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九章 英豪之下的蚂蚁

第六十九章 英豪之下的蚂蚁

更新时间:2018-05-25 8:36:34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看着我和马一岙躺坐在巨大的尸块血泊之中,那帮人的心中,还残留着刚才我和马一岙大杀四方的雄姿,所以站在外围好一会儿,方才敢小心翼翼地靠近过来。

  马一岙强行请神上身,而且在那短时间里,让自己的身体迸发出了最为恐怖的力量,譬如一剑斩杀影先生这种极为难缠的对手,如此总总,其实是在超前透支了自己的力量,方才能够帮办得到的。

  所以他此时此刻的身体,仿佛就不是自己的。

  他勉强靠在那大块大块的血肉边儿上,方才没有直接栽倒,让自己淹死在血泊中。

  而我酣战日久,妖力几度燃烧,一直到仇千秋倒下之后,我也终于熬不住了。

  我是凭借着意志在这儿撑着的,当目的完成之后,也终于没有再顶住。

  我头昏眼花,全身发软。

  躺坐在血泊之中的我与马一岙,互相看了一眼。

  两人的眼中没有畏惧。

  只有欣慰。

  仇千秋死了,尽管这个家伙不是杀害王朝安老爷子唯一的凶手,但绝对是出力最大的一位。

  而且老爷子黄泉路上有这一位老牌妖王作伴,想必应该是很有牌面的。

  至于后面的事情……

  都说是大闹天宫了,你难道不知道,大圣当初大闹天宫之后,是被塞进了炼丹炉里去?

  人生匆匆,不过百年,死了就死了。

  老爷子走得慢一些,说不定还能够等到我们一起呢。

  唉……

  马一岙看着我,说道:“后悔么?”

  我咧嘴一笑,说道:“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才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我只希望老爷子没有走远,能够感受得到我们所做的一切,也不枉我们厮杀一场。”

  马一岙艰难地想要站起来,然而最终却失败了。

  他摇头叹气,说道:“唉……对了,你带电话了没有?打电话报警啊……”

  我说你开玩笑呢吧?咱们进来的时候,就把手机扔了的啊?

  马一岙这才想起来,说道:“哦,对啊。唉,刚才太兴奋了,脑子有点儿烧得厉害——可惜啊可惜,咱们两个,今日将仇家弄成这般模样,却要死于一帮宵小手中,不甘心啊……”

  我说英雄嘛,总有遗憾的时候,要是啥事儿都圆满了,岂不是跟演电视剧一样假了?

  马一岙听了,哈哈大笑,说也对。

  两人聊了这几句,周围的人也终于瞧出来了,知晓我们不是在装模作样地布局,而是真的没劲儿了。

  王岩招呼着众人上前而来,而走在最前面的,却是先前跟在仇千秋身边的那个老头子。

  他恶狠狠地说道:“来人,将这两个狗东西给我大卸八块了,然后挂在辕门之上,让世人瞧一瞧,惹了我京城仇家,到底是个什么下场!”

  马一岙哈哈大笑,笑得差点儿喘不过气来。

  那人骂道:“笑啥呢?”

  马一岙说道:“仇千迟,你应该感谢我们——仇千秋不倒,他的继承人仇百里不死,你这个怂包怎么可能站出来发号施令?只不过,就算仇千秋死了,仇家应该也轮不到你来做主啊,仇千秋不是还有老婆小孩么?你莫不是想要欺负她们孤儿寡母,自己掌权?”

  听到马一岙这诛心之言,对方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难看。

  他恼羞成怒地冲了上来,一把就揪住了马一岙的脖子。

  这个曾经一剑就斩杀了影先生的剑手,此时此刻却被那躲在后面瑟瑟发抖的仇千迟给揪住,然后连续几个大耳瓜子扇下去,顿时就红肿一片来。

  马一岙毫无抵抗能力,任凭他施展。

  他全身的力量,在请神离开之后,已经抽空,一丝儿都不剩下。

  除了嘴皮子这点儿本事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仇千迟扇了马一岙几个大嘴巴之后,还不满足,他瞧见毫无抵抗能力的马一岙,觉得自己倘若是能够手刃仇人,定能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立起自己的威势。

  所以他伸手过去,准备捡起马一岙散落在地的太阿剑,将人给一剑捅穿。

  然而他哪里知道,马一岙软绵绵,毫无力量,仿佛任人宰割,但那太阿剑不是。

  人家可是有着很大脾气的,我都不能碰,更何况是他?

