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六章 山下的一吻

第十六章 山下的一吻

更新时间:2018-06-07 1:18:57

  我看着面前的李安安,轻轻呼了一口气,并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怎么脱困的?”

  李安安开口说道:“其实当初交换人质的时候,我在远处看着,罗华看守着我;后来胡车被人带走之后,罗华与那帮人失散了,想要独自带着我走,被我师父养的灵犬一路跟踪,随后我师父她们将我给救了下来。”

  我有点儿没有想到,说道:“你当时也在清风岭?”

  李安安点头,说算是吧。

  我说那个冒充你的人,是干什么的?

  李安安说道:“她叫做张碗碗,是夜复会里面的一个女头目,最擅长千机百变之术。”

  我点头,问:“后来呢?”

  李安安说道:“她被你踹得重伤,没有办法逃离,现在被拘在武当,等回头的时候,可能要送到京城里面去。”

  我问了这些,方才回答道:“我选择离开,是为了双方不尴尬——我如果留在这里的话,不光是你师父,还是其他的人,都会感觉不自在的,与其这般争执和纠结,见了面还急赤白脸地吵闹,不如大家不见,日后说不定还能够留一线情面。至于你我,都是那么熟的同学和朋友,回头再聊就是了。”

  李安安摇头,说你千里迢迢跑过来救我,结果却得了一身伤,负气而走,我怎么可能平淡对待呢?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不然呢?你知道我跟你师父他们谈的条件么?”

  李安安点头,说我师父将我救回来之后,跟我说了许多的事情,包括她也是游侠联盟成员的事情,以及关于你和他们的事情——她是继承了民国十大家、武当剑仙李景林的空缺,而李景林是我的祖上,她告诉我,她的空缺,将由我来顶替,也就是说,日后我也将是游侠联盟的成员……

  我听到,说道:“既如此,你可得好好干,不要跟他们学。”

  李安安说道:“我师父这些年一直都隐居,游侠联盟的具体事宜,她其实并不是很了解,特别是关于那叵木的事情,就连杜老也并不清楚,全部都是孙老和他那个徒弟鼓捣出来的,与他们无关……”

  她小心翼翼地跟我解释着,而这个说法,与我在昏迷时迷迷糊糊听到的那些信息是吻合的。

  别看梅姑表面上对我很冷,好像很不对付的样子,但我的第六感却告诉我,这是因为我和李安安的“亲密”关系,使得她本能地这样反应,但实际上,她的心却还是向着我的,暗地里还是帮我做了许多的事情。

  我迷迷糊糊中听到的那些话里,梅姑全程都在帮我说好话。

  这架势,有点儿像是——我自己的女婿,就我能欺负,别人想要欺负,先过老娘这一关……

  所以,我对梅姑,其实是没有什么恨意的。

  又或者说,当我将事情想开之后,不管是对和稀泥的杜传文,还是嫉恶如仇的马三爷,都没有太多的怨念,想来想去,估计也就是对孙传文和叶傅国的观感不佳而已。

  从某个角度来讲,这几人,其实都是夹在中间的馅饼,我不想让他们为难,所以才会离开。

  我将我心中真实的想法告诉了李安安,然后说道:“虽然我极不喜欢游侠联盟现如今的处事方法,但不喜欢、不认同,并不代表着我会憎恨,不管怎么说,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而在它没有蜕化成黄泉引、夜复会这样毫无底线的组织之前,我是不会代入太多个人情绪的。不过我的心中,自有我的正义、我的理念,以及我所理解的‘侠’,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家还是保持一定的关系,会比较好相处一些。”

  李安安能够感受得到我心中的失落,走上前来,看着我,然后轻轻叹了一声。

  她伸手来,小心翼翼地拉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有点儿柔、也有点儿凉,不像是她平日里给人的感觉那般英气,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模样,随后她将身子靠了过来。

