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二章 侯漠你个泼猴

第三十二章 侯漠你个泼猴

更新时间:2018-06-08 20:40:42

  显露金甲的我,从视觉上来看,当真是燃爆了,然而面对着这样的我,叶傅国却显得十分不屑,不但言语轻慢,而且还一下子就点出了我这灵甲的来历。

  很显然,他对于这个,其实是很熟悉的。

  我将金箍棒提在身前,却瞧见那家伙冷然一笑,说道:“你当真以为, 这世间,只有你这独一份?错了,你的只不过是六甲而已,看我的六丁六甲……”

  唰!

  那家伙的湛卢剑在身前,挽了一个很漂亮的剑花,紧接着,我瞧见他的身上也浮现出了青蒙蒙的光芒。

  紧接着,那光芒却是化作了青色盔甲,将他整个人都给包裹严实。

  不但如此,凭空之间,居然又生出了六个与叶傅国一般模样的青色甲士来,分立身后,紧接着那六人与叶傅国一起,却是彼此交叠,转身之后,居然化作了七人剑阵,将我给重重包围住。

  对方的攻击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连绵不绝。

  那些甲士的手段虽然比之叶傅国要轻缓一些,没有那般犀利,但七人联合,时而将我给围住,时而又化作北斗七星状,剑气森森,却是将我金箍棒唯一的长度优势,给直接化解了去。

  我与叶傅国激斗着,那家伙显得十分有耐心,见招拆招。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五五开的信心,然而一番交手下来,我却感觉双方胜负的天平已经倾斜了去。

  他竟然给了我一种无以为继的强大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并非是来自于外部压力,而是来自于我自己的信心。

  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已经丧失了斗志?

  当明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突然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叶傅国手中的长剑之上。

  湛卢剑,王道之剑。

  我之所以情绪低落,信心丧失,除了因为叶傅国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之外,恐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手中的湛卢剑,有一种比山还要雄壮,比海还要辽阔的气势,让我不知不觉间,就变得颓废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开始发出了奋力的嘶吼声来。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里,一张又一张的脸孔从中掠过,就在今日,我还与他们吃一个食堂,教他们修行,被他们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神给注视着。

  然而有一部分人,此时此刻,却已经没有了性命,躺在了冰冷的地上去。

  他们死了,死于叶傅国的仇恨,又或者野心之中。

  那个家伙,自以为是能够下棋的人。

  而无论是他们,还是我,都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

  我若是输了,或许能够苟且偷生,但他们呢?他们怎么办?

  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

  活着的人呢?

  此战,我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些无辜的、活着的人们,我要为他们战斗,用我的金箍棒,撑开一片天地来。

  就算你是湛卢剑,也无法磨灭我反抗的意志。

  啊!

  我怒声嘶吼着,像一个斗士,气势在我的身上,不断地累积起来,金箍棒也在这个时候,变得越来越有气势——增长最快的力量,却是先前我击破那日本鬼刀,里面无数亡魂往生之时,灌注到我身上的祝福之力。

  或许是彼此的理念有些相同的缘故,使得我的意志越是坚定,它所带来的力量,就越发强大。

  铛、铛、铛……

  此时此刻的我,已经抛开了具体的招式与手段,全凭着临场应变,和一口气在支撑着。

  金箍棒在这个时候,幻化做无数的棍影,不断地与敌交击。

  一开始的时候,叶傅国使出了那六丁六甲的手段,化作七人剑阵,将我给死死地遏制住,然而在我的左冲右突之下,那六尊青色身影被我的金箍棒打得渐渐暗淡下来。

  不过叶傅国又岂是寻常之辈,他用那六人牵制住我之后,手中的湛卢剑挥舞如风,剑气仿佛不要钱一样的批发出来。

  那剑气凌厉无比,充满了恐怖的力道。

  倘若是避开了这剑气还好,只不过在周遭留下一道道的剑痕,或者将建筑,或者将地面切下,然而避之不过,无奈抵挡的话,落在金箍棒上面的剑气,就会与我的力量陡然相撞,让我浑身气血翻涌,难以抵挡。

  而按照道理来说,如此高强度的拼斗,总有潮起潮落之时,但对于叶傅国来说,那攻击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居然没有半分休止的意思。

  这家伙的修为,当真是让人为之惊骇。

  他到底有多强?

