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五章 侯漠离山

第十五章 侯漠离山

更新时间:2018-06-07 0:18:03

  迷迷糊糊之间,我又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大亮,阳光从窗户里洒落进来,将尘埃照得一片飞舞,让整个世界都变得富有活力。
  
  我从床上缓缓地爬了起来,瞧见自己穿着一套宽松的衣服,解开之后,发现腹部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伤疤却着实难看。
  
  那是因为之前的临场处理,着实有些粗糙,甚至有些凶残。
  
  瞧见这丑陋的伤口,我不由得怀念起了马一岙在身边的感觉来。
  
  因为有着他在,不管我受再重的伤,都会很快就好起来,并且不会留下什么疤痕。
  
  但是现在……
  
  我光坐直起身子,都已经忍着巨大的疼痛,下床的话,估计是奢望了。
  
  房间里面没有人,我打量周遭,发现并不是医院,估计是武当山的某一处院落,或者农庄之中。
  
  我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发现附近都没有什么人。
  
  我先前在迷迷糊糊之时听到那些争吵中的几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
  
  游侠联盟很显然是准备违约,不打算给我叵木了,但奇怪的,是我却并没有太多的怨恨。
  
  或者说,我对于这件事情,其实心里面并没有太多的期待。
  
  我躺坐在床头,呆呆地看着窗户洒落而下的阳光,看着那些毫无规律浮动的灰尘,脑子仿佛放空了一般,但其实我却一直都在回忆起我与胡车的那一战。
  
  事实上,如果我没有被偷袭到、受了重伤的话,那一战,我其实是能够打赢的。
  
  对于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而即便是一上来就身受重伤,我还能够与胡车打成五五开,这其中的果断、狠厉和气势,特别是与他交战时的那种狷狂,那种不拘一格,气势猛烈,蔑俗轻规,以及睥睨一切的气势,更是让我为之回味。
  
  尽管这里面还有许多的失误和计算不到的东西,但是对我而言,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正如胡车所说的,当时的我,并非是我。
  
  或者说并非是“本我”,而是“超我”,是超脱了我的本性,挣脱了所有的约束,最终形成的一种状态,而那种状态之下迸发出来的恐怖战斗力,却让我回味无穷。
  
  它,或许是另外一个人格的我,或许真的是一抹“齐天大圣”的灵——但不管是什么,那样的状态,如果我能够把握得到的话,就会拥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信心,又或者说是——强者之心。
  
  我是一个半路出家,一直备受欺压的修行者,因为被打压的时候太多了,太早接触到这个世界上站在最顶端的那一群人,心中其实是很没自信的。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会比那些修行多年的老家伙差,而这种被我极力隐藏的小慌张,即便是在后来战胜了鲁大脚,都还存留。
  
  又或者后来我一鸣惊人,无数人都在议论我的时候,我都会这般想。
  
  其实我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强。
  
  特别是上一次,我在京城西郊与平小四聊天的时候,这个与我其实算不上多熟的少年郎,用一种很崇拜的情绪看着我时,那种说不出来的小自卑、小慌张就越发膨胀起来。
  
  我一直觉得,这是一种自我认知,是谦逊,是对自己的一种了解。
  
  但是在与胡车交手的那一瞬间,我却有着一种信念。
  
  不是一往无前,而是……
  
  老子天下第一。
  
  那种感觉,美妙极了,就仿佛那一瞬间,这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无人能够拦得住我似的。
  
  我靠在床头上好一会儿,方才尝试着下床,这过程无比艰难,还牵动到了伤口的部分,不过我却显得格外倔强,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推开门,来到了外面,发现居然是上次我与马一岙来武当山时,李安安当时安排我们住的地方,不过并不是同一间,而是另外一个院子而已。
  
  这个地方临山而建,风景极好。
  
  我走出了院子,来到外面的一个平地前,这儿有一颗迎客松模样的大松树,我走到了树下,不远处就是悬崖峭壁。
  
  我站在崖边,瞧见脚下云雾缭绕,远处天宽地阔,心情似乎变得没有那么阴郁。
  
  而这个时候,一个小道士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瞧见我,表情方才放松一些,走上前来,朝着我鞠躬行礼,然后说道:“侯居士,您伤还没好,外面风大,您还是回房里休息吧?”
  
