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二章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第二十二章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更新时间:2018-06-07 7:15:23

  我离开之后,快速撤离,不给别人追上我的机会。

  不过跑了没一会儿,我发现,那帮埋伏的人,似乎并没有跟过来。

  我路过一个公厕,进去之后,换了面具,又换了一套衣服,随后出来,左右打量一番,瞧见周围显得十分平静,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随后,我走到了附近一家兰州拉面的小店里,要了一份牛肉面,加蛋,然后开始吃了起来。

  我一边吃,一边在思索刚才发生的事情。

  很明显,叶傅国似乎得到了一些什么消息,所以才会在那里设套,请君入瓮,设了埋伏。

  不过我并不认为是羊老板在陷害我。

  因为他提供了三个地址,除了大内我无法进入之外,另外两个地方,其实都是真实可靠的,特别是叶傅国的女儿住处,如果叶傅国真的想要设圈套,绝对不会将那个地方也给提供出来。

  因为叶傅国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将自己的女儿,陷于那般的危险之境。

  可以肯定,羊老板没问题,有问题的,是提供别墅住址给他的人。

  不过不管那人是谁,对于我来说,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

  叶傅国这一次,应该不是针对我的。

  又或者说,他应该是想要钓出一些人来,比如说宁老大他话语里提及到的薛大佬。

  京城之地,能够被称之为“薛大佬”的,我脑海里过几遍,最终只想到了一个人——薛麻子。

  这个与仇千秋、欧阳江山一样,都是夜行者出身的京城妖王,的确也有着搅局的能力。

  而他特地交代宁老大将那叵木给拿到,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想法。

  他是与夜复会有所勾结呢,还是别的想法呢?

  这些我无法得知,只有等待着后续的事情发展了。

  而这两天,我谁都不能去见,还是找地方蹲着吧。

  这般打算着,我将面前这一大碗牛肉面吃完,还把汤都给喝完之后,又返回了先前所住的十里堡,不过没有再去大通铺住着,而是找了一个地下室旅馆,交了钱,直接躺下。

  我睡得很沉,不过在梦中,叶傅国的双眸却时不时地掠过,让我在半夜的时候,惊醒了过来。

  叶傅国……

  我没有开灯,坐在黑暗中,脑子空白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

  我感觉得到,尽管当时我戴着人皮面具,但是两人的那惊鸿一瞥,叶傅国似乎还是认出了我来。

  他脸上那淡淡的笑容,似乎是在嘲讽我。

  这般想着,我越发睡不着了,而就在这时,我听到了门口有动静传了过来。

  我耳朵一动,开口喊道:“谁?”

  在我门口驻足的人听到,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我道:“大哥,要不要服务?”

  我心中了然,不过却有些厌烦,忍不住骂道:“滚!”

  那人却有些锲而不舍,继续推销道:“大哥,我们的小妹真的很漂亮的,你要不要试一下嘛,绝对不会让你后悔。”

  我听到对方没有走的意思,披了一件衣服,从床上下来,走到了门口,将那地下室小旅馆的破门打开,瞧见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正在冲我笑,而还没有等我骂声出口,那男人就朝着不远处喊道:“小舞,小舞你快过来。”

  我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瞧向了不远处的过道上,瞧见了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年轻女孩子。

  这样的女孩子,应该出现在大学校园,又或者是光鲜亮丽的大街上,而不是这潮湿闷热、幽暗阴森的地下室里,而且还是这样一件让人尴尬的事情。

  我看着她那干净清秀的脸,有些意外,而旁边的猥琐男却极力推销道:“大哥,怎么样,不错吧?”

  我眯眼打量着那女孩子,没有说话。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我奇怪对方长得这么漂亮纯净,却操持起了这样的勾当,而是因为那个女孩子,是一个夜行者。

  而且还是一个觉醒之后的夜行者,我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妖力。

  而我身边这个猥琐男,却只是一个普通人。

  猥琐男瞧见我盯着那女孩,以为我意动了,咧嘴,露出一口大黄板牙,说道:“大哥,玩不玩?”

  我脑子里想着各种可能,表面却不动声色地说道:“多少钱?”

  猥琐男说道:“这个……您也看到了,我们家小舞长得很漂亮,而且她也是刚刚做这个,所以比较贵一些……”

  我冷冷说道:“多少?”

