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章 小和尚破邪

第三十章 小和尚破邪

更新时间:2018-03-23 20:35:47

  我勒个去。

  我感觉那白骨巨兽应该是听不懂人言的,所以才应付一样地站了出来,没想到那家伙居然来真的,放开了大部队,朝着我这边就跨步而来,让我顿时就有一种肠子都悔青了的节奏。

  不过此时此刻,我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烤,再回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而且那家伙已经盯上了我,哪里能够甩脱?

  跑。

  我开始朝着另外一边狂奔,而彭队长瞧见我的举动,显然也是给惊到了,他想要过来帮我解围,但被旁边的求救声给扯住。

  我给架在火上烤,也只有强行将面子撑住,大声喊道:“来啊,来啊,我可跳、可痒痒了,来抓我啊。”

  “有本事你继续追——我看你是粪坑旁边打地铺,离屎不远了!”

  “江南江北一条街,打着打着谁是爹?”

  “瞧瞧我这棒子,虽然很短,但是可以旋转。嘿嘿嘿……”

  ……

  我心中恐惧,然而骂着骂着,却彻底放飞了自我,各种嘲讽,不要钱地吼出来,那家伙越发愤怒,朝着我咔咔就是一顿追。

  这一追一逃,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翻越了一个骨头堆成的小山坡,脚下一滑,却是跌落到了下方去。

  那巨大的白骨巨兽继续追来,那双脚踩在白骨之上,发出了“咔嚓”、“咔嚓”的碎裂之声,然后整个骨山都轰塌了下来。

  那骨山足有七八丈高,此刻一坍塌,立刻轰然砸落下来,我逃脱不及,给直接淹没在了里面去。

  好在无数白骨砸落我身上的那一刻,我将六甲神将之力召出,覆盖在我的身上,化作甲胄,帮我硬生生地扛住了这猛然而下的倒塌之力。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感觉到后背有如重锤敲击一样,震得五脏六腑都一阵扭曲。

  好闷。

  我给累累白骨压在底下,下意识地猛然撑起,却感觉力量难以顶上去。

  啊……

  我在心中奋力呐喊着,想要撑起一片天,从那累累白骨之中爬出来,却并没有能够成功,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有一股力量,猛然踩在了我身上的白骨。

  砰!

  是那头白骨巨兽,它一脚踩在了我身上的白骨,千钧之力陡然下压,让我顿时就有点儿想要吐血。

  太猛烈了。

  紧接着,那家伙伸出了爪子来,在白骨之中翻找,而我感觉腰身猛然一紧,紧接着人便腾空而起。

  我被它从白骨深处给找到,并且提了起来。

  我被那畜生提到了半空中,这玩意身高五六丈,我被它的白骨利爪揪到了半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只能够瞧见那家伙颅骨眼窝子两缕跳跃不懂的幽绿火芒,那里面充满了凶戾的邪恶,我仿佛还能够听到声声尖笑和蔑视。

  “啊……”

  我愤怒地大吼着,将金箍棒猛然一挥,朝着那家伙砸去,却不料这畜生的另外一只手,轻松地挡住了我的这一棒。

  不但如此,它攥住我腰上的爪子,也越发地用力。

  我甚至听到了甲胄咔咔作响的声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掉一样。

  我身体被控,金箍棒也即将被抢夺,眼看着就要死在这儿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有人低喝了一声:“唵、嘛、呢、叭、口迷、吽——破!”

  轰!

  那声音其实并不尖锐,但每一声发出,却都与周遭空间的诸多元素产生共鸣。

  整个空间,都仿佛在相应着这声音,产生“嗡、嗡、嗡”的响声,而最后那一下,我却感觉到与我角力的这头白骨巨兽甚至猛然一颤,紧接着这头虽是白骨,但如同洪荒猛兽一样的家伙,那身子开始急剧颤动,而力量却在迅速退却。

  我猛然一扯,那家伙的爪子僵硬无比,我竟然将即将脱手的金箍棒,又给拉扯了回来。

  不但如此,握在我腰上的爪子,也没有了力量。

  我奋力一挣扎,随后用那金箍棒朝着那爪子的关节砸了过去,本想着能够借点儿力,逃脱束缚,却不曾想这一棒子砸下去,却将那家伙的整个爪子都给砸落,而我也随着往下掉去。

  这情况让我有些懵,而下一秒,坠落半空中的我更加惊讶了。

  那整头白骨巨兽,却如同失去了力量一样,居然直接垮塌,散落一地。

  原本生猛无比、宛如天神一般的白骨巨兽,此时此刻,居然化作了无数的白骨,让人着实诧异,而我跌落在地之后,没有着急挣脱,而是将那爪子当做屏障,扛住了从头上砸落下来的白骨,等到没了动静,方才爬出来,左右打量,发现周遭一片尘埃腾起。

  而在尘埃之中,我听到了马一岙的喊声:“侯子,侯子!”

