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五章 山村里的见闻

第二十五章 山村里的见闻

更新时间:2018-06-07 10:24:15

  听到“唐道”这两个字,我其实并不惊讶,因为自从听到他失踪的消息之后,我就一直有一种预感,他很有可能,是投了夜复会。

  而且上一次,我们似乎也与他有打过照面。

  至于为什么,我到现在也还是不明白,这回若是能见,说不定能够听他亲口说起。

  我说好,倒也是故人重逢,许久没见了。

  我们走过一栋楼,在楼道的时候,有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人从上面走下来,朱雀招呼道:“老孙,等一下。”

  那老孙走了过来,拱手,然后问道:“朱姑娘,有何吩咐?”

  朱雀问道:“冥猫在哪里?叫他过来,这边有一个他朋友,让他也来见见。”

  老孙听到,说道:“冥猫去了东南亚。”

  朱雀一愣,说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啊?

  老孙说道:“是妖师指派的,两天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您不是在沧州么,我们也不知道您找他,所以就没有通知到。”

  朱雀问道:“那他去东南亚干嘛?”

  老孙耸肩,说我可不知道,要不然,您去问问妖师?

  朱雀瞧见问不出什么来,挥了挥手,让他离开,随后一脸歉意地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我也没有想到他临时会有事情……”

  我盯着她,问道:“唐道去东南亚干嘛?”

  朱雀摇头,说我不知道,这个得问白虎姐姐才知道。

  我又问:“白虎,就是鲲鹏妖师,对吧?”

  朱雀犹豫了一下,说道:“也是,也不是,这个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

  我瞧见她有点儿顾忌,所以也没有多问,而是说道:“好吧,咱们现在该干嘛?要不然你带着我参观一下你们村儿,帮忙介绍一下?”

  朱雀点头,说好。

  她领着我,一直来到了三楼的天台上,这栋楼是整个村子最高的建筑,而地势也是差不多最高的,站在天台上面,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她指着我们来的山道,说道:“这个村子以前的时候人就挺少的,后来政府组织搬迁,人就更少了,白虎姐姐通过运作,在这个荒村里设立了一个救助站,张罗了一些自己人,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收拢觉醒的夜行者,不是那种拥有家族的,而是散户,无家可归或者走投无路的那种……”

  她指着周遭的建筑,说道:“我们这儿目前常住人口有四百多人,临时人口一百多,骨干力量不多,大妖也就十来个,剩下的都是些平妖或者小妖——其实小妖最多,就像小舞这样的,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我们会组织培训班,根据情况不同,有初、中、高三级,教授这些人学习,并且组织讨论,而除了学习,还有别的工作,所有人都不会闲下来,表现出色的会参加外勤工作,就像小曲他们一样,跟着去找寻更多受欺负的夜行者。”

  我说这么多人,吃喝拉撒都是钱,这个怎么解决?

  朱雀说道:“有专门的基金会提供资金,当然,这里的人也都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说那你们这个收容救助站,跟夜复会是什么关系?

  朱雀说这儿就相当于一个培训学校,如果能够适应现代生活的,我们就会让他们到社会上去,而如果不行的话,就会去夜复会下辖的地方进行生活,至于我们的理念,我不说,一会儿你跟着同学们上几节课,自己感受一下吧。

  我说你这儿听上去,其实挺好,但皇图霸业怎么办?

  朱雀笑了,说皇图霸业,都是骗人的,我们只是想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夜行者,能够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而已。

  她这话儿,如果是真的,我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但目前的情况下,她其实有点儿想当然了。

  当然,我心里面虽然有所疑惑,但并没有立刻指出来,而是决定接受朱雀的安排,在这儿先匿名生活几天看看。

  两人在天台上聊了一会儿,并没有说太多的东西,而朱雀显然是有一些忙,没过多久,就有人过来找她,汇报几个新来的学员,我在旁边听着,好像是有一个人的身体有些不太好,仿佛是基因崩溃,需要朱雀去处理。

  朱雀听到之后,显得有些焦急,对我说了一声抱歉,然后离开。

  她走没一会儿,先前负责开车的那个杀马特小曲就赶了过来,对我说道:“漠哥,朱姑娘有事情要忙,她让我带着你到处参观一下,你跟你走吧。”

  我点头,说好,辛苦你了。

  小曲咧嘴一笑,说道:“哎呀漠哥,说啥咧,辛苦啥,您是朱姑娘的朋友,就是我们这儿最尊贵的客人,有啥辛苦的。”

  他说话,口音有点儿像是后来爆红的傻根,特别是那一脸傻笑,特别有意思。

  我问他接下来干嘛去,小曲说道:“您饿不,饿的话,咱们去食堂吃早餐吧,吃了早餐,就跟他们新来的那批人一起上早课,您说好不好?”

