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八章 别

第三十八章 别

更新时间:2018-06-11 9:02:27

  阿水告诉我,联系不到。

  上一次马一岙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在边疆哈密边上的一个小镇子里,不过打了电话之后,他就进了罗布泊——罗布泊位于塔里木盆地东部的最低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东缘,因为形状宛如人耳,被誉为“地球之耳”,又被称作“死亡之海”。

  这个地方曾经是丝绸之路繁忙的商道,然而随着气候变迁及人类水利工程的影响,导致周围河流水量减少,呈现出盐碱地、沙漠化的现状。

  曾经的罗布泊烟波浩淼,然而现在,它却是与广阔无垠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融为一体,变成了寸草不生的地方。

  建国后,国家曾经派遣过许多的科考队进入罗布泊,进行历史和水文勘察,但屡屡发生事故。

  最为著名的,就是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双鱼玉佩”事件。

  总之一句话,作为曾经的丝绸之路繁华要道,现在的死亡之海,罗布泊是神秘的,同时也是隐藏着巨大凶险的。

  马一岙孤身一人进入其中,是为了找寻魔音唢呐,但能否成功,这个就得看天命了。

  而且,他恐怕是赶不及这一次的盛大“演出”了。

  我叹了一口气,将我现在所得到的所有情况,都跟阿水说起,让他等到马一岙重新恢复联系的时候,告诉小马哥。

  我与阿水,是生死与共的交情,双方的信任,已经远远超出了意义的纽带。

  所以我没有什么提防心,而阿水听完之后,问我道:“这一次的围剿噬心魔,你会去么?”

  我想了想,问他道:“如果你是我,你会去么?”

  阿水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不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上头那么多吃官粮、拿俸禄,享受着巨大资源的皇家供奉不出头,让你一个无关人等上去顶锅,这合适么?要你去也行,先让那帮拿俸禄的上,他们手上有着无数的顶尖法器、从小就拿灵丹仙草泡澡,战斗力肯定强得爆表,等这帮人死光了,你再去就成,免得你顶住了噬心魔,这帮人回头再谋算你,琢磨着从你身上分肉吃——得亏你没有修炼出妖元,否则分分钟被人吞了……”

  阿水对于我的事情,知晓了大概,特别是对于叶傅国扣住叵木,拼死不交出来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言语之中,倒也没有什么好话。

  我听到,忍不住笑了。

  我说你到时候记得帮我转告马一岙。

  挂了电话之后,我突然间又想抽烟了,上一次平小四给我的那包大前门,我已经抽完了,心中痒痒,忍不住又回到了那便利店去买。

  我过去的时候,那个店老板正在看情景喜剧《我爱我家》,这是个老剧了,不过挺有意思的。

  我要了包烟,点燃之后,跟着看了一会儿,看到逗的时候,也忍不住地哈哈笑。

  那老板看了我一眼,友善地点了点头,我递了一根烟过去,他也不客气,接了过来,拿打火机点燃之后,抽了一口,徐徐吐出来,随后打了一个呵欠。

  我瞧见他双眼红红,忍不住问道:“老板,这大半夜的,也没有几个客人,你干嘛不关门睡觉呢?”

  那老板咧嘴一笑,说这附近有一个厂子,差不多一点和四点半的时候,会有两批下晚班的人,走过路过,都会买点东西,另外夜里零零散散,也都有一些客源。做我们这些小本生意的,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我不是本地人,贵州的,家里穷,有个老弟还摔断了腿,正是用钱的时候,我身体好,就熬夜里,堂客熬白天,努点力,日子总是能够过下去的……

  我说这么辛苦啊?

  老板抽了一口烟,精神了点儿,然后说道:“辛苦是辛苦,不过也开心。这一条街上,开通宵的人不多,大半夜上门的,都是有急事儿的,这一来二往,都成了熟人,能够被人需要,其实也是一种幸福——老板,你说对吧?”

  我听到,有点儿释然了,将烟嘴掐灭,放在了旁边的易拉罐烟灰缸里,然后问道:“贵姓?”

  老板说:“姓陆。”

  我揣着一包大前门,又回到了电话亭前。

  这回我做了决定,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大半夜的,时间很晚了,但那电话却一下子就捅了,那头传来了父亲的声音:“喂,找哪位?”

  我感觉有些鼻塞,吸了吸鼻子,然后说道:“爸,是我。”

  父亲有些意外,说大漠啊,这大半夜的,怎么打电话过来了?这不是你电话号码啊,你现在搁哪儿呢?

