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章 论利弊

第十章 论利弊

更新时间:2018-06-06 19:03:25

  那边回复得如此之快,仿佛早就等着我一样。

  接到了梅姑派人过来的通知,我沉默了许久,感觉这一次的事情恐怕是凶多吉少,毕竟在胡车的眼中,这世上的亿万万人之中,我是最重要的一个——当然他这般的重视,不是来源于爱,也不是来源于恨,而是一种天然的威胁。

  或者说,我们两人之间的对抗,仿佛已经写进了我们的血脉基因之中。

  这才是宿敌的真正含义。

  我这一次过去,等待我的,可能未必只有胡车和计蒙,说不定牛魔王也驾到了,而如果噬心魔也过来,我都不会太过于意外。

  我能够深刻感受到胡车的杀意,所以他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我都不会意外。

  那么我们这边的准备呢?

  当我问及杜传文的时候,他告诉我,说整个武当山,都会作为我的后盾。

  他让我放心,而我则问道:“整个武当山也曾经是李安安的后盾,但最终她却被自己人给出卖,强掳而走。”

  杜传文听出了我话语里面的不满,问我道:“你害怕了?”

  我摇头,说我若是害怕了,就不会过来。我只是不想被你们当作傻子,什么都蒙在鼓里——你应该知道我和胡车的恩怨,那家伙如果选择对我动手的话,绝对不会吝啬手头的力量,一定会下死手的,如果你们只是在外围保护的话,别说将安安救回来,就连我,恐怕也会被那帮家伙给弄死。

  杜传文说道:“说了这么多,你还是害怕了。”

  我有点儿恼了,说我说了,死我不怕,但是你们到底有什么布置,就不能提前跟我沟通么?

  杜传文瞧见我如此坚持,长长叹了一口气。

  随后他将手一挥,一大团的光芒浮现,我消失在了那农家小院的房间里面,而是来到了另外一个雾蒙蒙的空间。

  这个地方,与我第一次瞧见杜传文的那里,是一模一样的。

  时间与空间的间隙。

  将我带到了这里,杜传文对我说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那么重视六耳猕猴么?”

  我点头,说知道,这家伙论实力,并不是最强的,但他的神通是“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所以会清楚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你们,却是一个笼罩在迷雾之中的组织,一旦进入了他的视线之中,你们所为之珍重的一切,在他的眼里,也就没有了秘密可言。

  杜传文点头,说对,为了应对噬心魔,游侠联盟筹备了六十年,我这一生为之奋斗的意义,就在于此事。如果我们的计划被六耳猕猴给勘破,并且透露给了噬心魔的话,我们奋斗的一切,也就没有了意义。

  我说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搀和进这件事情来呢?

  杜传文说道:“这是梅姑的强烈要求,她说如果我们不救她徒弟的话,她就自己行动,而我们的计划里,她是重要的一环,她若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将会前功尽弃。”

  我说也就是说,梅姑不能有事,所以我成了最终的牺牲品,对吧?

  杜传文说你一定要这么说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关键的一点,在于你已经进入了胡车的视野,所以如果我们将这一次的计划告知于你的话,他很有可能就知道——我们不敢冒险……

  我说我现在退出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吧?

  杜传文一愣,有些惊讶地说道:“你要退出?”

  我点头,说当然,你们既然把我当作外人,那么我肯定会退出啊,这是毫无疑问的——别打算用什么说辞,来道德绑架我,事实上,你们所作的许多事情,我一直都不赞同,也没有归属感。

  杜传文盯着我,脸色渐渐变冷了起来。

  许久之后,他对我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王朝安的事情,对吧?”

  此前大家都只是心照不宣,保持着默契,而这会儿既然撕破了脸皮,我也没有再应付,而是直接将整个心结公之于众:“对的,不但是王朝安,田英男这件事情,我也看在眼里——在你们眼中,世人只分作两种,一种是有用的,一种是没有用的,而你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根本不会管什么善恶对错,这才是我最不能容忍的。我第一次听说‘游侠联盟’这四个字,是在98年的时候,马一岙跟我说起这个组织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光,满是骄傲……”

  我盯着杜传文,平静地说道:“我记忆最深的两件事情,第一就是在庐山,我们面对强敌,束手无策,于是马一岙带我去见一个叫做谭云峰的老师傅,只一句话,人家扛着扁担就跟我们走了;还有一次,在南方,马一岙打着游侠联盟的名头去招人对抗黄泉引,许多年轻人不顾家里的反对,也跟着过来,我那个时候,对于游侠联盟最大的印象,就是一个字——侠!”

