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六章 夜行者乌托邦

第二十六章 夜行者乌托邦

更新时间:2018-06-07 11:32:27

  尽管作为同一届高研班的同学,但我跟王大明其实并不算熟悉,后来尚良诬陷他杀人,并且将其“害死”的时候,心里面还有一些悲伤。

  无妄之灾。

  后来我知道王大明应该是没事,但至于去了哪儿,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个夜复会的救助站里来。

  我看着王大明走进了教室,他的目光在人群之中巡视着,瞧见了我,不过很快掠过,落到了我身边的小曲身上来,随后笑了,说道:“曲无山同学,对,就是你,别藏起来,你就像那黑夜里的萤火虫,如此的耀眼,怎么藏得住?说罢,你一个高级班的学员,跑我这儿来干嘛?”

  小曲嘻嘻地笑,说我奉朱姑娘的吩咐,带这位大哥过来,学习参观的,你别管我们。

  王大明朝着我望了过来,我朝着他拱了拱手,没有说话。

  王大明对于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只是朝着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立刻进入了状态,又点了几个新来者的名。

  我在前排瞧见了小舞,她有点儿迷惘,看到我们也来上课,忍不住地朝着我这儿望来。

  我瞧见她那洗得干干净净,然后穿着一身蓝色运动服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感慨。

  这个才是她最美丽的状态。

  此时的她,就应该认认真真地学习,而不是在那狭窄潮湿的破地下室里当流莺,去伺候各种陌生的男人,陷入堕落和沉沦之中。

  我看着课堂上一百多人,这里面有男有女,很多人的文化水平看上去并不高,而且仿佛都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样子。

  对于这里,他们大部分的态度,都和小曲一样,觉得比以前的生活,要强上太多。

  而也有一部分人显得有些迷茫,如同小舞一样。

  王大明对新来的人表示了欢迎,简单地说了一些规矩,我仔细听了,大概是一些约束的话语,这个对于这个救助站来说,也是很正常的,算不得什么拘束。

  随后王大明简单地跟大家讲解了一下“妖怪”和夜行者的区别,将封建迷信这些事情,给消灭掉。

  他的理论,其实是来自于之前我们在高研班学到的,但他并没有将DNA之类高深的东西给摆出来,而是说事实摆道理,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来说,并且加上风趣的课堂风格,时不时地与人开玩笑,让人更加容易理解一些。

  事实上,在这儿出现的许多人,受到的教育程度不算高,也一直背负着“妖怪”的骂名,自卑、自闭、不敢与人沟通,这个是最大的问题。

  然而王大明将这些事情掰碎了、揉烂了,跟大家聊,并且鼓励那些缺乏表达的学员开口说话。

  他十分擅长调动课堂气氛,而且方法得体,会运用忆苦思甜的手段,让某些活跃的同学讲起自己的遭遇,并且让大家参与讨论,又会用各种方法,引发众人的讨论和辩论,随后对一件事情,给予理性的建议。

  我瞧见小舞一开始似乎对于这个集体有一些排斥,而到了后来,她居然渐渐地融入其中,然后在王大明的引导下,讲出了自己的故事来。

  许多人听到了小舞的故事,都流露出了义愤填膺的情绪来,有的女孩子,甚至留下了泪来。

  讨论的时候,有人提出要打死小舞的大哥,甚至有人要弄死她的父母。

  王大明便问起了小舞的想法。

  小舞的性格在课堂上得到了解放,已经知道了自己并非异类、也不是卑下的存在,但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父母,还是辩驳了起来。

  而随后,王大明告诉大家,苦难之于大家,其实是一种经历,如果我们能够在苦难之中,绽放出美丽的花朵,这个对于我们的人生,就充满了真实的意义,至于之前的事情,我们要忘却过往,懂得感恩,恶人自有恶人磨,而我们需要往前看……

  他给大家灌了一堆鸡汤,却是将那些有戾气的想法给一一辩驳了去。

  王大明在课堂上表现出来的三观极其正,让我有些惊讶。

  我还以为他会将这仇恨的种子给布下来,让它生根发芽,从而达到分裂人类与夜行者的事情呢。

  初级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于谈话和讨论,对于修行的引导,这个做得其实并不多,最主要的原因,是每个人的进度都不一样,而这些,将会在课后,有几个老师分别指导,根据每一个人的情况来进行说明。

