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一章 咸陵会馆,还是南天门?

第六十一章 咸陵会馆,还是南天门?

更新时间:2018-05-21 23:09:00

  “京城仇家?”

  我眯瞪着眼睛,盯着李洪军,然后缓声说道:“你确定是京城仇家?”

  李洪军对我说道:“侯漠,你一会儿帮我劝一劝一岙兄——仇家在京城这儿的势力很大,盘根错节,而且通过姻亲和各种手段,又与几大家族,以及朝堂之上都有很密切的关系。这件事情你们知道就行,别轻举妄动。如果贸然行动的话,吃亏的只能是你们,而且人虽然是李二狗,但事情可能未必跟仇家有关,或许只是李二狗私底下的行为而已……”

  他在劝解着,而马一岙已经走了过来,开口说道:“你知道仇千秋现在人在哪儿不?”

  “啊?”

  李洪军愣了一下,有点儿不太理解,说道:“找仇千秋干嘛?”

  马一岙这会儿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脸上的泪痕也都擦干了,甚至还挤出了几分笑容来。

  他平缓地说道:“我师父死了,他走得有点儿太孤单了——湘南奇侠一生,曾经轰轰烈烈,无数人提起他的大名,都忍不住地竖起大拇指来,赞一声好汉子,现如今却死得悄无声息,一点儿牌面都没有。我这个做弟子的,没办法救他于水火,甚至还不如田主任……仔细想一想,我能够做的,就是让他离去的路上,不要那么寂寞吧……”

  他说得很怪,前言不搭后语,但李洪军却是懂了。

  这件事情,得有人负责,也得有人陪葬。

  李洪军的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来,伸过手来,一把拉住了马一岙,先是朝着后面望了一眼,随后低声说道:“一岙兄,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应该正确的面对,不要意气行事,你要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抓到凶手的。你有着最为美好的未来,不应该将自己的一切,都葬送在这次事件里面去……”

  他说了一堆,最后想了想,又说道:“那仇千秋二十年之前,就已经进入了妖王之境,只是因为身处京畿,需要低调,所以才名声不显,但像他这样的老牌妖王,实力不比所谓的‘妖族六大天王’差多少,说不定还更强一些……”

  他努力劝解着,显然是想要打消我们找仇家报复的念头,而这个时候,我问了他一个问题:“这仇千秋如此厉害,比之田主任如何?”

  李洪军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问,愣了一下,方才说道:“这个,没有比过,我怎么知道?”

  我又问:“你见过他么?”

  李洪军点头,说小时候我爷爷带过去拜访过,后来两家一直交好,所以自然认得的。

  我说刚才那个被众人簇拥的家伙,你看着像不像仇千秋?

  李洪军有点儿恼怒了,说道:“我跟你们陈明利弊这么久,就是想要打消你们两个冲动的想法——你们心中可以有愤怒,可以有难过,可以有太多的情绪在,但你们必须要控制住,我不想刚刚送走了王老爷子,回头又要去给你们收尸……”

  马一岙终于没有了耐心,问道:“你知道么仇千秋平常都在哪里么?告诉我。”

  李洪军瞧见他居然如此执着,也恼怒了,说道:“不知道,就算是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两个现在已经疯了……”

  马一岙转身就走,走出两步之后,又回过头来。

  他对李洪军说道:“如果你还记得咱们的同学友谊,帮我照顾一下我师父的遗体。”

  李洪军追了上来,低声说道:“你们别这样……”

  他还想要劝说什么,然而远处赵鹏却喊他:“李队长,你过来,我们……”

  马一岙与我已经往外走去,而这个时候,白老头儿赶了过来,问我们道:“这个时候,你们两个想要跑哪里去?”

  马一岙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上前,问道:“老爷子,你知道仇千秋这人,一般住在哪里么?”

  白老头儿开口说道:“他的老巢在香山的咸陵会馆,一般情况下,应该就在那儿——怎么问起这个?这件事情,跟仇家有关系么?”

  我没有回答,而是拜托道:“老爷子,我们有点儿事情要去办,马哥的师父这边,您能帮忙照看一下么?”

