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一章 结茧

第五十一章 结茧

更新时间:2018-06-16 20:09:58

  听到邹国栋向我服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之中,却是毫无波动。

  正如之前所说,邹国栋在我的眼里,并不是什么让我放不下的大人物,他也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对于他,我既不愤恨,也不喜欢,所以不管他怎么看我,我都没有太多的感觉。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脑子里想到的,却是白老头儿跟我说的一句话。

  许多人选择信任我,而怀疑叶傅国,是因为我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更符合人们心中的价值观。

  我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

  这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此刻的邹国栋,即便他幡然悔悟,决定不与叶傅国同流合污,他也没有办法将那叵木给交出来,因为现如今的叵木,已经落在了叶傅国的手中,除非是叶傅国主动交出,不然谁也没有办法,将那东西给弄出来。

  所以我除了淡然以对,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我的平静让邹国栋有些意外,他看着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或许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发现,这个曾经在第一次修行者高级研修班上,以一招侥幸,将他打败的那个侯漠,已经远去了。

  他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有点儿陌生。

  我能够瞧得出邹国栋眼中的敬畏之意,以及间夹着的一丝丝嫉妒之心。

  大家同样的腰间盘,为何就你那般突出?

  两人继续往前行,邹国栋却没有继续与我并肩,而是加快了脚步,朝着前方走去。

  他不知道该与我说些什么。

  我也是。

  我甚至都没有跟他聊起让他给我身份保密的事情。

  这事儿,让崔蒹侠去与他沟通吧。

  我在想,他或许是在对自己的过往有些怀疑吧——他那般积极向上,努力地加入组织,就是奔着六扇门中无数的机缘、法门和灵器材料,希望凭借着那些,能够让自己迅速成长,继而成为一个让众人为之敬仰的大人物。

  他先前的时候或许已经很满意了,因为他在修行之路上的确走得更远了,但暮然回首,曾经自己都瞧不起、心中不服的故人,却已经站在了自己都难以企及的山头。

  自己,只能够瞧见对方的背影,望尘莫及。

  那种感觉,好难过的……

  那么自己的那些付出,又算是什么呢?

  大概是怀揣着这样的心思,所以邹国栋一路上都没有再与我说话,我也并不在意。

  因为我负责断后,所以并不用去背着小虎,而李安安也是如此,没多一会儿,她便故意放慢脚步,与我同行,然后与我聊起了。

  因为先前的表白,使得我与李安安之间,多多少少有一些古怪的感觉。

  暧昧,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先前的时候,我对于这样的感觉很头疼,但大战过后,生死边缘,我反而更加珍惜这样的状态。

  因为它是寒冷夜里,少数一抹让人感觉不错的温暖。

  不知不觉,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之前约定的集合点附近,但崔蒹侠却发现了不对劲。

  他的小心谨慎拯救了我们,在我的望气之术打量下,我们发现那地方就是一个陷阱,别的不说,光妖王级别的气息,就有三个,还有几道让我看不破的气息,甚至更加强悍。

  很显然,敌人是动了真怒,想要将我们给直接在这儿扑杀掉,没有一点儿的活路给留。

  因为先前遭受突然袭击,负责联络工作的向导遇袭死亡,使得我们与指挥部失去了联系。

  没有办法将目前情况与指挥部联系的我们,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决定绕开集合点,突围返回国境线去。

  然而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们选择私自返回时,却还是遇到了障碍。

  敌人显然是反应过来了,选择在我们原本的路途上面层层设卡。

  我们走了大半晚上,都没有能够找到一条可靠安全的路径返回,反而在漫长的山林之中失去了方向。

  很显然,我们这一次,真的是捅到了马蜂窝。

  最后崔蒹侠特地带着李洪军跑过来与我商量,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想法。

  我问他,说如果一定要突围的话,可不可行。

  崔蒹侠摇头,说不行,一来我们人太多了,很容易暴露目标,二来大战过后,大家处处带伤,又显得无比疲乏,仓促迎战,未必有先前的神勇,当务之急,我们并不是要与敌人交战,而是要保存自己的实力,然后再想办法联系指挥部。

