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八章 大幕落下的前夕

第六十八章 大幕落下的前夕

更新时间:2018-05-24 20:18:59

  在挥棒的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是有一段空白的。

  我在那会儿,居然想起了当初与朱雀在一块儿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地告诉朱雀,说我就是我,我是侯漠,侯漠的侯,侯漠的漠。

  我与她的大圣哥哥,除了都是灵明石猴的血脉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关联。

  那个时候的我,意气风发,总是想要自己与众不同一点,对待所谓的“齐天大圣”,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排斥的。

  我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出于嫉妒,还是想要特立独行。

  然而当我被压在昆仑山下、白虎秘境的地底深处,在那连动弹都困难的黑暗之地,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之时,“齐天大圣”这四个字,仿佛又变成了我所有的精神信仰。

  一直到今时今日,我都不知道这个毛脸和尚,到底是游荡在世间的灵,还是我精神分离之后的另外一个自己。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

  以前的时候我曾经苦恼过,不过经过那一段黑暗的时间,所有的事情我都想清楚了。

  只求结果,不问过程。

  此时此刻,我就是它。

  齐天大圣。

  铛!

  当完全代入那个曾经大闹天宫的角色时,我整个人的气势一瞬间就起来了,火焰从我的身体里腾然而出,代替了那已经破碎的金色铠甲,紧接着那金箍棒在在这个时候,变得金光灿灿,仿佛最强的时刻。

  这一棒,锁定在了仇千秋的头顶之上。

  这是气机的锁定,避无可避。

  不管他逃到天涯海角去,都没有办法躲得过这一击。

  面对着这样的场景,仇千秋的脸上,终于收起了轻视和不屑来。

  不过他也没有闪躲。

  手中的大关刀猛然一晃,仇千秋箭步而上,居然直接就朝着我的金箍棒猛然劈来。

  铛!

  一声巨震,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颤。

  当时的局面格外诡异,我手中的金箍棒,足足有十几层楼那般高,在那毛脸和尚的加持下,陡然砸落下来的气势,仿佛能够碾压一切,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离地只有一丁点的距离时,却难以再有寸进。

  因为这根棒子,却是被一把关刀顶住了。

  从画面上来看,如果说金箍棒是正常的状态,那关刀就仿佛一根小牙签儿一样的比例,看上去脆得跟干脆面一样。

  但,它就是没有断。

  不但没有断,而且还抵住了这恐怖的力量,一点一点地往上挪动着。

  这个身材瘦小的老头子,就如同挑战风车的唐吉坷德,一点儿畏惧都没有。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也开始冒出滚滚浓烟来。

  黑色的气息,仿佛实质一般。

  咔、咔、咔……

  力量在不断的博弈之中诞生又湮灭,然后发出了让人牙酸的声音,与此同时,能量在这样的消亡中,又诞生了无数的冲击波,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两个同时攀升至顶峰的夜行者彼此博弈,力量撞击,使得周围形成了一个让人窒息的力场。

  一般人倘若不小心踏进其中,很有可能就会被狂涌的力量碾得粉碎。

  所以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们两人之间,无人打扰。

  随着我身后的那毛脸和尚怒意攀升,我感觉自己的力量仿佛燃烧到了极致,也似乎隐隐占了上风,然而就在这时,那个看上去颤颤巍巍的瘦老头子,居然开始迅速膨胀起来——无数黑色如针刺的毛发从他的皮下组织冒出,紧接着他脸型的轮廓也开始变化,身子变得佝偻而肥大,两臂变长……

  这种变化是有序的,看似缓慢,实际上却很快,没多时,与我拼搏的那人,从一个瘦老头子,变成了一个胖大猩猩。

  无尾黑猩猩。

  是的,仇千秋在此时此刻,也终于显露出了本相来。

  这个时候的他,力量也攀升到了极致,那大关刀在他的手中,宛如一根小牙签一样,双手奋力往前,却是死死顶住了我手中的金箍棒。

  这一次的博弈,我开始遁入下风。

  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了对方,而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底牌。

  事实上,除了这毛脸和尚,我已经没有别的依仗。

  我和马一岙从最开始的破门,一直杀到了现在,已经是倾尽全力了。

  作为两个年轻人,即便是在江湖上有点儿小名气,但是面对这沉淀了半个世纪的夜行者家族,而且还需要面对一个老牌妖王,我们终究还是差了一点儿。

  真的,就是一点儿……

  正在与仇千秋拼死相搏的我,其实能够感受得到对方的虚弱。

  是的,这个家伙在先前谋算王朝安老爷子,并且与人围攻田女皇的时候,其实是受了重伤的。

  即便是经过短暂的疗伤,此刻的他,应该也是处于最为虚弱的时候——他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显露出妖王应该有的神通……

  如果我能够再强那么一点点,说不定就能够将这家伙给弄死了去。

  可惜, 我终究还是欠缺了一点儿积淀。

  可惜啊……

  我心中有些难过,然而这一口气却并没有松下来。

  因为我拼尽了全力,但马一岙却没有。

  我与他相处日久,知道他的上限。

  有的时候,他是能够带给我惊喜的,而且他倘若是没有一点儿准备,又如何有胆子闯这“南天门”?