  一堂课上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我与小曲去食堂吃饭,我吃得很简单,这兄弟却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又风卷残云一大堆,颇为引人瞩目。

  倘若不是朱雀吩咐,让他陪着我,说句实话,我都不想跟这位哥们儿坐在一块。

  实在是太尴尬了,感觉好像是在看“大胃王”的节目。

  午饭之后的休息之间,小曲带着我去他们宿舍参观了一下,他这儿是四人一间,当然也有八人一间、两人一间和单间,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和修为有所不同而分配。

  他很得意地告诉我,因为他进展迅速,所以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搬到两人间,或者单间去住了。

  小曲这宿舍有一人出了外勤,他让我睡在那哥们的床上,但我想了想,还是算了,于是让他睡午觉,而我则在宿舍前找个凳子歇息。

  跟他同宿舍的另外两个兄弟人也挺好的,一个憨厚老实,另外一个虽然内向,但双目清澈,看上去不是心有城府之辈。

  我与他们简单聊了一下,感觉都是很不错的人。

  而随后我坐在小曲他们宿舍前,瞧见前面有一个晒谷场,很大的一个坪子,上面有一些运动器材,然后有四五十人,顶着太阳在训练。

  这些人显得很努力,无论是仰卧起坐,还是俯卧撑,又或者借助器材的引体向上,或者短跑,或者武学套路、舞枪弄棍等等,挥汗如雨,却很少有人停下来的,拼命地练。

  我瞧了大半个小时,很多人就算是累得趴在地上,没多一会儿,就又爬了起来。

  小曲瞧见我在外面,有点儿过意不去,睡了一会儿,又爬了起来,蹲坐在我旁边,跟我解释道:“来这儿待过了三个月,就会有一些考核标准,如果不及格的话,就会有惩罚,比如面壁,比如义务劳动等等,还有一些达不到标准,却又不努力,准备混事的人,就会被放逐离开,自生自灭——大家过多了苦日子,已经适应现在的生活,很害怕回到以前的那种日子去,所以显得格外努力……”

  我问道:“真有人被放逐离开过?”

  小曲点头,说对的,有的人其实挺过分的,而且懒筋一条,就想混事,还有的人性子顽劣,不服从管理,屡教不改之后,只有将他给带走——救助站是救助那些被迫害、生活无落的夜行者,而不是养闲人,也不是让人混事的地方。

  我说那些人离开之后,会不会出卖,或者暴露你们这儿?

  小曲摇头,说不会,刘博士会制作一种忘情水,能够让人失去在我们这儿的记忆,另外我们还会派人观察一段时间,确认没问题之后,才会回来。

  我点头,笑着对他说道:“还说别人,我怎么感觉你也挺懒的?”

  小曲笑了,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曾经是这儿最勤奋的人,来这儿的头三个月,我每天几乎只睡两个小时,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我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要怎么拼?”

  小曲叹了一口气,将额前的长发撩起来,然后说道:“漠哥,在别人面前,我可以说些场面话,但跟你不用——其实我也不是天生就勤奋,主要是因为如果我去了别的地方,想要再吃饱肚子,就是奢望了。我这辈子,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饿肚子,所以我对这里,充满了你想象不到的热爱。当然,人处久了,就会有感情,这儿的人,虽然并没有血缘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你待久了,就感觉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

  我看着这个鼻孔上打着铁环的杀马特年轻人,听他说着这么质朴、却分外温柔的话语,笑了笑,很受触动。

  下午的时候,我与小曲又去中级班上了课,这儿就会将一些修行的理论和依据,并且对每个人进行分开的指导。

  上课的老师是一个脾气温和的午马夜行者,他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大学教授一样,说话的方式很温和,但该严肃的时候,却还是很凶的。

  这里的每一个学员,都显得很认真,很少有开小差的样子。

  我没有待多久,又去了高级版,这里的学员基本上都是平妖以上,开始讲解搏击。

  除了培训班,我又去了几个地方,比如医院、食堂以及杂物所,以及救助站好多的地方,唯有挂牌研究所那里,小曲没有权限带我进去。

  到了晚上的时候,消失了一天的朱雀终于出现了,领着我吃了一顿便饭。

  饭后,两个人站在一处高地前,看着远处那些朝气蓬勃的夜行者在锻炼、修行,朱雀问我,说这一天的感受怎么样?

  我说你们这儿,有点像是乌托邦的感觉啊。

  朱雀笑了,说对,就是理想社会。

1016 1016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