  于是我们决定不强行突围陈列在国境线的包围圈,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

  我们要来一个“曲线救国”,让敌人把握不住我们的行踪。

  这件事儿,说干就干,我们当下也是转了向,反向突围,差不多到天快亮的时候,来到了一个远离国境线的镇子附近来。

  这是一个典型的缅甸小镇,脏乱差,到处都是垃圾,不过好在房子比较密集,看上去能够隐藏住我们的气息。

  我们趁着夜里的最后一丝黑暗进了小镇子,不过并没有找旅店,而是四处探寻了一会儿,最终找到了一个无人居住的小楼里,随后摸了进去。

  我们这边刚刚安顿好,就听到小狗告诉大家,小虎只怕是不行了。

  我赶到了楼上的房间,此刻的小虎已经躺在了满是灰尘的床上,我走上前,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异于常人,仿佛有快五十度左右。

  寻常人发高烧,如果达到四十度,基本上就不行了,而小虎这五十度了,却还坚强得活着,只不过也是昏迷不醒,而且还在说胡话,浑身发抖,嘴唇干裂,看上去很是危险。

  李安安懂得医学,走过来,检查了一下小虎身上的伤口,发现先前处理过的地方又崩开了,而且伤口还发生了溃烂和流脓。

  很显然,他应该是在混战之中,中了阴毒。

  怎么办?

  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我们看向了李安安,而她则说道:“这个毒,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解,毕竟我对于这方面不太熟悉,但如果有降烧药,能够让他的体温下降的话,他或许能够恢复清醒……”

  我点头,说道:“小虎的爷爷,是东苗蛊王罗全牙,家传渊源,或许他醒过来,恢复了意识的话,就能够自己处理了。”

  确定这件事情,那么接下来,就是找到退烧药了。

  只不过,我们这帮人的手上,或许有金创药或者别的伤药,丹药也有,但退烧药这玩意,还真的是没有一个人带。

  简单商量之后,崔蒹侠和邹国栋站了出来,决定去小镇子的诊所里面,找寻退烧药。

  时间紧迫,他们也没有太多犹豫,安顿好了我们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小狗在楼上看着小虎,接了点儿冷水,用水敷的办法给小虎做物理降温,而我们其余几个人,则都留在了一楼。

  大战之后,又赶了一夜的路,大家都疲惫得不行,我掏出了一些吃食和水,给大家补充体力,各人吃过之后,各自找了地方坐下调息,尽量恢复精神,而李洪军则找到了我,低声问道:“你觉得,我们遭受这样的待遇,是被人卖了?”

  我摇头,说道:“这个只是猜测,又或者说敌人有别的手段。”

  李洪军说道:“你说的,是六耳猕猴?”

  我有些惊讶,说你也知道他?

  李洪军点头,说道:“局里面开会的时候,有提到过他,说此人是心腹大患,如果不解决的话,可能会让我们处处受制,无处遁形……”

  我摆手,说他已经解决了……

  两人低声聊着话,这时楼上传来了动静,我一直都保持着高度戒备,当听到小狗慌张的声音时,我赶紧冲了上去。

  当我来到二楼卧室的时候,瞧见满地都是如同蜘蛛一样的小虫子。

  那虫子看上去仿佛蜘蛛,但肋生双翅,居然还飞舞起来,而在床上,那些蜘蛛迅速交织,吐出了许多灰白色的丝来,连着小虎,带着床,不断交织在了一起,我瞧见小狗想要冲上前去,将小虎抢回来,赶忙伸手,将他拉住,问道:“怎么回事?”

  小狗显然有点儿畏惧那虫子,脸色惨白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正在给他冰敷,结果从他的嘴巴、鼻孔和耳朵里,冒出了这些虫子来……”

  从小虎身上,冒出来的?

  我瞧见小狗还要上前,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别去了,那可能是小虎昏迷之后的自我保护。”

  啊?

  这时其他人也赶到了,问到底怎么回事。

  而这个时候,房间里面,那床和小虎都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灰白色蚕茧,停留在原地,那些如同小蜘蛛一样的虫子也消失了。

  大家瞧着那巨大的虫茧,都觉得很突兀。

  我简单解释了一下,大家这才缓过气来,当我说出了小虎爷爷的身份时,他们也不再多说什么。

  苗疆蛊术,实在是太神秘了。

  出了这么一起变故,大家都没有再留在楼下休息,而是在二楼找地方坐下,打量着这蚕茧,看看接下来会有什么变化,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炸响,我赶忙跑到了窗边,瞧见不远处的一栋四层小楼直接垮塌下来,而紧接着,有一个妖气冲天的巨大黑影,浮现在了朦胧的晨雾之中。

  那是……

1041 104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