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一章 故人

第十一章 故人

更新时间:2018-06-06 19:59:20

  与噬心魔争锋,这事儿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在我的心底里埋下了一个引子。

  这里面包含了最初的个人仇怨,以及后面的所见所闻,以及我对于噬心魔残暴、丧心病狂和令人发指的诸多行为,打心底里的不认同,再到后来朱雀跟我反复的游说,使得这个理念,已经成为了我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所以当对方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的时候,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一口应下。

  瞧见我这般爽利,杜传文反倒是愣了一下,随后他跟我确认道:“我有听清楚我在说些什么吗?”

  我冷冷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也想让你知道,消灭噬心魔,并不只是你们九人团的理想,也是我不可避免的责任,从我踏入这个行当以来,我就有了这个觉悟——这天下,不是你们九人的天下,而是亿万生灵的天下。”

  我说得严肃,然而一直板着脸、仿佛别人欠她一大笔钱的梅姑,这个时候却有些意外地看着我。

  她的脸色,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随后,她忍不住问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要跟我们谈条件?”

  我不知道杜传文私下里是怎么跟她沟通的,不得不再次解释了一遍,随后说道:“如果游侠联盟对于合作者是真心的,就不会在叵木这件事情上面卡住我,而既然你们不把我当做朋友来对待,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傻乎乎地帮你们卖命——这是原则问题,与勇气无关。”

  梅姑有些意外地看向了杜传文,说老孙真的这么做了?

  杜传文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得回去跟他沟通……”

  梅姑的脾气是真的冲,听到杜传文的解释,顿时就恼了,大声骂道:“老孙还是那个德性,狗改不了吃屎!我跟你说,老娘就是受不了他那点小肚鸡肠的狗屁倒灶,才隐居下来的,没想到十年过去,他还是那个样子……”

  她一顿臭骂,不但杜传文尴尬无比,就连我在旁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位老阿姨,还真的是个火药桶,一点即燃。

  不过她骂归骂,但对我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瞪了我一眼,说道:“你也别高兴,你知道我为了推荐你进游侠联盟,花了多少口舌和人情么?结果你现在来这么一手,弄得没有人再愿意为你说话,你呀你……”

  听到她的话语,我有点儿意外。

  先前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这位梅姑对我的态度很恶劣,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她作为推荐人,将我给纳入九人团的后备人选。

  而且她对我的这态度,却是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当然,意外归意外,既然大家将态度和立场摆清楚了,就没有再纠结的必要。

  游侠联盟既然答应了我,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进入了正题。

  为了防止意外,杜传文带着我们进入了那一片满是雾气的空间,对于他的这神奇手段,我是挺佩服的,但是大家闹成这样,我也不好意思去询问什么。

  在这里,梅姑掏出了一个木盒来,递给了我,说道:“剑在这里,你看一眼。”

  我将木盒打开,里面躺着的,的确是真武剑。

  我之前瞧见过,所以能够确定,不过梅姑还是让我将剑鞘弄开,瞧了一眼。

  确定之后,我将木盒子给收了起来。

  这两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瞧见我的八卦袋,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

  梅姑在我确定了真武剑之后,对我说道:“今天夜里十二点钟,在清风岭的东边山头上面,有一个草亭子,对方约定在那里跟我们见面,对方只来一人,我们也只去一人,方圆五里之内,不会有别人。到时候你交剑,他们交人——听明白没有?”

  我点头,说听是听明白了,但想不明白。

  梅姑问:“什么意思?”

  我说一手交剑,一手交人,这个很正常,但问题在于,他们如何保证自己的信誉,只去一人呢?若是有埋伏的话,那怎么办?

  杜传文说道:“这个你就别管了,我可以跟你保证,到时候清风岭上,只会有你、六耳和安安三人。”

  我瞧见他故作神秘,但模样淡定,显然是很有把握,于是不再询问此事,若是说起另外一件事情来:“你们的要求,是人也需要救回来,剑也需要保住,这个怎么办到?”

  梅姑说道:“这个就得看你了,你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我们要你何用?”