  我不知晓,但是在这个时刻,已经容不得我藏拙了,当下也是怒吼一声,将身体里的毛脸和尚给激发出来。

  那种恣意畅快的情绪,也都给我浮现出了:“吃你爷爷一棒!”

  我腾空而起,那金箍棒变得无比巨大,却由身后的巨大黑影给接管了去,随后十数丈的巨大金箍棒从天而降,落到了前方去。

  这是我压箱底的手段,也是我想要一举了结当前局面的绝活。

  然而当我以为那金箍棒能够所向披靡,砸开一切的时候,那叶傅国却冷然一笑,大声吼道:“来得正好!”

  他手中的湛卢剑一收,然后猛然回走数步,却是抛出了一样东西来。

  那玩意乍一看,仿佛只有巴掌那般大,然而见风就涨,当我的金箍棒砸落而下的时候,那玩意已经遮蔽了整个天空,朝着我骤然落了下来。

  民国东皇钟。

  当我意识到此物的时候,那东西已经将我给整个儿罩在了里面去。

  我感觉整个世界都仿佛消失了,唯一剩下的,却是只有我头顶之上的灰蒙蒙空间,而且它越来越小,原本仿佛有大半个天空那般,几息之后,却变得无比狭窄,变成了一个三层小楼那般高的空间。

  突然的空间压缩,让我的金箍棒无法伸展,而巨大的压迫力,也使得我身上那毛脸和尚不得不又缩回了我的体内来。

  而当金箍棒触到边缘的时候,居然传来了“嗡、嗡、嗡”的钟声。

  它来回不断地震荡,将我的七窍震得都出了血。

  我伸手,往脸上一抹,全部都是湿漉漉的血迹。

  不但如此,随着那撞击,那边缘处,却是垂落下了数条火焰构筑的火龙,张牙舞爪,朝着我扑腾而来。

  那炙热的烈焰拂过我的身子,仿佛要将我给融化于此处。

  这个时候,我已然知晓自己恐怕是被镇压在了那民国东皇钟之下。

  此物到底有多恐怖,我曾经在港岛的时候,瞧见田女皇用过一回,强大如八岐大蛇,都最终灰头土脸,而我入这瓮中,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吧。

  然而即便是到了这样的困境里去,我也没有半分畏惧。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倒了,别人不说,就我身后的那三十多人,恐怕都要给屠戮干净了去。

  这般想着,我没有任何犹豫,拿起了手中的金箍棒,朝着旁边的边界猛然砸去。

  铛、铛、铛……

  每砸一下,都有巨大的声响轰鸣而起,声波扩散,我却是口鼻眼耳皆有鲜血流出,五脏六腑,也仿佛被这给震离。

  每一次的冲击,那金箍棒砸在这钟壁之上,都仿佛砸在了我的脑瓜顶上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在自杀。

  但我不在乎,依旧如同疯子一样的进攻,舍生忘死。

  我疯狂地砸着钟壁,声波震荡,无数的火龙垂落下来,将我周身都给点燃,但我却丝毫都不在乎,而整个天地之间,除了“咚、咚“的钟鸣之外,却还有叶傅国冷冷的声音,在我的耳畔浮现:“等你许久了,就是这一刻,侯漠,你不是自比那弼马温么?怎么样,在我这东皇钟中,你也能够感受到当初那猴子身处老君炉之中的感觉……”

  “你别敲了,每敲一下,我就会解开一层禁制,让那内中火焰,将你给煅烧一回。”

  “你这个疯子,让你别敲了,你这是想要去死么?”

  “混蛋,你这个神经病,你真的要死?”

  “妈的,你这个泼猴,要死也别在我这儿啊……”

  ……

  一开始的时候,叶傅国的声音高高在上,仿佛俯仰天地的神灵一般从容淡定,还带着几分洋洋自得,然而到了后来,他却有些慌张,甚至气急败坏。

  很显然,他并没有想到,我居然在这个时候,不顾生死,豁出了性命去。

  铛、铛、铛……

  我疯狂地敲钟,在那一瞬间,我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天下,忘记了世间的一切。

  我只是敲,拿着金箍棒,疯狂地敲着。

  愚公移山,精卫填海……

  执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眼前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世间景物也都重新回来,不远处的叶傅国脸色发青。

  我知晓是他收起了民国东皇钟,也没有半分言语,也不问原因,提起金箍棒,就要往前砸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有人喊道:“大圣,收了你的神通吧……”

1022 1022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