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六章 家主

第六十六章 家主

更新时间:2018-05-23 20:16:31

  那个人第一眼望过去,身躯庞大,然而当他走到近前来的时候,我才瞧见,这就是一个身形佝偻的小老头子。
  
  他留着灰白色的山羊胡,穿着短褂子、黑布鞋,缓缓地走到了废墟之中来。
  
  在他的身后,有五个高矮不等、年龄不定的男子,将他给簇拥着。
  
  这些人看模样,眉目之间,跟他其实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年纪最大的与他相仿,仿佛古稀之年,而最小的,差不多也年逾半百。
  
  这些人,方才是仇家的本族。
  
  而在另外一边,有人大声哭嚎起来:“百里,我的儿啊……”
  
  那是一个妇人,四十多岁,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不过却哭得稀里哗啦,悲声戚戚。
  
  更远处,还有许多的人站着,这些人有的是修行者、夜行者,行当中人,有的人则不是,只是普通的人员,有的甚至只是这儿的雇员。
  
  那老头子从废墟之中走来,右手轻轻一抓,却有无数砖瓦浮空而起。
  
  在他的意志主导下,这些砖瓦却是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座椅,在垮塌下来的三层会馆至高处。
  
  那座椅看上去无比粗糙,然而凝聚在一起,却有着一种无上的威严。
  
  老人没有管我们,而是脚步缓慢地走向了废墟之中构建出来的座椅。
  
  这人的气势,强得让人窒息。
  
  一场混战,还剩在场中的十二人下意识地分散开来,将我们给遥遥围住,不再向前。
  
  我将满是血浆的金箍棒往地上蹭了蹭,还是感觉上面有过分的油腻感,于是灌注了妖力,将上面的油脂和鲜血给蒸发出来,那一股怪味儿,让我有点恶心。
  
  而马一岙也停下了杀戮之心,抬头望向了废墟之上的王座。
  
  那个老头儿坐在了上面,居高临下地望着。
  
  他凝视了我们还一会儿,方才淡然说道:“这个地方,我仇家筚路蓝缕,花了三十年的时间,最终弄成现在的模样,结果一夕之间,却都给你们毁了去。”
  
  马一岙淡定地说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是么?”
  
  老头儿双手放在了座椅扶手上,侧着身,缓缓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仇千秋,是这一块土地的主人。”
  
  马一岙拱手,说道:“先前报过了,现在再报一遍——湘南奇侠王朝安大弟子,马一岙。”
  
  我将滚烫的金箍棒插在地上的瓦砾之中,拱手说道:“宋城侯漠。”
  
  虽然是生死之地,但此时此刻,我们还是守着江湖规矩。
  
  仇千秋听完我们的自报名号,指着远处那躺在妇人怀里的仇百里,然后说道:“你们知道么?对于一个夜行者来说,特别是修行到了妖王的境界,繁衍后代,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而能够拥有一个继承自己完美血脉之力的后代,更是难上加难。这个孩子,是我这大半辈子,最得意的作品,没有之一,但是此时此刻,却毁在了你们的手中。”
  
  他没有愤怒,没有悲伤,没有任何的情感色彩,而是平淡地讲述着这件事情。
  
  听到这话儿,马一岙点头,说我知道。
  
  仇千秋摇头,说不,你们不知道——许多人都指责高阶夜行者好.色,就算是最正经的妖王,都会有好几个小老婆,而稍微放纵一些的,十几个、几十个都不止,觉得我们荒淫无道,有违人伦,甚至与这世界的潮流相悖,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我们所求的,只不过是想有一个能够继承自己血脉的后裔而已,人生匆匆,不过百年,顶多一百多年,就会陨落,不存人间,唯一能够让这世界记住我们的,就是血脉的延续……
  
  他仿佛一个多愁善感的老人,絮絮叨叨地说着,马一岙却回过了头来,对我说道:“侯子,听到了没有?”
  
  我有点儿发愣,说怎么了?
  
  马一岙说道:“人家都已经跟你说了,你得努力,只有不断努力和进步,进阶成为妖王,那么你所面临的感情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不用担心自己的选择,实在不行,就全选了吧……”
  
  我苦笑,说杀人我在行,谈恋爱这事儿,得姑娘愿意才行。
  
  马一岙不认同,说姑娘愿不愿意,得看你花不花心思,你不要太认真,咱们这一行当嘛,江湖儿女,何必有太多的道德枷锁呢……
  
  他认真地劝解着我,而这个时候,有人咳嗽了起来。
  
  打断他话语的,自然是仇千秋。
  
  老人家哭笑不得地说道:“两位,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老人家?我在跟你们说话呢,你们彼此之间,能不能不闲聊了?”
  
