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二十年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八章 明暗两处的敌人

第五十八章 明暗两处的敌人

更新时间:2018-05-20 20:26:55

  面对着马一岙的逼问,李洪军也是很惊讶,说道:“他们没跟你说?”

  马一岙眯着眼睛,打量了堵在门口的那几人一眼,首当其冲的那人身子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显然是感受到了马一岙眼神之中浓烈的杀意,而随后,李洪军气冲冲地对那人说道:“阎督察,我不管你们监察部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要么给我让开,要么我回头,拼尽全力弹劾你。”

  他说得十分坚决,而这个时候,那人将手按在了耳机上面,装模作样地说了几句话之后,说道:“进去吧。”

  对方仿佛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然而在我灵敏的听觉中,却知晓此人什么也没有听到。

  他刚才的阻拦,单纯就只是想要恶心我们?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也很是难看。

  我们两人在李洪军的带领下,走进了四合院,这里面显然是经过了一番打斗的,院子正中养鱼的大缸子破了,碎作一地,王朝安十分珍惜的十几尾金鱼全部死了,而西厢边的屋子也坍塌了去,院子里仿佛有大火肆虐过,灰扑扑的,一片黑。

  院子里有七八人,各司其职,有的在调查,有的在讨论,忙忙碌碌。

  而当我们冲进来的时候,苏烈正从里面走了出来,瞧见我们,十分焦急地说道:“你们有没有碰到田主任?”

  我们一愣,都摇头,而苏烈则急匆匆地往外赶去。

  李洪军赶忙拦住了他,说道:“老苏,到底怎么回事,我们都懵了,你给我们讲一下啊?”

  苏烈一脸焦急,说道:“有人在半小时前袭击了这里,将王老爷子给掳走了,田主任当时跟我们在局里主持西城监狱特殊犯人逃脱围堵事件,听到之后,紧急赶了回来……”

  我瞧见他一脸古怪,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

  果然,苏烈继续说道:“田主任过来之后,对方留了一封信在这里,让她只身赴约,否则就要将王老爷子给杀了,田主任心中着急,想要赶紧过去,但是有人拦住了她,说她身居要职,不能赴险。田主任与其争吵,执意前往,那人却说田主任身上的民国东皇钟乃国之重器,倘若是因为她的一意孤行而遗落敌人之后,她必将是罪人……”

  听到这儿,我的心中一阵狂跳,而李洪军则陡然变色,说道:“那人是谁?怎么敢说这等话语?”

  苏烈没有回答,而是苦笑着说道:“田主任听了,将民国东皇钟留下,然后只身赴约去了。”

  我和马一岙都不约而同地眯起了眼睛来。

  这是圈套么?

  还是……

  李洪军气愤无比,大声说道:“那民国东皇钟是我爷爷卸任时,亲手交给田主任的,这东西既然是国之重器,除了她,谁又有资格拿着?说话这人,杀人诛心!”

  他这般说着,房子里走出一人来,对着李洪军呵斥道:“你嚷嚷什么?好歹也是一个领导,在这儿没大没小地议论什么?有没有一点儿组织纪律性?”

  我们抬头,居然瞧见了一个熟人。

  赵鹏。

  这位都已经退居二线、后来又因为培训重新回归序列的老人出现在了房门口,指着李洪军一顿呵斥。

  李洪军是属于那种严格培养出来的体制二代,为人处世都十分成熟,毫无跋扈之气,对待前辈也都彬彬有礼,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再温文尔雅,而是直接顶了回去:“赵前辈,让田主任卸下民国东皇钟的那人,是你么?东皇钟乃国之重器,也是我们419办负责人的重要依仗,你用激将法,让她将东西留了下来,她倘若是出了事,这责任算是谁的?”

  赵鹏阴沉着脸,冷冷说道:“既然是419的负责人,就应该以公事为重,她为了私事擅离职守,脱离指挥前线,这件事情我们事后会弹劾她的,而且民国东皇钟留下,不管她出了什么事情,至少东西没丢,元气扔在,上面是不会怪罪的。”

  李洪军毫不示弱,直接紧逼道:“公事、私事?哼,她是咱们419的负责人,她这么做,自然是有道理的,湘南奇侠王朝安被掳走,这背后肯定有阴谋,她接手此事,也是公事。”

  赵鹏不屑地说道:“公事?她只不过是想要救出她的老姘头而已……”

  “放你妈的狗屁!”