  真以为他因为王老爷子的死变疯了?

  果然,就在我感觉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的时候,有人在我们的身边,高声诵唱了起来:“……一声涌永宁,全家伙龙虎;有此圣灵咒,万魔成束首;太上吕帝君,急急如律令!”

  当人在极度专注的情况下,其实对周遭的一切,都有一种选择性的忽视。

  也就是说,只要不是威胁到我生命的东西,我都不会太多关注。

  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依旧听清楚了这一大段咒文之中,最为关键的一句。

  太上吕帝君!

  什么叫做“太上吕帝君”呢?

  我可以免费科普——八仙过海里面的八仙之首,被狗咬过的吕洞宾先生,了解一下?

  唰!

  当咒文念完,就是那“急急如律令”落下的一瞬间,我感觉到有一股让我浑身寒毛直竖的冰寒之气,从左后方陡然冲来,紧接着我听到有人高声笑道:“哈哈哈,大圣,我们倒是有许久没见了……”

  这声音古怪,我回过头去,瞧见马一岙笑吟吟地踏空走来。

  对的,这形容词没错——踏空。

  却见马一岙身上带着一股青色之气,御空而来,手中的剑在这一刻,却是化作了虚无一样。

  瞧见有人搅局,仇千秋的手下即便是知道此刻插手,会很麻烦,却还是硬着头皮迎了上来。

  而最先出现的那一人,却正是那个神出鬼没、来去无踪的影先生。

  那人的敏捷度简直就是一流,倏然出现在了马一岙的左侧,手中薄如蝉翼的单刀,就朝着马一岙的脚踝处绕去。

  这人出现得如此诡异,仿佛他原本就在那儿一样。

  然而面对着这般精确的卡位,马一岙却显得十分淡定。

  这种淡定,是不属于马一岙的淡定。

  是上仙。

  纯阳上仙吕洞宾的淡定。

  唰!

  这个让我们头疼无比的家伙,在请神上身之后的马一岙面前,只用一剑,那头颅就直接飞了起来。

  没有人能够瞧见他这一剑到底是怎么劈砍下去的。

  它快得已经超出了人类视野的极限。

  而随后,马一岙落到了仇千秋的右侧方,开口说道:“大圣,这是何方妖怪?需要帮忙,搭把手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却是直接脱口而出道:“也好,有劳你了。”

  马一岙说道:“客气,不过得快,这具身体承担不了我的意志掌控多久,估计也就几分钟。”

  我点头,说好。

  马一岙,又或者说是纯阳上仙从仇千秋的右侧方直接动手,挥剑而上,这家伙看上去温温吞吞,没有任何的气势,然而仇千秋有作为老牌妖王的直觉,没有敢硬扛,而是与我脱离,往后退去。

  他显然是预感到了什么,一边退,一边大声喊道:“快来人啊,帮我拦住他们。”

  这是他第一次露出了与他身份所不匹配的慌张。

  此刻的他,并不像是一头强壮恐怖的妖王,而如同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儿。

  白长了这么一张猩猩恶相。

  接下来的战斗非常激烈,时间有限,所有我和纯阳上仙都没有任何墨迹,上来就是杀招,其中眼花缭乱的操作,足以让我和马一岙回味好几年。

  轰……

  最后的最后,我一记金箍棒落下,仇千秋不得不去挡住。

  他不挡,就会被我将脑袋直接砸进胸腔里去。

  所以他挡住了,然后纯阳上仙上前,横竖斩了八剑。

  那么问题来了——作为一头大猩猩,被横竖斩了八剑,最终会化作几坨血肉?

  无人可知。

  一代枭雄仇千秋,惨死于围殴之下,而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他曾经的部属和亲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有插手的意思。

  当然,也不是没有,不过都已经先他一步离去。

  仇千秋陨落的一瞬间,纯阳上仙开口说道:“大圣,先走了,我还要赶场,回头去我府上做客,桃子管够,蜜桃臀的话,咳咳……”

  我拱手,说好。

  话音刚落,马一岙顿时就瘫软在地,而我也感觉到浑身的力量,在这一刻也直接抽空了去。

  两个人,瘫软在了满是血块的地上。

  而这个时候,仇千秋的亲戚,以及剩余的八敢将,还有一个王岩,也围了过来。

  他们的眼中充满敬畏,除此之外,还有狂喜。

  这两个疯子,终于倒了。

986 986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