  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身子有点儿僵硬。

  李安安伸手与我相握,随后投入我怀中,两人相抱,她有点儿高,差不多与我平齐的样子,我与她交颈,能够闻到她头发上洗发香波的味道,以及她那如同白天鹅一样修长的玉颈,甚至都能够瞧得见上面的毫毛。

  大概没有怎么与男子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李安安的身体也有一些僵硬,她抱着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我身上的气息。

  我这才想起自己躺在床上几天都没有洗过澡的事实,有些尴尬地说道:“别闻,臭。”

  李安安却笑了,说道:“没有啊,挺有男子气息的。”

  她的话缓解了紧张的情绪,闻着李安安身上发出的少女香,我的情绪却是舒缓了许多,人也轻松了起来,抱着她,然后说道:“你这是要干嘛?准备趁我行动不便的时候,占我便宜对吧?”

  李安安忍不住笑了,伸手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瞪了我一眼,说道:“臭兮兮的,跟个馊了的毛桃子一样,谁要占你便宜啊。”

  我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来,说道:“那你想干嘛?”

  李安安说本来想给你一个安慰奖的,瞧你这样子,好像也不是很需要的样子。

  我装作很激动地样子,说道:“我需要啊,只不过,你不是练童子功的么?要是破功了的话,会不会对修为有损啊?”

  啪……

  李安安娇嗔着打了我屁股一下,然后瞪了我一眼,说道:“你有多久没有碰妹子了啊,咋抱一下,就有反应了?”

  我弓着腰,甚至还牵扯到了伤口,咧嘴说道:“唉,夜行者嘛,难免血气甚旺,这也是我意志控制不住的,抱歉抱歉——对了,咱们还来么?我记得你们山下有小旅馆啥的……”

  瞧见我猴急的模样,李安安忍不住笑了,说你这样子,人设完全崩了——我认识的侯漠,可不像你这般急色……

  我也哈哈笑,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开一下车,感觉浑身精神,阴郁的心情一下子就释怀多了。”

  李安安看着我,说你只是开玩笑?

  我一愣,说你还准备来真的不成?咳咳,我想说啊,我腰受了伤,别指望我的技术有多强……

  我说着说着,就有点儿心虚了,一来是身体真的不行,二来则是好久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我心底里打鼓,觉得自己倘若是表现不太好的话,会不会被嘲笑。

  李安安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没事,我也没啥经验。”

  我的小心脏儿扑棱扑棱地跳,左右打量了一下,说道:“真来?”

  李安安恭敬地问道:“侯老师,你能教我么?”

  我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什么《蜜桃成熟时》,什么《玉蒲团》之类的,全部都浮上心头来,有些结巴地说道:“能,能,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我们可以一起成长……”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李安安突然问道:“如果我们成长了,那秦梨落怎么办?”

  “啊?”

  李安安盯着我,又问道:“那朱雀又该怎么办?”

  “啊?”

  我哑口无言,而李安安又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这……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李安安却笑了,她又靠近了一些,小鸡嘬米一样地在我的嘴唇上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脱离了我的怀里,说道:“虽然、虽然我很喜欢你,但却不想剥夺别人的幸福,所以,能给你的安慰奖,也就只有这个了——侯漠,我不拦你了,不过我可以跟你说一句,那叵木,我一定会用尽全力去帮你争取的,因为,我不想你死在我的前面……”

  她的脸很红,就像是熟透的苹果一样,有一种让人为之悸动的感觉。

  而此刻的李安安,也完全没有先前的落落大方,慌张地说完话,却是转身,朝着山上跑了去。

  我停在原地,愣了许久,方才伸手,去触摸了一下嘴唇。

  上面,隐隐还有李安安嘴唇上的余香。

  说真的,这个时候的李安安,真的……很美。

  我长长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

  我抬头,瞧见了高高的山峦,整个人已经从颓废之中挣脱了出来。

  我之所以是我,我之所以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并不是为了去迎合某些人,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美,是值得我们用生命去守护的。

  以前如此,以后,也一样。

1006 1006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