  所以当仇千迟的手指落在太阿剑的剑把之上时,立刻被上面的剑灵给刺得哇啦啦大叫起来。

  他被弄得浑身抽搐,随后反应过来,又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

  这一回,他没有任何阻碍,对准了马一岙的心口,猛然捅去。

  我瞧见这一幕,想要去阻止,但有心无力。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这就是我和马一岙的归宿,而这些,是我们早就已经想到了的。

  我闭上眼睛的那一下,马一岙也露出了笑容来。

  他显然也是预料到了的。

  然而我等了两秒钟,却没有等到马一岙的惨叫声,而是仇千迟的话语:“你拦着我干什么?”

  我睁开眼来,瞧见一个顶着狐狸脑袋的夜行者伸手,拦住了仇千迟。

  此人也是八敢将之一,我先前与他交过手,无比滑溜,一直游离在最外围,并不与我作太多正面的交锋。

  面对着仇千迟愤怒的责问,那个八敢将不卑不亢地说道:“三爷,你不要中了那小子的激将法。”

  仇千迟恼怒不已,说什么计策?我杀了他为我大兄报仇,难道有错?

  另外一个人走了上来,对他说道:“三爷,这小子可是人中龙凤金蝉子,倘若死了,身上的功效全消,那就是烂肉一堆,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了,所以与其现在将他杀了,还不如将其拿下,更有用处一些。”

  那仇千迟听了,原本悲愤的脸色,却是露出了几分狂喜来。

  虽然他很快意识到了这样不太好,强行将这狂喜给按捺下去,不过还是没有遮掩住。

  他毕竟不是城府很深的那种人,赶忙喊道:“对对对,我们赶紧将他捆了,明天咱们就煮熬一锅唐僧肉,大家都有得吃……”

  都不用他来招呼,那些围将上来的人,都已经上前,用那特制的冰蚕丝绳索,将我和马一岙给捆得结结实实,而听到了仇千迟的话语之后,那个狐狸脸却摇头说道:“三爷,这恐怕不行呢。”

  仇千迟被几次反驳,脸上终于有点儿挂不住了,恼怒地说道:“什么意思?”

  狐狸脸说道:“现如今闹成这样,咱们仇家在京城,恐怕是待不下去了,不如将这两人当做礼物,献给黄泉引的大魔王陛下,说不定咱们还能够谋一个好出身呢……”

  旁边几人也点头说道:“对的,对的,咱们大爷既然已经跟黄泉引达成了合作,他们对咱们,应该不会见外,现如今又有这么两个小子,到时候咱们进去,肯定能够谋个好职位的……”

  这帮人纷纷附和,却把仇千迟气得浑身颤抖。

  他恼怒地骂道:“你们这帮挨千刀的,我大兄在世的时候,对你们好吃好喝的供奉着,没想到他一死,你们就转头投向了别处,你们的良心都给狗吃了?”

  他显然是不愿意离开这里的。

  他以为仇千秋死后,这帮人就会效忠于自己,至少还效忠于仇家,没想到这树倒猢狲散,竟然是这般的结局。

  我和马一岙都以为自己必死了,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么一出宫心计,非常意外。

  不过我们都不敢出声,就这般默默看着。

  而以狐狸脸为首的那些客卿高手听到了仇千迟的责问,顿时就恼了。

  狐狸脸开口说道:“三爷,这就是你不对了,大爷在世的时候,我们也算是尽心尽力,你自己看,我们的兄弟倒下了多少个?现如今大爷去了,场面又闹成这样子,你觉得咱们仇家还能撑得住?到时候上面一查起来,您怎么说?这两个人怎么说?与其到时候处处被动,不如现在就卷了这两人投靠黄泉引,谋个好出身呢……”

  仇千迟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们说道:“你们走,滚,赶紧跟我滚——不过走归走,这两人得给我留着,他们是杀害我大兄的仇人,我得留下他们,当做祭品,祭奠我大兄的在天之灵……”

  狐狸脸顿时不乐意了,直接就跟他吵了起来。

  而仇千迟身边的那几个仇家人,一开始并不满意仇千迟这个时候站出来主持大家,但是一看狐狸脸等人此刻的表现,却立刻站在了仇千迟身边。

  仇家在京城待了大半个世纪,关系盘根错节,如何愿意离开?

  先前大战之时,许多修为浅一些的人只敢远远站着,现在大战落幕,这些人就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了出来。

  他们彼此站在一边,大声嚷嚷起来。

  偌大的仇家,在这会儿分成了两派,吵闹起来,跟那菜市场却是没有什么分别。

  我和马一岙身处于漩涡中心,忍不住对视一眼,觉得好笑。

  这帮人啊……

  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是那秋后的蚂蚱,根本蹦跶不了几下了么?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扯尖了嗓子,大声叫道:“天杀的王岩啊,这王八蛋偷了大爷的妖丹……”

987 987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