  我给那灰尘呛得难受,一边咳嗽着,一边大声回应道:“在这儿呢。”

  听到我的话语,从灰尘中走来两个身影,一个而是马一岙,而另外一个,则是小和尚墨言,两人都是灰头土脸的样子,瞧见我一身狼狈的模样,马一岙忍不住笑了,说没事吧?

  我说差点儿没命了,你救了我?

  马一岙摇头,说怎么可能,是墨言小法师,要不是他及时出手,将那玩意体内的邪魔驱散,只怕你已经被捏成肉泥了。

  我这才想起来,小和尚手中的降魔杵,却是对付这些邪魔戾气最好的手段。

  那白骨巨兽之所以能够跟活着的时候一样,最主要的原因,却是那体内的黑色气息在作怪,所以别看这它如此张狂恐怖,但只要击中要点,立刻就如同纸老虎一样,化作粉碎。

  所以说,有的时候,与敌人作战,需要头脑清楚,把握分寸,掌握住要点才能够达成最大的效率。

  我刚才差点儿死掉,这会儿恢复了安全,但还是有些后怕。

  刚才我实在是太莽撞了,不过话说回来,那种生死一瞬间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对我来说,却如同沾了蜂蜜的致命毒药一样,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好一会儿,我方才缓了过来,回头一看,发现除了小和尚和马一岙之外,其他人都不见了。

  我很是惊讶,说彭队长他们呢?

  马一岙摇头,说先走了。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他们去了哪儿?

  马一岙没再说话,而小和尚则说道:“他们看到了张洁老师,在朝着他们招手,所以就都追过去了,马大哥放心不下你,就跟了过来。”

  我说你呢?

  小和尚腼腆地一笑,说我也放心不下你啊,更何况,我觉得跟你们待在一块儿,比他们在一起要安全。

  我说你这话儿说得,彭队长的修为,一个能顶我们这样的七八个呢。

  小和尚看着我,说道:“如果我说我能够看一个人头顶上的死气,确定这个人离死有多远,你们信么?”

  啊?

  听到小和尚的话语,我和马一岙都愣了一下,随后马一岙问道:“怎么个说法,你能够确定别人的死期么?”

  小和尚摇头,说不是,一个人身上的死气越是浓厚,他死亡的几率就会越大,而死气越是淡薄的话,就越能够活下来——当然,这事儿也并不绝对,甚至还有相反的情况,不过不管怎么说,它大部分都是很灵的。

  我说也就是说,我和马一岙身上的死气很少咯?

  小和尚笑了,说你很浓重,但他……

  他指向了马一岙,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他身上,一点儿死气,都没有。”

  听到这话儿,马一岙眯起了眼睛来,而我也想明白了过来——马一岙具有人中龙凤金蝉子的体质,这玩意最大的特点,就是细胞活性超强,能够迅速再生,即便是受到了重伤,也能够痊愈,并且对于别人也有着很强的治疗功效(存活状态下),古代炼制不死药,就是用这样的人来做药引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马一岙身上方才一点儿死气都没有。

  但这并不表示马一岙不会死。

  小和尚这是误会了。

  我明白这一点,不过却并不说出来,而是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马一岙说道:“我们得追过去,那张洁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我怕会有意外出现。”

  我说彭队长他们应该是已经有所防范了吧?

  马一岙说道:“谁知道呢?”

  简单沟通之后,我们开始追赶,不过临走之前,马一岙从那一大堆的骨头之中,摸出了一节手臂长短的白骨来,递给了我,让我收着。

  我接过来,收在了八卦袋中,然后问道:“为什么要拿这一节?”

  马一岙还没说话,小和尚却说道:“整个骸骨架子,所有的骨节都充斥着那黑色之气,唯有这一节,一尘不染,邪魔不进,一看就知道是精华所在,你拿着吧,肯定是宝贝。”

  我不再多问,收了之后,往回走去,发现这一阵混乱,原来的地形都乱做了一团,而举目望去,的确瞧不见其他人的身影。

  真的走了。

  我心中有些难过,而就在这个时候,马一岙突然说道:“小心。”

  他将我往后拉去,而这个时候,我也瞧见了,在左边的不远处,又来了一队人马,却是先前的那一帮追兵,个个都穿着黑色斗篷,唯独一人,没有带着那宽大的帽子。

  我瞧见了那张脸。

  长戟妖姬。

815 815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