  我耸肩,说随便,都可以。

  小曲带着我去食堂,那地方离三层楼不算远,走几分钟就到,那儿是一个祠堂改造的,里面做了加固,能够容两百多人同时就餐。

  我跟着小曲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这儿大部分人都穿着一种类似于校服一样的蓝色运动装,有的看上去尺码不对,显得格外大,而好多人看着都是穷苦出身,脸黑黑的,吃相也不是很好看。

  小曲领着我去打饭的窗口排队,他一边排队,一边对我说道:“我们这儿,啥事都讲规矩,如果不是有特别的事情,不管是谁,都得排队。”

  他显然是怕我有意见,所以才会这么解释。

  我听着好笑,不过也没有说出口,微笑着点头,表示听明白了。

  排了十分钟左右吧,终于到我们了,小曲对着窗口说道:“二丫,都有啥呢?”

  里面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孩说道:“自己看,馒头稀饭咸菜花卷,另外还有刚出炉的肉包子、菜包子……”

  小曲叹了一声,说咋没有驴肉火烧呢?

  那女孩瞪了他一眼,说你以为过年呢?爱吃就吃,不吃就滚。

  她虽然骂骂咧咧,但眉眼儿都在笑,显然是在开玩笑。

  小曲没有点,而是转头问我,说漠哥,你吃啥?

  我说来个馒头,弄碗稀饭就成。

  小曲说道:“哥,咱们这儿吃饭不要钱的,你喜欢吃啥自己选,不要浪费就成。”

  他热情的招呼让我有些无奈,苦笑着说道:“我饭量不大。”

  那叫做二丫的女孩调笑道:“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一样,饿死鬼投胎啊?嘿,这位大哥,你新来的?”

  她帮我打好馒头和稀饭,放在一个铁盘里,而小曲则抢答道:“漠哥可是朱姑娘的朋友,贵客你知道不?”

  他有些得意洋洋,随后说道:“给我来十个肉包子,五个菜包子,再给我来一大盆稀饭,多加咸菜。”

  二丫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个饭桶,吃不完到时候让你来洗一个星期的碗。”

  她话是这么说,但还是给小曲弄了满满一大盆。

  小曲接过食物,笑嘻嘻地说道:“我别的本事没有,论吃的,从来没怕过谁。”

  他端着一个如同脸盆一样的搪瓷盆,上面堆着高高的包子,带着我去找桌子,这家伙的发型烧包,人缘却是极好,不断有人给他打招呼,不过他还是找了一个空桌子。

  两人坐下之后,我指着他面前这一大盆食物,问道:“你能吃得完?”

  小曲张口,一连吃了两个肉包子,美美地打了一个饱嗝,然后冲着我乐,说你是不了解我,这包子,再来十个,我也能吃完。

  说罢,他开始稀里哗啦地吃着,我瞧见他吃得开心,也没有说话,就着稀饭吃馒头,然后打量周遭。

  这儿大部分都是夜行者,但有一部分应该是具有夜行者血脉,但还没有真正觉醒的人。

  大概是掌握不到修行方法,所以这些人对于能量的摄入,需要靠食物来完成。

  这使得食堂里有不少大肚汉,无论男女,狼吞虎咽的不少。

  我等小曲吃得差不多了,问道:“还吃点不?”

  他笑了笑,说不吃了,差不多够了。

  我说为什么会吃这么多呢,是因为饿么?

  小曲咧嘴笑,说我从小就能吃,一直都不知道原因,后来把家里都快吃穷了,就送我去村口王师傅家学剪头发,后来就跟着王师傅来了津门,没赚几个钱,都给造肚子里去了,一直到了这儿,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能吃,因为我是妖怪、哦,错了,他们叫“夜行者”——不怕您笑话,我在来这儿之前,就没吃饱过……

  他是个直爽的人,跟我聊起了他先前的生活,我听了,感觉苦难多过于美好。

  所以小曲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吃过早餐,小曲又带着我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学堂里。

  听他说,来这儿的,都是刚到这儿不久的人,一是学规矩,二是适应一下修行这里面的门道,看看自己的天赋。

  上面也会派有经验的老师来,如果有根骨、悟性还不错的人,都会挑出来,重点培养。

  教室里有一百多人,我跟着小曲进去,很多人都认识他,跟他招呼,小曲就像个明星一样,跟大家挥手,然后带着我坐在最后一排。

  我在后面坐着,瞧见这大教室里闹哄哄的人群,男女老少,小的十一二十岁,大一些的,三四十岁都有,感觉莫名的新鲜。

  而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喊道:“老师来了,大家肃静。”

  原本跟菜市场一样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而随后,我瞧见了一个很眼熟的人从门口走来。

  王大明?

  他怎么会在这里?

1015 1015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