  杜传文冷哼一声,说道:“侠?侠以武犯禁,匹夫之勇也。”

  我点头,说对,你们现在,个个都是朝堂之上的大佬,看的视野更广了,也更懂得权谋,但在我的眼中,你们九个人的小团体,就只是九人团,而不是游侠联盟。

  杜传文说道:“我们不是?你是?”

  我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来组建新的游侠联盟。

  杜传文嘲讽地说道:“呵呵,你可别忘记了,游侠联盟最大的主张,就是降妖除魔,而你,是个妖。”

  两人争锋相对,而当他说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没有再与他争吵。

  我与他对视着,好一会儿,我突然笑了。

  他也笑了,说道:“你知道么,你刚才就像一个孩子一样。”

  我说是么?对的,我之前的确是有一点儿天真了,其实你们没错,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既然咱们不谈理想,那就聊一聊现实吧。

  杜传文问道:“你想怎么谈?”

  我说道:“咱们也别谈其他的,就聊一下叵木之事——这东西,先前落在了邹国栋手中,而邹国栋在昆仑出事之后,宣称这玩意遗失在了那里,但我知道,这不过是哄小孩的托辞而已。那东西应该还在他手里,又或者说,在他投靠的叶傅国手中,而叶傅国是通天教主的徒弟,我不信他不清楚此事……”

  杜传文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凝视了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继续。”

  我说想要我卖命,这个没问题,叵木是让我冲破五重关,打破诅咒的关键,我要那东西,答应了,这一次我就算是去死,也毫无怨言。

  杜传文眯眼打量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这样漫天要价,很不地道。”

  我微笑,说这是你教的,不是么?

  杜传文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我其实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询问。”

  我说好,现在离夜里十二点,还有小半天,我可以等结果。

  杜传文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点头,说可以。

  随后,他挥手,带着我从那空间之中撤出,紧接着他离开了这个农家小院子。

  我在他离开之后,没多久也跟着出来了,然后坐在院子外的一棵大榕树下,然后眺望远方。

  我心里很清楚,在我刚才将事情给挑明之后,我其实已经跟游侠联盟之间,产生了不可弥补的裂痕,而这个裂痕会一直存在下去,我也将难以获得他们的信任。

  以前我并不知晓,但现在却能够看得到,这九人团到底代表着什么。

  他们的权势,是非常强大的,甚至可以改变许多人的人生。

  如果能够成为这九人团之一,我将会获得巨大的权力。

  在此之前,我其实有考虑过这样做。

  所以我才会与马一岙在楼梯间迅速商量完毕,然后演了一出戏来,准备打入游侠联盟的内部,借助他们的力量迅速成长。

  然而我和马一岙到底还是太年轻了,把他们想得太过于简单。

  事实上,在这帮人的眼里,我们所有的成就,都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我并没有被接纳,所以心底里,一直是存在着怨气的。

  我不想被利用。

  所以才会在刚才,没有忍住,直接爆发了出来。

  杜传文也没有跟我太多的解释,而是选择了利益交换。

  我等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杜传文和梅姑联袂而至,两人来到我面前,梅姑的脸比先前更黑了,瞧见我之后,便满脸愤怒地说道:“老杜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我看向了杜传文,他并没有说什么,我便拱手,说道:“何事?”

  梅姑说道:“你不肯去救安安。”

  我摇头,说不是不肯,而是想要坦诚相待,而如果你们不愿意坦诚相待的话,那便不要卡着我的命脉。

  梅姑听到,不再发言,脸色越发冷淡。

  而杜传文这时才说道:“我跟京城联系了,老孙问过了小叶,小叶说东西在他手中,但是想要,除了这件事情之外,还需要你答应另外一件事情。”

  我说什么?

  杜传文说道:“日后与噬心魔交战,需要你站出来。”

  我点头,说好。

  ********

  小佛说:今晚嘉庚。

1000 1000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