  我摇头,笑了笑,说道:“房间里有点儿闷,在外面透口气。”
  
  小道士瞧了我一眼,有些担心,也没有敢走,而是在旁边陪着我。
  
  我本来想独处一会儿,想想事情,然而小道士在我身边,让我没办法沉思,于是问他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道士毕恭毕敬地跟我说了一个日期,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
  
  难怪我会觉得手脚如同生锈的机器一样,有些僵硬。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有些牵扯到腹部的伤口,但还是问道:“你知道,李安安回来了么?”
  
  在交换现场袭击我的,并不是李安安,这件事情我其实已经想明白了。
  
  有过长戟妖姬扮演神户结衣的先例,我对此并不难理解。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
  
  所以我才会关心此事,而小道士的话语也让我长松了一口气:“安安小姐已经回来了,她只是受了些惊吓,问题倒是不大,而且还来看过你两回,对你十分关心呢……”
  
  我点了点头,知道有她师父在,李安安的安全倒也用不着我来操心。
  
  胡车即便是有着六耳猕猴的神通,终究还是被这帮老江湖给算计了,而只要游侠联盟拼尽全力的话,李安安的安全还是能够保证的。
  
  我没有问杜传文和其他人的消息,而是冲着小道士笑了笑,然后说道:“谢谢。”
  
  小道士一脸崇敬地看着我,说道:“不客气,要不是您救了安安小姐,只怕她早就被贼人给害了呢,说起来,我们所有人,都得感谢你才对。”
  
  这个小道士年纪不大,估计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模样还有些稚气,一双眼睛晶晶亮,像是在发光的样子。
  
  而且他对待我的态度十分恭敬,显然并不太了解上面人的想法和态度。
  
  我站在崖边,差不多有了一刻钟左右,然后回到了房间里来。
  
  这会儿我差不多行过一遍气了,感觉通体舒畅,即便是腹部有些隐痛,但行动已经无碍了。
  
  我回房,打量了一下周遭,发现我的金箍棒和八卦袋都给我摆放整齐,没有去动什么。
  
  别的不说,游侠联盟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很客气了。
  
  我没有想着去找杜传文讨要叵木,既然我先前听到的不是做梦,那么现在过去的话,其实是有点儿不识抬举,与其碰壁,还不如给彼此一点儿颜面,就当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吧。
  
  毕竟如果我真的厚着脸皮过去讨要,被人来一句“真武剑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且李安安也并不是我救回来的。
  
  我重新换了一身衣服,收拾好了东西之后,开始往外走,而这个时候,小道士居然又出现了,跑来拦我。
  
  他一脸焦急,说道:“侯居士,可是我犯了什么错?”
  
  我笑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道士说道:“我……叫范小琦,道号……师父还没有给取。”
  
  我点了点头,说道:“小范,我来了这么多天,已经很是叨扰了,现在既然已经醒了,而且行动无碍,就不再打扰了,而且我还有事情要去做呢,以后见……”
  
  小道士拦在我前面,焦急地说道:“可是,可是我师父要是问起来,我该怎么说?”
  
  我问道:“你师父是谁?”
  
  小道士说道:“我师父是天蚕真人。”
  
  我点头,说没事,你就告诉他我有急事,执意要走便是了。
  
  我执意下山,而小道士拦不住,也没有再纠结,转身报信去了。
  
  我没有去管他,缓步朝着山下走去。
  
  如此走了许久,当我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却听到后面有人招呼,我转过头来去,瞧见李安安一边喊着我的名字,一边朝着山下跑来。
  
  瞧见她的那一瞬间,我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毕竟先前她拔剑来持我的那一幕,着实给了我太深的印象。
  
  不过我终究还是没有逃。
  
  一来对方的确是李安安没错,二来以我这样的状况,也实在是跑不了。
  
  我站在原地,等着李安安过来。
  
  她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想要上前来抱我一下,却又克制住了这情绪,而是问我道:“怎么好端端地,突然说要走,而且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我笑了笑,说道:“有事。”
  
  李安安盯着我,说有事也不急于这一下啊?你现在身上有伤,出门要是遇到夜复会或者黄泉引的人,岂不是直接过去送死?
  
  我微笑,说不会这么倒霉的。
  
  李安安凝视着我,好一会儿,突然说道:“我知道,你是不是对我师父和其他人有意见?”

1005 1005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