的神户大川显得十分狼狈,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处完整的衣服,到处都是褴褛的布条,脸也黑漆漆的,显然是在刚才的爆炸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不过这个时候的神户大川,手持长刀,眸子精亮,也是逼出了真火来。

  他本来是没有去看地上的神户浩二,然而听到浩二临死之前的声声啼血,终究还是低下了头来,对他说道:“这人叫做侯漠,当代灵明石猴血脉传承者,是王上指定要拿住的人,为了这个目的,别说是你,就算是我,死了都值得。”

  说罢,他左手伸出,微微一弹,却有一道暗器浮现,陡然而至,落到了神户浩二的额头上,也结束了他的痛苦。

  毕竟被腰斩的人,最长的时间,还能够活半个小时。

  这事儿旁人听着新奇,但对于当事人来说,是在是太过残忍。

  将浩二弄死之后,神户大川越过了他老婆身边,走到了我跟前来,对我说道:“这是神户家族现在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在你的手上,死了两代继承人,你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从不去关心那臭鱼烂虾的事情。”

  神户大川笑了笑,也不纠结,而是对我说道:“说实在话,你出现在这里,让我有点儿意外。”

  我说是么?

  神户大川指着远处遁入林中的那些人,说道:“王上马上就要来了,大概明天吧,他给我布置了任务,指定要见你,我本来还在发愁,不知道去哪儿找你,没想到你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可能没想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你一个人的价值,比起那帮人所有人的总和都还要大——如果知道这一点,你会不会对自己逞英雄的行为,有些后悔呢?”

  我摇头,说:“义之所在,在所不辞。”

  神户大川笑了笑,不置可否地摇头,随后他说道:“你刚才的提议,我应下了,不过不是和我妻子,毕竟你的金箍棒,对我们神户家的神兵有压制。我给你换一个人吧,你赢了,我放你离开,若是输了,你留在这里,等王上到来,如何?”

1052 1052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