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五章 马一岙的怀疑

第二十五章 马一岙的怀疑

更新时间:2018-03-23 15:51:55

  “啊……啊……啊……”
  
  在那名战士凄厉的惨叫声中,他的身子肉眼可见的迅速变得干瘪,而那鬼柳的枝桠则如同水蛭一样,拼命地吸吮着他的血肉,而旁边的人想去救,却给再一次地缠住,眼看着又有人要给拉扯到半空中去,唐道果断出手,将那些枝桠拍开。
  
  然而那些垂柳如同发疯了一样,从四面八方蔓延而来,彭队长瞧见,大声喊道:“走,走,走!”
  
  众人有些慌,继续前行,然而那悬空的战士手臂上,却系着绳索,使得行进的队伍为之一滞,这时我发现那些垂柳仿佛非常害怕我金箍棒上的烛阴之火,纷纷退开,顿时就来了勇气,再一次地将左手上的活结解开,挥舞着手中冒着火光的滚烫金箍棒,将那些垂柳给驱散开去。
  
  那些鬼柳本来已经近乎于疯狂之态,然而在烛阴之火的逼迫下,却又纷纷退开了去。
  
  它们对这个,显然是很害怕的。
  
  正因为我的闯入,使得几乎陷于崩溃的队伍得到缓解,而随后,我掩护着队伍出了林区,但那个战士,却再也没能救出来。
  
  为了让队伍能够继续前行,唐道摸出了一把小弯刀,将那已经死透了的战士左手,给直接斩断。
  
  众人出了林区,走出了那鬼柳活动的范围之后,大部分人都累趴在了地上。
  
  在刚才的过程中,虽然只是死了一人,但其他人也都有受伤,有人甚至给那枝桠钻进了身子里去,好在我的及时出现,将其吓退,众人方才能够逃脱生天。
  
  简单地歇息之后,张老师指着手中的绳索,说道:“不要再绑了,这一次如果不是小侯同志及时出手,只怕我们全部人,都得葬身林中了。”
  
  彭队长有些犹豫,说可是一会儿再往前,进入迷雾区,或者上古法阵之所,没有了这个,大家很容易就会失散。
  
  张老师说道:“只要保持距离,问题就不大,而且真的进入了迷雾,我们再用也行。”
  
  刚才的惊险过程,让众人回想起来,都颇为后怕,要不是唐道及时出手,斩断那人的手臂,大家说不定就给缠在那儿了,所以听到了张老师的建议,彭队长不再坚持,而是组织人手,给大家包扎伤口。
  
  马一岙在旁边帮忙,因为不是致命伤,他就没有再用自己的精血来帮忙救助。
  
  毕竟那方法还是挺伤神,能不用,最好别用。
  
  简单包扎之后,站在不远处山石上的彭队长也完成了对追兵的观望,他有些惊讶地说道:“那帮人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那鬼柳居然不怎么攻击他们——我们得继续走了。”
  
  鬼柳不攻击那些人?
  
  听到这情况,我有些诧异,不过穿过这鬼柳林,队伍无论是士气,还是体力,都大大折损,我们也没有迎战那帮人的心思,于是决定利用张老师对于地形的熟悉,赶紧撤离。
  
  队伍继续前行,不过收起了绳索,不再限制每个人的前后位置,所以我和马一岙就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来。
  
  我向后两次近乎于力挽狂澜的表现,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所以行进的过程中,大家对我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来,也更愿意跟在我的身边。
  
  不过走了十分钟之后,马一岙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看了马一岙一眼,瞧见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我留了心眼,故意放慢脚步,不知不觉,两人就挂在了队伍的尾部。
  
  两人又行进了一会儿,马一岙确定我们与前面的人差不多有七八米的距离,却无人关注我们之后,低声说道:“那个张洁研究员,问题有点大。”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马一岙继续说道:“你可能没有注意,刚才几乎所有人都受到了那鬼柳的攻击,不管是身具烛阴之火的你,还是提着燃灯古佛舍利子的墨言小和尚,但唯独一人,却没有伤到分毫——而那个人,正是张洁。”
  
  我皱眉,开始回忆了一会儿,却并没有具体的印象,所以问道:“是不是她身上,有什么护身符之类的东西?”
  
  马一岙看着我,说什么护身符,能比燃灯古佛的舍利子更加厉害?
  
  我说那是为什么?
  
  马一岙说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鬼柳是有意识的,而它们似乎认识张老师,所以才没有出手。”
  
  认识?
  
  我对于马一岙的用词感觉有些惊讶,想了想,说道:“既然是认识,为什么还会袭击我们呢?”
  
