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一章 马一岙的怀疑和猜测

第七十一章 马一岙的怀疑和猜测

更新时间:2018-05-26 9:06:57

  有自信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说明孙传方在朝堂之上的地位和权势,并没有随着退下来而消失。

  也就是说,我们今夜闯入咸陵会馆,大杀四方的事情,他们都能够将其抹平。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然而我旁边的马一岙,身子却依然还是很僵硬——这种僵硬,跟他脱力的状况,完全不符。

  他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呢?

  我扶在马一岙肩膀上面的手按了一下,他仿佛有所觉察,方才放松了一些,而随后,斜月的目光越过了我们,落到了不远处的一大滩血肉之上去。

  他有些感慨地说道:“我认识仇千秋,差不多有半个世纪了,一直觉得此人的修为深不可测,没想到最后却是死在了两个江湖小辈手中——你们两个,真的很厉害呢……”

  一般来讲,像应对这样的场面,都是马一岙在前面与人沟通和交流,用不着我来操心什么。

  然而这会儿的马一岙,仿佛还沉浸在吕祖附身的那种感觉里面没有出来,所以并没有主动搭话,使得我不得不站出来,苦笑着说道:“厉害什么啊,倘若不是诸位及时赶到,我们两个,恐怕就是烂肉一堆了……”

  不远处弹压众人的独眼游龙冷着脸说道:“年轻人要实事求是,别太妄自菲薄——这仇千秋二十年前就已经进入妖族大成之境,便是我们,拿他也很难有太好的办法,现如今他死在你俩手中,传出去的话,天下震惊不敢说,皇城根儿的这地界,可是要抖三抖的。”

  我说道:“仇千秋之所以落败,除了我和马哥拼死相搏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先前就受了重伤的。”

  斜月问道:“何人能让他身受重伤?”

  我说道:“先前在天坛公园那边,天机处的扛把子田英男遇袭,马哥的师父王朝安遇害,就是这仇府勾结黄泉引办的差事,他是在与田主任交手的过程中受了伤,这才给了我和马哥机会。”

  听到我的说法,那孙传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来,说道:“年轻人,说话要有证据。”

  我说此事仇千秋的儿子仇百里交代的,后来仇千秋也亲口承认了,这里肯定有不少参与其中的漏网之鱼,你们回头盘查,即可知晓。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方才发现,原本闹成一团的现场,仇家的这一大帮子人,除了外围一些隐匿无踪的家伙之外,其余众人,在这几人抵达之后,居然一个都没有走。

  而且他们都是站在了原地,有的甚至吓得瑟瑟发抖,跪倒在了地上去。

  这六人的威势,有这么强么?

  我有点儿诧异,而孙传方却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不远处那已经恢复人形了的仇千迟身上来。

  那家伙被一根长矛戳穿了手臂,然后钉在地上,动弹不得,此刻被孙传方凝视,吓得瑟瑟发抖,赶忙说道:“教、教主……”

  孙传方冷冷说道:“叫我孙同志。”

  原本意气风发的仇千迟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精神,而是仿佛哭一般地说道:“孙同志,您可得给我们做主啊——分明就是这两个恶人,不问青红皂白地闯入我咸陵会馆,二话不说,直接行凶,可怜我咸陵集团这么多的员工,居然被他们屠杀六七十人,而且我们咸陵集团的老总,以及法定继承人仇百里,都给他们残忍的杀害了。特别是百里那孩子,他可是您看着长大的啊,他还跟去听过您的几节课呢,说起来,也算是您的学生啊……”

  这家伙一开始的情绪还算稳定,到了后来,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

  瞧他这模样,就跟一委屈的乡下老头儿一样。

  完全没有刚才拿住马一岙,想要将他整个儿往嘴里塞的凶恶模样。

  这人的演技真的是很不错,妥妥的实力派。

  不过孙传方显然并没有相信他,而是看向了我们,说道:“仇千秋之所以能够在京城立足半个世纪,除了祖上荫萌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谨慎低调,他为什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倒向黄泉引呢?”

