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七章 吃俺老孙一棒

第六十七章 吃俺老孙一棒

更新时间:2018-05-24 8:23:57

  当仇千秋从废墟王座之上往下走来之时,我真的感觉到有一种滔天气焰,陡然碾压落下的感觉。

  老牌妖王,就是老牌妖王,当初游侠联盟对于夜行者实力的划分,虽然粗糙,但大体还是没错,这种境界上的碾压,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过……

  对方气势汹汹,但我却没有任何的畏惧。

  这位仇千秋别看着厉害到没边儿,但实际上,他的问题,其实很大。

  为什么我们刚才在会馆大闹的时候,他不出来呢?

  为什么马一岙将他最疼爱的儿子杀了,他没出来?

  为什么这家伙出来之后,还在废墟之上,叨逼叨?

  难道纯粹只是为了装个逼?

  非也。

  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我早已经学会了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位老妖王,要不是力有不逮,早就杀将过来,将我和马一岙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他之所以拖延这么久,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受了伤。

  这个家伙,应该就是先前在天坛广场上埋伏田女皇的人。

  当然,谋事者,并不仅仅只有他一人。

  只不过,事发之后,大家各自撤离,他应该是与黄泉引的人分道扬镳了,连穿针引线的那位尚良也没有跟着过来。

  否则我在刚才捅穿尚大海胸腔之时,尚良怎么着,也都应该露一个脸,表达一下心中的哀悼。

  杀害王朝安老爷子,又将田女皇给逼破了功,对方并不是没有付出一点儿代价。

  我们面前的这位仇千秋,就是如此。

  仇百里在死之前,曾经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仇千秋躲在地下室,他受了伤,没办法出来。

  他身边的那几人,显然是在帮着他疗伤。

  而现在仇千秋不得不露面了,难道真的是因为伤势好了?

  若是真的好了,他又何必在上面,跟我们扯淡呢?

  我与马一岙对视一眼,不用言语,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眼神之中所要表达的一切。

  这一战,有得打。

  如何打呢?

  拿命填。

  即便知晓仇千秋的身体有可能不是很好,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具体状况,我们谁也不清楚。

  而老牌妖王的实力,与我们之间,是有一个巨大鸿沟的。

  这鸿沟,并不会因为我们手中的武器而填平,所以我们唯有倾尽十二分的力气,方才能够在这争斗之中,活得更久一些。

  一句话,舍得一身剐,才有机会把那皇帝拉下马。

  啊……

  马一岙将手中的太阿剑猛然一震,上面却有一阵黑云浮动,紧接着,他箭步向前,主动出击。

  他手中的剑,宛如一片树叶,飘向了前方。

  举重若轻,宛如无物。

  唰!

  眼看着即将接近仇千秋,马一岙劈出了一剑,这一剑的破空声轻微得几乎难以察觉,但是上面蕴含的劲道,却仿佛能够斩破一切。

  面对着这样的神奇剑技,对方显得十分淡定,手中的大关刀陡然砸来。

  一力降十会。

  很显然,这位老牌妖王没有跟我们啰嗦太多,他上来,就是很简单地想要拿下我们,没有太多的花哨动作,也不想来一场精彩至极的大战,他只想要一个结果。

  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拿下马一岙,活捉金蝉子。

  这件事情,对他的意义最重要。

  其他的,放开一边去。

  而当马一岙与那老妖王交手的时候,其余人也朝着我扑了过来。

  他们响应了仇千秋的号召,要拿下我。

  为了在仇千秋面前表现,原本留在场中的十二人,再加上仇千秋的五个本族人,一共十七位,全部都朝着我冲杀而来。

  这十七人给我的感觉,远比先前那七八十人,带来的威胁大。

  因为剩下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能够突破,让我瞬间击杀的。

  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在平日里,与我大战一百回合,此时此刻,十七人全部一拥而上,为的就是借助人数优势,将我给淹没了去。

  为了抹除仇千秋的怒火,他们此刻势必要倾尽全力。

  最先出现在我面前的,是那位影先生。

  此人的装扮很像日本电影里面的忍者,只不过他的穿着更加中式化一些,当然不管如何,他神出鬼没的手段,着实让人心惊胆战。

  这是奇门遁甲术。

  我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对方那把薄如蝉翼的长刀给削去头颅。

  马一岙身上大部分的伤口,都是来自于此人的手段。

  而此刻,他如同一条阴冷的毒蛇,盯上了我。

  我几棒子过去,将其攻势给摒退之后,周围的攻击却也立刻来到。

  真正厮杀到了白热化的时候,这些人大部分都显露出了本相来,十二生肖里面,也有七八种,妖魔鬼怪,一时横行,大都丑陋不堪,煞气直露,凶光迸射,对我有杀之而后快的狠戾和凶悍。

  九路翻云棒法,在应对生死和混战,有着一套自成一脉的理论和应对办法。

  这使得我在刚才的混战之中,能够游刃有余,存活至今。

  而此时此刻,这帮人显然是对我有了更多的了解,所以要上一起上,要退则分散各处,多重骚扰,让我有点儿难以为继。

  在交手的十几个回合之后,我就被一刀插在了小腹处。

  要不是身体还算结实,而且反应很快,说不定已经被捅穿了去。

  只不过即便只是一道伤痕,那种火辣辣的灼烧之感,还是让我的行动有些僵持。

  面对着对方铺天盖地、层出不穷的攻击,我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我最终还是逃不过败亡的下场。

  而另外一边,马一岙将太阿剑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但最终还是没有维持住均势。

  面对着仇千秋,他在节节败退。

  这还是受伤之时的仇千秋,如果是全盛状态之时的他,恐怕马一岙早就落败了。

  由此可见,老牌妖王的实力,得有多恐怖。

  而田女皇能够在当时那种复杂的情况下,还能够将其击伤,着实让人惊骇。

  要知道,当时在场的,绝对还有黄泉引或者夜复会的高手,可不止仇千秋一人。

  得改变了。

  穷则思变,变则通……

  怎么办?

  我挥舞着手中的金箍棒,感觉眼前的虚影重重,渐渐地,居然有一点儿乏力了。

  我感觉自己有可能走不出这修罗场了。

  大闹天宫,就要承担应有的后果。

  这件事情,在来之前,我和马一岙都已经是有了解的。

  只不过……

  既然闹了,没有一点儿成果,那算什么呢?

  老爷子死后想要热闹,就得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来陪着啊。

  仇千秋,才是最好的陪伴。

  其他人,牌面不够啊。

  我脑子里在飞快的运算着,眼前的局面仿佛无解,但我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丝破绽来。

  再一次手臂中刀之后,我知道我不得不实施心中的计划了。

  大、大、大……

  我在那一瞬间,往金箍棒灌注了最为恐怖的妖力进去,原本的那根土棒子,在这一瞬间,又发生了变化,在七八丈的时候,被我抡了一个圈儿,将周遭围上来的牛鬼蛇神全部逼开之后,我的左手伸入怀中,摸出一物来,果断捏碎之后,扔在了地上。

  随后,我手持金箍棒,腾然而起。

  在腾于空中的那一瞬间,我的口中开始大声念喝起来:“他两个斗在一处,胜败未分,早有佑圣真君,又差将佐发文到雷府,调三十六员雷将齐来,把大圣围在垓心,各骋凶恶鏖战。那大圣全无一毫惧色,使一条如意棒,左遮右挡,后架前迎。一时,见那众雷将的刀枪剑戟、鞭简挝锤、钺斧金瓜、旄镰月铲,来的甚紧。他即摇身一变,变做三头六臂;把如意棒幌一幌,变作三条;六只手使开三条棒,好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