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九章 见丈母娘

第九章 见丈母娘

更新时间:2018-05-30 9:34:07

  我在武当山脚下的一个小院子里,见到了李安安的师父梅姑。

  同行的还有陪我过来的太白金星杜传文。

  梅姑的道号叫做剪梅真人,她与曾经的民国大家、武当剑仙李景林有着很密切的关系,但至于是什么,杜传文却并没有跟我言明,而我也没有机会找人询问,所以心中一直迷迷糊糊,不得解释。

  这是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好相处的老太太,法令纹很深,肌肤老化,脸的表面有些凹陷,看人的时候,总带着一股审视的目光。

  而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向我的时候,我总感觉对方好像天空翱翔的鹰,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这状况仿佛对方随时会俯身下来,将我给掳走一样的心悸。

  她的态度,让我感觉自己仿佛不是过来帮忙的,而是绑架走李安安的六耳猕猴。

  如果是寻常人等,我早就转身扭头,直接拂袖而去。

  但问题在于,面前这位老道姑可是李安安的师父,我就算有再大的怨气,也都得忍着,憋在心里,而且还不能表现出丝毫的不满。

  唉……

  我低着头,而梅姑则盯着我,淡然说道:“你就是侯漠?”

  我毕恭毕敬,点头说道:“对,是我,见过剪梅真人。”

  我给她问好,而梅姑却瞧向了杜传文,说道:“杜师兄,这人看着不像啊,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杜传文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听到这般刁难,却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亲自从京城带过来的,难不成天底下还有谁有这等大的本事,半路将人换了不成?真要有这等本事,天底下估计也就只有噬心魔一人。”

  梅姑皱着眉头说道:“我听说齐天大圣侯漠是近来江湖上名声鹊起的新人,短短数年之间,竟有赫赫战功,常人难以望其项背,怎会是如此猥琐模样?”

  猥琐?

  我不过因为你是李安安的师父,所以表现得恭敬了一点而已,你至于用“猥琐”这词语来形容我么?

  老子雄赳赳气昂昂,一身阳刚之气,气势贯通胸腹,顶天立地,哪里猥琐了?

  我一肚子的气,刚想要发作,然而却又想起了来的路上,杜传文吩咐的话语,最终还是按捺住了,低着头,不言不语。

  杜传文是一个看透人心的家伙,他路上是这么跟我说的:“梅姑的脾气有些古怪,现如今李安安又走丢了,估计情绪不太好,到时候你可得多担待一些……她对别人,或许会客气一些,但对你——据闻你与李安安之间,似乎有一些感情瓜葛,所以她对你,应该会格外挑剔,到时候如果真的有什么冲突的话,你、你……你就当做第一次见丈母娘吧……”

  呃!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如果说我要对李安安毫无所图的话,行得正坐得端,无欲无求,我完全可以当面就怼回去。

  但事实上,我对李安安这个妹子,心底里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悸动,无数次午夜梦回、春光灿烂的夜晚,那梦里都免不了出现这么一个角色在。

  我心底里有鬼,又如何能够做到“心底无私天地宽”?

  所以只有忍。

  我忍耐,将火给憋到了肚子里,是为了回头的时候,将更多的愤怒,撒到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身上去。

  胡车,你等着,回头我不把你打得你妈都不认识,我就不姓侯。

  见面的十多分钟里,梅姑对我极尽奚落,各种嘲讽,然而有了心理准备的我,却如同鸵鸟一样,将脑袋低着,啥也不去细想,不听不看不闻,反正就当做老丈母娘在唠叨了。

  大概是瞧见我态度还算端正的缘故,梅姑居然没有再多唠叨,而是跟杜传文说起了李安安被绑的更多细节来。

  譬如李安安本来是随着梅姑在武当后山修行的,她接到了李洪军的电话提醒之后,自然也是多有防备,但没想到罗华居然叫了他妹妹罗莉,假借长辈之名,将李安安给诓出了戒备森严的后山。

  因为同出武当,所以罗莉与李安安的关系还算不错,而李安安也没有心思防备。

  现如今的罗莉,被绑在了家族祠堂里面,被罗家的人一阵毒打,随后说送到李家去,给李家一个交代。

  但事实上,在李安安被绑案还没有一个结果之前,李家人即便心里再怨恨,也没有办法对一个毫不知情的小姑娘动手。

  罗莉应该真的是被自己的兄长给利用了,所以就算是李安安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李家也没办法。

  总不能将她给杀了吧?

