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章 黑暗中

第三章 黑暗中

更新时间:2018-05-27 20:22:55

  夜复会想要找寻的七种武器,分别是武当的真武剑,少林的达摩杖,峨眉的峨眉刺,无量山的五毒瓮,崆峒的血滴子,全真的重阳钟,以及昆仑山雪峰寺的降魔杵。
  
  这七种法器,真武剑在李安安手中,达摩杖被胡车盗走,而随后在京城剧变之夜,夜复会齐力发动,袭击了那几个地方。
  
  除了雪峰寺的降魔杵下落不明之外,其余的法器,全部都落到了夜复会手中。
  
  而雪峰寺的方丈永兴法师,却是传说中的夜行者六天王中的移山大圣,他拼死抵抗牛魔王的侵袭,最终跌落山崖,人影无踪。
  
  雪峰寺也因此被攻破,我当初还担心过小和尚的生死,所以委托李洪军帮忙打听,一旦有了消息,让他立刻通知到我。
  
  所以我才会来得这般及时。
  
  只不过,没想到那降魔杵最终落在了小和尚的手中,而小和尚又在这地方,给夜复会给拦截了。
  
  我说夜复会的人多么?
  
  李洪军摇头,说不知道,人都在地下,到底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又问:“你们来了多少人呢?”
  
  李洪军苦笑着说道:“最近上面的人事变动太大了,我们这边人手不够,收到消息之后,我负责的小队赶了过来,另外还有另外一个小队的,全部都归彭队长来领导,还来了几个新加入的高手……话虽如此,但那地下的坑道实在是太复杂了,未必够用。”
  
  我说我加入,没问题吧?
  
  李洪军点头,说必须没问题啊——有实力单杀老牌妖王的齐天大圣,你过来,绝对是镇场子的王牌。
  
  我说别扯了,那点儿破事,你又不是不清楚。
  
  随后,我说道:“现如今那帮人找上了降魔杵,最后一件,便是真武剑了——这把剑落在李安安手中,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只怕她已经被夜复会盯上了,会很危险啊……”
  
  李洪军对李安安有倾慕之意,不过像他这种有格调的高富帅,是做不出太过于激进的事情,但平日里的关心还是很足的。
  
  听到我这般说起,他点头说道:“我也想到了,还专门打电话提醒了她,好在安安现如今跟在她师父身边,而她师父的修为又是当世顶尖,所以倒也不怕那帮人。”
  
  我知晓李安安师父很厉害,但具体的情形并不清楚,听他这么自信,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正聊着,里面的会议室门开了,一群人往外走来,为首的正是彭剑雄彭队长。
  
  李洪军瞧见,赶忙迎了上去,问道:“彭队,怎么了?”
  
  彭剑雄一脸严肃,说道:“下面传来消息,老甲已经打通了垮塌的通道,我们可以进驻了。”
  
  我与彭剑雄队长算是老相识了,而且也共过生死,所以此刻也没有拘谨,上前招呼道:“彭队……”
  
  我本以为凭着我与他的关系,人家怎么着也会搭理我一下,客气客气,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彭剑雄只是瞧了我一眼,随后目光移到了李洪军的身上来, 冷冷说道:“洪军,我几次提醒过你,工作的时候,不要将私事带进来,为什么会这样?”
  
  李洪军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接,而那彭剑雄则转身往外走去,留下了一句话:“给你两分钟时间处理这边的破事,然后下井。”
  
  说完,他便出了门,而其余的一群人也没有再理会我们这边,跟着出去。
  
  我一脸懵逼,而李洪军则苦笑着安慰我,说道:“彭队长因为田主任的事情,还在生气呢……”
  
  王朝安遇害,以及田主任遇袭,这事件之中的说法很多,但不管彭队长听到了哪个说法,都会觉得是我、或者我们害了他的老领导,使得他那意气风发的老领导最终修为大损、黯然退休。
  
  对于这件事情,我无从解释,也没有办法去辩驳什么,只有问道:“现在怎么办?”
  