  白老头儿点头,说凭我这点儿老脸,照看没问题,只不过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我笑了笑,说道:“一言难尽,等回头我们再跟您解释吧。”

  说罢,两个人就走到了广场边缘去。

  这么晚了,打出租车肯定是不行了,马一岙朝着远处望去,心烦意燥,我却拉着他来到了刚才撞在台阶上的那辆越野车前——刚才我们走得匆忙,后来又是一堆破事,使得没有人顾及到这车子。

  我将头探进了驾驶室,瞧见钥匙都没有拔出来。

  我朝着马一岙招手,说道:“上车。”

  马一岙没有犹豫,直接上了副驾驶室,而我则已经发动车子,将车给倒了出来。

  这车虽然撞到了台阶上,保险杠都烂了,不过正常的行驶倒也不受影响,我将车子倒出,然后转头向西行驶而去。

  咸陵会馆在哪里,我不知道,马一岙也不知道,不过对于在京城待过好几年的他来说,香山的方向还是知道的,所以在他的指路下,车子朝着西郊方式飞速行驶而去。

  路上,马一岙看着我,说道:“这一次过去,我们可能没办法回来了。”

  我点头,说知道。

  马一岙又问:“即便是能够回来,恐怕我们两个也将背上大麻烦,甚至有可能被通缉,东躲西藏,只有在深山里面度过余生……”

  我点头,说知道。

  马一岙说道:“我相信你此刻的心情,与我是一模一样的,但如果我们两个人都栽在这里,到时候给我师傅送葬的人都没有。要不然……”

  我保持着汽车的高速行驶,然后转过头来,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说了这么多,有比让老爷子路上的时候热热闹闹这件事儿,更重要么?”

  马一岙没有再说话了。

  我却继续说道:“你也说了,老爷子一辈子轰轰烈烈,临走的时候,却如此憋屈,这合适么?你我现在并不知道这幕后的人到底都有谁,但能够肯定一点,黄泉引的噬心魔绝对是主谋,而仇千秋则是帮凶,他仇家已经投靠了黄泉引,这件事情,我们早就知晓了——以我们两人的实力,对噬心魔有心无力,但是如果拉仇家来陪葬这点事儿都没有勇气去做的话,我们还是人么?”

  马一岙低下头去,好一会儿,他方才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我仰起头来,看着前方,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我说不客气。

  今夜,我们兄弟两人,得好好地帮着王老爷子来操办一下,让他黄泉路上,不寂寞。

  分内之事。

  两人坐在车上,再也没有聊起这个话题,一个认真地开车,一个认真地指路。

  夜色越发浓郁,仿佛知道今晚将会是一个杀戮之夜,所以连月亮都有些不忍这惨剧,躲在了乌云背后去。

  我们抵达了香山附近,却并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咸陵会馆。

  不过这个对于我们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车子停在了公路旁边,我下了车,随后跃上了车顶去,左右张望,用那望气之法到处打量着。

  这时车里面传来了铃声,我问怎么回事,马一岙告诉我,说李洪军打了电话来。

  我说把手机扔了。

  话音刚落,有一物从车窗里飞了出去,而随后,我感觉裤兜里有震动声,没有任何犹豫,取下了电池,然后也扔进了旁边的阴沟里去。

  今夜我们做事,全凭心情,不想听别人的任何劝解。

  王朝安老爷子给我们的恩情,今天,我们得还回去,因为如果今夜不办这事儿,他的魂儿,就走远了,恐怕感受不到了。

  扔掉手机之后,我指着南边的山麓说道:“在那里。”

  那边的山脚下,有一大片的建筑。

  而建筑里,有许多的气息浮现,那种光华五采多姿,有的甚至直冲云霄之上去,让人能够感觉得到,这一片建筑之中,卧虎藏龙,定然有着许多的高手,而且大部分都是夜行者。

  马一岙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道:“走。”

  两人上车,调转车头,我油门一轰,驶出了主路,沿着一条还算不错的柏油马路一直前行,走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终于来到了一片巨大的建筑群落前。

  我们停在了这建筑群落的大门口,然后抬头望去,瞧见正门那儿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咸陵会馆。

  我和马一岙想对一眼,都很激动。

  终于找到地方了。

  就在这时,正门旁边的一扇小门走出了一个保安来,用强光手电照着车里面的我和马一岙,随后喊道:“你们两个是干嘛的?这里是私人会馆,不能停车,走开去。”

  那人大声嚷嚷着,而我则问马一岙:“怎么找人?”

  马一岙抬起头来,指着那正门,说道:“上面写着什么?”

  我说:“咸陵会馆。”

  马一岙摇头,说不,我看到上面只有三个字,叫做“南、天、门”!

  ********

  小佛说:前几天陪父母去了一趟北京,父亲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北京,经常跟我念叨,想去看看天安门和长城,不过却一直没机会。所以我带着父母去了一趟,前几天就没有加更,抱歉大家。

  关于情节,有人指责,我不想辩驳。

  只想说一段话。

  问:大圣,此去欲何?

  答:踏南天,碎凌霄。

  问:若一去不回……

  答:便一去不回!

  王老爷子,一路走好,别怕寂寞,人头随后就来。

978 978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