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章 同行并不一定是冤家

第二十章 同行并不一定是冤家

更新时间:2018-06-07 5:07:25

  被堵住了么?
  
  我虽然改头换面了去,但到底还是有一点儿做贼心虚,毕竟这事儿倘若是被抓到了,还真的有点儿说不清楚。
  
  我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地下室,这地方宽阔,巨大的空间里摆放着许多的红木桌子和架子,而在最深处,还有三扇保险库一样的方门,东西堆放好几处,我思量一下,觉得还是不要硬冲,于是身形一转,便藏到了东南角的一堆杂物后面去。
  
  我这边刚刚藏好,就有人进了房间里来。
  
  听那脚步声,应该是三人。
  
  我收敛气息,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给控制住了,就是怕被人发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三人走进了地下室的中间来,随后我听到一人说道:“老大,没想到还真的有一个地下室啊,这些,都是叶傅国那老东西的?”
  
  一个有些粗豪的声音响起:“嘿,小东北,老子的消息,怎么可能会有错呢?当然,一切都还得我武兄弟的手段,要不是他,我们怎么可能找得到机关呢?”
  
  前面那被唤作“小东北”的男人笑嘻嘻地说道:“我武哥可是身具墨家传承的男人,秦皇墓都开的,更何况这点儿破地方?”
  
  那老大说道:“你可别小瞧这儿,叶傅国那家伙出身名门,手眼通天,要不是这儿是为了保密的原因,很少人知晓,防备不可能这么薄弱的,我们也是占了大便宜呢……”
  
  另外一个人说道:“宁老大说得对,刚才我进来,检查了好几个地方,那些地方都被人解除了,要不然不可能这么顺利的。”
  
  宁老大问道:“解除了?这是什么意思?”
  
  那武兄弟说不知道,所以大家小心点……
  
  听到这几人的对话,我原本提起来的心,又给放了下来。
  
  原来并不是叶傅国回来了,而是他家里遭了贼。
  
  看得出来,惦记叶傅国的人,还真的不止我一个。
  
  这几人看上去都是寻常小角色,我并不担心什么,但也没有立刻露头,而是藏在角落里,耐心地等待着。
  
  我不急。
  
  这几人一边说,一边检查地下室的这一大堆东西,那小东北连连惊叹,说这个姓叶的到底有多少钱啊,瞧瞧这些,每一个看着都好像是很值钱的样子,哇,老大,这个佛像,应该是冰种翡翠吧?
  
  宁老大说道:“咱们这次过来,需要找三样东西,一个叫做‘范学士妖元’,此物是满清开国妖师范文程修行百年凝聚而成的妖丹,据说这位范妖师截断了大明龙脉,又转到了满清气运之上去,通过龙脉养气,后来又经过扬州十日、嘉庆三屠等凶残的屠杀事件,凝聚足够的亡魂怨气,最终修成无上神通,后来他死之后,妖丹归于大清内府,几经辗转之后,听说是落到了这叶傅国的手中。”
  
  “其次便是宇文龙虎图,此物据说是宋时金朝国师宇文虚中之作,此人乃宋人,但是却通过积功,最终坐到了金朝国师之位,然而最让人敬佩的,他居然是一个间谍,在位期间,给宋朝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情报和帮助,而此人的修为也堪称通神,那宇文龙虎图里面,据说是斩杀了一条黄河凶蛟,和一头西域白虎之后,以鲜血和精气凝成,化作法器,一旦施展开来,却能唤出这等凶兽。”
  
  “最后一种,却是薛大佬特地提出的,叫做叵木佛雕……”
  
  那小东北赶忙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江湖上都传疯了,说那叵木乃上古时期的齐天木,奇兽凤凰便是落在此处,后来这玩意灭绝了,那凤凰方才停在梧桐上的——这玩意作用不大,但据说是某些妖人觉醒的药引,现如今江湖上最炙手可热的候漠,听说就欠此物,便能够度过五重劫难,成为近千年来,第一个觉醒灵明石猴血脉的大妖,对吧?”
  
