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三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二十三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更新时间:2018-06-07 8:22:35

  听到外面急促的敲门声,我看着面前的小舞,又好气又好笑。

  仙人跳,跳到了我的头上来,当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知死活。

  小舞被我冷冷的目光瞪着,有些心慌,她摇头,低声说道:“不是我。”

  不是她哥么,那来的,难道还是扫H打非专案组的人?

  我心底无私天地宽,倒也没有什么顾忌,站起来,准备去开门,让人进来,结果就在我站起来的时候,那地下室旅馆并不算结实的门,就给人一脚给踹开了来。

  对方这样的暴力,肆无忌惮,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要知晓,我今天晚上其实刚刚与叶傅国的人交手。

  而且我的仇家那么多。

  要真的是被人堵在这个地方,那事儿可真的有些麻烦。

  我强忍着想伸手摸金箍棒的冲动,朝着门口望去,结果瞧见冲进来的人时,却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来人有四个,三女一男,男的就是出卖自己妹子的猥琐男,而女的,有两个我是不认识的,但最前面那一人,我却还算是比较熟悉。

  朱雀。

  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感觉事情还真的有些古怪,而朱雀却转过头来,对着猥琐男说道:“是这个?”

  猥琐男显然是被揍过一顿的,脸上满是淤青,一对熊猫眼,走路也有些瘸,瞧见我,赶忙指着我说道:“对,就是他,就是他……”

  朱雀朝着我望了过来,又看向了旁边穿得整整齐齐的朱雀,很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后指着我的鼻子说道:“还好你没动手,要不然我打死你个臭男人!”

  说完,她就走了上来,伸手去拉小舞的胳膊。

  小舞也闹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有些害怕,一边挣扎,一边说道:“你们要干嘛?”

  朱雀听到,瞪了她一眼,说道:“反正不会害你。”

  她说完,一挥手,旁边一个女的也走了上来,我起身,刚要说话,朱雀却是朝着我猛然一个鞭腿扫来,那力量凶得厉害,我不得不伸手去挡。

  啪!

  两人拳脚相交,朱雀一招没有奏效,低声喝道:“这是个练家子。”

  她往后一跃,眼看着就要将气势给冲起来,我不得不报上了身份:“朱雀,是我。”

  啊?

  朱雀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认出了戴着人皮面具的我。

  随后,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想不到啊,你浓眉大眼的样子,居然还会做这种事情,以前还装得很正经的样子,现在没人看着了,什么下作勾当,都弄出来了……”

  我有些无奈,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朱雀却继续奚落道:“不是?你只不过是不好意思而已,想要跟人聊两句,沟通感情之后再来一发?当我不知道么?以前你对那个楚小兔念念不忘,还不是看中了人家的大胸蜜桃臀?真当我不知道呢?”

  她说话跟机关枪一样,仿佛憋了很久的样子,而这咄咄逼人的模样,让小舞都看不过去了。

  尽管只是聊了几句话,但小舞对我似乎还挺有好感的,开口维护道:“你错了,这位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他叫我进来,只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个而已……”

  朱雀毫不犹豫地对她说道:“闭嘴!”

  小舞给她猛然一喝,顿时就慌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苦笑着说道:“所以,就像你上次说的一样,道不同不相为谋,再次相逢的时候,咱们就是敌人了?”

  朱雀讥讽地说道:“我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碰到你——唉,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如果我们再晚来半小时的话,你是不是就能够成就好事了?”

  半小时?你太小看我了,像我这样憋得慌张的,怎么着也得……

  咳咳……

  瞧见在我面前胡搅蛮缠的朱雀,让我不由得想起了以前一同相处的快乐时光。

  那时的相亲相爱,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柔软,也没有再多做解释,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随你——你们过来干嘛?”

  朱雀感受到了我的尴尬,又听到我“求饶”一样的话语,终于是满足了。

  她对我说道:“我们收到情报,说这个女孩有可能是一个觉醒了的夜行者,而目前的生活状况有点儿不太如意,所以就过来了。”

  我点头,说道:“刚才跟她聊过了,的确有点儿不太如意——可能是受到的教育太粗暴,她以为自己是个妖怪,只要暴露身份,就会被火烧死;她家里人也不是东西,这个大哥整天吃喝嫖赌,讨不上媳妇,就让自己的妹子沦落风尘,给他挣钱吃喝,而她家里人知道这件事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意纵容……”

  我耐心地说着,而朱雀听到,脸色顿时就一愣,回过头来,看向了那猥琐男。

  猥琐男显然是吃了一顿生活,鼻青脸肿,但听到了我的叙述,朱雀旁边一个颇为粗壮的妇人便站了出来,走过去,一把将猥琐男倒拎而起,随后恶狠狠地往地上猛然摔去。

  砰!