  马一岙在旁边忍耐良久,一来他对于当下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想要观察一番,再有一个原因,是赵鹏在第一届高研班的时候,曾经当过我们的“老师”,他秉承着尊师重道的原则,即便是有再多的愤怒,也都勉强压抑着。

  然而当这赵鹏口出秽语的一瞬间,马一岙终于爆发了,指着那老头儿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紧接着他冲上前去,就准备动手了。

  我第一次见到马一岙是如此的冲动,瞧他那凶悍的眼神,仿佛要将面前的那个家伙给吞下去一样。

  很显然,师父的出事,让向来冷静的马一岙终于不再淡定。

  马一岙上前扑去,我赶忙将人给拦住,不让他与赵鹏动手——我倒不是怕马一岙吃亏,毕竟真正要比起来的话,现如今的马一岙与赵鹏,指不定谁赢谁输呢。

  只不过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在我们现如今的情况下,事情会变得非常复杂。

  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此人的身上。

  赵鹏瞧见马一岙被拦着,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居然还挑衅地说道:“你来,有本事上来,让老夫教训教训你们这些晚生后辈,不要以为会点儿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横着走了……”

  我感觉马一岙的身体里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我都差点儿搂不住了,而就在此刻,东南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我们都朝着那边望了过去,却瞧见几道气柱直冲云霄之上去。

  李洪军惊声喊道:“是田主任,田主任。”

  我们不再在这四合院中僵持,而是往外走,李洪军跑在最前面,一边跑,一边说道:“在天坛方向。”

  他瞧见马一岙想要翻墙抄近路,赶忙喊道:“出胡同,我的车停在马路口,过去也就七八分钟。”

  我们赶紧跟着李洪军跑,很快就来到了马路口,上了车之后,马一岙发动汽车,油门一轰,便朝着外面的街道冲了出去。

  车上,我瞧见马一岙脸色紧绷,便温言宽慰道:“别担心,田主任就算是没有那民国东皇钟,也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手,相信有她出马,老爷子肯定能够安全回来的。”

  马一岙虽然恼怒无比,但思路却还是很清楚的,他冷冷说道:“不一定,那帮人既然设局,自然是有备而来的,赵鹏将民国东皇钟拿下,应该就是其中一环。”

  正在开车狂飙的李洪军却说道:“不是赵鹏。”

  啊?

  我和马一岙都朝着他望了过去,而李洪军则说道:“赵鹏的级别不够,田主任不管是干什么,他肯定是拦不住的;而且民国东皇钟乃国之重宝,田主任就算是再焦急,也不可能将东西拿给他保管——拦住她的那人,级别一定很高,而且还是来自上面管辖部门的,否则田主任也不会无奈地将东西给交出来。”

  我说上面,什么上面?

  李洪军却缄默其口,不肯再多说话。

  而这个时候,马一岙显然是想通了这件事情的种种关联,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帮人,是冲着田主任来的。”

  李洪军在开车,听到这话儿,差点儿将车给开翻了。

  随即他赶忙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马一岙说道:“因为从明面上来说,田主任是官方最大的牌面之一,手持民国东皇钟的她,更是强无敌,有她坐镇的话,即便是噬心魔亲自前来,也未必能够战而胜之。既然如此,那么她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敌人的心头大患,如何对付她,这件事情,就变得无比重要起来。为此,黄泉引调动了全部的力量,甚至还与你们体制内部的人进行合作……”

  李洪军听闻,毫不犹豫地否定道:“不可能,你的观点,别的我都不反对,但我们的内部是绝对可靠而坚固的,绝对不会与那帮家伙合作。”

  马一岙摇头,说你想别急着否定,我并不是说你们有人投靠了噬心魔——田主任上任以来,虽然可以变得低调迟缓,但她骨子里的强势还在,必定是得罪了许多人的,同时她也挡住了一些人的上升之路,最近关于机构改组的几个消息,都是与她有关。正因如此,她也成为了一部分人的眼中钉,大家的敌人相同,我敢肯定,某些人即便不会亲自出手,但也会顺水推舟,拿下田主任,自己渔翁得利……殊不知,少了大名鼎鼎的田女皇,这帮人,未必能够玩得转……

  马一岙说着话,李洪军已经埋头闯了两个红灯,终于来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而这个时候,那冲天而起的光芒已经消失了。

  我瞧见在远处的广场上,一个黑影浮空而现,朝着一个跌落在地的身影陡然抓去,杀意浓烈无比。

  而瞧见那个跌落倒地的身影,我们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是田主任。

  曾经让无数宵小为之畏惧、惊恐的田女皇,败了么?

974 974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说推荐区