  马一岙有点儿不好意思,抬手说道:“你讲吧。”
  
  仇千秋指着周围的一堆废墟,还有无数倒伏的尸体,然后说道:“这些人,我花了大半辈子搜罗、拉拢,纳为己用,有些人出身不高,但是我为了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我仇家做事,我不得不折节下交,费了无数的心思,要钱出钱,要人给人,现如今,他们却都死在了你们的手上。”
  
  马一岙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很抱歉,不过时光溯流,我估计还会重来一遍。”
  
  仇千秋说道:“你们两个小家伙,几乎毁了我的所有。”
  
  马一岙笑了,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问题,他等了一晚上。
  
  为了能够站在这位宛如帝王一般的男人面前,问出这个问题,马一岙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努力。
  
  我陪着他疯,陪着他狂,陪着他出生入死,也是为了这一下。
  
  他憋坏了。
  
  仇千秋显然也是很懂,平静地说道:“你想说,因为你师父王朝安?”
  
  马一岙打了一个响指,很是高兴:“你猜对了。”
  
  “唉……”
  
  仇千秋一声长叹,作为一个站在权力巅峰数十年的妖王,他倒是有承认一切的气概,而不像是普通小贼那般猥琐。
  
  他叹息着说道:“我考虑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但最终却没有考虑到你们两个小辈,居然能够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我听过你们的一些传言,也给了你们充分的尊重,但到底还是低估了你们的实力,以及你们的决心和勇气……如果,我儿能够有你们的一半,我也就欣慰了。”
  
  此时此刻的仇千秋,没有表现出妖王的恐怖。
  
  他仿佛仅仅只是一个失去儿子的老父亲。
  
  如果不是旁边一众人等全部都低下了头去,不少人甚至吓得瑟瑟发抖,身体僵直,我甚至都快要忘记了此人的身份。
  
  马一岙却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强大,不过他却没有半分畏惧,而是微笑着说道:“接下来,你还会更加惊喜。”
  
  仇千秋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你们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想杀我?这是不可能的。”
  
  马一岙说道:“那可不一定哦?”
  
  仇千秋将双手托在了自己的下巴前,平静地说道:“你们的实力,我差不多已经了解了,的确很强,让人惊喜和意外,但是对我而言,都不过是虫子而已——我知道侯漠曾经在峨眉金顶上战胜过一位妖王,但是如果你们拿那种刚刚入门的妖王来和我比,你们会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又或者,你们在等援兵,然而在这西郊的偏僻之地,是没有人来救你们的,这儿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至于朝堂之上……”
  
  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说道:“你们不要幻想了,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
  
  马一岙哈哈大笑,说道:“你觉得,我们单枪匹马地杀将而来,是在等待人救援么?不,我们只是怕来晚了,我师父在黄泉路上,等得辛苦而已……”
  
  他的自信让仇千秋有些惊讶,这让对方凝视了我们好一会儿。
  
  随后,仇千秋方才缓缓说道:“你们知道,为什么你们闹成这样子,甚至将我儿子都给杀了,我还能够如此平心静气地跟你们谈话么?”
  
  马一岙说道:“为什么?”
  
  仇千秋缓身站起,平静地说道:“因为你,得到了金蝉子的身体,我将能够融化法身,成为真正长生不老的存在——子嗣血脉,于我而言,只不过是证明我来这世间的东西而已,何况他只是我最出色的一个儿子,不成器的,我还有一堆,而如果能够拥有了你,那些子女全部死了,又有何妨?我原本还可以与你们继续畅聊,一直等到那个猴子体内聚集的气息消散了去,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们两个的自大,让我一秒钟都忍受不了……”
  
  他此刻,已经完全站了起来,伸手,却有一道关刀浮现在了他的手中。
  
  仇千秋大声喝道:“诸位,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要擒下这金蝉子,你们帮我拿下那猴子——明天的太阳升起,我请你们吃唐僧肉!”
  
  一众残党,再加上仇千秋王座旁边的五名仇家高手, 在这一刻,全部都齐声高呼起来。
  
  紧接着,仇千秋往下走来。
  
  我这才发现,他的身后,也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身影,有十几层楼那么高。
  
  那是一头巨大的猩猩。

984 984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