  我听到这般不负责的话语,顿时就有些头大。

  而这个时候,杜传文则说道:“你到时候尽量保护住安安周全,然后拖住六耳即可。”

  说罢,他看向了梅姑,而梅姑则从怀里摸出了一串珠子来。

  这珠子却是黄澄澄的琥珀,每一颗都有大拇指头那般的大小,圆溜溜的,里面还仿佛蕴含着某种说不出来的力量和古怪符文。

  梅姑将这琥珀珠串递给了我,说道:“这是武当秘宝太皇珠,总共十二颗,里面蕴含了强大的力量,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捏碎一颗,便能够帮你挡住一次致命的攻击——这个你拿着,换到人之后,交给安安,护住她的周全,知道么?”

  我瞧见她一脸舍不得的模样,便知晓此物的珍贵,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梅姑关心李安安,忍不住说道:“你一定要护住她,要不然我定饶不了你,知道么?”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您大可不必如此担忧,我能够做的保证也不多,只能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也会让她活下来的。”

  我没有太多花言巧语,只说了这么一句话,那梅姑深深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再多叮嘱。

  杜传文对我语焉不详,显然是不想让我知道太多。

  对于这件事情,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不过既然他们已经答应会将叵木给我,我也没有对这事儿计较太多,捏着鼻子就认了。

  我们又聊了后面的一些细节,随后就离开了。

  杜传文和梅姑还有事情要商量,所以就提前离开了,不过他们安排了人给我送了一顿饭过来,让我吃饱了上路。

  饭是新打下来的蒸米,菜有四个,都是家常豆腐、农家小炒肉之类的家常小菜,我却吃得很香。

  事情往坏了的方向去想,如果敌人真的重重算计,倾尽全力了的话,这可能是我最后的一顿了。

  所以我将饭菜全部都吃完了,汤汁都泡了饭吃掉。

  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我推开院门,然后朝着清风岭走去。

  从这儿到清风岭,不急不慢地走,正好两个钟头。

  门口安排得有武当的人看守,瞧见我出门之后,朝着我点了点头,随后前去汇报。

  我不理睬这些人,在黑夜的掩护下,高一脚底一脚地往山上走去。

  我先前的时候,来过武当这边,对于这一片的地形还算是熟悉,所以也知晓清风岭到底怎么走。

  一路上山路崎岖,有的地方还有石板相砌,再不济还有山道可走,而到了后面人迹罕至的地方,那路完全都不成模样,完全是山民打猎或者采药时踩出来的小径,有的甚至还有野生动物的粪便。

  这种地方白天走都无比艰难,夜里更是难行。

  不过我并没有在意,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行。

  终于,月上中天,我来到了清风岭的东边山头上。

  月色下,我瞧见了那个小亭子。

  我缓步而上,当我快要靠近的时候,瞧见亭子里面坐着一个人,那人拎着一瓶酒,正在对月独饮,显得十分潇洒惬意。

  我不用仔细辨认,也瞧出了此人,正是胡车。

  容貌大变之后的胡车。

  瞧见这位宿敌,我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无比平静,不急不缓地走了上来,然后走进了亭子里。

  胡车将酒瓶放下,转过身来,打量着我。

  我也打量着他。

  两人对视。

  良久之后,他居然冲着我笑了笑,然后说道:“好久不见。”

  我点头,说彼此。

  随后,我打量了一下周遭,问道:“人呢?”

  胡车却说道:“十二点没到,咱们先不谈交易,叙叙旧,如何?”

  我却没有跟他周旋,冷冷说道:“叙旧?我们很熟么?”

  胡车有些遗憾,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以为我们有很多可以聊的东西,但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唉,你知道么?你刚才上来的时候,让我恍惚间,回到了当初的那个夜晚,你和那个叫做马一岙的家伙,还有那个谁来着,到了我家,而我父母,刚刚被人给杀了……”

  时光如流水,匆匆而过。

  当初的麻风少年,现如今却成为了许多人最为忌惮的人物。

  白马过隙。

  我没有他的感慨,而是重新问了一句:“人呢?”

  梅姑说这个时候的清风岭上,只有三人,而现如今我与胡车都在亭子里了,李安安又在哪儿呢?

  胡车有些失望,随即恢复了正常,问我:“东西带来了么?”

  我拍了拍腰间,说道:“这里。”

  胡车点头,拍了拍手。

  随着掌声落下,在不远处,走来了两人。

  前面那人,是被反绑双手的李安安,而在她身后,则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是罗华。

1001 100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