  李洪军笑着说道:“彭队他在气头上呢,说两句也是正常的,你别理他,该咋地咋地——现在的人手这么紧,有你这么一个大高手在旁边助拳,他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只不过是脸上挂不住而已。”
  
  他拉着我往外走,我、李洪军和接我过来的平小四跟着大部队往矿井方向走去。
  
  彭剑雄应该是瞧见了的,但也没有叫人过来赶我。
  
  随后我们来到了矿井口,前一批的人已经随着彭剑雄从竖井的吊笼里往下去了,留在旁边的这些人瞧见我,虽然慑于彭剑雄的威势不敢过多攀谈,但还是纷纷朝着我点头致意。
  
  我们这个行当里,一向都是以实力为尊,即便身处朝堂,也是如此。
  
  我这一年以来,在江湖做了几桩大事,每一桩都是惊世骇俗的,而凭借着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大事,再加上那些被我踩在脚下的大人物,使得我拥有了极大的名头。
  
  这些人对我可不敢怠慢,纷纷拱手,我也没有端着架子,拱手回应。
  
  随后,那吊笼又上来了,我们跟着下到了井底去。
  
  下井之前,每个人都提供了一个矿工帽,这玩意是藤条编的,顶上还有一个强力电筒,能够瞧得见里面。
  
  井底下先前是通电的,有光照,只不过小和尚和夜复会的人闯进去之后,一阵混战,就把电力系统给搞坏了,现在都还没有修好。
  
  我的双目曾经在熔岩之中熔炼过,在黑暗中也能够瞧得分明,其实并不需要这个。
  
  但为了不太突兀,我也没有拒绝。
  
  大家下了井底,彭队长集合众人,刻意地没有理我,然后宣布了一些注意事项和规矩。
  
  他说这些的时候,时不时看向我这边,而且还着重强调了一点,那就是不要私自行动,需要服从命令听指挥。
  
  我听在耳中,眼观鼻鼻观心,当自己是空气。
  
  吩咐完毕之后,开始出发,众人开始往前走,二十几人,领头的是重金聘请的一个老矿工,他对这地下矿坑十分熟悉,各个坑道都门儿清,所以彭队长特意找了矿主,然后花了大价钱将他留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老矿工起先还有些犹豫,但价码够了的时候,就没有再做推脱。
  
  我不想在彭队长的眼前晃荡,太过晦气,于是留在了队伍的后面。
  
  李洪军也在旁边相陪。
  
  一行人开始往前走,大概走了一百多米,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坍塌的区域,而这里出现了一个很狭窄的口子,却是天机处派人给紧急抢修出来的入口。
  
  一行人鱼贯而入,这地方因为太过于狭窄,所以很挤,一不小心就刮蹭了一身煤灰。
  
  不过为了进去救人,大家也没有办法,只有硬着头皮向前。
  
  在前行的时候,我与李洪军聊过这事儿,因为事情已经发生有一段时间了,这地底之下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无人得知,说不定小和尚已经被人给抓起来了,而那帮人,又找了另外的入口离开。
  
  这事儿是有可能的,毕竟夜行者的五感,远比人要强太多,在这黑漆漆的地底之下,常人感到极其不便,但夜行者却反而如鱼得水。
  
  夜行者,夜行者,听这名字,就能够感觉得出来。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进来了。
  
  只要是还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
  
  这地底的矿坑十分潮湿,而且因为黑沉沉的,让人非常压抑,即便是走过了那一截塌方的甬道,走在了正常的矿坑之中,这种感觉也没有消除,反而是随着越发地深入地下,而感觉到更多的心理压力。
  
  这种叫做幽闭恐惧症。
  
  这儿是一个正在开采的矿洞,里面铺设得有铁道,旁边也散落着许多的工具,从现场上来看,能够瞧出有打斗的场面,走了一会儿,我们甚至还瞧见了尸体。
  
  而且还是好几具,有穿着矿工制服的,也有其他穿着的。
  
  我们重点瞧了一下那两个没穿的,由随行的专家确认出了“夜行者”的身份。
  
  人已经死了很长一段时间,身体早就没有了温度,血液也都凝固了。
  
  这进展并没有让我们开心,在痕迹专家和老矿工的带领下,我们继续向前。
  
  这地底之下的矿道很多,十分复杂,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左右,我们来到了一处空旷的矿洞之中,走了一会儿,彭队长突然低声喊道:“停住!”
  
  众人都停了下来,并且保持安静。
  
  我竖着耳朵,听到左前方,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很古怪的声音,仿佛是在碰撞,又仿佛是在尖叫。
  
  彭队长低声说道:“小刘!”
  
  一个身高两米的壮汉站了出来,手中握着一把丛林砍刀,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而在他的身后,则跟随着三个人戒备。
  
  他们往前移动,差不多走了二十米左右,突然间,小刘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而随后,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肩膀。
  
  “啊……”
  
  我们听到一声惨叫,随后小刘被拖拽着,拉往了黑暗中去。
  
  众人瞧见,纷纷照了过去,却瞧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彭剑雄立刻领着一众人等全部扑了过去,李洪军也想跟着,我却喊住了他:“等等,不是那边。”

993 993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