  猥琐男举起右手来,竖起了一个指头:“一百,随便你怎么玩,我两个小时之后,过来接她。”

  我没有多说,从钱包里摸出了一张老人头来,递给了他。

  猥琐男接过了那钞票,赶忙沾了沾口水,检查是真钞之后,露出了格外猥琐的笑容,对着我点头哈腰,说您真爽利——你们好好玩,我两个小时之后过来。

  说完,他走到了那个女孩旁边,推了她一把,说道:“好好伺候客人,知道么?”

  那个女孩有些麻木地往前走,随后顺从地走进了房间里面来。

  我关了门,把灯关上,而女孩则走进了里面,打量了周围一眼,随后一言不发,直接将外衣给脱了下来。

  眼看着她准备脱下贴身的那一件,我赶忙将她给拦住了。

  我叫她过来,可不是买春的。

  尽管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精气十足的男子,我偶尔也会有一些那方面的需求,但是违背自己道德底线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被我拦住了,那女孩愣了一下,终于开口说话了:“是要洗下澡么?”

  我看着这个穿着廉价衣服、打着廉价香水的女孩,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都不是,咱们能聊聊天么?”

  女孩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愣了好一会儿,居然笑了笑,说道:“你是读书人?”

  我说为什么这么问?

  瞧见我似乎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女孩原本紧绷的情绪似乎舒缓了一些,坐在床边缘,然后说道:“不是读书人的话,怎么会这样子?你别不好意思,你是花钱了的……”

  我摇头,说咱们就只是单纯的聊一聊,可以么?

  她虽然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好。

  我说:“你怎么称呼?”

  她说道:“你叫我小舞就好了。”

  我没有傻到问她这是不是她的真名,而是问道:“刚才那人,是你什么人?”

  小舞回答道:“是我哥。”

  “亲哥?”

  “对的,亲哥。”

  “看起来,你们长得不是很像啊……”

  “也许吧,他们都说我是捡来的孩子,谁知道呢?”

  “真的?”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既然是亲哥,为什么还让你来做这个?”

  我忍不住问起了这个问题,而听到这话儿,小舞显然有点儿不耐烦了,她直接站了起来,对我说道:“你到底做不做?你不做的话,我就走了——不过我得跟你说清楚,我可不退钱的……”

  我瞧见她的情绪有点儿激动,知晓可能是揭到了她的伤疤,也知晓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她真的有可能拂袖而去。

  我没有再绕圈子,而是直接说道:“我只是想说,你也许真的可能是捡来的,因为你是夜行者,他不是。”

  小舞有点儿懵,说什么是夜行者?

  我说也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妖怪。

  听到“妖怪”二字,小舞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随后她如同脱兔一般,直接朝着门口冲去,没想到我却是身形一转,挡在了她的跟前。

  小舞显然是惊恐急了,右手下意识地朝着我猛然抓了过来。

  我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的手掌上面,有着锋利的爪子,和细碎的绒毛,而她的脸,则显得有几分狰狞,看上去,好像是一只……小狸猫。

  我三两下,将小舞给控制住,她拼命挣扎,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她给扔到了床上去,随后说道:“别闹,我不是坏人,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凶起来的时候,自然带着一股子的气势,那小舞给我的气势所慑,愣了一下,却是蜷缩在了床上去。

  我瞧见她老实了,便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在我的逼问下,小舞跟我讲述了她的故事。

  她出生于京城附近一个省份的农村,家里面有一个大哥,就是刚才那个猥琐男,另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她大姐十六岁就嫁人了,两个妹妹还小,在上学,而大哥是个二流子,整天瞎混,也不干农活,也不找工作,快三十来岁了,还找不到媳妇,就带着她来京城这儿做这种生意,赚钱给他大哥娶媳妇儿……

  至于她身上的变化,是在两年前的时候出现的,她们村以前有人也是这样过,村里人说是中了邪,给烧死了。

  她害怕,不敢跟任何人说。

  她显得十分老实,跟我说了一大堆,我听完之后,很气愤地说道:“你哥娶不上媳妇,关你屁事?为什么要你出来做这个?”

  小舞低着头,说道:“我不做的话,我爸妈会打死我的,也不认我……”

  我说就你这样,他们能打死你?

  小舞不说话了。

  我瞧见她这一副懦弱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那儿,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叩、叩、叩……

  我一愣,看向了小舞。

  这是仙人跳么?

1012 1012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