  她用力很大,那猥琐男就像甩面口袋一样地砸过去,疼得杀猪一样的大叫,却又给那妇人一把掐住脖子,话都说不出来。

  小舞瞧见,有些焦急地站了起来,说道:“别打我哥哥。”

  朱雀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说道:“他是你亲哥?”

  小舞的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哭着说道:“求求你们,饶过他好么?”

  朱雀问道:“这王八蛋逼良为娼,把你陷入这样的田地,每天把你送到不同的男人床上,然后他拿着你卖肉的钱来花天酒地,这样的人,你帮他求情?”

  小舞哭着说道:“他毕竟是我哥啊,而且也是我们家里面唯一的独苗。”

  朱雀骂道:“唯一的独苗?你不是人?你姐姐不是人,两个妹妹不是人么?”

  她的问话,让小舞低下了头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事实上,我也能够看得出小舞双目之中的迷惘。

  生活在一个极度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里的她,已经被洗过脑了,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为她们家唯一的男丁而活着。

  这是她所接受的全部教育,你可以说她愚昧,但没办法去怪她。

  没办法……

  朱雀继续问道:“你今后的打算呢?是继续跟着你这个人渣哥哥么?”

  小舞抬头,说你们能放我走么?

  朱雀的脸上挤出了几分笑容来,说道:“你还想继续跟以前一样,每天去跟不同的男人睡觉,哪怕这些人秃顶、肮脏、油腻、狐臭、变态……你都无所谓,就想要过着这样玩物一样的生活,对么?”

  听到这话儿,小舞摇头,说我,我不想。

  朱雀点头,说好,我懂了,你跟我们走吧。

  小舞问道:“那个哥哥怎么办?”

  朱雀冷声说道:“我不杀了他,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小舞很担心,问道:“倘若我走了,他怎么活下去呢?”

  朱雀一肚子的气,骂道:“他自己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够靠自己活下去呢?”

  小舞却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底话来:“可是,我要是走了,他们会接着让我两个妹妹出来卖,我已经长大了,但她们年纪还小,我怕她们受不住……”

  如果说小舞先前所有的话,都让朱雀怒火冲天的话,那么这句话,却将她所有的怒火都给平息了去。

  她先前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是现在,却知晓,这个女孩子之所以自甘堕落,并不是简单的愚昧。

  她的心,其实很善良。

  朱雀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你放心,如果你愿意,我会帮助她们也离开,并且让她们受到最好的教育……”

  说这些话的时候,朱雀的眼角里,泛起了泪光来。

  随后,小舞和她的哥哥,以及另外两个跟着朱雀一起过来的女人都离开了,房间里面只剩下我和她两人。

  她看着我,情绪好转过来,说道:“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耸了耸肩膀,说囊中羞涩,只好住在这里呗。

  朱雀信以为真,从兜里掏出了钱包来,对我说道:“你要多少,我给你……”

  我赶忙挥手,说不用,不用,开玩笑的,我在这里,是因为人多眼杂,好藏起来而已。

  朱雀听了,笑了笑,随后她想了想,对我说道:“我知道了,你潜伏在这个鬼地方,应该是想要去找那叵木,来度过你的第五重劫,对吧?”

  我有些诧异,说消息传得这么快么?

  朱雀说道:“这很明显啊,小马哥走了,你一个人留在这儿,估计就是为了叶傅国手里的叵木吧?要不然你留在这儿干嘛,北漂?”

  我说你也知道叵木在叶傅国的手里啊?

  朱雀点头,说对,我也一直在打听,想方设法地拿到,只可惜叶傅国那家伙太鸡贼了,而且他有一个与你这个一样随身携带的纳物法器,所以想要拿到叵木,就必须通过他本人,否则是没办法的……

  她刚说完,走廊那边有人过来,显然是听到了这边的喧闹,过来查看动静的。

  朱雀问我:“你还睡么?不睡的话,出去走走?”

  我问:“你不会布下八百刀斧手吧?”

  朱雀笑了,说你怕了?

  我摇头,说道:“不会,这世界上最不可能伤害我的人里面,你算是一个。跟你在一起,我怎么会害怕呢?”

1013 1013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