  打一顿?

  罗家人精明得很,事先就将那小姑娘给打伤了,他们下手,有轻有重,看上去惨不忍睹,但实际上伤到要害的地方基本没有。

  这做派,李安安身后的李家就算是有百般怨恨,也发泄不出来。

  至于罗华那王八蛋,已经跟着夜复会的人走了。

  ……

  我在旁边听着事情的经过,许久都没有说话,一直到最后的时候,我方才问了一个问题:“罗华出生武当名门,而且前途大好,本身又是修行者,名门正道的人类,为什么会跟着都是夜行者的夜复会走呢?”

  听到我的话,梅姑抬起头来,看着我,好一会儿之后,她方才缓缓说道:“年轻人,你懂爱情么?”

  呃?

  听到这问话,我愣了好一会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要说我懂,她会不会认为我浪荡花心?我要说我不懂,她会不会觉得我有点儿装?

  老太太,请说出你的故事……

  沉默几秒钟,我说道:“您的意思,是他因爱生恨?”

  梅姑说道:“看来你还不算太傻,很明显,那帮人跟罗华那小畜生承诺了,这件事情办完,会将安安交给他,而罗华对安安一向都有觊觎之心,求而不得,这是他唯一能够拥有安安的机会,所以就算是万丈深渊,他都会往里面跳下去,懂了么?”

  我听到她平静地说着这件事情,越发能够感受得到她心底里的顾忌和忧伤,想了想,说道:“也就是说,这一次的交换,对方未必会愿意将安安给交出来,对吧?”

  杜传文插嘴说道:“对,他们肯定是会出幺蛾子的,夜复会的信用一向都很低,所以才需要你来帮忙。”

  梅姑也说道:“我不确定罗华那小子是不是能够左右夜复会的决定,但你得小心。”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拱手说道:“前辈,我一定拼尽全力,都要将安安给安全带回来。”

  梅姑说道:“不仅如此,你还得将真武剑给带回来。”

  啊?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一愣,而梅姑却理所当然地说道:“没人知道,夜复会为什么要集齐这七把法器,但他们既然这么执着,肯定是有缘由的,如果真的让他们得逞,说不定会有巨大的阴谋出现,所以这真武剑,也一定不能丢。”

  我忍不住苦笑,说这两件事情,孰轻孰重,您总得给一个优先级啊?

  就像你在产房外面,护士过来问你,说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时候,你总不能说两个都保吧?

  废话,如果两个都能保的话,人家又何必过来问你?

  这是一个单项选择题。

  然而在梅姑这儿,她却瞪了我一眼,强行将单项选择,变成了多项选择:“没有商量的,无论是安安,还是真武剑,都非常重要,你必须都带回来。”

  我瞧见她说得如此坚定,顿时就是一阵郁闷,有点儿想要撂挑子。

  然而这个时候,我瞧见杜传文在梅姑身后对口型:“丈母娘……”

  他这一句话,说得我对抗的力气全部都消散了去。

  唉……

  作孽啊。

  我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而梅姑与我沟通完毕之后,也离开了。

  她需要去与接头的人沟通,询问我过去参与交换,对方的态度,看能不能同意。

  所以我得等。

  杜传文也跟着出去相送。

  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农家小院里,周围是一个小山村,这附近的许多人家,与武当关系其实都很密切,有的给山上供应蔬菜粮食,有的家人也在武当山上清修,所以算得上是武当的别院之一。

  我在院子里耐心等待着,没多一会儿,杜传文赶了回来。

  他对我说道:“回去的路上,梅姑对你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跟我夸了你两句,说你这人温良恭俭让,算得上是谦谦君子。”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就别安慰我了,“温良恭俭让”这话儿,怎么听都不像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杜传文也忍不住笑了,说你跟她见第一次面,反倒是挺了解她的。

  我摇了摇头,怎么都想不出来,李安安这般乖巧明理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师父呢?

  杜传文告诉我,说在游侠联盟里面,梅姑一直都是特立独行的存在,不过她的修为着实厉害,而且嫉恶如仇,所以还算是比较受大家认可的。

  如此聊着,大概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夜复会那边回话了,说可以。

  对方知道来交易的人是我之后,不但不慌,而且立刻同意下来,并且告诉这边,夜里十二点,在清风岭交易。

999 999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