  我说我在京城呢。

  父亲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说道:“哦,这会儿京城冷么?刮大风了吧?我听说北边现在的天气可不太好,总是闹沙尘暴啥的,你自己得多注意点,出门在外的……”

  听到他这般唠叨,我还真的有一点儿不太习惯。

  事实上,父亲在我的印象里面,一直都是一个比较沉默寡言的人,反而是母亲比较啰嗦一些。

  而此刻,父亲的问候,让我有点儿不知所措。

  因为我感觉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老了。

  我应答了几句,随后问道:“妈呢?”

  父亲说道:“你妈还在对账呢,最近店子里挺忙的,人多且乱,人员也有些变更,她是个操心的命,不把这些账目对完,都不肯睡觉……”

  听到这话儿,我原本还有些难过的心,却多少有些释怀。

  当初的决定是没错的,与其让父母浑浑噩噩地“安度晚年”,还不如让他们拥有自己的事业,这样子的话,他们就不会因为我没有陪在身边而寂寞孤苦,而即便是我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也不会一直沉浸在阴影里,走不出来。

  我有我的世界,而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

  我与父亲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然而知子莫若父,父亲感觉到了我的心不在焉,便直接问道:“你这孩子,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大半夜的,跟你老子还兜什么圈子?”

  我听到,苦笑了一声,然后说道:“爸,我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但十分危险,有可能就回不来了,所以打电话给你,算是做个告别吧。”

  父亲一听,有点儿激动了,问道:“你去做什么事情啊?能不做么?”

  我苦笑着摇头,对着话筒说道:“不行,我必须去,这是我的责任。”

  电话那头的父亲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现在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主张,我拦不住你,也不太懂你的事情,不过希望你能够有分寸一点,碰到危险,能避就避,不能避,那就别丢我们老侯家的脸,知道么?”

  我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会讲出这么一番说辞来,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好。”

  父亲问道:“需要叫你妈过来听电话么?”

  我说好,不过你别告诉她这件事情,我怕她多想。

  父亲说放心,我知道。

  接着我又跟母亲聊了半小时,电话那头的母亲依旧唠叨,跟我聊一些家长里短的琐碎事情,又说了许多生意上的事儿,紧接着又跟我催婚,总之各种琐碎,这些事儿我之前并不乐意听,都是嫌烦,然而现在却显得很认真,耐心地听她唠叨着,一直到她嫌我烦了,挂断了电话。

  我挂了电话之后,深吸了一口夜里的冷空气,人变得精神了一些,然后去大街上面拦出租车。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街上的的士少得可怜,我等了老半天,方才等到了一辆。

  那的士车停在路边,司机摇下了窗户,打着呵欠问道:“去哪儿啊?”

  我说去鲁谷(BB)山吧。

  司机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就要踩油门了。

  我瞧见他一副遇见鬼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赶忙拦住他,说道:“你别怕,仔细瞧一瞧,我,大活人呢。”

  那司机一口京腔,说道:“嘿,师傅,您这是闹哪样呢,大半夜的,跑鲁谷山去?”

  我说你放心,鲁谷山上,埋的都是堂堂正正,正气阳刚之辈,闹不了您。

  司机瞧我一脸正气的模样,这才让我上了车,随后一边往前走,一边跟我攀谈,想要探我的底细,然而我这会儿也是疲惫不堪,哪里敢跟这京城侃爷搭茬,聊了两句,就闭上了眼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地方,那的哥正在旁边拍我肩膀催促呢。

  我付了账,然后下车,在鲁谷山附近逛了一会儿,然后摸进了里面去。

  这会儿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之所以来这个地方,倒不是别的原因,而是我记得之前与小曲闲聊的时候,他告诉我,总是听新闻说大人物都埋在鲁谷山,他以后要是死了,能够埋在那儿,也算是没有白来这世上一遭,值了。

  我离山之前,想起这一遭,在山门前跟王大明聊过,他也赞同我这么做。

  所以我就来了。

  鲁谷山就是人们常说的BB山,一般人进不来,我不太懂这风水学,也怕被人打扰,所以并没有挨着陵园,而是勉强找了一个向阳的小坡,挖了坑,将小曲给埋下。

  弄完之后,我亲手削了一个木质墓碑,并且在上面写下了五个字。

  曲无山之墓。

  摸着那墓碑,我仿佛又瞧见了那个一脸没心没肺笑容的杀马特年轻人,在对我傻乐。

  我又整理了一下周围,然后拍了拍浮土,低声说道:“一路走好。”

  转身,下辈子见。

1028 1028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