  他这么问,显然是相信了我的说法。

  我对他的识人能力很是敬佩,赶忙说道:“仇千秋有个得力干将,叫做尚大海,此人的儿子叫做尚良,曾经走后门被塞进了第一届修行者高级研修班,当时他在培训期间觉醒了上古夜行者血脉,然后肆意屠杀营内成员,并且还与黄泉引的鼠王狼狈为奸,最后居然还假死逃生了去——就是此人,在为仇家和黄泉引穿针引线。至于仇家为什么会有如此选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孙传方听我说完,点了点头,说原来如此……

  他显然是相信了我的说法,而仇千迟瞧见形势陡然扭转,顿时就慌了,冲着孙传方大声喊道:“孙老,孙老……我们是冤枉的,冤枉啊——我仇家曾经为朝堂流过血、背过锅的,你千万不要相信那小子啊?这一切,其实都是上头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马三爷轻轻拍出了一掌来。

  他这毫无预兆的一掌拍来,原本还在奋力辩驳的仇千迟不但话音中断,而且身子也顿时就是一阵踉跄。

  他往着旁边走了几步之后,跌倒在地,整个人却是直接变扁了去。

  这种扁,虽然不如纸张那般夸张,但用“肉饼”来形容,其实还是蛮恰当的。

  而这个时候,远处的警笛声也终于响彻周遭,有差不多三十多人,有穿制服的,有没穿制服的,下了车之后,一拥而上,朝着这边扑来。

  仇家的人非常慌张,而作为客卿,不少人都直接将手中的武器给扔掉了去。

  不少人甚至直接跪倒在地,将手高高举起,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作为生存在京畿重地的夜行者家族,对于朝堂和权力的畏惧,要明显高过于乡下小地方的人,这使得原本凶狠的一众仇家人,在此时此刻,大势过去之后,居然就跟那小绵羊一样无害。

  这样的情形,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大半个世纪之前,那一场发生在华夏大地的侵略战争。

  我们的敌人在战争期间,显得格外的血腥和残忍,不但对于生命无比漠视,而且还以杀人为乐,简直如同畜生一样。

  但是在战败之后,这些人却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又乖巧,又有组织纪律性,跟战争期间的表现截然不同。

  而越是这般,越是让人觉得畏惧。

  更让人意外的,是他们对于仇千迟的死,居然一点儿震惊都没有,仿佛这事儿本就应该如此。

  这才是最让人为之惊讶的。

  我开始对这六人的身份有些好奇来,而这个时候,斜月对我们说道:“今夜之事,到此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我知道你们两个此番过来,是为了王朝安报仇,但事已至此,就不要再有任何杀戮了,你们觉得呢?”

  我苦笑着说道:“您看我们两个这样子,像是还能够闹事儿的样子么?”

  斜月点头,然后说道:“那行,这儿的事情,就交由我们来处理吧,我让人安排一下,送你们去医院……”

  马一岙这时仿佛才回过神来,开口说道:“我们两个没事,只不过是脱力而已,送我们回家休息就行。”

  斜月说如此也好。

  随后,他想了想,给了我一张纸片,然后说道:“游侠令没了,以后想联系我们的话,就打上面的电话吧,不管是胡车的消息,又或者别的事情,都可以找我们——我跟他们谈过了,他们对你的印象挺不错的……”

  我接过了纸片,下意识地看了马一岙一眼,然而这时的马一岙,却在瞧着远处的马三爷。

  我收了纸片,与马一岙相互搀扶着往外走,而斜月大概是又想到了什么,对我说道:“这几日你别乱跑,我们有可能会找你。”

  我点头,说好。

  我和马一岙收了地上的兵器,而那太白金星也将我的八卦袋给找了回来,交还给我。

  我与马一岙相互搀扶着往外走,所过之处,仇家的人全部都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不敢与我们的目光对视,而那些赶来的制服人员,对我们的存在,却熟视无睹。

  一直来到倒塌的咸陵会馆正门口,有一个国字脸男人在那儿等待着,向我们问好,然后询问我们前往的地址。

  马一岙没有隐瞒,直接报了我们当下的落脚点。

  我弄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去找老爷子,而是先回落脚点,不过也没有怎么问。

  毕竟这会儿,大家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处于最低谷的状态。

  所以我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回程的路上,我和马一岙都一言不发,抓紧时间休养,所以等到达了目的地时,我们已经能够正常行走了。

  送走了司机,两人上了楼,在即将抵达我们落脚点所在楼层的下两层电梯,马一岙突然按住了,然后叫我出来,前往旁边的楼道里去。

  两人进去之后,马一岙侧耳倾听了一番,然后对我说道:“仇千迟临死之前,说的那一句话,有问题。”

  他的神秘行为让我摸不清楚,下意识地问道:“怎么了?”

  马一岙缓声说道:“他应该想说,这一切,其实都是上头安排的……”

  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而马一岙则一字一句地说道:“包括我师父的死,那帮人,其实应该都是知道的。”

989 989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