  马一岙说:“你说有没有可能,那些鬼柳,是在张老师的控制下,攻击我们的?”
  
  噗……
  
  我忍不住想要笑,随后却感觉到后背发凉,说这个,应该不可能吧?
  
  马一岙的脑洞大开,让我有些毛骨悚然,想了想,又说道:“不管怎么讲,她都没有必要这么做啊,为什么要对自己人下手?难不成,在那个回声谷的时候,她就被人替换掉了?”
  
  马一岙说道:“不,她若是被人替换掉,彭队长和其他人,特别是她的学生黄博士,怎么没有看出来?”
  
  我说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马一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知道,所以我才想跟你求证——你觉得,那个张老师,到底是不是修行者?”
  
  我说当然不是。
  
  马一岙说你确定么?
  
  我被他问住了,毕竟我虽然懂得望气之法,但这神通却是时灵时不灵,之前在回声谷那个小寨子的时候,我就没有瞧出那帮人的夜行者身份来,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藏匿手段,我是瞧不出来的。
  
  犹豫了一会儿,我老实说道:“不确定。”
  
  马一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一路上,你多盯着她一点,我总有一种预感,这位昆仑专家,似乎另有目的,而且时不时对我们所有人,还有很浓的杀意。
  
  杀意?
  
  我听马一岙说得越来越玄乎,下意识地打量着他。
  
  他怕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哦。
  
  一个享有着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图书馆高级研究员,一个慈眉善目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对我们充满了杀意呢?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小和尚喊我们道:“快过来,我们马上要过河了。”
  
  听到招呼,我和马一岙走上前去,瞧见前方有一条缓缓流淌的溪流,这溪流宽的地方有两丈左右,而最窄的地方也有一丈多,水不算深,中间有许多的鹅卵石,看上去十分平静,波澜不惊。
  
  走在最前面的陈兢走到了小溪边,摸出了一方漆金木牌来,将尖端部分伸到了水下去,却发现那令牌与溪水接触的地方,迅速蔓延了一层白霜来。
  
  陈兢有点儿吓到,往后退了几步,那漆金木牌也掉在了地上,却如同碎玻璃一样,“咔嚓”一声碎裂成了数块。
  
  那河水居然如此寒冷,仅仅只是接触,就将陈兢手中那漆金木牌的结构给改变,变成了易碎的冰块。
  
  这个,太厉害了。
  
  彭队长问张老师,说需要继续前行么?
  
  张老师点头,说对,根据记载,过了这一条溪河,再往前,应该就是上古时期西王母炼丹的丹房处,不过不知道那么多的岁月流逝,还有没有什么痕迹留下来。而过了那炼丹炉,再走一段距离,应该就是上古昆仑诸仙的修行洞府,那白虎秘境,就是建立在某一位真仙的洞府之中。
  
  彭队长打量了一番,说道:“既如此,那就跳过去吧——张老师,你过来,我背你过去。”
  
  张老师说好,随后爬上了彭队长的背,而彭队长对我们这边所有人说道:“大家小心一点,如果没有把握的话,就叫其他人帮忙,知道么?”
  
  众人纷纷应下,觉得无妨。
  
  毕竟这窄口处也就一丈左右,换算下来三米三,别说训练有素的众人,便算是普通人,这般冲刺跑跳,问题也不算大。
  
  彭队长也是觉得张老师年纪大了一些,所以才主动背她。
  
  吩咐过后,彭队长很轻松地越过这条溪流,而随后,大家先后跳跃而过,问题都不大,就连黄学而都没有问题,我和马一岙并不愿争先,所以就等着,本来我们打算最后过去,而旁边的夏龙飞却说道:“你们先走,我这里还有点儿布置。”
  
  原来他料到那追兵若是跟来,可能也会从这里走,所以趁着我们跳跃过河的当口,他也在忙碌着,给那帮人留点儿小麻烦。
  
  我说要不然等等你?
  
  夏龙飞瞧了一眼远处,摇头笑了,说用不着,你们先过去,我马上好。
  
  他一边说着,手上还在忙碌,我和马一岙不愿意耽搁他的时间,于是先后跳过了那溪流,到了对岸,而又等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夏龙飞也弄好了。
  
  他站起来,拍了拍手,往后退了几步,随后一个助跑,腾空跃来。
  
  我们都空出了地方,让他落脚,却不曾想夏龙飞人在半空之中的时候,身子突然很古怪地扭动了一下,随后竟然直直地朝下坠落。
  
  我们起先都不在意,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夏龙飞居然就跌落在了那溪流中。
  
  而随后,半截身子都浸入溪流中的夏龙飞,一瞬间就覆盖冰霜,变成了一个冰疙瘩,一动也不动。

809 809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