  那宁老大开口说道:“正是此物——武兄弟,架子上这些,都是虚有其表的玩意儿,东西恐怕是藏在那几个保险柜里,麻烦你帮忙打开一下,时间得快一些。”
  
  那武兄弟很是自信,说道:“放心,包我身上。”
  
  从我的这个角度,能够瞧见那个武兄弟的背影,那是一个瘸子,年纪差不多三十来岁,一身黑衣,蹲在那第一扇保险柜方门之前,先是检查了一下轮盘,又将耳朵贴在了密码锁上面,一点一点地调着。
  
  而在他身后,有两个人,一个矮胖子,一个差不多有一米九的小伙子。
  
  这两人一边瞧着武兄弟开锁,一边聊天。
  
  小东北问道:“我听说那侯漠跟官方走得很近,按理说,像他这样给官家当狗,这叵木怎么这也会给他啊,怎么还留在这儿呢?”
  
  宁老大笑了,说道:“事情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他侯漠跟官方的关系好,但不一定跟叶傅国好啊?侯漠跟的那人,其实是叶傅国的死对头,你说他能给他好脸色么?再说了,京城几大世家,就仇家跟叶傅国走得最近,可是你知道,侯漠都做了什么?”
  
  小东北嘿然而笑,说侯漠和金蝉子两人,直接杀到了仇家,不但斩杀了众多仇家高手,而且还将仇家家主给干掉了——我听他们说,有人参与过那一场战斗,那侯漠和金蝉子,简直就是天神下凡,所过之处,一片尸山血海,特别是侯漠手中的那根大棒子,所向披靡,无一合之将。说实话,我小东北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江湖豪杰,但真没有见过这么刚的,简直吊炸天,也正是这事儿,让我路人转粉了的。
  
  宁老大哈哈一笑,说转你骂了隔壁,你就是一小贼。
  
  小东北说小贼也有理想和向往啊。
  
  两人聊天扯淡,就在这时,却听到那一人高的保险柜方门“咔嚓”一声,直接打开了,宁老大和小东北发出一声欢呼,说成了。
  
  两人涌到了门前来,而负责开锁的武兄弟,则去鼓捣第二扇门去了。
  
  我对那保险柜本来是有些束手无策的,此刻瞧见这儿有高手代劳,自然也不会出什么幺蛾子,耐心地在角落里等待着,准备他们将三扇保险柜的门打开之后,我在动手,收拾残局。
  
  如此想想,还真的是完美。
  
  不只是宁老大还是小东北,我对于第一扇保险柜门后的东西,也是充满期待,然而当两人拉开沉重的柜门,我显得很是郁闷。
  
  那保险柜门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金属空间,而里面的架子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没多久,第二扇门也打开了,里面有一堆的金银俗物。
  
  依旧没有叵木在。
  
  宁老大和小东北气得破口大骂,而武兄弟则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专心致志地开起了第三扇门来。
  
  不过这第三扇门却是有些复杂,武兄弟开了许久,那门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小东北忍不住就开始催了起来,因为武兄弟花的时间,已经比前面全部的时间还要长了。
  
  武兄弟也显得有些焦急,额头都冒了汗。
  
  小东北还待呱噪,却被宁老大一巴掌拍在了脑袋上,让他闭嘴,不要说话。
  
  就在这时,却听到“咔嚓”一声,小东北满是惊喜地说道:“开了?”
  
  宁老大却突然转头,朝着地下室的进出口望去。
  
  第三扇保险柜的门没开,地下室的门却开了。
  
  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却有一股让人极度压抑的气息,出现在了地下室之中,紧接着整个房间都在摇晃,那些原本十分稳固的架子,此刻居然不断颤抖,甚至有的东西直接从上面摔落下来。
  
  随后,我瞧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场中。
  
  来人居然是……
  
  鲁妖王。
  
  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有点儿想不明白,感觉今天这儿还真的是热闹,就好像是赶庙会一样,一波一波的人,一个又一个的节目,层出不穷。
  
  出现在场中的鲁妖王气势十足,而除了他之外,这家伙身后还有好几人。
  
  我不敢探出身子来,而是继续藏在角落里。
  
  那小东北瞧见来了人,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从怀里摸出了一把匕首来,大喊了一声,就要往前冲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宁老大颇有眼色,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来。
  
  他猛然一跃,将小东北扑倒在地,随后一边将他死死按在地上,一边跪倒,慌张地喊道:“鲁大王,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您大人有大量,还请给条活路,饶了我们一条性命。”
  
  鲁妖王缓步走上前来,凝视着吓得不知道该干嘛的武兄弟,淡然说道:“继续开锁,我过来,也是偷东西的,大家,只不过是同行……”

1010 1010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